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三十一,合成的特质

九百三十一,合成的特质

  迎接很顺利,王老板也给面子,老远就下了车,带着吴楠悦和钱四儿与众人热情打招呼。

  进入会场后,王老板也没摆啥架子,秀出了平易近人、低调内敛,甭管跟谁说话,都显得那么平和,完全没有拒人千里之外。

  他一直没有放松对甄晓轩一举一动的观察,主要流程完事儿后,大家开始互相交谈时,王老实总算成功偶然碰到了甄晓轩。

  谈不上仇人相见,却也没什么交情可言。

  举着酒杯,王老板说了几句话过去,在甄晓轩迷惑不知所云时,飘然离去。

  “好久不见,幸会。”

  “我佩服你的勇气,却对你的鲁莽感到担忧。”

  “我只能说,你找了一个猪队友。”

  “言尽于此,好自为之。”

  华影的当家人特暖心,王大老板真的来了,而且为人处世好讲究,提前退场还特意过来打招呼,留下钱四儿照顾面子。

  会场里,大多数人都没见过王老实本人,好多都想凑上去打个招呼,认识一下也是好的。

  上前的不是没有,少之又少,谁都得掂量下自己。

  其中,几个美帝鬼子,很希望能够跟王老实单独交流,他们在靠近的时候,被两个安保拦住。

  得知他们的意图后,王老实非常有涵养的表示歉意,然后拒绝,理由是没时间,他马上就离开。

  又比如关麻子,这货也是个热衷的主儿,他喜欢结交大人物,手段很直接,根据对方喜欢的口味儿来。

  娱乐圈里,美誉国际是眼下顶级牛掰的公司,各方面都拔尖儿。

  要是能凑上去,抱住大腿,以后这圈儿里横着走不是不可能。

  当然,麻子也知道,自己份量实在不够,哪怕家里的关系,也没卵用。

  不说别的,人家美誉国际就差啦?

  就是他老子,也得客客气气的。

  麻子降低了下要求,他打算认识下名声在外的钱四爷。

  钱四儿混得如鱼得水,没有王大老板在身边儿,四爷很放得开。

  他找了个地方坐一坐,周围人就没断,寒暄几句混个脸熟的,真有几句掏心窝子话来卖萌的,也有厚着脸皮不知所谓的。

  四爷应付起来,毫不费力,纯真的天才就他这样。

  终于瞅准了机会,麻子站在钱四儿眼前,递上自己烫金名片,“钱总好,我是小关,大伙儿都叫我关麻子,今天有幸见到四爷真容,麻子真是三生有幸。”

  这句话很是算有词儿啦,他可是刚才特意打电话让一学问人给编的,就为了抬自己的点。

  钱四儿接过名片一看,嚯!

  上边儿各种公司好一大堆,职务都是顾问,他抬头看了一眼,好像有点印象,却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钱四儿也不光是高举高打,多少积攒了点内涵,就伸手客气了下,“坐吧,你这买卖做的不错啊!”

  都是圈里人,个中的内情也不需要都说明白,钱四儿能看得出,这货就一皮包公司,卖得就是关系钱,从内心讲,他看不起,可还有点亲近感,因为没有王老实,关麻子就是钱四儿原该有的模样。

  关麻子一坐下,心里那种紧张就少了很多,他特担心人家四爷不把他看眼里。

  真给他个没脸,他也就只能受着,谁让人家就是牛逼呢。

  自打坐下,麻子就开始捧着说,还别说,这货却有本事,基本上都说的恰如其分。

  钱四儿还真挺受用。

  不时的,两人就放声大笑,看表情的猥琐样儿,也不是多有档次的话。

  享受吹捧的时候,钱四儿也没忘了王三哥交代的任务,观察甄晓轩。

  可惜,除了发现甄总脸色不大好看,笑起来勉强之外,别的没发现什么。

  重点关注的郑可爽,也没跟甄晓轩有啥过话的时候。

  小郑自打回京,就一直不顺,叔叔回国,什么都不带他玩儿,想要像过去那样过日子,也不成,平时不怎么管他的老爹,联合娇惯的妈,管束的非常严厉。

  他也发现钱四儿好几次瞅他,搁在过去,他百分之百没好脸色,像钱四儿那样的子弟,郑可爽还是有分寸的,过分嚣张是不行的。

  所以,郑可爽同学只能装看不见。

  ※※※

  打扮一新的宁倩,偷偷来到了举办活动的酒店外,她是踩着点来的。

  这种活动,开始之前,很严格,不该进去的,肯定进不去。

  但是,主要时间过去后,只要找对人,钱给到位,宁倩就可以混进去。

  事实上,这不是宁倩一个人的想法,至少有几十号人都会这么进去。

  与宁倩目的性极强不一样,剩下那些人,几乎是类似活动的常客,号称新时代的外围。

  费那么多功夫进去干啥?

