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四十一,向林妞儿汇报思想

九百四十一,向林妞儿汇报思想

  官司的事儿没闹出太多,钱四儿出马,名头也好使,加上王大老板刚刚上了新闻,那是给谁讲课的?

  就是洋鬼子告状,也得有事实依据吧?

  法院承受的压力不小,根本就没给洋鬼子多少得瑟的时间。

  诉状里一些东西有造假嫌疑,提供的证据与警方拿过来的笔录根本对不上。

  找到由头,法院直接取消了庭审,撤销了案子。

  原本法院还打算劝王老实的律师反诉对方诽谤。

  律师没同意,‘真没那个功夫陪他们玩儿。’

  洋鬼子最希望的公开报道是没有的,他们希望自己国家媒体来凑热闹,也没有。

  有钱四儿管束,国内媒体自然不会过来。

  反正,王老实的目的就是这事儿平了,别闹腾。

  那几个洋鬼子是留学生,顺便在京城的几个学校教学打工。

  他们也是属于那种无保障,随时可以拿出来顶缸的临时工。

  分分钟,他们的学校就解除了工作关系。

  至于留学的事儿,钱四儿也没放过,直接找到了他们上学的地方。

  跟校方领导沟通的很顺畅。

  校方领导也暗示说,马上就期末考试了,超过一半不及格,是要取消学习资格的。

  四爷当然懂,他很喜欢这样的安排,不着痕迹。

  办完这一切,就用了两天时间,跑来跟王老板汇报,王老实拍了拍他肩膀说,“这就是你的优势,把握住。”

  一句话,钱四儿彻底懵圈儿,啥意思?

  ※※※

  有自个儿的飞机就是好,在上边儿撒泼打滚也没人管。

  讲道理,王老板这个飞机买的有些任性,真用不了这么大的玩意儿。

  哪怕他改装的有些装逼,空间浪费的丧心病狂,要想把飞机都坐满,二百多人不在话下。

  但王老板此次新西兰之行,也才凑够了二十多人。

  抵达自己的地盘儿,王老实在那栋房子里上上下下走了一个遍,好多东西都留存着对过去的回忆。

  当初他离开的时候是什么样儿,现在基本上没有变化,一直维持不变。

  整个农场都在正常维护中,就是没有产出。

  周围很多农场其实都已经变成了前苏食品的专供农场,当地政府完全就当没看见王老实这个农场毫无产出的事实。

  根据法律,如果在规定的时间里,因人为因素,造成产出地下,国家会采取某些强制措施的。

  前苏食品是农牧业在新西兰最大的投资商。

  公司老板要保留一片净土,实在不是啥大问题,不光华夏人讲究遇事变通,洋鬼子看在利益的基础上,会玩儿的更溜。

  如果不论故土情结,林子琪的墓在这里,简直就是世界上最美丽静谧的环境,比起前苏那边的王家墓地,天差地别。

  可有一点,终归是落叶归根,包括王老实自己,将来回归尘土之时,也是要留在前苏村。

  地方是好,孤零零的一个人,想想就让人心酸。

  楼上是卧室,林子琪最后那几天,就住在这间房子里,王老实后来也一直住在这间。

  天色渐晚,楼下张嫣她们正在忙活晚餐,坐在窗前,都能闻到烤肉的味道。

  他起身,打开衣橱,很顺利的找出淡蓝色的牛仔裤和薄衫,是以前他守在这里经常穿的,虽然旧了,但洗的很干净。

  换上后,味道有些不对,总归是搁了太长时间,不过还能讲究。

  草草的吃了一点东西,王老实奔后边儿缓坡。

  繁星点点,寂静的夜里,到处都是昆虫的鸣叫声。

  几个安保人员跟着,散落在周围。

  王老实走到墓前,借着一丁点光线,还能依稀看到林子琪那灿烂的笑容,墓碑很干净,说明有人按时过来清理。

  坐在碑前,拿出邵大妈准备的东西,放在地上,依次摆开。

  点了两只蜡烛,在林子琪相片位置摸了摸,“我来啦,你一定在骂我,王落实你个没良心的,多久没来看我啦?”

