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447章 四百四十七,盼点好成吗

第447章 四百四十七,盼点好成吗

  和林子琪在一块儿的是靳玉玲,两个人在燕宾大厦的一家饮品店里坐着,地上放了一堆袋子,那是靳玉玲扫货的成就。

  相比靳玉玲的疯,林子琪就理智了许多,就买了两件贴身的衣服,意思下。

  “电话接完啦?有什么好事儿赶紧说说。”

  “没什么啊。”

  靳玉玲优雅的转了下脖子,说话不带生气,“你就算了吧,有什么事儿,脸上藏不住。”

  林子琪撅着嘴说,“哪有。”

  “不说算啦。”

  阴险啊,这是典型的欲擒故纵,和靳玉玲比起来,林子琪还是嫩了些。

  看靳玉玲那模样,她坐不住了,四下瞅了瞅,压低声音说,“是落实,他————”

  靳玉玲端起果汁来,“至于吗,有什么不能大声说的,谁还能偷听你咋地?”

  自从沪海传来消息,甭管真的假的,京城这头儿,瞪着眼的人真不少。

  但这次,就连靳玉玲也都没有多说一句话。

  不是为别的,林家闹腾的真让很多人觉得惋惜,林子琪摊上这么一个家。

  好多人私下里也说,林子琪以往太顺了,没有些许的小磕绊,不合理。

  找了个男朋友,那么牛掰,家里有个更牛掰的老妈,在京城,她横着走都没事儿。

  要不是赶上一个不靠谱的林家,她这辈子没准儿就是最大赢家。

  王老实也曾经被认为是抱大腿的。

  可现在谁还这么说?

  姓林的没给王老实什么助力,光特么的拆台使绊子,现在弄成这样的局面,林家全责。

  不明就里的还好,那些个熟悉的人,打心里替王老实和林子琪不值。

  表面上,林子琪还那么没心没肺,靳玉玲却都看在眼里,林子琪心里非常的复杂。

  靳玉玲觉得林子琪在故意封闭自己,是有苦无处诉那种。

  沪海传来消息后,靳玉玲是真替林妞儿担心,生怕她一时想不开,这才强拉着她出来转转。

  林子琪问靳玉玲,“什么叫血拼啊?”

  靳玉玲忍不住要敲林子琪的脑袋,没好气的说,“shopping!!!”

  马上,靳玉玲猛的抬头,“王落实找你,是要带你去沪海买东西去?”

  林子琪得意的点头,“嗯,是去沪海。”

  靳玉玲真是替这傻妞儿松了一口气。

  说买东西,京城不说比沪海好,但是真没啥差距可言,沪海有的,京城全有,从京城去沪海买东西,更多是种态度吧。

  自己果然没看错,这个兄弟就是有情有义,比那些臭男人不知好多少倍。

  “什么时候去?”

  林子琪笑着摇头说,“下月初,我就不去了。”

  “你脑子没病吧?”靳玉玲看着不争气的林子琪,忍不住开骂。

  林子琪就傻笑,也不解释。

  靳玉玲好半天才叹口气,也不知道是替林子琪,还是王老实,“行,不去就不去吧,没什么大不了的。有心就够了。”

  “对啦,他跑沪海去嘚瑟啥,京城搁不下他啦,还拍卖,就没见过这么————”靳玉玲想说脸皮厚,看林子琪一脸的春色,想想忍住了。

  林子琪扑哧笑了出来,“他开始也不知道呢。”

  靳玉玲翻了翻白眼儿,“你啊,就护着吧。”

  林子琪提高音量,“一开始他是不知道的啊,他还告诉我,他这是做人厚道。”

  “得,说不过你们俩。”靳玉玲懒得搭理脑僵持中的林子琪。

  ——————

  晚上,林子琪回了家。

  之前打过电话,她跟靳玉玲又换了地方,几个小姐妹凑一块吃火锅去了。

  到家一看,桌子上的菜几乎没动,都拿盘子扣着呢。

  林子琪往卧室里探了探头,自己老妈正躺在床上看书,当爹的不在,就凑过去,“我爸没回来?”

  邵丽头也不抬,“你爷爷又不舒服,你爸去那边啦。”

  “噢。”

  林子琪真不愿意听林家两个字儿,缩了脖子,就要回自己的屋儿。

  邵丽喊住了她,“你就没点话跟我说。”

  林子琪愣了下,她没明白老妈啥意思,就试探着说,“你还没吃饭吧,要不我陪你出去吃点?”

  邵丽坐起来,把书扔到一边儿,“小王沪海的事儿你听说了吗?那个姓唐的是怎么回事儿,你知道吗?”

  “谁又嚼舌头根子啦?你别听他们瞎掰扯。”林子琪一幅满不在乎的模样。

  “你————!!”邵大妈让这个闺女给气得一句话都说不上来了。

  “你跟我说实话,你们两个是不是不好了?”