  说起来就复杂了,目的性都不一样,各有所图吧。

  宁倩按照打听来的数目递上一个数。

  “对不住了,今天得两个数。”对方捏了捏信封里的厚度,面无表情的拒绝。

  宁倩不解,她真没带那么多钱,有些着急,“不一直是一个数儿吗?”

  对方笑了笑,略有骄傲的说,“您还别嫌贵,咱做事儿讲规矩,来得客人层次跟价格是挂钩的,也不糊弄你,王落实知道吗?”

  宁倩点点头,她当然知道。

  “今天王大老板就来了,您觉得二个数儿多?”

  宁倩咬了咬牙,打开包,抽出一沓子钱来,然后给对方看,“我来之前不知道,就这些了,不行我就不进去了。”

  对方真低头看,确实,包里就还剩下点零钱,刚才那一沓子,也就三四千的意思,为难啊!

  “你等我会儿。”

  宁倩觉得对方是进去找头儿汇报了,其实真不是,那货就到拐角儿站了一会儿。

  回来之后,一把抢过宁倩手里的钱,压低声音说,“这事儿就你我知道,别说去,坏了规矩,后果你自己也知道的。”

  好人啊,宁倩真心觉得该这家伙送个’助人为乐‘的锦旗。

  夜光版是美女的一种,褒贬谈不上,这就考验眼光和经验了。

  几十号各色美女悄然涌进来,知道的都会暗自偷着笑。

  不知道呢,自然还是不知道,当然,慢慢的会知道。

  只有不知道的那些人,才是这些妹纸的目标。

  当然,过程相当复杂,结果也难以预测,主要还是看命。

  一些懂行的,就装作不明白,打算沾点便宜,他们会故意制造出机会,让那些妹纸靠上来。

  开始之前,他们都要选择目标。

  从质量上说,宁倩不是最会打扮的,可她最吸引人,不是别的,第一,青春,第二,气质,少了太多风尘味儿,无异于狗食盆子里的一块儿肥肉。

  经验有时候也不管用,他们故意露出来的机会,宁倩压根就不看,也看不明白。

  另外,她是有目的的,就奔着一个人来。

  可惜,找了好一会儿,她失望了,人已经离开。

  唯一可以算是好消息的,就是那位钱总还在。

  思量了一会儿,宁倩觉得自己进都进来了,不去碰碰运气,那就白花钱了,她可没多少存星儿。

  找了杯酒,她开始寻找。

  钱四儿这人挺好认的,宁倩没费多少时间。

  当她一眼看见人时,也愣住了,就在钱四儿对面儿,坐着关麻子,她顶天的大仇人!

  而且,人家还谈笑风生,跟多好朋友一样。

  怎么会这样儿?

  五雷轰顶大多数描绘心情的糟糕。

  宁倩就是如此。

  她谋划了半天,没想到万恶的狗崽子竟然还有这层关系。

  哲学界未来泰斗就火匠就说,某种特定时刻,胆大妄为加上不顾一切的绝望会产生化学反应,变成坚韧的特质。

  犹豫了好半天,宁倩揉搓了下自己的脸,尽量进入演出模式,好像她多开心一样,迈着优雅的步子,径直走向钱四儿那块地儿。

  她脸上带着和煦的微笑,走到钱四儿面前,完全不顾关麻子正在热火朝天的吹捧拉近乎。

  在她旁边儿,关麻子整个人僵住,他认识这是谁,也知道最近一段日子发生了什么,这丫头咋跑这儿来了,麻子兄脑子有些不够用。

  四爷正举着大雪茄,脸上全是笑容,心里边儿到底想什么,不得而知,他抬头看着宁倩,也在琢磨,这姑娘是谁?我认识吗?

  小宁同志其实心里扑腾的厉害,若仔细观察,她的嘴唇抖得挺严重,不过,她说话的时候没颤音,“钱总,你好,我是宁倩。”

  “你------”关麻子刚说了一个字儿,就意识到不妥,扭头看四爷。

  按照礼节来说,钱四儿应该站起来,他没有,只是淡淡的问,“我们认识?”

