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419章 四百一十九,后人景仰

第419章 四百一十九,后人景仰

  后来有很多说法,特别是从02年开始的十年,众说纷纭。【】

  王老实也自己琢磨过,他按照他的理解,这算一个暴力增长期,意思就是这个时期的经济增长模式生态环境上很糟糕。

  各种经济理论和发展模式,都能在这片土地上找到适合生存的土壤,怪的是该能茁壮成长。

  有一个规律是通用的,那就是大产出之前必有大投入,投资是核心、是先决条件。

  按照再后来的话说,‘没钱你扯个蛋蛋啊?’

  用投资拉动经济,促进gdp的增长,是多级政府信奉的金科玉律。

  如果项目能够和高科技扯上点关系,再弄点什么创新经济那就更靠谱儿。

  王老实的创意产业先不提,就这个农副产品的模式就值得大书特书。

  小农经济和旧有传统模式,在新规划的前苏蔬菜面前,就特么的显得那么老土。

  按照某些领导说的,别看同样是种菜,人家王老板弄的,透着洋气。

  新前苏蔬菜的集成规模,高附加值,带动周边的发展规划太招人待见了。

  蔬菜都搞成这样,你的创意产业园不得更好?

  前苏从没有这么吸引过外界的目光。

  家里实在热闹,都打着关心老同志的旗号来,心里想什么傻子都知道,他们想的还是简单了,这么大一个项目,怎么可能放到区县一级?肯定是要由市里牵头儿做。

  既然如此,留家里跟他们虚情假意的也没意思,王老实抽冷子就跑。

  王老实家的老宅不算大,四明两暗的小格局,前后两个小院,若是修身养性,这是好地方。

  经过整修后,老宅更显精致了。

  尤其是进行了现代化的改造,暖气、抽水马桶、自来水、厨房设备几项是重点,对将要住上很长一段时间的宅院,老妈李梅是最满意的。

  后院修建了玻璃大棚,建成了花房,前院移栽不少梧桐树,冬天没叶子,但可以想象,等到了夏天,这个院子得多舒坦。

  王老实总体上也是满意,尤其是后院还给搭了葡萄架,也移来了葡萄,这是王老实最喜欢的。

  所有的改造项目都是王老实的主意,村里也是按照王老实的意愿施工的。

  问题来了。

  施工的时候,村里人不大在意。

  建好之后,再到王家小院来一看,绝大多数人都迈不动步了。

  真好,要是自己也能住上这样的房子,一辈子都值了。

  无数人的夸奖,王老实没晕乎,反倒提醒了他,其实有很多文章可做。

  家里人多,他实在待不住,王老实跑到了大哥王庆其那儿,顺便给大哥出点馊主意,建设个新前苏。

  王庆其也有兴趣,拉着王老实,让他细说。

  真细说的话,王老实肚子里东西不多,翻过来调过去,也就那几条。

  全村的规划修整。

  农村在几千年里,有科学规划的不多,能做到大致整齐已经少见,谁家不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建?

  王庆其为难了,按照王老实的设想,村里要拆掉不少人家的房子,把人得罪死了都。

  可不呗,不说房子,就一鸡窝,你给拆了,不跟你拼命才怪!

  王老实咬着牙说,“谁让你拆院里啦?咱规划的是村,修路种树,竖路灯,建个垃圾处理站,要是再能修个排污管道,那就齐活啦!你还想咋的?”

  王庆其也郁闷,心说,这些就不少钱了,再说了,刚才你说那么多干嘛?

  没办法,王老实此刻是天马行空,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等王庆其反驳时,他又给重新梳理,然后无耻的埋怨大哥,里外都是他的道理。

  第二件事儿是家电下乡计划。

  王庆其还是不明白,村里条件好了,家家户户都相继买了家用电器,可不是过去那种只有手电筒的状态了。

  大哥说村里都有电器,王老实摇晃着脑袋问,“电脑有么?冰箱有几个?空调呢?汽车呢?”

  别看王庆其都村长了,世面没少见,也让王老实说的脑容量不足了。

  “要那些东西干嘛,用不上啊?”

  王老实说,“用不上?没用过你怎么知道用不上?”

  “还有,后面我还打算让村里接上网络呢,搁你这个态度,是不是也用不上?”

  王庆其不说话了,拿出本来,眼瞅着王老实,那意思够明白,还有啥你就说吧,反正也说不过你。

  可恨的是,王庆其本子拿出来了,王老实也笑嘻嘻的说,这些就够了。

  美好愿景扯完蛋了,王庆其决定给王老实来点实在的,“钱从哪儿来?”

