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百一十八,回来好

  盲目增加的是勇气,因为看不到危险。

  郑仝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他无法割舍巨大的好处。

  从苹果身上赚钱,他可以舍弃,但把那巨量的财富洗白,他无法抗拒。

  郑老板直接按响了桌子上的呼叫器,很快,助手敲门进来。

  “准备下,我们回国。”

  助手疑惑的问,“老板,苹果方面呢,我们约定后天还要进行一次会面。”

  美帝鬼子办事儿程序性很强,他们会根据这一次谈的结果,确定是不是进行下一次。

  郑仝第一次在苹果谈的很愉快,苹果公司有意进行第二次会谈。

  根据多年来跟美帝人打交道的经验,第二次会有一些实质性的内容。

  郑老板当然知道重要。

  国内搞不定,美帝这边儿谈出个天花乱坠来,有个毛用,郑仝知道轻重,略思考后,就指示说,“给苹果发函,就说国内有及其重要的事情,关于我们与苹果合作的成败,必须现在回去处理。”

  顿了顿,他又补充说,“他们会理解的。”

  真正的商人都明白,美帝鬼子狡猾不必任何人差,闻弦而知雅意,只要他们不傻缺,一定支持郑仝回国。

  助手就是助手,他只负责提醒,做主的还是老板,转而问,“夫人她们也一起吗?”

  郑仝略一思考,点点头说,“一起吧,我们包机回去。”

  美帝是个表面上金钱至上的国家,为什么说表面儿呢?

  其实只要是人类组成的国家,都是这样的,他们要创造一个价值标准,以此衍生出行为准则,否则,社会只能是乱套的。

  有些事儿是金钱可以解决的,比如查清楚谁去了苹果公司,大致是干什么去的。

  郑仝带着家人和助手登上飞机的时候,吕建成也拿到了调查结果。

  他的判断是正确的,苹果已经起了心思。

  给查芷蕊打过电话,获得同意,吕建成立即把调查资料传给王老实,并打电话亲口告知。

  王老实接到电话,一点也不惊讶,苹果走到今天,肯定不会再容忍华夏掌控在别人手里,些许的迹象其实已经有了不少。

  比如新机型上市,华夏总是比其他国家晚上一些时候,这个时间段里,水货苹果大行其道,严重损害了王老实的利益。

  主要是顾忌华夏百姓神通广大的本领,王老实没采取什么措施,没办法,已经知道的办法都没用,只能说,华夏人太聪明。

  现在,苹果终于玩儿真格的了,而且对方很有韬略,选择了正确的方式。

  和某些人想的一样,王老实压根就不信那一纸协议在美帝能有什么保证。

  主要战斗还是在国内。

  如何应对,王老实还不得而知,毕竟这种事儿只能见招拆招儿。

  郑仝,王老实一想苹果选择的合作伙伴,就想乐。

  自不量力是肯定的,这会儿他可能还不理解,过去一直引以为傲的手段到了美誉国际身上没啥用吧。

  别说是郑仝,就是再牛掰的人物,碰上美誉国际的总裁吴楠悦,也得掂量下自己。

  他告诉吕建成,“就当什么都没发生,密切关注就可以了。”

  吕建成有些懵逼,他听出来了,王三哥的意思就是随人家怎么折腾,由着对方去。

  “三哥,不成吧?苹果那边儿一但------”

  王老实笑着拦住吕建成的话说,“建成,你的意思我懂,俗话说抓贼要抓脏,咱现在什么都没有,那就不好玩儿了,得等他们都差不多了,咱再摊牌,苹果不是觉得自己傻不错吗,一次咱就打疼他。”

  “可是------”

  王老实直接说,“没什么可是的,跟亲近的人说一声,苹果的股票涨得也差不多了,过些日子就抛了吧,落袋为安。”

  结束通话,吕建成拿着电话愣了半天,魏小冬过来推了他几下,才缓过神儿来,“怎么啦你、不言不语的跟中了邪一样?”

  吕建成晃了晃脑袋,扭头看了老婆一眼,说,“咱家有多少苹果股票?”

  魏小冬想了想说,“大概有一万多股吧。”

  安尔逊的业务主要就是针对苹果,苹果的股价是多少,吕建成一清二楚,自打他开始购入起,已经翻了三倍,更何况是王三哥的话,说错了他也得信。

  “抛了吧。”

  “抛啦?”魏小冬有些吃惊,买苹果的股票可是她一直在操办的,只要攒下点钱,就去买点,好不容易凑了一万多股,“这些日子一直在涨呀!”

