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一十二,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九百一十二,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若不失去方向,大概也不会失去自己。

  赵宏进感觉就是失去了方向。

  打一开始,他就抱定了一个认识,是别人不能看透自己的心,全对不起自己。

  真的考校人心的时候,赵宏进忘记了一些事。

  不说恩德,就说因果。

  因那边儿,赵宏进几乎选择性的忘记了,自己当初如何狼狈颓废,几乎到了寸步难行的程度,是谁给他铺好了路。

  第二,他也没记得当初谁给了他实践的平台,又是谁给了他更广大的世界。

  第三,在新世界,他更忘记了为什么,他那些书本上的东西可以一往无前,成功都是按照预定计划实现。

  再次到了美帝,赵宏进已经不差钱,直接买了一栋房子。

  这会儿,华夏富豪还没有组团来让美帝鬼子糊弄钱,本来就十几万美刀的房子,折个挑,有一点瑕疵,都能把房产经纪人喷得悔不当初。

  老赵他自己都不知道,为啥要在西北大学附近买了房子。

  美帝的正常人号称生活在车轮子上,汽车不是彰显用的工具,那是生活必需品,其实可以放到家电行列里。

  在美帝待了好长时间,赵宏进买了一辆二手皮卡,车况不错,档案记录也干净。

  几个月的时间里,赵宏进除了左右邻居熟悉了,几乎什么都不干,外出也就是去超市,把自己家的冰箱给装满。

  离开美誉国际后,有些事儿,并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

  第一,美誉国际没乱。

  第二,事实证明,当初王老板的决定没毛病。

  第三,钱四儿人很厚道,自己的那些嫡系,没有被打散。

  第四,王落实其实已经变得他更认不清,打了一次电话后,再无动静。

  人在美帝,美誉国际发生的风吹草动都在第一时间传递到赵宏进这里,嘴上,他一直反对,表示自己离开,不再关注。

  事实上,他的邮箱里,几乎不差美誉国际的大小事儿。

  说句不高雅的,卫生间里少了厕纸,钱四儿还没签字,赵宏进这儿已经有人汇报。

  他只是知道,没说话。

  有些失望。

  赵宏进认为王老实错了,还很离谱,这一次,关乎美誉国际的生死存亡,他必须承认错误。

  每个人都有错估的时候。

  就像哲人救火匠所说,太把自己当回事儿的人,就没人把他当回事儿。

  赵宏进被忽悠了,他心里万分肯定,美誉国际离不开自己,最后的结局就是自己回去。

  钱四儿暂代总裁职务的时候,他更加确定。

  吴楠悦突然上任,赵宏进再有一丝那个想法,只能说明他这些年的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失落,心里空落落的。

  赵宏进得道消息的当天,整个人处于失控状态,连新邻居的派对他都忘了去祝贺。

  到了那一刻,他才明白,自己根本就不了解那个老同学。

  人家的手腕耍起来,不着痕迹。

  几年的时间里,赵宏进积攒了家底,做个富家翁,弄点小生意,或者继续当个高级打工者,他都能活的比绝大多数人滋润。

  身居高位之后,能甘心?

  很多人接受不了,能上不能下,就是人类劣根性之一,赵宏进同样也是。

  失去的就必须夺回来。

  当然,头脑发达的赵宏进也知道,失去的东西,拿回来要付出更大代价。

  于是,第一动作就是鼓动,一些人闹腾起来,怂恿那个钱总。

  可惜,他们和赵宏进一样,看错了吴楠悦。

  也许在经历浩宇之前,吴楠悦纸上之智,拿不出特别有效果的办法来。

  浩宇也同样动荡过,比美誉国际更甚。

  吴楠悦算是王老实半个徒弟,杀伐决断颇有师风。

  在美誉国际,吴总面前,就是小儿科。

  赵宏进很精,他手腕也高超,吴楠悦没发现他的痕迹。

  这并不影响吴妞儿砍瓜切菜一般。

  消息传来,赵宏进心如死灰。

  平日里,不抽烟,少饮酒的老赵,颓废的像个文艺青年。

  转天,他自己照镜子的时候,吓了一跳,镜中人还是那个曾经踌躇满志的?

