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四十三,恶心的有力道

九百四十三,恶心的有力道

  九百四十三,恶心的有力道

  人逢喜事精神爽,自古如此。

  其实不仅华夏人爽,老外遇到开心的事儿,照样儿美得不要不要的。

  苹果与安尔逊的交锋,过程相当艰难,两个公司都付出了相当大的成本和代价。

  当然,这就是美帝金元文化,甭管什么事儿,先较量下钱,没有充足的资本做后盾,多有理,也没底气。

  苹果算是底蕴深厚的,就算在落魄,打官司跑公关的钱不会缺。

  偏生遇到一个硬骨头的安尔逊,针锋相对,摆开架势拼命,人家安尔逊用金钱把自己的骨头硬了起来。

  很多评论家都承认,如果不是安尔逊愿意妥协,加上苹果乐意赔偿,恐怕这场官司会旷日持久,苹果会胜利,却自毁根基。

  双方在和解协议上签字后,老乔同志第一时间打了个响指,消瘦的脸上绽放难得一见的笑容。

  和预期中巨大的利润相比,赔的那点,根本不算什么,甚至于,只要在价格上稍微上调一点,都能转嫁到华夏消费者身上。

  老乔同志提议举办了一个庆祝酒会,邀请了不少人参见,当然,还有安尔逊的查芷蕊和吕建成。

  查芷蕊没去,吕建成带着老婆魏小冬施施然与会。

  不说别的,吕建成这些年气质上变了不少,乍一看,跟个商业精英很像,他媳妇也是,所以说,环境改变人,本质改不了,外在的东西还是可以的。

  大体上,美帝的商业酒会跟国内一个路数,总要请一些不相干的所谓明星过来,调剂品或缺补不了。

  老乔觉得自己做人得厚道,对吕建成也客气,专门跟老吕把酒言欢,西方人很喜欢展现胜利者的宽容。

  搁在华夏这货就是在装****,得了便宜卖乖。

  他拉着吕建成,挨个介绍那些所谓的商业大佬,孜孜不倦的,跟他多厚道一样。

  吕建成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嗯,很得体,完全看不出失落来。

  当然,大家都是文明人,背地里多脏,台面儿上必须讲究,丝毫不能差。

  用两个酒杯撞出声响来,吸引大家的注意力,老乔装模做样的回忆与安尔逊过去值得纪念的合作,缅怀不能继续的难过。

  反正就是各路装。

  说完他的,老乔看向吕建成,询问是不是要说几句?

  在人家的场子理,尤其是这么欢乐的气氛,吕建成微笑着摇头婉拒,咱没那么阴暗,有些话说出来,忒欺负人。

  层次这东西,都是人为分出来的。

  酒会的正中,有一圈儿沙发,能够坐在那里的,必须是牛掰的,鬼子也有自知之明,不够份量的主儿,哪怕那里有空座,也不好意思过去坐,跟人家说不到一块儿去。

  老乔再次迸发热情,邀请吕建成坐过去。

  这老货也是二,得意不能忘形知道不?

  他还真是给忽略了,几乎就是显摆起来没完。

  吕建成当然年轻气盛,不咸不淡的甩了一句,“据我所知,您那位合作伙伴应该不敢继续与苹果公司的合作了。”

  他说得是鸟语,作为一个新时代的文化青年,备受英语应试的摧残,所以,语法很精确。

  简单一句话理,透露出很多其实他不该说的。

  第一,安尔逊早就知道苹果与华夏某人有合作意向。

  第二,那位将取消与苹果的合作。

  隐含着的第三,就是不敢,‘不敢’这个词儿意义就更复杂了。

  郑仝是哪位,老乔清楚的厉害,在华夏,搞商业计划,有郑仝参与,苹果将不会遇到什么障碍。

  可是吕建成这个恶心添得太有力道,郑仝被王落实给压制住,而且举手投降了,这对苹果算不上好消息,也算不得坏消息。

  寻找新的合作者,是苹果无奈的选择,如果真的按照苹果利益办,老乔更愿意自己单干。

  郑仝都不行了,说明了一个问题,美帝的问题解决了,可是华夏呢?