  林子琪一仰头,“说什么呢,盼点好成吗,我们好着呢。”

  “那个唐唯是什么人?你见过吗?”

  邵大妈契而不舍,她一听到唐唯这个事儿,脑袋都炸了。

  今天在单位里,她也是无意中偷听的。

  地点是厕所里,单位里大多数人都知道邵丽女儿有个不错的男朋友,还挺出名的。

  结果这次又闹腾大了,可奇怪的是,怎么又蹦出来个女朋友,不是邵姐女儿吗?

  其中一个人说的话,差点让邵大妈一口气没上来,‘现在这社会啊,男人就不能有钱,有钱就变坏,那小子背地里指不定多少个女朋友呢,呵呵,没有才不对————’

  邵大妈要是还能吃下饭去,那真是心胸如大海般宽广啦。

  “你得跟我说明白了。”邵大妈打破沙锅问到底。

  林子琪没办法,赶紧全招了。

  结果就是她又收获了‘脑子有病’的评语,她亲妈赏的。

  ——————

  不仅仅是邵大妈坐不住了,滨城里,李大妈心里也长了草。

  自己儿子这回大概还得露脸,新闻不是说了,跟一个外国老头有得比了都。

  王馨再回来小报告一打,李大妈坐不住是妥妥的。

  林子琪家办的那些个事儿,王老实的爸妈态度已经很克制了。

  他们对林子琪本人没啥,可是这样的家庭呢?

  李梅的意思就直接,咱家高攀不上行吗。

  这个想法得到了王馨的强力支持。

  却被王嘉起压住了,一句话,“这个事儿让落实自己决定,我们不能。”

  李梅满是怨念的说了句,“唯唯多好啊,我就看着她合适————”

  王嘉起嗓门见大,“糊涂!”

  嚯,这是要找打架?

  平时可以让着点,你耍威风也就算了,怎么我说两句话,就这么着,李梅顿时不干了,“王嘉起,你长能耐啦!你把话说清楚,今儿不说出一二三四五来,谁也别消停!!”

  王嘉起同志立即选择了躲开。

  不依不饶的李梅被闺女劝住了。

  然后,王馨给王老实打电话,说了这个事儿,王老实呵呵的乐,恨得王馨真想过去踹他两脚。

  随着日期临近,王老实接受了一个记者的访问,属于还债类型的。

  宫亦绍打来的电话,“过去咱老麻烦人家,现在人家提出来了,你可不能撤梯子。”

  “这么大的报纸也关注?他们闲得啊!”采访倒不怕,就是没觉得这类型媒体也八卦,王老实忍不住说两句。

  宫亦绍话跟的紧,说,“人家也要解放思想嘛,与时俱进不是说说的。”

  王老实一听还真是那么回事儿,就是从宫亦绍嘴里出来不是味儿,不能接茬扯了,他问宫二,“你工作的事儿整怎么样了,没动静啦?”

  宫亦绍说,“你丫还好意思说,我酒都喝了好几顿了,就你没来。”

  “是吗?还有这事儿,回头有一个算一个,我挨个啐他们脸上,没一个人告诉我的。”王老实那语气完全是逮到理的架势。

  宫亦绍也觉得该这样,“我进青年班学习啦,半年脱产的那种。”

  王老实听了一愣,差点脱口爆粗口,忍了好半天才忍住,点着一根烟,猛抽两口才问,“完事儿提正局?”

  “别扯蛋,保住现在的就烧高香啦,还想更进一步?你当我是那个谁啊!”宫亦绍说话时言不由衷。

  宫亦绍在国企是副职,搁到地方是副局级,不过,一般情况下,国企和军方的干部差不多,到了机关会降半格使用,至于为什么,谁也说不清楚,大概是考虑到国企和军队提级别容易,可这个话没人说出来,成了大家都默守的组织原则,要王老实说,这就是搞平衡呢。

  “对啦,你嫂子还夸你呢,把我数落一顿,这个回头你看着办。”临了,宫亦绍突然想起个事儿来,忍不住吐槽。

  王老实就纳闷了,“啥事儿啊?”

  宫亦绍说,“你嫂子夸你是好男人,我们都是该扔的,你现在是不是特觉得自己不错?”

  “扯蛋,一定有人在污蔑我————”

  前来采访的记者很厚道,有采访提纲,甚至一些政策性的问题都给了提示。

  王老实只要把词儿串起来就能过关,压根就没必要费脑子。

  这个好,王老实满意极了。

  反正就是形势大好,王老实有信心跟随华夏民族复兴的大潮,勇当弄潮儿,致富不忘啥就行了。

  末了,记者拿出一张纸条来,跟王老实说,这是采访提纲之外,受人委托问的,可以不回答,就算回答了,报道也不会有。

  王老实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段子,得,问吧。

  “唐唯是你的女朋友吗?”

  王老实这些日子就没少想这个问题,所以,他回答的时候很痛快,“严格意义上,她就是我一个妹妹,通家之好的那种,有些个不负责任的谣言,我是懒得澄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