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零四,吃多了撑的

九百零四,吃多了撑的

  清晨四点钟,王老实家里就热闹起来。

  航线申请是个复杂的过程,不是说你想什么时间就能安排什么时间,事实是,人家调度中心赏给你哪个班次,就是哪个,爱用不用,价格是标准的,多一分人家不要,还别想着打折,你那是挖国家墙角。

  华夏有时候就奇怪,某些企业甚至个人就敢大言不惭的代表国家,甚至代表人民,你谈什么折扣,跟叛国的意思差不多。

  老老实实听招呼,乖乖把钱交了,至于服务什么的别挑刺儿,那么,一切就没问题了。

  王大老板起床后,睡眼朦胧,被唐唯推着去了洗漱间清理个人卫生。

  撩了点凉水洗脸,困意才褪去。

  行李早就由唐唯收拾好,王老实现在需要的就是收拾自己的随身物品,比如证件、钱包、手机、充电器神马的。

  一个双肩背,T恤,休闲裤,透气旅游鞋,棒球帽,王老实把自己弄成了旅游者。

  唐唯看了他一眼,没表示什么反对,她自己也差不多。

  厨房里已经准备好了早餐,实际上来说,这个点,谁也没胃口吃多少,最多就是安慰下自己的胃,你已经吃了,别一会儿闹饿。

  王老实就喝着最爱小米粥,拿起手机,有四个未接来电,同一个人,都是白瑞斌的。

  他找自己什么事儿,王老实真心没想知道,放下手机,重新专注于眼前的碗。

  老邱来了,一进门儿,就毫不客气的自己拿起碗盛粥。

  王老实知道这几天老邱算是忙活的不赖,笑着说,“老邱,你得带几个徒弟,什么事儿都累你自己,我都看不过眼去。”

  邱宏伟笑笑,说,“我手下现在有几个不错的苗子,很多事儿都是他们在做,就是王董的事儿,换谁我也不放心。”

  唐唯听着,微微扭头看了老邱一眼,然后自顾自的继续吃。

  那货会说话,会来事儿,可是在讲的,只要是个机会,他都会认真的表达出来,王老实已经有些习惯了。

  “行,你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吧。”习惯是习惯,可每次还是听着那么舒坦,王老板其实也是正常人,爱听这类话。

  再说了,老邱是不是飞扬跋扈他很清楚,人家就是对老板忠心,任谁也说不出二话来,至于经济问题,王老实就敢给老邱打包票,小不言的或许有,明目张胆的这货打死不敢。

  第一站,江南水乡。

  两架飞机在不同的机场降落,时间也差了不少,不过老邱关系走的好,货机先到,有比较富裕的时间赶到另一个机场执勤。

  当地分公司早就给准备了大巴车和货车,足够拍摄团队使用。

  因为是包机,王老实一行人走得都是贵宾通道,并没有在机场引起什么人的注意,轻松离开机场,直奔酒店。

  老邱办事儿就是细致。

  没有去订什么繁华地段的豪华酒店,而是在景区附近,包下了几座度假别墅,避免一些无谓的事情发生。

  景区那里早就订好协议,选取了一座很有代表性的园林老宅,作为拍摄地。

  本来就是旅游旺季,来自全球的游客蜂拥而至,突然一个非常有代表性的园林封闭不接待游客,这让很多旅行社都有些措手不及。

  多抱怨也没用,其实不仅仅是在华夏,哪怕是所谓西方民主典范的地方也一样,甚至他们可能比华夏更过分。

  王老实一点愧疚感也没有,他可是没少花钱,在他心里,这跟包场看电影没啥区别。

  自由行在眼下正在流行,不少游客慕名而来,得知今天不对外营业,自然就有人特别不爽。

  以自我为中心的人多得是,不爽就得闹腾,有时候,那类人把闹当成乐子玩儿。

  有几个人就是抱团打算整点事儿,说白了就是闲得蛋疼。

  刚靠近,正好赶上摄影团队的人搬运装备,一个个艺术范儿十足的成员,马甲、长发什么的一应俱全。

  几个哥们儿一看,哟,感情这事拍电影呢,还是别给自己找病。

  这几个货特别懂行。

  人家拍电影什么的,手续是齐全的,闹不好,便衣都得有。

  该怂的时候就别逞强。

  不光是不能闹,还得瞅瞅有没有机会弄点签名什么的,追星的人不分人品好坏。

  这几个逗比货,在围观的时候,就开始吸引其他游人。

  拍电影是个很高大上的玩意儿,普通老百姓哪儿见过这个,感兴趣是必须的。

  曾经有个笑话,说有一货,仰头站儿那看天,结果弄了一大帮人跟着他学一块儿看。

  最后这货原来是流鼻血了,人类就这么让智商操心。

  安保们都紧张起来,门口什么情况,这都上百人了,干什么的呢?

