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415章 四百一十五,还得靠自己

第415章 四百一十五,还得靠自己

  热门推荐:、、、、、、、

  81_81964王老实原本的打算就是应付一圈儿,估计自己不会是主角儿,人到了,面子给足,瞅机会就撤。

  没成想,与他预料的不大一样。

  首先是地方,没什么雕梁画栋,不是多豪华,透着淡雅。

  其次,人很少,加上王老实桌子上就六个人。

  这要是提前走,还不如不来好说。

  耐着性子吧,话题很庞杂,来的副市长是个女的,她也没想到声名在外的王老实会来。

  论重要性,她自己清楚,自己这个非党派副市长,在很多人眼里实在不够看的。

  当然,华夏未来这个学校与郭副市长倒是能扯上点关系,文教卫生可是郭市长主抓的工作。

  话题杂,其实就是没话说,大家都不知道说什么,才瞎说。

  王老实一想这个郭市长的工作范围,心里多少有点活泛。

  碰巧,郭市长说到她当年在美帝留学时的一些趣事,王老实找到一个话题停顿的时候插了一句话,“郭市长,我有朋友在美帝,听她跟我说,越省那边儿出现了新型病毒?会不会影响我们北方啊?”

  别看郭静萍是个副市长,更严格意义上,她还是个医生,对于医疗的话题更喜欢些,但是太专业,她提起来,别人未必能懂。

  负责接待的同志心里叹服,这个王老板,别看年轻,不是白给,一下子就抓住了领导的痒处。

  郭市长一听王老实这么问,果然来了精神,看了一圈,没有不能说的人,但她还是斟酌了下语言说,“这个问题很复杂,当前的形势不容乐观,我也在密切关注,现在信息不畅,太具体的还不好说。”

  旁边有个人说,“应该没问题吧,我看了些报道,好像控制的不错,世卫组织也没发布什么不利的消息。”

  王老实心里一阵冷笑,发布了你能看到么?

  若不是后来国际上闹的太不像话,国内恐怕还没真正重视起来。

  他也从郭市长的脸上发现了一丝担忧,恐怕到了她这个级别,尤其是有从医的经历,知道的要更多,理解上比一般的干部更深切。

  “听说你的公司弄了个应急预案?张还提了词?”王老实那事儿瞒不住明白人,到了一定级别更不用说,张领导捏着鼻子去浩宇,还得题词啥的,搁谁心里都有个判断。

  王老实点头说,“上级重视,领导抬爱,更督促我们必须更加努力。”

  郭市长眼前一亮,问王老实,“是关于疫情的?”

  王老实笑着说,“郭市长,您也知道,太专业的我不太懂,这还是同学建议的,不过,她说的,我做不到,就做一半儿吧。”

  “怎么说?”

  “市长,您也知道,咱国内呢,有些程序是不能乱来的。”

  王老实这话说的猥琐至极。

  意思明白,做人做事儿不能越位。

  大概郭市长平时不大喜欢了解王老实这类人,可别人不是,这货不越位?尼玛,他就没不越的时候。

  就这回,谁还不知道是怎么个意思?

  郭大市长微笑着说,“今天晚上,我们不讲规矩,说来听听。”

  旁边儿几个人也没拦着,反正这顿饭吃的有些淡,王老实有话题最好,说的长一点更好,时间耗完了,结束撤摊子,该干嘛干嘛去。

  王老实琢磨了一下,这个机会纯属白拣的,来之前,他都不知道还有这么个副市长,真是碰上了。

  磕一万个头,未必能拜到真佛。

  如果郭市长在滨城推一推,不说效果如何,从大的层面上来说,有这么一个经过检验的有效机制,能节省很多摸索的时间,少走很多弯路,把损失和影响也降到了最低。

  若真得到老郭这老妞儿的认可,谁敢说天上不会掉馅饼儿?

  “那行,就当给今儿添个下酒菜,听个乐子吧。”王老实没推辞。

  他没按常规说什么请市长批评指正之类的话,直接点明就是笑谈之资。

  连喝酒带说话,王老实真当讲故事一样,连批带讲,跟说评书似地,把他抄袭的那个防治预案嘚瑟了一个遍。

  在这个功夫里,王老实还夹了三口菜,喝了四口酒,解释了五个疑问,瞅了郭市长六眼。

  老郭同志没点评,在思索。

  另有一人好不容易才缓过神儿来,惊讶的说,“乖乖,这得闹出多大动静来?王董,是不是过了?”

