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四十,强扭的瓜不甜

九百四十,强扭的瓜不甜

  美帝号称金钱至上,不尽然,却也有些道理,比如王老实的飞机,大把钱撒下去,度就蹭蹭的涨。

  六月底,这架飞机终于完成了原本要几个月才行的一系列测试,由华夏与美帝的联合机组,开会华夏。

  王老实没把飞机留在京城,而是放在滨城。

  他有点小心思。

  买飞机不难,难的是让飞机飞起来,申请航线之类的活计,不但技术含量高,也牵扯到很多方面。

  滨城毕竟是大本营,不是都城,事情做起来,难度低,一些非原则性的问题,容易解决。

  滨城的新机场也投入了使用,地方是有的,为了迎接自己的空中别墅,王老实特意赶回滨城,登上飞机欣赏了一番。

  坐在崭新的机舱里,王老板开始筹划第一趟去哪儿?

  之前呢,他想过,打算去趟新西兰,好久没跟林子琪说说话儿了。

  老邱却带来令人烦恼的消息。

  之前临时组建的机组,他们的任务就是把飞机开回来。

  现在得解散了,王老实不解,“怎么回事儿?”

  老邱也没办法,摊开手说,“都是跟国航借得人,机械师和地勤好办,就是飞行员不好整,个个都当宝儿一样。”

  理解归理解,可现实也得想办法,王老实曾经玩儿过一段航空,为了那个想法,没少了解,也投入了一些,他呢,以前没有那种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想法,可如今,他特在意,更希望关键岗位上的是自己国人。

  “钱能解决吗?”

  老邱没犹豫,立即说,“可以,但还有点问题,国航那边儿就把人家得罪了>

  这理由真不充分,说白了国航还是国家买卖,他们不至于为了一个机组真动怒。

  “机组呢,他们个人意愿呢?”

  老邱立即拍着胸脯保证说,“他们更倾向我们,就是不希望闹翻了。”

  摸索了几样新鲜东西,王老实扭头问,“还没跟国航那边儿直说吧?”

  “没有呢,我琢磨着是不是找找人>

  摆了摆手,王老实笑了笑说,“直接约他们的主管,一起吃顿饭,送点什么东西,有些事儿,别藏着掖着,让他们给出出主意。”

  见老邱还在犹豫,王老实不以为意的拍了下手说,“放心,我心里有数,他们不会难为咱,多大点事儿,且看他们怎么说吧。”

  邱总也是老于世故的,大抵明白,老板是有底气的,就点头说,“好,我尽快去办。”

  拍了下座椅,王老实很有兴致的说,“关于其他的,也别舍不得花钱,这玩意儿上了天,由不得人,安全得第一。”

  “那是当然,不是有全总打招呼嘛,国航那边儿办事儿还是很靠谱儿的,我私下问过,他们这一组可是开专机的备选机组。”

  听上去就让人放心,王老实原本还有其他打算,现在完全没有了,立即追加了条件,“谈的时候,大方点,碰上这样的机会不容易,可别办砸了。”

  “好嘞!”老邱就喜欢这样的老板,办什么事儿特飒利,大大方方,下边儿人也不为难。

  当晚,王大老板留宿前苏,终于看到了自己那座院落,基本上处于收尾阶段,再过几天,就可以进行装修,然后进家电家具。

  算算日子,完全赶得上。

  倒是老娘,整个人瘦了一圈儿,王老实心疼之余,却没敢说什么,他太清楚老娘什么心思,说了,就等于是拱火。

  第二天,王大老板转了三个公司,华夏未来、前苏食品,华夏时代,听取了各个公司的汇报,其实就是露个面儿,给大伙儿鼓鼓劲儿。

  晚上,他回到京城,去看望林国栋,老林同志精神头不错,邵大妈脸上也多了不少笑容,看上去,自己那个治疗思路还是奏效的,就是最后结果还不能下结论。

  吃饭的时候,他提了一句要去新西兰,还有准备迁坟的事儿,惹得老两口一阵神伤。

  离开的时候,邵大妈拉着王老实的手说,“这次我就不去了,走之前来我这儿,带点东西过去,等迁回来,我再去。”

  很想安慰下邵大妈,却不知道该说什么,点头答应了。

  回到院子里,久未露面的那新已经等着他,拿出一份材料来,两件事儿,一个涉及到华夏时代,一个涉及到gs那边儿。

  华夏时代的是涉及到跟地方政府串通,有违法嫌疑,主要还是拆迁那一块儿,可想而知,一旦报出来,对华夏时代声誉打击不会太轻。

  紧锁眉头的王老板问,“唐总跟小艾知道了吗?”