  吕建成勉强笑了笑说,“咱也赚了不少吧?”

  魏小冬点头,现在的股价接近一百五,他们买进的均价大概也就五六十,赚很多了。

  “有句话怎么说的,贪心不足蛇吞象,你还信不过王三哥?”

  不光吕建成信,魏小冬同样坚信王大老板不会离谱儿。

  她点点头说,“那好吧,我明天就去挂单。”

  吕建成一拍脑袋,说,“对啦,你明天去查芷蕊那里,跟她也说一声,她手里的股票也抛了吧。”

  魏小冬脸色一变,这是要出什么事儿啊?

  心思转了半天,魏小冬突然问,“是不是我们可以回国啦?”

  回国?

  吕建成倒没想这个,踌躇了一会儿,握住媳妇的手问,“你也想家了?”

  魏小冬没说是,而是看着自己丈夫。

  亲戚朋友们可能还觉得他们两口子生活在美帝不知有多幸福,内中辛苦又谁知道。

  美帝绝不是天堂,哪怕华夏人再如何,也没可能被主流社会所接受,永远都是二等公民,那些回国打肿脸充胖子的,返回美帝后,大多数继续他们底层人的日子。

  吕建成和魏小冬,甚至包括查芷蕊,也仅仅是依靠充足的金钱维持高生活水准,仅此而已,想要其他的,想都不要想。

  好多次,吕建成都想去问问查芷蕊,留在美帝有什么意思,国内再怎么有不好的,也比在美帝缺少尊严要强。

  只是他没资格张那个嘴,他看得出,查芷蕊并没有把他当作朋友,更多的就是公事公办。

  “我忘了跟你说,我老姨家的表妹要来美帝,我妈特意打电话来,让咱照看着点。”

  吕建成点点头,“来旅游?”

  魏小冬苦着脸摇摇头,猜测着说,“我怕不是,她那学习成绩,唉。”

  吕建成顿时明白了,估计那位表妹,又要来那种老把戏,报团来旅游,拿着旅游签证,然后找机会脱团,再找机会想其他的。

  麻烦自然也就交给吕建成跟魏小冬。

  “你不能劝劝她们?”

  魏小冬也知道自家亲戚什么德行,说话底气严重不足,低声说,“我劝了,她不听,我老姨还说了我几句。”

  要不是顾及魏小冬的感受,吕建成肯定要说几句难听的,又不是欠她们家的,凭什么啊!

  忍了忍气,吕建成问,“你跟你妈说了没有,她知道?”

  魏小冬面色不善的点头。

  幸亏吕建成眼神儿好,发现了老婆脸色不对,心里叹口气,话马上转了风向,“你自己看着办吧,别忘了苹果股票的事儿。”

  魏小冬张了张嘴,最重还是忍住了。

  无论是吕建成还是魏小冬都在心里打定了主意,却谁也没说出口。

  魏小冬:表妹来了之后,过分的要求一概不理。

  吕建成:只要不太过分,就装看不见,但想要到安尔逊打工,绝对不行。

  ※※※

  京城新机场,专门为奥运而修建。

  在专用区域里,停着几辆豪华商务车,一个年青人站在那里,意气风发的。

  此人名叫郑可爽。

  当初惹了王老实,被老奸巨猾的郑璥直接赶回老家,好久都没在京城露面儿。

  如今借着三叔一家归来,郑可爽求了爷爷,终于被临时放了回来,郑璥没说什么,只警告他说,“若再犯错儿,这辈子就别想留在京城。”

  在他老子面前,郑可爽很老实,老家的生活他早就过够了,说度日如年一点也不夸张。

  他爷爷身体不好,就一直住在一家疗养院里,那个地方说白了就是混吃等死的地儿,哪怕生活条件再好,像郑可爽这年纪,如同地狱一般,何况他以前过的是什么日子?