  王老实心里再鄙夷,也得紧绷着劲儿,起身给几个人满上酒说,“过不过的我不知道,反正就在我那一亩三分地上折腾呗。”

  几人一听,是这么回事儿,人家自己的公司,可不就想怎么闹就怎么闹,只要不干违法的事儿,说出大天去,也只是被窝里放屁的动静。

  郭市长深深的看了王老实一眼,举起酒杯换了话题,说起了她对目前教育方面的一些想法,一帮人又没节操的胡说八道起来。

  王老实似乎也没啥,跟着瞎起哄,反正国外去过几次,再说了,就算没真了解过,论信息量的庞杂,特么的在座的几位,知道什么叫碾压么。

  搂着点说,王老实都能把几个人侃晕,也就是不合适罢了。

  吃罢了饭,就在房间里,又有服务员沏茶,王老实注意到郭市长喝的是白水,有性格,这类人最不好说,大部分就没前途了,但也有人却反其道而行之,政治和人一样,都没办法琢磨。

  喝了酒,说话放肆多了,王老实这货才听明白一件事儿,其实自己今儿就不该来,人家驻京的同志大概就是随口客气了一句,没成想自己就来了,估计还让领导措手不及来着。

  刨除王老实不算,剩下五个人里,一个是驻京的同志,三个都是准备申请民办高校的老板。

  国家鼓励民营资本参与办学,心可能是好的,但王老实不大赞同,教育都产业了,那么这个民族还有啥不能卖的?

  国外的教育也有民间资本,甚至比例很大,可是与国内真的不大一样,非常的不一样。

  就今天这几个货,看他们的模样,就不是忠厚样儿,憋着照死里赚钱的主儿,能教育出啥人才来?

  王老实心里那个塞,平时打死自己也不来凑这个热闹,还好因为郭的缘故,王老实没那么想抽自己了。

  其中一个估计没见过大场面,他一直想问问王老实,也知道不能问,就是没憋住,他问王老实是不是得罪了谁谁?

  几个人都给他甩了白银,老郭同志脸上立马带出来了。

  有尼玛这么不懂人事儿的?

  逮什么都敢往外吐撸,以后还怎么愉快的合作?

  王老实也就仅仅微微错愕了一下,然后笑着说,“人这辈子,就是一场赌局,洗牌的是老天爷,但是打牌的却是我们自己,打的好坏全在于我们。”

  郭市长鼓掌说好,几个人跟着起哄,就这么过去了。

  得亏老郭是个女领导,而且不是那种飞扬跋扈,想法奇葩的领导。

  没有传统的牌局。

  也没安排什么娱乐性的项目。

  更没有和哪位去潜什么规则。

  或许有,王老实不知道。

  时间卡的很准,九点钟,全部结束,那个不着调的似乎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再没敢张嘴絮叨啥。

  王老实车还没走远,就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听上去是个女的,不过声音的女性特质没太明显。

  对方表明了身份,老郭妞儿的秘书。

  很客气。

  意思表达的也清楚,郭市长希望约个时间和王老实一起聊聊,内容就是浩宇公司的应急预案。

  妥了,鱼儿上钩。

  王老实很欣慰啊。

  聊不聊什么的没啥盼头,就算郭市长掌管文教,她的权力也有限,但只要有人能够强力支持她,管辖范围内,做出事儿来,话语权就自然而来。

  王老实不确定对方是不是真冲着预案来的,还是冲着自己来的。

  不过有这样的契机,他是乐于见到的。

  京城那边儿也有动作,可全程参与了后,王老实多少有些失望。

  他们更关注的是京城与企业的互动这个形势,做足了戏,总结好经验,再深入了解,兴趣不大。

  若滨城能够闹腾出点动静来,也聊胜于无。

  第二天一大早儿,王老实就被刺耳的铃声给叫醒了。

  好半天,又响,他是真不愿意动弹,冬天的被窝有多舒服,列位看官识得其中滋味。

  好不容易起来,按开一看,多少困意都没了。

  是老妈的电话。

  回拨吧!

  “妈——”

  “怎么不接电话?又睡懒觉?”老妈声音不大和善。

  王老实说这类瞎话从不打草稿,清了下嗓子说,“没,在外面儿活动下,才听见电话响。”

  李梅一阵冷笑,电话挂断。

  王老实愣愣的瞅着电话发呆,不对劲儿啊!

  猛地,他想到了什么,跑到床边儿,用逃命的速度把衣服往身上套。

  可惜不够快。

  老妈的声音在院里响了,“哎哟,我说那个锻炼身体的呢,出汗了没有,别冲了风!”

  王老实真是没脸了,哭笑不得的打开门儿,老妈和姐姐都在,王馨大姐冲王老实来鬼脸儿。

  “您来京城怎么不说一声,我好接您去。”王老实也算脸皮八丈厚的,此刻说话也带着讪讪的味儿。

  李梅扫了王老实一眼,不满的说,“你不回去,还不兴我来?这都几儿啦?你跟子琪到底怎么商量的?”

  啊,那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