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391章 三百九十一,这人厚道

第391章 三百九十一,这人厚道

  

  路亮工这人在王老实心里属于脸谱型的,踩对了点,助力极大,一步踩错,损失起来难以估量。

  王老实一直提醒自己,必须小心再小心。

  投资打了水漂倒不怕,到了这个时候,王老实已经不大在意赚多少或者赔多少,他担心的更长远些。

  滨城的孵化器项目不是王老实头脑发热拿来忽悠人的,这可是他转型和创业的重头戏。

  他不希望因为一个领导人思维模式的缺陷,导致整个战略处于被动的地位。

  这样的失败是王老实不能接受的。

  王老实跟老爸说,“我明天去京城。”

  当爹的很认真的看着儿子,好半天才说,“你自己都想明白了?”

  王老实偷偷给老爹塞了几包烟,然后说,“凡事儿都有个轻重缓急,越是着急的事儿越不能急。”

  “道理说的通,那就去吧,冷冷也好。我就不给你什么建议了。”

  “明白。”

  ——————

  市委大楼,八楼的西头,路亮工的办公室就设在这里。

  这位新书记正站在窗前,手里是一把小铲子,认真的摆弄一盆君子兰。

  屋里还有一个人。

  路亮工放下铲子,问,“这么说,那个王落实在滨城就住了一个晚上,今天就回京城了?”

  “是的,交管局那边儿已经确认了。”

  路亮工又是半天没说话,房间里的空气犹如凝固了一般。

  他转身看向办公室的墙上,挂着一副大字,‘韧’。

  良久,他叹口气说,“孵化器这个提法太形象了,可操作性也很强,非常————通知京城的招商部门,让他们按程序跟进吧。”

  “是,书记我这就通知驻~京~办的同志。”

  “等等,何市长那边儿,给我约下时间,就中午吧,我们一起在食堂吃午饭。”

  “还有,安排个时间,我去趟老干部局调研。”

  “是,我和秘书长商量下行程。”

  路亮工挥了挥手,重新拿起小铲子,又开始专注那盆花,等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的时候,他又烦躁的把铲子重重的放下。

  几个月没回京城,王老实竟然有了一种陌生感。

  车子驶入二环后,王老实突然说,“别回家,去长城转一圈。”

  车子重新汇入滚滚车流中。

  到了地方,王老实也没下车,看着如织游人,他问开车的司机,“你觉得这地方值得来看看么?”

  司机想了想说,“有时间的话,我会来看看。”

  王老实笑了,问,“冲着什么?名气还是真想当好汉?”

  “应该是名气吧,别人都来,我觉得也该来。”

  王老实没觉得这个回答有什么不对,很朴素的答案。

  他拍了拍司机的肩膀,“回去吧,这个好汉还是先让别人当吧,我们等人少的时候来。”

  滨城的变故打乱了王老实的计划。

  按照他开始的行程,他应该在滨城停留一周时间。

  重点是三件事儿。

  解决华夏未来组织机构的改革,这个方案已经有了初步方案,在实施前,他想用几天时间和高层管理人员再深入的研究,毕竟是大事儿,不能草率。

  第二件事儿是华夏时代的项目启动,王老实觉得时间刚刚好,滨城是京城奥运会的分赛场,时代奥城项目可以开始了,借着奥运东风,一举奠定他们在滨城地产界的地位。

  最后就是准备圈地,这个地块儿他也选择好了,就在协和南路两侧,眼下还都是荒地,王老实打算把这里打造成为北方最好的创业园区,他是没打算掏钱的,可市委的那位玩儿了一手臭棋,王老实只能先离开。

  重启滨城项目之前,王老实知道自己必须在京城有所动作。

  回到家后,王老实打了一圈电话,然后就跑了出去。

  这个家不能待了,估计一会儿就人满为患。

  他把所有的礼物都堆在客厅里,告诉张阿姨,来的人按单子自己拿走。

  就没他这么送礼的。

  人跑哪儿去啦?

  都不用多问,他得到林子琪那儿去,要是今儿他敢安然睡下,第二天,就有人让他一个礼拜睡不踏实。

  两人越好了到程志翔的餐厅一起吃饭。

  预约的问题,王老实解决的很没人性,他直接程志翔打电话,要订位子。

  程志翔那个气啊,说,你就不能自己打餐厅电话?

  王老实说,还是直接找你稳妥。

  程志翔说,我想说脏话行吗?

  王老实很正式的告诉程志翔,等放下电话,你随便,反正今儿看不见你,我不给钱。

  最后程志翔气急了骂,你就是个无赖。

  餐厅里,王老实吃的舒服,程志翔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看得林子琪那个纳闷儿,等程志翔走了,她问王老实,“他怎么啦?”

