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一十六,些许小手段

九百一十六,些许小手段

  智商并不能代表能力,王大老板也算个聪明的,但在政治智商上,他差多了,王老实也不气馁,又不是专业的,他顶多就是跟着凑热闹。

  张书俞谈了半天,王老实知道,自己算是头一次见识到这货老狐狸本性,如所猜测的,张书俞跟老吴都已经想好了应对之策。

  期待中,张书记终于道出了今天见王老实的目的,闲聊也得有价值。

  “概念体系设计。”

  “建模。”

  两个活儿,听上去没啥,做起来,肯定是大工程,关键是对王老实胃口,他提出智慧型城市概念,就图了这个,不光是利,还有名。

  目前世界上其实探讨这个的挺多,但都处于萌芽阶段,需要个大拿站出来玩儿标准。

  王老实不光在国内有名声,更大的名望其实在国外。

  这个事儿传出去,恐怕洋鬼子们大都会熄了心思,跟这样的牛人竞争,不容易。

  如此大事儿,王老实哪怕心里再想,也得慎重,他面色如常,话却严谨,“书记,这个事儿太大,我现在决定不了,如果真要做,恐怕不是短时间能做出来的。”

  张书俞点头说,“我能理解。”

  国情不同,洋鬼子做事儿的时候讲究循序渐进,不急于一时,所以才有上千年建成一座教堂的事儿,华夏等不得。

  就拿这个项目来说,张书俞必然要在他离任前做到初具规模,他要给自己留下笔墨。

  还是那个习惯,大投入、大产出。

  重新建设一座城市,绝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儿,王老实事到临头,才有了觉悟,知道了凝重,感受了压力。

  他提出思路的时候,也是顺着华夏习惯搞的,那时候的他,并没有现在的眼界和心胸。

  拒绝肯定是不行的,这一点,王老实明白,“我会尽快组建团队,先把架子搭起来。”

  张书俞当然也知道内中复杂,这算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很多专业技术人员,更要王老实这种思想提出者高屋建瓴。

  “我要派人加入项目组。”

  谈到这儿,考虑什么的已经被两人都忘了,张书俞直接跳到项目组了都,王老实跟本没有余地,他笑了笑点头,“不过,书记,咱啥时候谈谈钱的事儿,不是小数目啊!”

  预算永远不够,地方财政有了卖地那一块,松快了不少,但也不是取之不尽,滨城正处于高速发展阶段,用钱的地方太多,张书俞根本抽不出太多资金来,不过,他思路有。

  他手边儿有一份地图,红色的三分之一地块就是滨城的那份儿。

  老张指着那儿说,“这块地儿怎么样?”

  王老实整个人呆住,好半天,他先咽了咽口水,泥煤啊,老张同志,你丫败家也不能这样吧,滨城人民会戳你脊梁骨的,还特么的想青史留名?

  肯定是骂名,将来你死了,也得从骨灰盒里拔出来扬灰。

  发现王老实皱眉头,老张也不以为意,说,“都给你肯定不行,你自己先算算,多少合适。”

  多少合适?

  王老实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其实在那一片红色上,随便切一点,就已经超出自己想要的了,两个项目都是以智力输出为主,那玩意儿在国内不值钱,要多了不合适,要少了亏。

  用一块地儿来衡量,那就划算的多。

  人得有脸,王老实当然也要,他装模做样的想着怎么切,人家张书记哪儿能真傻,说,“这个事儿,回头再说。”

  王大老板差点没气死,唉,这帮人,没一个省心的。

  就差得意的笑,结束拜访张书俞后,王老实一路上净剩下傻笑,今儿晚上几乎都是好消息,糟心的全旅游去啦?