  姑娘倒是很漂亮,放在过去呢,钱四儿或许有点想法,送上门儿来的,用不着客气,他本来就觉得自己不是啥好人,犯不着有什么负罪感,现在不同了,四爷的某些优秀品质,被王老实带歪了太多。

  镇定,关键时刻,内心强大的姑娘一点都不慌,可不呗,但凡不是没心没肺那种强大,也做不出今天的事儿来,“钱总应该不认识我,就是听小璐姐提起过您,所以过来打个招呼。”

  小璐、李璐?

  钱四儿不能再坐那儿当大爷了,起身,伸手一让,恍然大悟的说,“哦,我说呢,请坐,喝点什么?我帮你叫。”

  宁倩摆摆手,脸上露出一丝迟疑来,说,“不了,就是碰见了,过来打个招呼,要不小璐姐又该埋怨我不懂事儿啦!钱总有事儿先忙,我就不打扰了。”

  钱四儿想了想,还是掏出一张名片来奉上,“那成,有时间再联系。”

  双手接过名片,很认真的看了一眼,放进包里,冲钱四儿笑着摆摆手,转身离去。

  钱四儿双眼一眯,他又不傻,寥寥几句话,他其实已经有了些许的怀疑。

  要真是李璐的朋友,那也太不着调了,这不是给李璐惹事儿吗?

  不过,对方仅仅是打个招呼,似乎也没啥,事儿不算大。

  且看吧,送出名片,四儿是有想法的。

  旁边儿的麻子一直都听着,基本上听懂了些,这个宁倩认识个叫小璐的,而那个小璐在钱四儿这儿很有面子。

  怎么看出来的?

  四爷站起来了,还送了名片,站着送对方走。

  再想起最近自己干的事儿,关麻子心里有些发麻,要不要这么厉害,还特么的那么巧?

  “钱总,您认识宁倩?”这货就是明知故问,其实就是一种试探。

  钱四儿坐了回去,从桌子上重新拿起雪茄,抽了一口,看了麻子一眼,摇头说,“不认识,你呢?”

  “认识。”

  麻子壮了壮胆子,打算跟四爷把事儿先交代了,免得以后人家倒后账,更麻烦,他真不招惹不起钱四爷。

  “噢。”

  就一个字儿,钱四儿压根没继续问,转而说,“刚才你说那个谁真有那么牛掰,那种事儿也干得出来,尼玛这口儿也够恶心人的吧?”

  麻子几乎岔了气,这位四爷转换忒快了也。

  离开会场,宁倩坚持着进入卫生间,到了隔断里,插上门,整个人如虚脱了般坐在马桶上,现在,她总算知道什么叫紧张害怕啦!

  今天做的这些事儿,对不对,宁倩压根就不知道,她也算是冲动型选手,智慧也就勉强说有一点,漏洞多的厉害。

  严格来说,她那点小心思,跟其他人比算计,基本上也就是把自己坑惨的层次。

  当然,她也不是没有思想考量,怎么说,她见过李璐了,至于是朋友谈不上,连话都没说过,笑着点头就算朋友,廉价的有些丧心病狂。

  水准上,宁倩比某蓉差了不是一两个档次。

  从包里掏出钱四儿的名片来,想了半天,她才发现,啥用也没有,她不敢去找钱四儿,至于吓唬住关麻子,那得再看看。

  后边儿怎么办,宁倩有些迷茫,还去见王董吗?

  攥紧拳头,她总算恢复了点力气,站起身子,刚要出去,就听见外边儿有人小声的说话。

  “唉,今天又亏了,一无所获。”

  “也不是吧,我看你跟那个谁不是聊的挺热乎吗?”

  “他?别逗了,外表光鲜而已,拿不出什么来。”

  “对啦,我听说有新人进来了,好几个人在打听她呢?”

  “什么新人啊,我认识,叫宁倩,就是没想到,她也入行了。”

  “真认识啊!太好了,张华宁刚才还说了,把她介绍过去,给我这个数!”

  “不是吧!这么多,别逗我啊?唉,对啦,都说张华宁不行,你不是试过吗,是不是真的?”

  “别提了,老娘差点没死他手里,也就是给钱大方------”

  声音逐渐远去,宁倩脸色苍白,张华宁,她是知道的,被他盯上,谁也别想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