  王老实舒坦多了,说,“在澳洲的时候,他就想这样,我这人厚道,满足他的要求。”

  林子琪是一百个不信。

  这事儿不是她关心的,林子琪更好奇那个牧场是什么样的,她无不惋惜的说,“可惜我没来得及看看。”

  王老实搂着她说,“以后有的是时间,我们慢慢看。”

  华夏人对永久产权这个事儿很惊讶,他们已经习惯了七十这个年限,甚至都不知道这个七十年到底是怎么来的?

  其实这个七十来的太巧合,就是英国佬随口弄出来的,结果就当成了国际惯例。

  饭后,程志翔又出来了,跟王老实聊了一会儿,这次可没谈什么高深的玩意儿,王老实就是谈自己在外几个月的见闻,一些关于澳洲大陆以及新西兰的新鲜事儿。

  程志翔是打国外回来的,见多了,不怎么样,可林子琪不行,统共出去了不到十天,走马观花都谈不上,光跟王老实腻乎了,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床上过的,她这趟国出的最冤枉。

  林妞儿可不傻,渐渐明白了点,那眼神儿足以让王老实心惊胆颤了,心里暗自后悔,失算了。

  临走的时候,王老实真没结账,还跟程志翔说,“今儿是第一次,你得记着点。”

  程志翔当时没明白,等他琢磨过味儿来,跳着脚儿骂,“这个该死的混蛋,没给钱呐!”

  当初,王老实让司家瑞和那新都来试探过程志翔的态度,这个老程很能拿捏,没说同意,也没说反对,王老实认定这是他要个自己的态度。

  经过几次接触,王老实也认为这个人是个人有真本事的,和那些满嘴漂亮话儿的不一样。

  王老实的体系里,人不缺,缺的是统帅级的。

  这个程志翔,就是在王老实心里挂了号的。

  京城小哥几个,总算把钻石王老三给逮住了。

  来的人真是不少,这些人里,打酱油的占大多数,能说得上话儿的其实就那几个。

  喝酒的时候,就没说人话的,沈青筠成了他们嘴里最有力的逗哏包袱。

  王老实心里那个恨啊,这帮孙子打心眼里就不怕死人,不说靳玉玲坐着呢林子琪现在比以前敏感了很多,有点风吹草动就有反应。

  她的反应要是哭闹上吊之类的,王老实倒不怵头,偏偏这丫头什么都忍着,至多问上一句,这点最折磨人。

  后来还是关海军,瞅出王老实是真不**听了,才出言止住这帮没流的货,“都别胡说八道了,落实这几年了,他是什么人你们还不知道?别把自己的破事儿往人家身上按。”

  这顿酒王老实没少喝,可越喝越明白了,今天妥妥就是鸿门宴,这帮家伙都是带着任务来的,可谁也不好意思张那个嘴,就东扯西扯的。

  要是懂事儿的明白人,肯定会给个台阶,把话挑明了说。

  王老实不是那人,从来不惯着,**说不说,你们胡扯,我也跟着。

  酒是不喝了,王老实开始说事儿。

  这一说还就没法停下来。

  是浩宇的事儿,那新的功夫没白费,王老实不光有那新的渠道,老邱平日里眼线也不少,掌管浩宇的后勤大权,什么事儿也躲不开老邱的那双贼眼。

  既然说就来点实在的,直接上干货。

  总结起来有那么几条:

  用人上,裙带关系混乱,亲戚家属什么的,都开始往公司里面塞,虽然王老实一直严控,可暗渡陈仓的事儿没少干,因为都是这帮股东们弄出来的事儿。

  财务报销上管理混乱,总部这里没人敢,可是项目部那里问题不少,一些与经营无关的票据堂而皇之的拿去报销,给公司造成了不少损失,更败坏了风气。

  插手工程,尤其是仗着浩宇的强势,不少人直接伸手到开发商,从供应土方石料到直接伸手要工程,开发商一般不会拒绝,也不敢。

  利益输送,这条最严重,有人私下里为了捞点零花钱,跟开发商暗自勾结,玩儿花活,障眼法,以为骗过了所有人,其实盯着的人都给记着呢。

  几条说完,王老实坐那儿不说话了,低头喝茶。

  好像是没他事儿了,可好多人感受到了王老实那强烈的杀气,很明显,所有这些,不会不了了之,王老实要出手了。

  宫亦绍神色尴尬,低声跟王老实说,“落实,这事儿咱私下再说行吗?给二哥一个脸面。”

  王老实嘻嘻哈哈的说,“瞧二哥说的,那有什么不行的,反正都是咱们哥们自己的事儿,我就这么一说,大家伙儿就那么一听。”

  狗屁,要是那么简单,我尼玛把脑袋揪下来给你丫当球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