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434章 四百三十四,我没试过啊?

第434章 四百三十四,我没试过啊?

  从事业角度说,王老实不该在这时候离开滨城。

  此刻各级政府对前苏的热度还没退,得落实领导意图。

  前苏食品的组织架构依然在调整,各个工厂建设的招投标也在进行中。

  各方面来打招呼的人不少。

  王老实之前也做出了决定,华夏时代不参与此类建设,别人自然盯着这一堆肥肉。

  而滨城想借机让孵化器项目落地的心情也日益迫切,路亮工已经通过某些渠道向王老实发出了邀请,希望就这个项目进行更深层次的交流。

  此刻,王老实突然离开滨城,有躲的嫌疑。

  躲着路亮工?

  还是躲那些来打招呼的?

  或许都有,王老实也不打算解释,话说漂亮了,事儿没有,越漂亮越恶心人,现在有点别扭,事儿好看了,啥都好看。

  车子在路上飞驰,王老实脑子里还在斟酌人选问题。

  他的办公室应该有个捏总的人,要能独当一面,帮着王老实梳理和协调几个公司的各种事项,人选有两个,邱宏伟和刘美娟。

  两人各有长短。

  当从商业角度说,刘美娟比邱宏伟更合适。

  但是若论关系维护和经营,邱宏伟又是大师级的。

  还真不大好决定选谁。

  刚刚进了京城界,靳玉玲打来电话,“落实,你知道消息了吧,现在你在哪儿?姐劝你,装也得装个样子来,都瞅着呢。”

  王老实心知靳玉玲是真为自己好,“玉玲姐,我刚进京城,还没到地方,我在想是先回家,还是先到医院去?”

  电话里靳玉玲明显松了一口气,“这样吧,你到总医院对面来吧,我到那儿等你。”

  “好。”

  放下电话,王老实不免摇头。

  第二个电话是蒋小西打来的,意思几乎与靳玉玲一样。

  说了几句被宫亦绍抢过去,这货说话就直接了,没蒋小西说的那么含蓄,“落实,这个事儿你来了就是个意思,不来不对,其他的也没什么,露个面就行。”

  王老实哭笑不得,“二哥,就这点事儿,怎么弄的比外交关系还麻烦。”

  宫亦绍犹豫了下说,“林家那几个夯货嘴里不干净,瞎特么的胡扯,你也别当真,他们算什么玩意儿?”

  夯货?还不止,林家几个小字辈儿里,就没有一个拿得出手,也不知道他们哪儿来的底气,真觉得自己是个人物啦?

  也就是嫌麻烦,王老实真懒得搭理他们。

  王老实淡淡的说,“二哥,我连他们的名字都叫不上来,我有必要么?”

  宫亦绍说,“那就好,不过,这次你事儿干得漂亮!”

  当然漂亮,不光是王老实这儿收获颇丰,其他几个跟着王老实一起捐款的,都落了好处,就是没有王老实那么多而已。

  在到总医院门口之前,跟商量好似地,王老实电话被打的电量报警。

  就没停下来。

  不外乎都是劝王老实的。

  弄得王老实都纳闷,这帮货是不是在自己身上装了啥定位系统?

  到了靳玉玲说的快餐店门口,因为是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又是大医院门口,人还是不少。

  王老实换了一块电池,想了一下,给林子琪打了一个电话。

  接通。

  王老实问,“你在部队?”

  林子琪嗓子有些嘶哑,“没有,我看到你了,在楼上小包里。”

  王老实说,“那好,我上来。”

  “嗯。”

  不光是靳玉玲和林子琪,邵丽也在。

  这是什么阵势?

  王老实心里嘀咕。

  估计是对王老实连夜赶到京城满意了,邵丽一个劲儿的给王老实点好吃的,当然,这地方就别指望真好吃,就是价目表和名字好而已。

  王老实瞅着自己碟子里小山似地的东西,差点崩溃了,他肚子里压根就没地方存这些东西。

  邵丽光夹菜了,没往他嘴里塞。

  既然来了,就问问情况吧,“伯母,老人家情况怎么样了?”

  有意思,没喊爷爷,也没喊林爷爷,而是老人家,透着生分。

  王老实能喊老人家不错了,平时是老家伙的。

  邵丽没回答,反问王老实,“谁告诉你消息的?”

  王老实正要把刘彬和钱四儿供出来,斜对面儿的靳玉玲摇了摇头,马上改嘴,“我让公司的老邱安排人盯着了。”

  邵丽点点头,“你是个有心的孩子,也不瞒你,情况很不好。”

  王老实听着似乎有点不大对,就试探着问,“要不我明天买点东西再去看看?”