  尤其是确定了前苏那边儿的消息,最令他安心。

  至于新城的事儿,赚钱并不重要,王老实终于又得到了一个站在世界顶端的机会。

  做好不容易,做烂其实也不简单。

  智慧型城市,到底应该有什么,一直都有争论,王老实自己也不知道,但他有原则,把适合的技术整合到一起,宁缺毋滥,多用节能、绿色材料,设计上再多一些良心,初级版的新城市,差不了。

  回到家,王老实大抵也猜到了那几位大佬什么心思,三个地方,凑到一起,各建设各的,原则性的问题搁置。

  必须得承认,人家能走到那个位置,还真是有魄力才行,按照张书俞透露出的意思,空手套白狼的手腕还是那么溜索。

  划出块地儿,抛出个概念,忽悠人开发,吸引人聚集,最后,他们有了政绩,还多了税收,更引领华夏走到世界前列。

  真得说,这帮家伙真不白给。

  无论如何,项目都大到了没边儿,王老实在家里已经坐立不安,以前的时候,他都没预料到会是这么一种局面。

  掌控不住的感觉虽然不舒服,却不影响心情大好。

  一连串电话打出去,他没说什么事儿,就是心情好了,说点闲话,关键还是他能分享,别人感受到与否,他想都没想。

  “他这会儿应该很高兴吧。”唐唯放下电话是这么想的。

  “受什么刺激啦?不过,好几天没打电话来了。”查芷蕊完全没生气凌晨电话打来吵醒她,反而觉得挺好玩儿。

  “有病!”靳玉玲接到电话,没聊几句,就直接挂断。

  “找我有事儿?”

  “没事儿阿,就打个电话问候下。”

  王老实跟靳玉玲电话内容就这么简单。

  ※※※

  棒子国的演艺圈儿最近有些不好的传闻,事情源起一个合作项目的泡汤。

  美誉国际,在华夏已经是龙头企业,谈不上垄断,但江湖地位在,优质项目总是第一个想着找美誉国际。

  无他。

  美誉国际有钱。

  有人。

  有实力。

  更有势力。

  棒子其实挺抱团的,弱者求生的时候,自然要抱团取暖。

  打开通往华夏的道路,也是他们艰辛努力的结果,其中心酸,就不用说了,比如利益的分享,不给足了华夏方面足够利益,他们想进也没门儿。

  在利益的基础上,搞些小动作,争取多一些收益,人之常情。

  就比如跟美誉国际这次合作项目,棒子们抱有很大期望。

  至于索要高额的片酬,纯粹就是想立起一个标杆。

  他们的想法很简单,要价一个亿,实际上,能拿到五千万,他们就可以回家偷着乐,但合同上必须是一个亿,私下把那一半儿用其他形式返还,面子里子都有了。

  变数就在于人家美誉国际财大气粗,根本就没废话,直接同意了。

  苦等了好些天,棒子们才发现,人家真的没在乎这个价格,尤其是那个钱总,因为他们的几次暗示,甚至表现出了极大的不耐烦。

  得,啥也不说了,华夏老大就是仗义,跟古时候一样,厚道到家。

  棒子们觉得心里不落忍,在启动项目之前的时候要走在前边儿,花了不少钱,做些预备工作。

  尤其是那个将要拿一亿片酬的演员,也不好意思这么赚钱,特意带着自己的团队跑到华夏来提前训练和适应,发誓要好好表现。

  热火朝天中,美誉国际发过来一份传真。

  强天霹雳不为过。

  ‘我们抱歉的通知,我司与贵方合作的项目剧本未能通过华夏电视审查,由此导致合作项目无法履行协议,我司表示万分遗憾,十分期待与贵方在未来再次合作。’

  挺客气,但又毛用,棒子们着急忙慌的找来协议仔细找。

  尼玛,还真有,不可抗因素中,确实包括一条,审查不通过,合作条件作废。

  问题在于,那样的剧本怎么可能通不过呢?

  好在不少棒子都在华夏呢,赶紧去找美誉国际问问,到底啥理由导致不通过。

  来的是个啥职务就不说了,反正层次不算低了,美誉国际也对得起他,钱四儿亲自接待。

  会客室里,钱四儿很熟络的接待了老朋友。

  根本没用翻译,来的棒子说华夏语比不少华夏人都溜。

  棒子人拥有一种很特别的本事,那就是假客气,好像他们多懂礼仪似地,其实根本无法掩盖他们本质上的小国寡民心态。

  “审查不过的理由是什么?”