  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故意强笑着又说,“我知道你是个好姑娘,舍不得骂我,可我确实好久没有来看你了,不是没时间,也不是不想,而是觉得自己对不住你,怕来见你,知道吗?自打回去后,我干了好多惹你生气的事儿。”

  “呵呵。”

  用衣袖轻轻擦了擦泪水,打开京八件儿,那是邵大妈自己动手做的,王老实掰开一块,“这是妈让我给你带来的,你打小就喜欢吃,她老人家一直在学着自己做,我吃过,味儿比买的还好。”

  “老爷子身体恢复的不错,你就放心吧,我肯定照顾好他们,绝不让他们受一点罪儿。”

  “你一个人怪孤单的,我知道,所以啊,我办了一件事儿,赶紧过来跟你显摆,我要接你回去了,时间不会太长了,几个月的事儿,到时候呢,你先在那边儿住下,然后等我下来陪你。”

  缓了一口气,“嗯,到时候你可以把委屈发泄出来,我不还手的。”

  王老实情绪终归还是没控制住,泪水也止不住。

  他给自己点了一支烟,抽了几口,就掐灭,“今天就跟说到这儿,明天早上我还来,嗯,提前跟你说一声,我会从乔纳斯家偷花儿,你最喜欢的那种,你得保佑我,别让乔纳斯那家伙抓住我,他家的狗很厉害。”