  消息传到里边儿,现在的大总管邱公公一听,也纳闷儿啊,赶紧出来瞧。

  还好,都安静的在那儿看,没人往里边儿闯,也不是个事儿啊,老邱赶紧给当地分公司打电话,让他们联系当地政府,可别闹出什么来。

  动作真叫快,来了两辆警车,人都没下来,只是停在那儿,威慑力量十足。

  华夏老百姓还是以良民为主,警车代表着权力,没涉及切身利益,谁也不至于去给自己找事儿。

  里边儿,化妆师郁闷坏了,她可是精心准备了半天,要好好的给老板和老板娘捯饬一番,甚至她敢保证,漂亮的让本人自己都认不出来。

  唐唯第一个反对,说要化淡妆。

  王老板当然听媳妇的,他自己又不大懂,不过有一点,他觉得连自己都不认识了,那还拍个毛啊!

  这货就没想过,人家唐唯底子好,随便就是美人坯子,他可不成啊,典型一普通人,说他帅的人基本上都属于拍马屁。

  为了不让大老板将来生气,化妆师差点没把自己逼死。

  布景还在继续,王老实抽空出来抽支烟,发现门口儿那有些不大对,就扭头问,“怎么啦?”

  他身边儿跟了个人,老板问,当然得说实话,赶紧汇报了外边儿的情况。

  王老实笑了笑说,“跟老邱说,别紧张,出不了事儿。”

  拍摄开始------

  ※※※

  王老板离京,连个浪花都不算。

  京城照样越发的火热,各种活动一个接着一个,都是以盛世为主题的。

  献礼什么的口号响亮的让人有些难受。

  白瑞斌心里特别难受,他的工作单位倒是没跟奥运有什么牵扯,按部就班的没什么不同,至多就是出行不大方便,或者说,各种检查多了些。

  老白心塞的是,他跟王三哥联系,人家竟然不接电话。

  他没什么事儿,就是憋着拉拉近乎,有这样的一个同学,将来说不好就有什么鼎力相助。

  本来他觉得挺好的,咋画风突然就变了,还那么的刚硬。

  这话他都不敢跟他媳妇说,因为他媳妇已经跟家里和同事悄悄的吹牛了,也不算是吹,怎么也是事实。

  家里当然高兴,原来女婿还有那么硬的关系,好事儿。

  当然,他媳妇同事也就表面上羡慕下,心里想的肯定特复杂。

  老白给王老板打电话也不能说一点事儿没有,他媳妇冯楠的意思是请三哥家里来吃饭。

  他觉得这个提议很好。

  问题是电话不接,老白可没法愉快了,到底什么意思,还是出了什么事儿?

  不应该,他平日就特别习惯关注媒体,尤其是主流媒体,要是王老板有什么意外,肯定会报出来。

  现在可什么都没有,清一水的都是奥运。

  手里拿着电话,老白同志心神有些恍惚。

  想了半天,他决定给吕建成打个电话。

  吕建成那边儿还在半夜,正搂着媳妇睡呢,突然电话响起,把两口子吓了一跳。

  那个号码是国内的,之所以还开机,就是担心遇上紧急事儿联系方便。

  平时,他用的是美帝号码。

  大晚上的打来电话,肯定不是小事儿。

  小吕同志都没来得及看号码,就赶紧接听。

  然后就是鼻子气歪了,根本不理会老白的焦急,咬着牙问,“姓白的,你丫知道这会儿什么时间吗?”

  “怎么啦?”

  吕建成更生气了,听那口气,浑不在意,老子跟你关系很好吗?

  “你特么的有病!”