  他们太想知道了,这个理由会涉及到很多层面,如果不搞清楚,将来都没法立足华夏,没准儿就是个风向问题,谁也不敢大意。

  钱四儿其实心里不大在意这个项目的成与否,吴楠悦最近给了好脸儿,他正舒坦着呢,得到耳提面命之后,如此小事儿,四爷办起来一点都不费劲儿,“没辙啊,你也知道,审查委员会那帮货净干些不着调的,缺德都不带冒烟儿的,到今儿我都不知道为啥不过,找了好几个关系,人家愣是一个字儿都没露,特么的,我就纳闷儿啦,做人不行,办事儿也不靠谱儿?”

  四爷装样表达气愤,很有镜头感,用不着棒子们,四爷自己都信了。

  钱总还挥舞着手臂,高声喝骂,“要是让我知道哪个孙子使坏,老子弄死他!”

  棒子们没得到正经的理由,心里倒是安定了些,毕竟人家美誉国际那样的公司,涉及层面太高,恐怕是真的涉及到了某些层面。

  无奈,棒子们只好认了,不认也没办法。

  再找其他机会呗。

  事情要就这样了,还好。

  圈里儿突然流传出一些奇怪的话来。

  总局要封杀棒子。

  可能吗?

  不应该吧,上边儿可没动静,再说了,这几年华夏跟棒子不赖啊?

  谁也没真见到东西,更没有人站出来澄清。

  华夏有新闻发言人。

  自然就有棒子记者趁机询问。

  发言人回答特官方,“我没有听说过相关事情,我想说的是,华夏是个开放包容的国家,我们欢迎一切正当的、合规的、有利于双边交流的文化活动。”

  这算没有?

  也不是,人家说了,没听说,可不代表没有,总局那边儿也坏,绷着劲儿,就不明说。

  人心是个复杂的玩意儿,有些事儿嘴上不一定说,该怎么办得看领悟能力。

  华夏的娱乐圈最敏感,原则性错误是不行的,犯了之后,再想混下去,那得费老鼻子劲儿。

  反正也不是非得跟棒子合作,现在华夏机会多多,想要赚钱实在太容易,犯不上去冒险。

  当然,也不是明着去办,找理由呗,那还不简单?

  风向标是谁?

  美誉国际啊,你看人家,钱总已经多次私下表达了态度,“没听说过,也不大相信,不过,美誉国际确实没有跟棒子合作的新计划。”

  这话就有意思了,没有计划,就是说,美誉国际不打算跟棒子合作。

  华夏玩儿娱乐圈的公司多了,但纯论关系,人家美誉国际可不比哪个弱。

  尤其是现在有了新的总裁吴楠悦,还用说?

  流言有时候比正经文件还厉害,有了文件,大家就有了明确的消息,知道该怎么做,可以避开,甚至打擦边球。

  现在倒好,没个明确的东西,哪个会去碰运气、砸自己饭碗?

  不就是不碰棒子吗,多大点事儿。

  用一句符合思想家的话说,有些东西还是扼杀在摇篮比较容易。

  钱四儿这次做的很到位,他就从王老实那儿得到了一些提示,就把这事儿办成这么上档次了。

  吴楠悦也是知道的,她本意就是废了那份合同,至于搅和别的,她没那个精力,就冷眼看着钱四儿上蹿下跳,后来连看都懒的看。

  若不是钱四儿找来,拿着电话让她跟王老实通话,她都不会跟总局去打那个招呼。

  事儿办到这个程度,吴楠悦总算发现了些端倪,王老三似乎不光是因为那份合同不高兴,这货正收拾整个棒子在华夏娱乐圈的活动。

  闲着没事儿的时候,吴楠悦又跑到王老实家,她没提前打招呼,结果碰了门,王大老板没在家。

  打电话给张嫣,张秘书表示,王董说有事儿跟司总、丁总说,他们一起离开了。

  吴楠悦听着不对劲儿,有什么大事儿吧,赶紧问,“你没跟着?”

  张嫣说,“王董说不用我跟着。”

  直接给王老板打电话,倒是有人接,她也认识,是朱助理,“你老板在哪儿呢?”

  朱助理回答说,“在京郊水库呢。”

  愣了一下,问,“上那儿干嘛去?”

  “钓鱼呢。”

  吴楠悦心里骂了句,‘有病!’,气哼哼的挂断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