  又摸了摸林子琪的照片,王老实站起身来,向坡下走去,远处黑漆漆的是大海,可惜这时候只能看到恐惧,没有宽广的美。

  墓地又安静下来。

  猛的,一阵风吹来,两只蜡烛摇曳的很坚强,最后也无奈的被吹灭。

  稍顷,风息,天地重新归于寂静。

  晚上,王老实睡得很踏实,多久没有过的那种心静。

  凌晨的时候,作威作福的王大老板被叫醒,不然,他指不定睡到几点。

  还是那一身装扮,不过多了一顶牛仔帽子。

  乔纳斯的牧场其实早已易主,但位置他还记得,时间虽早,但已经足够亮,摘花儿是个手艺活儿,王老实手生了点,但总归是有经验。

  好大一捧花儿。

  来到墓前的时候,太阳才露出红红的一丝边儿。

  摆好了花儿,把昨晚的祭品收拾干净。

  把背带上系着的干净抹布拿下来,认真的把墓碑擦的干干净净。

  还是以前的样子,他坐在墓碑前,眼望大海,絮絮叨叨的把这两年自己经历的一些事儿说给林子琪听。

  提到唐唯,说到跟唐唯的婚礼。

  又说了查芷蕊,汇报了查妞儿肚子里的孩子。

  犹豫了一会儿,想着林子琪一定是什么都知道的,他把李璐也说了,忏悔了自己的该打,求林子琪看在孩子份上,少生点气。

  与昨日晚上比,早上的王老实没羞没臊多了。

  大体上,还算实诚,没藏没掖的。

  ※※※

  京城。

  吴楠悦的办公室里,来了三位访客。

  有一位是她认识的,算是小时候的玩伴儿,不过已经多年没联系。

  人活着就是这样,该在什么层面上,就活什么样儿,不行就是不行,强撑着,纯粹就是给自己找不素净。

  他现在是个学校的老师,带来的是也是同事。

  说起来,他这个同事,算是有文采的,写了一本不错的小说,很畅销。

  后来呢,被一家影视制作公司看中了,就谈版权,简直就是作者梦寐以求的事儿。

  还没开始谈,写书那货就在学校里狠狠巴巴的请了几次客。

  等开始谈,事情就不那么顺利了,对方开价很低,不光是价格低,甚至连某些附加条件都苛刻的过分。

  一个作者,风骨也好,情怀也罢,对自己的作品都是非常重视的,尤其是要拍影视剧,最大的希望就是维持对原著的尊重,哪怕少要版权费也得坚持。

  谈不拢,就这么一直拖着。

  本来以为事情黄了。

  结果呢,偶然的一次,写书这货得知,人家已经开拍了,换了个名字,剧本呢改得也很雷人。

  严格来说,这就是侵权。

  他很生气啊,找上门儿去理论。

  然并卵。

  打官司呢,照样儿,人家公司有实力,这位苦情的作者连立案都没成功。

  吴楠悦那发小,实在看不过去,就鼓起勇气,带着他来找吴楠悦,希望吴妞儿可以帮帮他们。

  事儿简单,吴楠悦却不想沾手,情面其实早已不在,若不是努力回忆,她早就想不起眼前这位,说是玩伴儿,就是幼儿园一个班而已。

  再说了,这事儿透着麻烦,圈里乱七八糟的,美誉国际就是实力再强,也不能到处乱插手,把同行业都得罪苦了,美誉国际也落不下好。

  另外,吴楠悦觉得用自己的办法,可能动静太大了,闹不好传出去,会给自己二叔带来不好的影响。

  对方见吴楠悦面露难色,都有些傻眼,他们来之前可是想到了,这种事儿,搁在这位手里,小事一桩。

  思量半天,吴楠悦心里暗自叹口气,给钱四儿打电话,头一次,她觉得钱四儿那货其实挺有用的。

  钱四儿来了之后,听完事情经过,倒没觉得有多难办,不过,他算长心了,啥也没说,看着吴楠悦,您吴总说怎么办,我就怎么办。

  本来刚有点想法,四爷这表情又把吴妞儿给气坏了,直接变脸,咬着牙给四爷下了指令,事儿要办好,还不能有损美誉国际的名声,得按照法律法规来。

  如此一来,四爷人就不好了,泥煤,这不是成心欺负人吗?

  可他就是不敢跟吴楠悦撂脸子,垂头丧气的离开。

  回到自己办公室,越想越憋屈,是知道三哥在干嘛,他也没忍住,给王老实打了电话,主要是诉委屈。

  王老实呢,正在院子里跟随行人员一起烤肉,也是,新西兰这边也没啥好吃的,就是弄点肉跟海鲜烤着吃。

  拿着电话听了半天,王老实摇头叹气,看来这俩是真凑不到一块儿去。

  “三哥,你给我支个招儿吧。”钱四儿都有一头撞死的心。

  “那边儿什么来头?”

  圈里的事儿,钱四儿门清儿,都不带打崩儿,“没什么交情,也犯不着搭理他们。”

  明白了,对方实力不差,难怪行事如此嚣张,听钱四儿的口气,也不至于怕,而且似乎也不大对付,应该有仇。

  想了会儿,王老实这货又开始害人,“那你就把影视版权买下来呗。”

  “买下来?”四爷有些没回过弯儿来。

  拿起一支啤酒,冰镇的,喝了一口,真爽,王老实开导钱四儿,“既然那边儿这么着急,我想这本书应该挺有意思的,反正咱自己也干这个,买过来,咱自己拍。”

  “可他们已经开始投拍了啊?”

  又喝了一口,确实爽,打了个哏儿,笑着说,“拍就拍呗,人家有钱愿意糟践,你管那么多干嘛?”

  王老板使坏是有技术含量的,钱四儿就是天生坏水,闻弦而知雅意。

  “三哥,我懂了,这事儿就瞧好吧,一准儿叫她挑不出毛病来!”

  得,看来四儿憋屈的厉害,王老实不再想着调解,也用不了多少时间,分开就算了。

  挂了电话,四爷开始琢磨,嘴角儿不是露出坏坏的笑来。

  他的算计跟王老实相比,大体差不多。

  买下版权后,就看着,等对方拍,都拍完了,后期制作都弄完了才好。

  要播放,得有许可证。

  那时候,他钱四儿就可以出马了,版权在手,卡住不给许可证,到时候,那边儿不得来求着自己?

  一念及此处,钱四儿就忍不住哈哈大笑,眼下他就盼着对方求上门儿来,自己该如何呢?

  其实呢,他想的还有点跟王老实不大一样,钱四儿做人办事儿还达不到王老板阴损程度。

  王老板的想法确实够缺德,钱四儿就是想出口气,然后讹点钱,最后那边儿还是能赚钱的。

  可他王老实却打算不妥协,就这么让对方花大价钱拍好的片子这么废掉。

  ※※※

  在亨得利镇住了四天,王老实返回。

  起飞前,按照规矩,机组人员过来向乘客致敬。

  王老实问了机长一个问题,“这飞机要是按照灵车装扮,你们没啥忌讳的吧?”

  当时,机长同志和他的机组成员就懵逼了,瞅着王老实看,这逗比确实是老板自己吗?

  泥煤啊,飞机改灵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