  当时呢,赵宏进甚至想到自己干嘛那么劳心费力的,不如找个地方,安静的度过余生。

  其实他的想法很好,就是有点对不起那个年龄。

  老赵记得自己所住的社区,距离查芷蕊只有不到四十分钟的车程。

  犹豫了几次后,赵宏进还是决定去看看,他是这样安慰自己的,查芷蕊是老同学,于情于理都该去,至于和王落实的关系,老赵还是不乐意的,他打一开始,就对王落实的感情问题不满,那也是两人之间裂痕的开始。

  美帝比华夏发达一些,尤其是体现在基础设施上,比如公路。

  在华夏,找一条不收费的路有些难为人,毕竟,一个国家拥有世界上超过百分之八十的收费里程。

  美帝同样有收费公路,不过那点钱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美帝以侵略搜刮世界为主,财富来的比较容易,交通发达的有些夸张。

  反正,赵宏进一路上,都没花钱,除了那点油钱,便宜的丧心病狂。

  在那所小二楼跟前儿,赵宏进嘴里泛苦。

  人去楼空,在门前贴着一张出售信息,联系电话是个陌生的号码,名字同样没见过,对美帝熟悉的老赵猜测,那是房产经纪人的。

  他一直以为自己在查芷蕊心目中会有一个特殊的地位,很长时间里,他也那么要求自己的。

  眼前的房子却给了赵宏进沉重的打击。

  拿着电话,他不敢拨。

  如果人家查芷蕊换了号,自己却不知道,那么老赵都无法给自己一个充分的定位。

  熟悉的号码,拨了出去。

  接通,声音不像。

  赵宏进心里一紧,话筒里又问了一遍,“你好,哪一位,您找谁?”

  说得是美帝语言,很僵硬,应该才学不久。

  赵宏进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用华夏语问,“我是赵宏进,这是查芷蕊的电话?”

  听到华语,对方似乎很是松了一口气,语气轻快的说,“哦,您找查小姐,她在散步,请您留下信息,我会等查小姐回来告诉她。”

  赵宏进沉默几秒后说,“我是她的同学赵宏进,我等她回电话。”

  一个小时候后,赵宏进来到查芷蕊的新家,其实和老房子没多远。

  孕妇装在身,查芷蕊和过去的形象相差很大。

  赵宏进心里有种灰不拉几的感觉。

  看到老同学来访,查妞儿还是很开心的,招呼老赵进屋里坐,又是咖啡又是水果的,热情丝毫不减当年。

  老赵没好意思谈及美誉国际的事儿,查芷蕊说了。

  “都是老同学,有些事儿过去就过去了,你老赵有能力,总会有新事业的。”

  几句话,堵得老赵心里更塞,他根本没得开口说什么。

  送上了礼物,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在他家附近买的一些小酱料,都是查芷蕊喜欢的口味儿。

  又略坐了一会儿,赵宏进坐不住了,起身告辞。

  查芷蕊客气的挽留他一起吃晚饭。

  赵宏进如何还有心思,勉强笑着说住得不远,他有空再来。

  目送赵宏进车子消失在拐角处,査芷蕊抚摸着还未正式隆起肚子,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来,她当然知道赵宏进和他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儿,赵宏进来的目的,她也清楚。

  远近之间,搁谁都知道,她怎么可能胳膊肘往外拐?

  ※※※

  吴楠悦总裁上任的三板斧第二招儿出炉,规范工作作息时间。

  以前呢,有明确规定,但执行起来很困难,毕竟是行业属性比较特殊,一些工作不在八小时之内。

  特殊情况本来是特殊对待的,管理松散后,流于形式,吴楠悦狠抓下来。

  好些人大呼受不了。

  钱总心力憔悴,短短几天功夫,四爷让吴总收拾了好几顿,真是欲哭无泪。

  找了王三哥几次,也特么的寸劲儿,回回都是三哥高兴的时候,每次都特热情的拉着四儿跟着欢乐。

  又不是脑子真二,钱总在媳妇的提点下,似乎明白了,三哥躲着他呢。

  为啥?

