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423章 四百二十三,会飞是一种病

第423章 四百二十三,会飞是一种病

  王老实回到京城的第二天一早。

  万晓静她妈妈离开人世。

  唐唯打来电话时情绪很低落,说要陪着万晓静料理后事。

  王老实脑袋都大了,就你们两个?还料理后事?你们知道什么叫后事吗?

  胆子肥到没边儿啦。

  人还没多大,办大事儿的心思还真不小。

  不通知人家老万?

  别说没王法的话,就是人之常情都说不过去,放到中原,尤其是农村里,老万媳妇的丧事,绝对是礼大于法,这小姐妹两个在挑战几千年的传统,唉!

  总归是别人的事儿,王老实不愿意跟唐唯较真儿。

  老万和万晓静父女间孰对孰错就不是人能分清楚的,人就怕设身处地、换位思考,王老实后悔,是因为他从老万一个男人和一个丈夫的角度考虑,老万最后能老实回老家,不再纠缠,一般人可做不到。

  唐唯要继续参与万晓静的家事,王老实认为不对。

  他问唐唯,“你们没打算通知万家?”

  唐唯说,“晓静的想法就是在京城火化,她带着骨灰回老家。”

  猜就是,不回老家,一辈子不回去,也就算了,还带着骨灰回老家?还觉得事儿小?

  王老实忍不住说,“这事儿你能不管吗?”

  如预料中的,她不说话,意思就是不行呗。

  王老实说,“你相信我么?”

  “相信!”这一回,王老实很欣慰,唐唯就没犹豫,脱口而出。

  不能说苦口婆心,王老实不是多有耐心的主儿,这一次,他真是费口舌了,大道理讲了个通彻。

  后来唐唯受不了,说,“要不你来劝劝晓静?”

  得,白说了,王老实觉得自己刚才就多余,“听不听在你,说不说也在你,我因为你才说那么多,至于万晓静,我真没有那个必要。”

  之前万母还活着,作为女儿,她可以以救母为名,做某些事儿,社会能容忍她的那些举动。

  如今不同了,万晓静应该把最后的决定权力交还给她父亲,如果说她父亲不接手,那她如果做都没问题。

  有句话王老实没说,如果不找人,万晓静想火化她母亲都没可能。

  条条框框可以拿捏的地方多了。

  可能是真的感觉到了王老实的不满,唐唯改口了,“我去劝劝晓静,你休息吧。”

  王老实真有心不管了,可奈何唐唯在里面,她也是好心,就算办的事儿不靠谱儿,也得护着,别最后让她受了委屈。

  有困难找总管,老邱同志听完老板的命令后,砸吧了半天嘴儿。

  王董哟,你可是大老板,这芝麻点事儿,真的好吗?

  再不情愿,老邱也不敢说点什么。

  相反,老邱心里还是舒坦的,至少老板的心目中,他邱宏伟依然是倍受信任。

  他来找王老实请示,“老板,这事儿办到什么程度?”

  王老实也有点挠头,扯蛋的疼,憋了半天说,“人情世故,你比我懂,我也管不了太多,实在没办法,唐唯不能掺乎太深。”

  “我明白了。”老板的意思明确了,邱宏伟这人聪明的地方就是,办事儿问底线,不问为什么。

  ——————

  已经是二月中旬,元宵节刚过。

  丁震源最先提交了新财年的公司经营战略目标。

  在澳洲的金合欢树下,两个人曾有过约定。

  gs去年做的其实不错,就差点没有完成一点五亿美刀的目标。

  王老实很大方的给gs员工发放了很可观的奖励。

  丁震源却情绪不高。

  新年度经营目标还是按照王老实规划的线路设计的。

  整个gs公司可以随时调动的现金不算多,在王老实眼里不少了,超过了两亿美刀。

  sh大厦斜对过儿,一家很雅致的饮品店,二十八元一位,随便喝。

  装饰不是多豪华复杂,相反,店里使用简单的色彩反差来制造视觉效果,给人一种舒服的感觉。

  现在是假期,天气还凉,客人很少。

  王老实和丁震源可以随意选择座位。

  “老丁,我来这里可不是贪图便宜,今儿得你结账。”

  丁震源笑笑,不会为了几十块钱还说两句,以王老实的身家,分分钟以万为单位的速度赚钱,说这个忒假。

  王老实指着对面的sh大厦说,“这栋楼里,我买了一层。”

  丁震源看着王老实,等下文。

  王老实又说,“滨城也有。”

  丁震源说,“我猜你绝不是想要炒楼盘。”

  “当然,按照我的设想,这里和滨城,将各有一个我的办公室,目前的状态是没钱装修。”

  丁震源心头一凛,来了。

  王老实说,“钱只能从你那里来。”

  果然如此。

  当然丁震源也没觉得王老实不对,惟有惋惜。

  “上次,我们做了约定,结果不说了,总的说说,我满意。”

  丁震源没激动,语气平缓的说,“但目标还是没有完成。”

  “我们可没有约定期限吧?”