  邵丽没点头,而是说,“看不看的再说吧,我算看出来了————”

  话到嘴边儿,又咽了回去。

  弄得几个人一头雾水。

  几个人又说了一会儿,这就散了。

  王老实眼巴巴的看着林子琪,其中的意味儿不难理解,好一阵子了,甭管是sas也好,还是啥原因,王老实当了好几个月和尚没摸到肉吃了。

  差不多算老夫老妻了,王老实那眼神儿,林子琪何尝不懂,可眼下真不行,她得陪着她妈呢。

  林子琪瞅了一眼靳玉玲,这一眼实在**,差点没把王老实吓死,不管林子琪啥意思,都不是好事儿。

  赶紧跑吧。

  回到家里,王老实躺在床上,翻过来调过去,就是睡不着,爬起来看了下表,特么的还不到十二点。

  穿好衣服,王老实出了门,他还特意告诉老江几个,“我去喘口气,别跟着了。”

  能不跟着?老江几个都为难了,以他们的职责来说,不行。

  王老实也不管,拿了钥匙开车就走。

  老江等人一阵的忙活,远远的跟上去。

  一路上王老实漫无目的瞎转悠,他真不知道该去哪儿,也不知道自己干嘛去。

  到了莲花桥附近时,王老实想起来,曾经跟几个二货来这里喝过酒,环境还不错。

  停好车,王老实就冲了进去。

  心烦不代表傻。

  他谨记哥几个的叮嘱,没有熟人,就只喝啤酒,喝最便宜的那种,假货概率低,别要什么档次,不然花钱让人说是傻子,那特么的多二?

  王老实深以为然,不真的东西太多。

  酒吧里还算清净,人不是很多,王老实直接要了一打啤酒,然后坐在高脚凳上,小口的喝着,尽量排空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

  不知道喝到第几瓶,他旁边儿多了一个人,不时的瞅他。

  王老实扭头盯着对方看,不是特别清楚,大概也算漂亮吧,夜光版害死人的例子不少了,王老实转会头,不再看。

  结果,那妞儿还没走。

  王老实转过身子来,“妞儿,看上我啦?”

  那女人很惊讶,也有些慌乱,“你、——别胡说————”

  王老实满是邪气的说,“你凭良心给自己打分,过八十分,自己点,我请。”

  没成想,人家没犹豫,直接喊服务员说了一溜名字,什么莫斯卡之类的,反正王老实也不懂。

  大概酒不便宜,服务员扭头看王老实,王老实也没含糊,直接点头。

  酒拿来了,牌子王老实不认识,但酒类型知道,气泡酒,国际上流行的女士酒,这个妞儿品味不低,至少知道这种酒。

  对面女人也发现王老实正上下仔细打量自己,想想自己今儿疯狂的想法,有点怕,颤着音问,“你看什么呢?”

  王老实又拿了一瓶酒,喝了一大口才说,“看看你有什么资本,那么自信。”

  王老实冲着那妞儿勾勾手。

  女人犹豫着凑近了些。

  王老实闭着眼闻了闻,一种淡淡的香味儿,还有一丝来苏水味儿,不是那个职业的,就是家里有人住那儿。

  他也不想问,至少给了他一些心理安慰,安全系数可能会高些。

  “你是做什么的?”

  女人一开口,王老实就笑了,他是被学习过的,酒吧里泡妞或者泡男,最忌直接打听职业、家庭什么的,最傻的就是问‘有男(女)朋友吗?’,得多傻缺的人还跟你接茬玩儿。

  王老实把瓶里的酒喝了,“跟我走么?”

  女人眼神里闪过一丝慌乱,虽然灯光昏暗,王老实也看到了。

  “我刚下夜班,有些————”女人吞吞吐吐的犹豫不定,似乎在抗拒,脚下却一动不动。

  王老实凑近了她的脸,还真是颜值不低,估计九十分问题不大,他说话的语气有些霸道,“我们走吧。”

  他伸出手。

  女人整个人几乎不会动了,估计脑子都僵住了。

  这种事儿你情我愿,王老实不会因为自己烦躁要发泄而强迫谁。

  见女人没动,王老实打算放弃了,他拿出卡,买单,嚯,这酒还真不便宜。

  结完账,王老实又来到女人跟前儿,伸手拉过她来,在她右边脸上轻轻的亲了一口,顺势在其耳边说,“你确实漂亮,打分实在,再见了美妞儿!”

  说完,王老实笑笑转身就走了。

  “等等我。”

  王老实到了停车场,刚要开车门,身后,一阵高跟鞋响,那妞儿追了出来。

  第一反应是向她后面看,是不是有神马流氓混混之类的。

  没有。

  就这个妞儿自己,王老实忍着笑问,“怎么?还想喝酒?下次吧,今儿太晚了。”

  那女人紧咬着嘴唇,几乎用轻不可闻的声音说,“我——跟你走!”

  王老实愣了下,然后说,“去哪儿都跟着?”

  女人似乎越发紧张了,“别去酒店行吗?”

  王老实吃惊,“车上?姐姐啊,我没试过啊!”

  今儿有只鸟儿破壳而出n周年,安排个妞儿,当庆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