  想来三哥也怵头那妞儿吧,总不能让三哥去躺枪,装怂的活儿还是当小弟的来才合适。

  自打进了美誉国际,钱总都没这么累过,事事加着小心,生怕哪儿做得不好,不光自己受过,闹不好还连累了谁。

  他兢兢业业的程度令身边儿人倍感惊讶,总觉得哪里不对,透着不科学。

  心累的结果就是整个人没精神,人若在外受了委屈,大多数人想的第一个就是回家,潜意识的东西,钱总也没大读书,自然不明白,可他确实回家了。

  他老爹呢,最近回家也比较正常,一瞅儿子那模样,就知道有事儿,要不然,这儿子什么时候才能踏实在家吃顿饭?

  当娘的没看出来什么,她就满意儿子媳妇一起在家吃饭,看来将来抱孙子的希望有指望了。

  就是四儿总在不经意间眼神儿发直。

  当爹的看不下去,终于在这天晚饭后,叫着钱四儿去了书房。

  “在外边儿惹祸了?”

  钱四儿怔了怔,摇头说,“没有的事儿,您别瞎想。”

  钱爹注视着四儿,面无表情的继续问,“那你那个公司里有什么不顺心的?”

  不是什么说不得的,钱四儿几次要跟王三哥诉苦,却没机会,跟自己媳妇说,还白害得媳妇跟着担心,回家里,潜意识就是想跟当爹的念叨,四爷立即开始倒苦水。

  当儿子的说,越说情绪越激动,敞开了心,还好,他不敢胡说,毕竟人家吴妞儿不好惹,他得客观。

  当爹的听,很认真,越听,眼睛里亮光越多。

  自己儿子成色如何,当爹的最清楚,钱四儿他妈认为天下里就属自己儿子好,那是人之常情,钱爹却多了一丝理性。

  别看今天是钱四儿说公司里的郁闷,说得很有条理,还带着客观以及自己的想法,在钱爹眼里,这就是儿子的成熟和进步。

  钱四儿后边儿着重又说了自己如何忍辱负重,讲王落实避而不谈。

  说完,一脸求教的看着自己的爹,说,“大概就这些。”

  四儿跟他媳妇都没闹明白这些事儿实质是什么,可他老爹妥妥人精儿,钱四儿没说完的时候,他就已经看透。

  王落实有了充分的考虑,全力支持吴楠悦消除过去那位赵总的影响,若不是眼下美誉国际承担重任,恐怕手段还要激烈的多。

  其次,王落实和吴楠悦在磨砺自己儿子,揉搓中,却给他留了空间。

  只要钱四儿熬过去,那种成长速度连拔苗助长都赶不上。

  从他当爹的心里来说,对儿子是好事儿。

  可现在他也犹豫,是不是该挑明了,他担心,凭借自己儿子那没心没肺的本质,会不会误了人家的苦心。

  不说吧,瞅自己儿子现在的状态,他是真心疼,这个过程却是不好受。

  “小心应付吧,她总不能睁着眼儿说瞎话吧,只要你自己不出错儿,她还能怎么着你?”

  钱四儿心塞啊,真没想到,老头子憋了半天,弄出这么几句来,跟没说一样,眼下自己可不就是小心应付着?

  “有个事儿跟你说一下,你媳妇那边儿来了请柬,说是他们家的一个孩子要结婚了,我就不过去了,你代表咱家过去------”老头子说话的时候,神色如常,端着茶杯,稳如泰山。

  四爷彻底服了自己老子,话题转的毫无滞涩,好像自己刚才说了那么一大堆,就跟逗着玩似地。

  他到没敢指望别的,就盼着老头子给支个招儿,让自己松快点。

  现在看,是没戏了。

  ※※※

  王大老板其实压根也没那么多高兴事儿,当然,糟心的却不少。

  还都是前苏食品,跟倭国鬼子的事儿还没完全掰扯清楚,一时半会儿也清楚不了,没有得到想要的,鬼子韧性十足,当然不会就此放手,肯定还得想别的招儿。

  除了倭国鬼子,还有美帝那头儿,背地里小动作不断,逼前苏就范的架势十足。

  王老实给自己老头子打了电话问计,老头子倒是看得明白,出了个主意说,“这事儿就得磨,把性子磨平了,事儿也就解决掉一多半,没有胜负的未来,怎么都不算输。”

  王老板深以为然,程志翔再来电话,他都像打发钱四儿一样,你自己去应付吧,底限就是磨、拖,谁也别舒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