  “没有么?”丁震源努力回忆,他还真是没啥印象了,打心里他也认为是按照财年来算。

  王老实乐了,合着这位老兄自己把自己给绑了,弄了个时间限制出来。

  “我有个很棒的建议————”

  王老实的方案很不人道,就奔着累死丁震源去的。

  首先拆分gs,形成两个**团队。

  一个留在美帝按照丁震源的想法去搏击金融市场。

  另一个则按照王老实的想法去玩儿石油期货市场。

  美帝的反~恐游戏越玩儿越大,早就超出了他们原该做的范围。

  挂羊头卖狗肉的把戏而已,美帝纠集了一大帮小兄弟,花着全世界人民的血汗钱,扩张他们在全球的影响力,肆无忌惮!

  这点根本就不用惊讶,只要石油还是血液的命,就跑不了。

  军舰、战机支撑美刀,美刀控制贸易,石油成美刀的储备基础,影响经济走势,老美不傻。

  当初,王老实也曾做过梦,在石油这个东西上闹腾出动静来,后来想明白了一件事儿,自己实在没有资格跟着趟浑水,到时候真是连死都不能落下个全尸。

  最后他就下定决心,搞些个小动作,像小偷一样,喝点汤水自肥。

  现在的苗头越发的明显,华夏正在急速飙升为全球石油的消费大户,需求增长的邪性,完全符合不规律暴力经济增长的模式。

  不管是为了遏制还是确实有市场级的需求,未来石油价格将长期高位运行,而且还是不断的刷新人们的心理承受力。

  只要掌握住大势,从期货市场上,不用多大动作,也不需要什么吸引眼球的大手笔,一定量的资金介入,加上娴熟的资本运作,王老实坚信,gs在石油期货市场上可以源源不断的给自己提供糟蹋的现金流。

  丁震源搞明白了王老实的意思。

  第一,他缺钱,需要gs不断的提供资金。

  第二,王老实没有死咬着一点五这个数据,进行了变通。

  最关键的是,他丁震源可以如愿按照自己的意愿开展工作。

  丁震源觉得今儿谈话太愉快了,心里阴霾尽去,指着sh大楼说,“你就买一层是不是少了点,再买一层备着呗,这个钱咱还是有信心的。”

  王老实摇摇头,微笑着说,“过犹不及,咱国人什么事儿都讲究个度,千百年来,都有人说这是中庸,是阻碍,我倒觉得正是这个中庸,才让咱这个民族生存下来。”

  擦,这货又玩儿高深,自打王老实有了高级打工者后,他特别喜欢用一些他自己都不大理解的高深装逼话来维护自己的权威。

  就这些话来说,丁震源觉得王老实是要说什么道理,可一时又搞不明白,只能默默的记下来,回去再帮着王老实脑部,凑齐了,回头还得说,老板威武!

  “王董,我想找你借个人。”这不,没多少功夫,丁震源就中庸过来了。

  王老实笑了,自己这边说是人才的还真没几个,“借谁?说好了,我不一定给啊!你也知道,人才难得。”

  “是啊,现在找一个得力的助手比赚钱难多了,吕建成,我觉得他不错,放在浩宇这边儿,格局不利于他成长,应该放出来见见大场面。”丁震源说得冠冕堂皇,好像那么有道理。

  王老实愣了一下,然后会心一笑,摇头说,“老丁,真不用这样。心简单,世界就简单,幸福才会生长,心自由,生活就自由,到哪都有快乐。”

  “生活在笼子里的鸟,认为飞是一种病。若王董还寄予厚望,就放他出来飞一飞。”丁震源还在坚持。

  半天,王老实没说话,丁震源此举什么意思,他明白,惊讶的是毫无遮掩,如此的直接。

  说白了,就是自请监军。

  唉,这个丁震源,若早有这心思,何苦那些年混成那个奶奶样儿。

  “这个事儿吧,我就不管了,你自己找他谈,他愿意飞,我不拦着。”王老实给了一个摸棱两可的答复。

  在丁震源耳朵里,就是默认,同意。

  或许是丁震源的表态吧,王老实做出了一个让丁震源非常震惊的承诺,“老丁,这几年你最大的工作目标不是赚钱,还是锻炼队伍为主,资金绝不是我们前进道路上的羁绊。”

  老丁心里觉得王老实又深不可测了。

  求推荐,求支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