  王老实说,“当然是村里出。”

  “村里钱肯定不够,你说的这些个,不是小钱儿能办的。”王庆其说没钱,理直气壮。

  王老实乐了,直接说,“没钱你说个蛋蛋啊!”

  王庆其气坏了,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他指着王老实的鼻子说,“小四儿,把话说明白喽,是我找你的还是你找我说的?”

  “别真生气,逗你呢!”王老实一看大哥真着急了,赶紧改口。

  费用不是小事儿。

  各家的家电那是点缀,可以建议,但不强推,就算真买,也是各家花钱,有钱多买,没钱不买,这个没争议,脸皮再厚,也不会腆着脸找村里伸手。

  真花钱的是村里的几个项目。

  王老实问,“这几年村里就没攒下点钱?”

  “攒了点,不过总数真没多少。”又哭穷。

  王老实冒坏水的时候从不手软,指着自家院子说,“上级领导天天往这儿跑,咱前苏搞新农村建设,这可是给上级脸上增光的好事儿,不留下点什么,他们好意思么?”

  王庆其不傻,“找上级要钱?不好吧,现在镇里就咱村富裕,还能给咱钱?”

  “可就咱村里能给领导涨脸,咱要更好看点,凭什么不给钱?”这人要是真厚道了,就太容易吃亏了。

  王庆其,“————”

  王老实说,“大哥,这要钱是个技术活儿,得瞅准了领导需要什么?踩着点走,都不用咱要,钱自己就得找上门来,你把今儿咱说的这些,形成可行性报告,找个笔杆子,写得好看点,你瞅瞅区里给不给钱?”

  “凭啥给咱钱?”

  王老实看着不争气的大哥,没好气的说,“就冲着新农村建设的示范村这个名字!”

  继而他叹口气说,“大哥,会哭的孩子有奶吃,你得学会了哭,可劲儿的哭!”

  这个话弄得王庆其哭笑不得,心里却知道,话是实在话。

  “估计钱还是不够,上面不能给很多,村里也不能随性花,得留点底子。”

  王老实瞧出来了啦,大哥盯上自己了,打土豪的节奏啊!

  “你别打我主意,我这儿也没有余粮了,日子不好过————”

  王庆其说,“不是要,是借,回头儿还你,给利息。”

  听到这儿,王老实算理解了古时候那些衣锦还乡的人为啥都热衷于修桥补路了,史书上都说什么乐善好施、行善积德。

  肯定都是无奈被逼的,说好听话,就是为了听个响,花钱只能图个响了。

  全被道德绑架啦!

  如今事儿发生在自己身上,王老实敢说,肯定不是,村里耄耋老人提出点什么要求来,能不答应?以后还怎么在村里混?

  打碎牙也得咽肚子里,于是华夏几千年的优良传统就这么形成了。

  王老实没碰到耄耋神马的,这还是自己大哥呢,拒绝的话真没办法说出口来。

  大哥使了个心眼儿,王老实能想不到么?

  不厚道啊,还借钱?还给利息?亏他说得出口,不说别的,以后他王老实有那么一天,祖坟肯定不会给他王老实留坑儿。

  村里人就别说了,就自己老爹,也得把自己腿儿打断喽!还得指着王老实的鼻子骂,‘你个不孝的混蛋,还能要点脸吗?’

  王老实眼神不善的看着大哥说,“我说大哥啊,有心眼跟自家人使唤,算本事么?有能耐忽悠外人去!”

  王庆其只是笑,也不反驳。

  王老实翻了半天白眼儿,咬着牙说,“村里拿一部分,上面儿要一部分,剩下的我兜底。”

  王庆其多少有点脸红,说话底气不大足了,说,“老伯点过头的。”

  王老实撇着嘴说,“你快别扯啦!神机妙算啊?啥时候能算出我要跟你说这个啦?”

  “不是会算,之前是有点想法的,就没你说的这么好,老伯的意思就是让你出钱————”

  王老实忍不住戏谑说,“钱我可以出,事儿得办好了,别到时候我钱也花了,还让人戳脊梁骨!”

  “这个你放心,办不好,大哥没脸进坟地!”王庆其板起脸来,拍着胸脯保证。

  “还有,这个事儿会上家谱儿的。”

  王老实有点吃惊了,还给上家谱儿?这个待遇就没得说了,老王家传家上千年了,能上家谱儿的人和事儿真心不多。

  往迷信了说,这是要受香火的。

  上一个进家谱儿的还是前清时的事儿,能进家谱还是因为朝廷给一个叫王苏氏的立了贞节牌坊!

  村里几个项目就算都从王老实这儿出,估计也超不过三千万这个大关口,将来王老实也能跟那些祖爷爷一样被后人景仰?

  求推荐,看完书,顺手点下推荐按钮,做人要厚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