  那新说,“我已经通报了。”

  拿起材料又看了一遍,手按着额头,思索片刻后说,“等等吧,看他们如何处理,不过,你的人要关注,我要看结果,如果有什么差池,咱这边儿得有所准备。”

  那新点头,说,“好,我盯着这个事儿。”

  再说gs,主要问题就是公司上下,骄奢,风气不正,纪律松散,全公司都处于一种不正常的状态。

  这可比华夏时代厉害,王老实看得很仔细,重重的叹口气问,“原因在哪儿?你们没分析分析?”

  无奈的摇摇头,那新苦着脸说,“无事可干,现在gs就相当于看守内阁,就守着那些东西,坐等,不是高层的事儿>

  说着,指了指其中一页,上面是辞职方面的统计数据。

  年轻人居多,工资待遇是好,可他们并不想这样耗下去,追逐梦想的心还都没死。

  从另一个方面说,王老实倒很欣慰,至少在选人的时候,没走眼。

  都不用再细说,王老实懂,这是自己的事儿,一直以来,gs都是他王老实给规划任务,公司按照他的设想去实施。

  眼下呢,他王老实已经失去了前进动力,不想再折腾,总觉得这一块儿已经非常庞大,弄再多,意义不大。

  看来,想法还是太二。

  手指在桌子上有节奏的敲着,好半天,他说,“行,这个事儿,我去解决。”

  说完这两个事儿,王老实问那新,“吕建成那边儿,我打算过一段时间,让他回国了,你觉得放在哪里合适?”

  美帝那儿闹得挺热闹,那新是清楚的,可问到关于人的工作安排,那新就不好说了,毕竟吕建成不是一般工作人员,回来必然就是高层,他就是有想法,也不合适说。

  迟疑了一下,那新婉转的说,“我看呢,还是你最了解他,放在哪个位置,恐怕你已经有想法了吧?”

  无奈的摇头苦笑,王老实如何听不出那新的深层的意思来,当然,他能理解,也不想逼他,“先放放吧,总要有始有终。”

  那新尴尬的笑笑,这点心思藏不住。

  王老实从抽屉里拿出一块手表来,递给那新,“给你戴吧,我不喜欢这个样式的。”

  一把接过去,那新笑嘻嘻的问,“不喜欢你还买?又给谁创造gdp呢?”

  这货就简直就是欠抽,王老实翻了他一眼说,“原想着送人的,结果后来一细琢磨,就没送,得,便宜你了。”

  那新拆了包装,试了试,还不错,赶紧收起来,装包里,嘴上故意说,“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我要了。”

  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两口,放下茶杯,略有迟疑的说,“我打算把美誉国际拆分,让部分业务独立出来,成立子公司,比如手机业务,还有经纪业务。你看合适吗?”

  那新知道关乎吴楠悦,这个决定不好下,不过单从公司经营角度,他觉得还可以,斟酌了一会儿,说,“经纪业务也劈出来?”

  确实不合适,问题在于,眼下钱四儿就还管着这两块儿,其他的都是吴楠悦在弄。

  问题是,经纪业务跟其他的又关联很大,就如那新说得,劈出来,不顺。

  如果单单是手机业务,成立一个公司,名正言顺,本来挂在美誉国际就有些不恰当。

  钱四儿呢,对手机业务也不大喜欢,那货绝对是在勉强应付,碍着面子不说而已。

  另外呢,手机业务也不是王老实的想要保留的,过了这个时期,总归要出售的。

  难不成就这么耗着,他看着吴楠悦跟钱四儿都别扭。

  搓了搓手,那新很讲究的说,“要不你还是跟吴总好好谈谈,或许她并没什么想法也说不定。”