  直接挂断,还关了机。

  他还是多少了解点那货的,不关机,还得纠缠。

  确实,白瑞斌很生气,竟然骂我,还挂我电话,什么人啊,立即重播,打算好好说道几句,翻脸他不想,人家小吕可是跟王老三混的。

  关机!

  不成了,白瑞斌觉得心里堵得厉害,今天要是没个一二三四出来,他自己都过不去。

  还联系谁?

  张涛?

  好吧,白瑞斌已经尝试过,张县长忙,不在,毛秘书表示有事儿可以转告。

  然后就没了下文。

  曹博?

  更没戏,他连联系方式都没有。

  就算联系上,恐怕曹老大也未必能给自己解惑。

  剩下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刘彬。

  一想起刘彬,白瑞斌就牙疼,那货可是最瞧不上自己的一个,比不知所以的王三哥都直接。

  还是算了吧,估计就算打了电话,结果都不会多好。

  因为这个事儿,白瑞斌同志的睡眠和饮食都收到了不小影响。

  王老实可不知道自己的任性造成如此严重的后果。

  知道了,他也不会在意,打心眼里,王老实就从来没想和白瑞斌成为真正的朋友,联系上他,不过就是为了张涛。

  他现在就是配合拍摄。

  第一组拍摄很成功,原本计划用一整天,其实没那么漫长,下午三点钟时,就已经顺利完成。

  当天,王老实设宴庆祝,江南水乡饮食非常精致,和北方完全不同,哪怕在京城最顶级的餐馆,再好的厨师,也做不出江南的纯正味道来。

  老板携板上钉钉的未来夫人请客,每个人心里都激动,过去多日的辛劳完全值得,至于老板会不会记住自己,那是另一回事儿。

  唐唯在宴会上喝了三杯黄酒。

  第一杯,跟着王老实敬所有人。

  第二杯,她自己单独敬了大家。

  第三杯,敬了邱宏伟,让老邱受宠若惊。

  也只有这个时候,来自美誉国际、江南分公司和安保团队的新人们,才真正近距离观察和接触老板娘。

  一直以来,唐唯都没有试图把自己亮相到王老实的企业体系中,总是谜一样的存在着。

  这一次,唐唯同志,彻底展现了自己。

  印象如何?

  端庄优雅,大多数人都是文化人,他们脑海里就这么个词儿,唐唯读书读到博士,而且是不什么科学技术专业,而是文学,千万不要忽视,那玩意儿对人气质的培养是恐怖的。

  国色天香,唐唯是个耐看型的美人,平日很少打扮自己,素颜居多,在气质的衬托下,不输他人,今天,唐唯精心装扮下,绽放的令人惊讶,宴会中人肯定都得说,只有这样的人才配得上大老板。

  落落大方,这点最重要,知识再多,人再美,如果场面上挺不住,让人一看就是个尖酸刻薄之人,所有的基础都将变得毫无意义。

  唐唯表现的很完美!

  饭后,王老实和唐唯并没有直接休息,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就得趁机浪漫一下。

  两人挽手踏上了小路,在夜间观察这座古香古色的城市,别有一番韵味儿。

  难得有如此惬意的时候,唐唯兴致很高,尤其是到了小吃街时,王老实竟然发现唐唯还有吃货的潜质。

  玲琅满目的各色小吃,在灯光下和如织游人的陪衬下,更令人垂涎。

  晚宴的时候,大概是当成了展示自己的机会,唐唯并没有吃多少东西,不是得优雅么,现在到了街上,口腹之欲已经彻底让唐唯撕掉了白天的伪装。

  王老实这货倒不饿,他嘴壮,不会矜持,自然就是该怎么吃就怎么吃。

  只是人家唐唯吃兴大发,作为疼爱老婆的丈夫,他得合格。

  肚子撑爆了也得笑脸陪着一起吃。

  本来还是享受江南水乡来着,结果让吃这事儿给毁了一半。

  一路吃过去,王老实觉得自己其实也有潜力把胃再撑的宽广些。

  回到住处,已经不早了,其他人早就因为劳累睡下,唐唯洗了澡同样进了房间。

  只有王老实,实在撑得难受,大半夜的在屋外溜食儿。

  几个安保憋着笑看着,他们都是知情人的。

  老邱是个负责的人,办事儿严谨,他还没睡,过来巡视,发现老板还在转圈,就小声问,“什么情况?”

  “老板他吃多了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