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462章 四百六十二,何方神圣

第462章 四百六十二,何方神圣

  不怕没好事儿,就怕没好人。【】

  没好人也不怕,有心人其实也很吓人。

  以哥几个为代表的有心人就龌龊了不少。

  顺着一些蛛丝马迹,他们得出了一个结论,王老实很可能吃了窝边草,祸害了吴楠悦。

  特么的,你丫都这样了,还能缺了漂亮妞儿?

  哥们随便领你一个地方去,招招手,给你整一个连行不行?

  没有不透风的墙。

  王老实在浩宇吃了小瘪子,然后灰溜溜的离开。

  紧接着,吴楠悦回到公司用最实际的行动表明立场。

  一顿乱棍把浩宇滋生的某些邪气给直接灭掉。

  然后就是医院,特么的还要更明显吗?

  下午时分,退了烧的王老实悠悠醒来,一扭头,林子琪正躺另一张床上盯着自己看,“你好些了?”

  林子琪笑了笑,“就是浑身没劲儿,你呢?”

  王老实费力侧过身来,“跟你一样呗。”

  吱呀一声,门响。

  邵丽大妈进来了。

  人家闺女病了,王老实这儿可以不告诉,家远,邵丽那儿不成,蒋小西给打的电话。

  邵大妈脸色不大好看,带着一丝倦色,她身后跟着韩曦,手里提着保温桶。

  “都醒啦,醒啦就吃点东西。”王老实心里纳闷,今儿这语气不大对啊。

  西红柿鸡蛋面,虽然简单,却最符合需要。

  趁着邵丽低头忙活,韩曦给王老实做了一个自求多福的手势,可能是含义比较复杂,王老实就没看懂啥意思。

  三天后。

  回到家的王老实见到了刘彬,他这才明白,自己这小病还惹出了大麻烦。

  不是人人都天才,可也不都是傻子。

  吴楠悦的情绪没控制住,被认为暴露了。

  王老实听了之后,张着嘴合不上,好半天,他才捂着脸说,“特么的————”

  他也明白为啥邵大妈没好脸给自己看了,合着还有这么个段子在呢。

  刘彬还推心置腹呢,“三哥,吴楠悦真不适合你,这丫头————”

  “适合个蛋啊!和我有一毛钱关系吗?”王老实顿时爆发。

  刘彬迷惑的看着王老实,“三哥,没别人,跟兄弟说,你没办了那丫头?”

  王老实没好气的咬着牙说,“你特么的觉得我没见过女人还是觉得我傻啊?”

  “那你们之间——”

  王老实甩了甩手,恨声说,“算了,谁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做梦的时候,王老实都没算计过吴楠悦,这丫头模样也算对得起观众,家里条件也行,但王老实真没把这妞儿当自己的菜,往近了说,也就自己一个毛坯级别的徒弟,远了就更不好说。

  在吴家,吴楠悦跟她嫂子说,“这都谁啊,瞎咧咧,有病啊?”

  吴大嫂可不敢跟这个小姑说硬的,笑眯眯的解释,“就是外面传得厉害,家里也是不放心,让我问问。”

  吴楠悦不耐烦的挥挥手说,“没有的事儿,你们也信,让我怎么说你们。”

  看吴楠悦就要走,大嫂赶紧上前拉住吴楠悦的手,“你急什么啊,大晚上的,你还去哪儿?”

  “哪儿也不去,回我自己屋儿。”

  吴大嫂愣了愣,“这不是你房间?”

  吴楠悦脸腾一下子红了,撒娇似地推她嫂子出去,“赶紧走,我要睡觉啦。”

  吴大嫂手拽着门边儿,满脸是笑的说,“别推,我这就走,老爷子让我问你,他存的那些酒你倒腾哪儿去啦?”

  吴楠悦一听,眨巴着大眼睛说,“爷爷还要啊,我以为他不要了,都送人啦。”

  她嫂子明知故问,“送谁啦啊,那么老些呢?”

  吴楠悦根本不说,硬把她嫂子给推了出去。

  也别怪吴楠悦家问,这丫头办事儿太走板啦。

  为了把王老实办公室那个储藏间给装满喽,吴楠悦把她家几乎所有的存货一扫而空。

  不说别人了,就她哥那个心疼劲儿就看不得。

  他跟他媳妇说,“这也忒狠了吧,一箱都没留下?”

  吴楠悦把事儿给做绝了,她真是一件整箱的都没留下。

  最冤的就王老实了,连个瓶子盖都没见着,愣让吴家给按上了串通吴楠悦的罪名。

  这事儿传出来还没法解释。

  圈里的都知道,王老实对这类东西,没底线的喜欢。

  另外,存东西的地方可还顶着王老实办公室的名儿。

  打心里决定不再去了,可除了王老实自己,没别人知道啊。

  闹心事儿还没完,华夏未来又出事儿。

  出事儿的还是京城分校的。

  六名教师结伴儿出去玩儿,他们租了一辆车,打算去南门附近的柏灵寺。

  出了京城,就出了事故。

  按说这个事儿也不该王老实这样的大老板出面儿解决,甚至王东云也就派人过来问问。

  什么事儿不是有校领导在嘛。

  事儿到了王老实这里,他也就说一句‘依法办事,酌情处理。’

  交通事故,责任鉴定啥的都是按规矩办,学校最多配合着,死了人就开个追悼会,从人道上给点钱,这类事儿放任何单位也都这样办。

  没死人的话,那就该意思的意思下,有点人味儿就不错了。

  警方的事故鉴定书,他们是全责,按照规定,应该是租来的车辆保险来赔。

  要是没死人,事儿都简单,该修车就修车,医药费就医药费,保险不足的,几个人摊。

  问题是对方的伤者在医院死了,这个事儿就复杂了。

  对方应该是挺有能量的。

  首先,他们扣了车,也扣了人。

  第二件事儿,对方进京城,不由分说带走了学校的两个领导。

  然后捎话给华夏未来方面,二百万了事,见钱放人。

  无论从哪儿说,这都是不合法也不合规矩。

  事情捅到王东云那里,她立即找了冀北方面的相关领导,该领导也满口答应了,说过问这个事儿。

  王东云知道这事儿不能拖,在找了人之后,立即安排人去了坝州解决这个事儿。

  没成想,对方很强硬,派去的人也被扣了。

  再找冀北的那个领导,联系不上了,不是开会,就出差。

  王东云知道不对了,赶紧跟王老实说了这个事儿。

  听了王东云的汇报,王老实也来了兴趣,这是碰上什么人啦?

  搁在哪儿都是牛掰到极限的主儿,敢明目张胆到京城越界抓人,还扣人,省里的领导都不吱声。

  肯定是了不起的人物吧。

  越是着急的事儿,越不能急,王老实没任何动作,就是让李铁军安排人去摸底,对方到底何方神圣。r114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