  一时也没主意,王老实叹口气说,“等等吧,我再想想。”

  翌日。

  张嫣面色古怪的敲门进了王老板办公室,拿了一张通知书。

  “老板,您让人给告了。”

  “我?让人告啦?”王老板有些吃惊,奉公守法方面,不能说一点也没有,但当被告,他还真没这个思想准备。

  接过来看了看,他忍不住呲牙,气得直想乐。

  张嫣告诉他,“好几家媒体都报道这个事儿了,刚才也有媒体过来,要采访,我把他们打走了,一个个的都挺赖,什么人啊都是。”

  瞅着张嫣气呼呼的样子,王老实一阵好笑,打开电脑,搜了搜,还真对得起他,确实有消息。

  就是他英雄救美那次的事儿。

  本来都说开了,也赔了钱。

  估计那几个洋鬼子知道了王老实的身份,这几个货动了歪心思,博名而来。

  可也不对啊,按理说,法院都不该给他们立案,这才多少功夫,通知书都送来啦!

  他想了想说,“放我这儿吧,回头跟公司律师说一下,咱得应诉,尊重法律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

  立案不代表能打赢官司,想来,那几个鬼子也未必冲着赢去的,他们就是为了跟王老实打官司,输赢真不重要。

  张嫣出去。

  王老实拿起电话,给刘彬打了电话。

  “彬子,跟你说个事儿,前几天呢>

  最后,他问刘彬,“像这种情况法院会给立案?”

  电话那边儿,刘彬早就笑抽了,好半天才缓过劲儿来,强忍着回答说,“正常情况下不予立案。派出所都调解完了,除非有证据证明,那几个鬼子有当时没有现的伤情。”

  听完,王老实反问,“那不正常的呢?”

  自己的人都是专业的,下手都有轻重,肯定不至于再有什么伤,诉状上也没有提新的伤,那肯定就是不正常了。

  刘彬还是想笑,实在憋不住,三哥还有这段子,想不到啊。

  王老实气坏了,搁在跟前儿,必须收拾这家伙,怒冲冲的喊,“你丫说不说?不说,我挂了。”

  “别、别,我说还不成吗。”刘彬赶紧跟王老实说,“没辙啊,三哥,谁让他们是歪果仁呢,有些事儿你也是懂的,哪个法院也不愿意惹一身骚不是。”

  跟自己想的一样,顿了顿,说,“也就是说,我这个官司不打都不行了呗。”

  刘彬说,“只能打,估计那几个小子就为了出名,属于脸皮特厚那种。”

  “你说他们是吃饱了撑的啊,就算出了名,丫又有啥好处?”

  “话不能这么说,人家可是歪果仁,估摸着还是奔着他们国家那边儿,三哥也知道的,有时候,鬼子那脑子都跟二傻子一样。”

  “艹,碰上这么几个货!”

  都看得挺明白,王老实没想让刘彬跟法院施压,没意思了就,越是那样,估计那几个洋鬼子就越高兴,行,那就顺了他们的意思打呗,律师也是现成的,光拿钱,平时也没多少事儿,正好,活动活动。

  放下电话,想了想,王老实让张嫣叫钱四儿过来。

  不大会儿,钱四儿就蹿了过来,这货也知道了这个事儿,脸上也是欠抽的模样。

  王老实指着钱四儿鼻子说,“你可别得瑟,我正琢磨抽谁一顿呢。”

  叫钱四儿过来,主要还是美誉国际里他跟吴楠悦那点事儿,捎带脚,提了几句官司,他让钱四儿在舆论上做点文章,不能让那几个鬼子得意。

  跟那类货玩儿,四爷是行家,顿时兴高采烈的接了过去,“交给我了,三哥你就放心吧。”

  一提到吴楠悦,钱四儿立即耷拉脑袋,扭捏着不言语。

  王老实只能拍着他肩膀安慰说,“先忍忍吧,回头儿咱哥俩儿细说。”

  送走钱四儿,王老实大体上已经有了轮廓,不是吴楠悦不对,钱四儿本身也有自己的特点,两个人就是拧不到一块儿。

  强扭的瓜不甜,那就拆开来用。

  吕建成行不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