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422章 四百二十二,御敌于国门之外

第422章 四百二十二,御敌于国门之外

  试金可以用火;

  试女人可以用金;

  试男人可以用女人。

  来之前,所谓大才子一说,王老实真当是玩笑。

  哪儿成想还是真有。

  这个货姓张,严格来说,今儿他就不该来,论关系,他是赵善国的邻居兼学长,去年考上了京城的研究生,知道赵善国要进京,他也跟着回来了。

  吃饭这就凑一块儿堆了。

  自打王老实坐在唐唯身边儿,那个才子哥们儿眼神就不大对。

  一开始,王老实就当成轻松的小聚餐,有文艺青年装逼,还能提高点档次来着,有文化总比闷头傻吃强。

  别人都跟王老实打招呼,介绍自己,就那位**青年坐那儿稳如屎雕。

  想想自己旁边儿忒招人待见的唐唯,王老实心里叹口气,‘人之所以活得累,是因为放不下架子,撕不开面子,解不开情节。’

  这个文艺青年大概是惊艳了唐唯,瞅见王老实这货真来了,心态不平衡,失了体面喽。

  这个毛病不能忍,不能惯着,王老实扭头问唐唯,“在聊什么?在门口就听见屋里热闹。”

  唐唯还没说话,赵善国就抢过去说,“张师兄在讲西游记这本书。”

  王老实愕了一下,逼格是有了,但能讲出什么来?故事情节啥的真没什么琢磨头了。

  那个张姓青年挑了挑眉毛,撇着大嘴说,“刚才我正说到西游记和现实社会的衔接课题————”

  够高端,都课题了。

  王老实笑着说,“巧了,我也在看西游记,当然,没有你研究的正面,就瞅出点小玩意儿来。”

  张姓文艺青年一愣,哟,这是叫板来啦!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啊,“说来听听,一起探讨嘛。”

  怎么听着不是味儿,这家伙真把自己当大师啦?

  有这么二的大师?

  这货到底哪儿来的?王老实也懒得问了,说,“西游记这本书我就觉得有一家子够乱的,但又乱的合情合理。”

  “啥?”

  文青没听明白,不光是他,别人都屏住呼吸听着,这位有钱人到底肚子里有啥墨水,唐唯也迷惑的瞅了瞅王老实,过去王老实赚钱本事她知道,啥时候还能玩儿文学了?

  王老实喝了一口茶,说,“牛魔王一家子,挺有琢磨头儿。”

  文青不屑了,“有什么琢磨?”

  其他人脸上也带出些许的失望,惊人之言估计是没了。

  王老实说,“你们觉得红孩儿是谁的孩子?”

  啊——?

  屋里人都懵住了,还有这么问的?

  就是文青也整个人呆住了,他就从没有想到会有如此神经的话说出来。

  “火焰山的火是哪儿来的?”

  “太上老君八卦炼丹炉的砖落在那儿烧起来的。”文艺青年张脱口而出,语气中对王老实充满了鄙视。

  王老实说,“你们就没觉得奇怪,铁扇公主凭啥有那么神通的宝贝能克制丹火?”

  文青嘴脸不大好看了,“就这个?”

  王老实加快了进度,咬文嚼字也不是他的风格。

  “牛魔王为啥公然躲在玉面狐狸那儿享福,铁扇公主却没硬气的找上门去?别说路途遥远啥的,他们不算神仙,也是妖!”

  “好不容易有个儿子,还远远的扔到一边儿去,这不就眼不见心不乱吗?”

  “红孩儿竟然会三味真火,铁扇公主不会,牛魔王也不会,别跟我说基因变异。”

  “没有牛掰的人照着,凭铁扇公主那点本事,这么牛的装备,她保得住?”

  王老实很有范儿的身体后仰,总结说,“所以,我认为太上老君和铁扇公主两人之间绝不清楚,可他地位太牛掰了,已经到了牛魔王敢怒不敢言,只能去找狐狸精每日借酒浇愁。”

  “所以说啊,看人不能看表面,什么都可能是骗人的,看护好你曾经的激情和理想,在这个怀疑的时代,我们只能相信自己走过的路。”

  一屋子人石化当场,然后是爆笑不停。

  文青被王老实气得话都说不出来,用手指着王老实,嘴直哆嗦。

  正儿八经学出来的,哪儿受得了这东西的刺激,而且他还觉得王老实这话里有所指。

  王老实那个纳闷啊,若一个老学究听自己这一番乱七八糟或许能这模样,你丫算什么玩意儿,装逼还装出瘾头来啦?

  估计这货不能愉快了。

  唐唯都笑岔气了,最后若不是王老实扶着,指不定就从座位上跌落。

  就这,唐唯还是忍不住掐了王老实一把。

  赵善国拉着文青出去了。

  回来时,只有他一个,文青不见了。

  估计这小子将来是个人才,王老实多看了这个赵善国两眼。

  他只说张文青突然有事儿先走了,让他说一声抱歉,别的都没提。

  会是这样么?

  会不会无所谓,重要的是,这小子看出来王老实对文青张的不满来了。

  他有本事摆事实讲道理,让文青张走掉,就不简单。

  屋里的都是热血年龄的,起争执很正常,没人觉得是个事儿。

  真要细细掰扯今儿的事儿,那个文青张可笑了,他就没有能够和王老实叫板的资格。

  文青张对唐唯有朦胧的意思,那是一瞬间,雄性对美好事物占有欲~望的迸发,影响了他,极力要表现出他最强的一面来。

  他的最强,在真真的实力面前,神马都不是。

  也就是王老实厚道,只用转圈儿的话去恶心人,否则弄点什么破事儿也不是多难。

  虽然话全是奔着小说人物去的,可谁能保证王老实不是映射当下?

  你文青张就不会是牛魔王?

  赵善国想多了,王老实就是再二,也没想把唐唯比成铁扇公主。

  饭局倒是愉快的结束了,赵善国抢着结了帐。

  王老实看在眼里,也没抢着,不是多大的事儿。

  到了门口,王老实问唐唯,“你是跟我走,还是留下?”

  唐唯想了下说,“我留下吧。”

  王老实没坚持,小声说,“别省着,找个安全点的地方,他们都知道你有个富豪男朋友。”

  “去!死不要脸!”唐唯忍不住啐了王老实一口。

  王老实慢悠悠的说,“再死不要脸,我都师公了————”

  “滚,不许再说!”唐唯忍不住了,使劲儿的把王老实推开,远远的推。

  有人说最近太水,火匠不想辩,大家想想自己每天过的日子,什么是水?火匠就借一句话吧,‘机遇如清水,无处不可流;机遇如月光,有隙皆可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