  说好的庆祝酒会,一下子没了比格。

  要不是当着那么多外人,老乔真恨不得摔杯为号,让藏在屏风后的服务员出来,把眼前那位虚伪笑着的混蛋打死。

  漫长无聊的庆祝酒会终于结束,神清气爽的吕建成挽着老婆回家。

  乔帮主却不成。

  他有太重要的事情需要核实,一经证实,那么苹果的大战略都要及时调整。

  至于时间,绅士应该注意的,他也顾不上了,直接联系郑仝。

  郑老板其实已经回到美帝,华夏是好,他却待不住,或者是一秒钟都不想待,简直就是仇深似海。

  老乔的电话,顺利接通。

  询问过后,老乔等回答。

  喝了不少酒的郑老板已经颓废的有些玩世不恭,嬉笑着说,“是的,尊敬的乔XX,我已经没办法兑现承诺,所以,华夏,您还是自己来吧。”

  “为什么?”

  乔老大必须弄清楚全过程,否则一切都是未知数,那么他折腾半天图个啥啊!

  郑仝冷笑着用华夏语说,“不为什么,人家就是牛掰,我玩不过,就这么简单!”

  说完,根本不顾什么礼仪,挂断。

  ※※※

  王落实离开京城,返回滨城。

  一路上,他都在闭目养神,电话震个不停,张嫣也不接,因为老板不让。

  早上起来,就是这个电话,打过来之后,说了些奇怪的话,怎么听都像是打错了。

  一遍错了没什么,挂断后,响起来没完。

  车虽然一直开着,但车内静得很,电话震动的声音清晰可见。

  “老板,好了。”小朱同志总算搞好了设备。

  王老实睁开眼,让张嫣接听电话。

  其实小张同志也不知道说啥,对方说得很乱,却有一个清晰的主题,那就是要钱,不给钱,他能有多少种方式,让这边儿倒霉。

  张嫣和王老实都问过,“你知道我是谁吗?”

  那边儿回答的很干脆,“不知道,但我认真起来后,很快就能知道。”

  二分钟后,小朱同志亮出手势,OK!

  张嫣早就受不了啦,挂断。

  “老板,他的位置在滨城新区大化生活区,在具体的,没办法定位。”

  王老实现在敢肯定,对方一定认识自己,自己恐怕也知道他。

  绝不是偶然而来的诈骗或者恐吓,而是有备而来。

  别的且不说,就是电话号码对方是如何拿到的,就值得查一查。

  眯着眼想了一会儿,“告诉老李,抓紧办了。”

  “好的,老板。”

  回到前苏后,王老实若无其事,手机也交给了李铁军去处理,他自己则投身到新房的布置上,有很多东西,都得根据他自己的想法来。

  新房子,最大的问题就是新,看上去很不错,实际上,赶工还是有后遗症的。

  不过,能如此,再不能说其他的了。

  王老实用了两天时间,总算恢复了大体上的模样,看着自己的成果,王大老板心里舒坦了不少。

  好消息很快传来,全力以赴后,王家的安保力量展现实力。

  两天时间,李铁军配合着警方,抓获了一个犯罪团伙。

  对方一共十一个人,华夏人三个,剩下的有棒子还有倭寇,组合相当奇怪。

  审讯的结果说,对方就是想讹点钱花,并没有什么其他打算。

  真信了他们才是二。

  李铁军是不信的。

  王老实更不信。

  当然,警方则不好说。

  老李汇报完,王老实问,“老李,你觉得还有什么可能?电话号码哪里来的问清楚了?”

  思量一下后,老李不大确定的说,“老板,我觉得不对劲儿,可又找不到突破口,人又不归咱来审------”

  听出来了,有疑点,却无权过问,只能干瞪眼。

  王大老板的手指在桌子上敲了又敲,节奏越来越快,半响,“去跟我大哥说说,让他去问问京城那些人是不是感兴趣。”

  老李顿时眼前一亮,真想称赞老板果然诡计多端,实在这词儿不像好话,要不他早就脱口而出了。

  又说了点关于婚礼安保方面的布置,老李兴冲冲的去找王庆其。

  王老实呢,拿着心爱的紫砂壶,喝了一小口,把这个事儿放了下来,开始琢磨着宾客名单问题。

  自打他回来,老头子就跟他谈了,婚礼邀请的宾客,得有个名单,不能乱。

  老爷子说的话在理,王老实也觉得该提前预备下,免得思虑不周,让人落个便宜怪。

  前苏办婚事儿的规矩很多,哪怕这些年与时俱进了,还是坚持了传统,甚至在前苏发展起来后,某些被磨灭的习俗又回到了前苏。

  老妈李梅让林之清那老杂毛搞了个结婚大典出来,其中的内容实在太过丰富,想想都害怕。

  王老实又翻看了一次,遍体生寒,这特么的不折腾死?