  飞机滑行过来,停稳。

  舷梯车开过去,机舱门打开。

  郑仝打头儿迈出机舱。

  郑可爽立即跑了上去,头一次打心眼里的喊了一声,“三叔。”

  后边儿接着,“三婶,小弟,小妹------”

  郑仝脸上带着疲倦,不过他还是很高兴侄子能过来接自己,点点头说,“可爽不错,壮实了不少,也精神了,想要什么回头跟三叔说。”

  一听这话,郑可爽两眼就放光,三叔可是真正的豪,今儿真是来着啦!

  车上,郑可爽说,“三叔,来之前我妈说先让你们休息一下,倒倒时差,我爸二天后回京城,等他回来,咱一家子一起吃顿饭。”

  郑仝脸上没啥表情波动,点点头说,“嗯,二嫂说得是,先回家吧。”

  长期待在美帝,郑仝依然在国内拥有一栋豪华住宅,平时都是有专人维护。

  郑可爽笑嘻嘻的说,“三叔,晚上我安排了地方,给三叔、三婶还有弟弟妹妹接风呢。”

  郑仝笑笑,他夫人适时的说,“可爽有心了。”

  根本不用大张旗鼓,半个京城圈子里的人都知道了那位回来啦。

  王老实也接到了报告。

  钱四儿给他打电话之前,他就已经从吕建成那儿知道了消息。

  “回来好、回来好。”

  钱四儿听王三哥说了这么几句,一头雾水,他还不知道苹果那边儿已经有了异动,他跟王老实说郑仝回国的事儿,纯粹就当一话佐料。

  力量那么老长时间,钱四儿脑瓜儿好使了不少,立即听出王老实这话里有话,巴巴的问,“三哥,什么意思?”

  王老实放下手里的杯盏,这是他新淘来的一个官窑茶盏,年头不是多长,胜在精致,他喜欢,在茶室的时候,总喜欢拿在手里,“没什么意思,你呢,耳朵也长着点,郑老板最近都跟什么人见面儿,留点心,也不用刻意打听。”

  好深奥,钱四儿一时理解起来有点慢,好半天才懂了,三哥的意思就是盯死姓郑的,见了什么人,都要知道。

  “去问问楠悦,这会儿有空没?有空咱过去找她。”

  钱四儿一个激灵,马上掏出电话。

  通话简短,“三哥,吴总说她在外边儿,过一会儿直接上这儿来找我们。”

  王老实点点头,“那也成,对了,演出的事儿准备的如何,别出纰漏。”

  这得拍着胸脯说,钱四儿经过几场之后,驾轻就熟,主题不同,但组织程序都一样,各部门磨合的也差不多了,加之吴楠悦立威中,员工们比以往更加小心,“三哥放心,好着呢。”

  就在距离王老实家不远的一栋楼里,吴楠悦正跟几个朋友一起聊天,其实她并不想在上班时间跑这里来,但都是好多年的朋友,走动不多也是故旧,几个人组团找她,拒绝的太生硬不合适。

  当然,她们也没啥事儿,就是实在闲得无聊,知道吴楠悦重出江湖执掌美誉国际,就想着拉拉近乎,没准儿以后就碰到什么也说不定。

  “谁的电话啊?”一个朋友装作随意的问。

  吴楠悦淡淡的说,“是钱四儿那小子,你们认识吧?”

  “他啊。”

  一个朋友扭头看吴楠悦,“钱四儿现在应该在你手下吧?”

  把手机放进随身包里,吴楠悦扭了扭腰,说,“名义上算是,其实他的事儿我基本插不上手。”

  另一个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姑娘撇了撇嘴,故作无意的说,“听说他家老爷子这一届就退了,他又这样儿,算是-------”

  话没有继续说,大家都懂,后继乏人,钱家应该算是淡出圈子了。

  端起咖啡,一口喝光,吴楠悦压着心里的不耐烦,还装出点笑容来说,“行啦,不跟你们闲了,老板召见,我得过去。”

  “那王落实谱儿那么大?还召见?”淡淡的挑唆味道油然而生。

  吴楠悦不想为了这点破事儿翻脸,真不值得,再说了,二叔那里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呢,故作叹口气说,“什么谱儿不谱儿的,都是老朋友了,就那么回事儿。”

  说着,起身就走。

  “哎,楠悦,我这儿还有事儿呢?”

  ‘狗屁的事儿!’吴楠悦心里早就烦了,脚步不停,扭身摇手说,“真有事儿回头给我打电话啊。”

  吴妞儿消失在电梯口,剩下的五个人互相看了看,谁也没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