  顿时心生对林老杂毛的怨念啊!

  在前苏村,王老实有一辆越野车,也是老邱弄来的防弹车,平时没人开,王老实换了一身清爽的衣服,自己开车奔唐唯家里。

  其实安保方面并不希望他这样,以前也跟王老板说太危险。

  王老实淡淡的说,“没有了乐趣,活着还有意思?”

  老李等人不敢开口了,再说下去,人家老板甩几句更狠的,他们没法做人了。

  都是聪明人,王老实若说,‘要是没有难度,你们这钱挣得是不是太容易了?’

  道理必然是对的,从那儿以后,再不提这话。

  唐唯开得门儿,王老实一进屋,顿时被眼前景象给镇住了,他挠了挠后脑勺,心里为难的说,“要不咱俩出去转转?”

  早就巴不得,唐唯立即点头,说真心话,她也被自己老妈那种疯狂给弄得无可奈何。

  趁着唐唯换衣服的空儿,王老实大致扫了几眼,心里默默的计算这些东西搬到家里,地方够不够。

  很快,他有些灰心,自己那房子盖得还是太小了,根本塞不下。

  距离婚期,还有一个多月,按照这个速度,到时候恐怕更满。

  好吧,王老实打算好了,等房子还回来,他那一套里,主要就是当仓库用。

  胡思乱想了一会儿,唐唯飞快的下楼,拉着王老实胳膊说,“走吧,去哪儿?”

  对啊,去哪啊?

  王老实语塞,他也是临时才想起来出去玩儿的,根本没计划。

  当然,这货还是脑筋好使的,转瞬就有了主意,“咱去种植园待会儿去,这大热的天,那里多凉快。”

  唐家姑娘一向不挑什么,跟王老实在一块儿的时候,也说什么是什么,当下点头同意。

  种植园到处都是,前苏食品最大的资产就是遍布全球的各种种植基地,向游客开放,这一块儿的利润甚至已经占到前苏食品总营收的百分之七。

  两人驱车半个小时,就进入了一个隶属前苏食品的种植园,里边儿呢,有专门游览采摘的地方,更有小住用的院落,不大,但很精致。

  确实挺凉快,根本不用空调什么的,两人各自躺在藤椅上,说着话儿,好不惬意。

  说的内容,基本上都是王老实详细说近期的一些趣事儿,唐唯也就偶尔问一句什么的。

  说到新西兰之行,王老实也没隐瞒什么,实话实说,还说了要把林子琪坟迁入王家新坟地的事儿。

  “这样也好,一个人埋在海外,不好。”唐唯的态度让王老实心里舒服,他就知道,唐唯做人大气靠谱儿。

  关于婚礼的事儿,唐唯捂着额头,一副害怕的模样,“说真的,我现在都睡不着,一想起来都觉得吓人。”

  伸出手,唐唯也自觉地把自己手放在王老实手里,就当互相鼓励了吧,王老实只能安慰她说,“好赖就一天,咱俩坚持坚持,挺挺就过去了。”

  小唐同志把手抽了回去,拿起一个西红柿递过来,王老实一张嘴,唐唯笑着给塞了进去,说,“还能怎么样,就跟你说的,坚持呗。”

  嚼了几下,咽下西红柿,王老实才问,“对啦,你工作的事儿呢,想好了没有?”

  唐唯总要工作的,王老实打第一天起,就没想过让唐唯在家做专职太太,人生这辈子,不光是为了活着,总要找点精神上的追求,闲着也是折磨。

  唐唯一点犹豫都没有,她问王老实,“平时你是在滨城还是京城?”

  略思索后,王老实只能直言相告,“在京城的时候会多一些,不过以后会逐渐转向滨城,我最想的就是留在前苏村里。”

  “那我还是现在京城找一个工作吧,你觉得当老师怎么样?”

  工作是挺适合唐唯的,可当老师太累了,在华夏,望子成龙不是说说的,为了延绵几乎一生的各类考试,学生们累死,教师也不会轻省。

  “大学的?”

  唐唯眨巴了下眼睛,“我倒是喜欢到小学去呢。”

  P:最近两天回了老家,族里有人口老了,很突然,甚至来不及请假,多体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