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零一,太特么的难啦!

九百零一,太特么的难啦!

  林之清是指望不上了,这老货早就没了人性,算准了王大老板不敢跟老娘叫板,尤其是两位都能当妈的联手之下。

  也懒得跟老杂毛说什么,留下东西,打发他赶紧从自己眼前消失,午饭都不管。

  等屋里清净了,王老实又拿起那份大典来,却没有勇气看下去,只好胡乱折叠了几下,塞进包里。

  按下呼叫器,“晚上有安排吗?”

  搁在艾碧菡那儿,张嘴就出来,如今换了人,王老实多等了十来秒,“晚上没有安排。”

  有些不习惯,总归不是难伺候的人,王大老板没说什么。

  看了下时间,还有,继续干活儿,这货犯懒,积攒了不少材料要看,幸亏他弄了个司家瑞,要不鬼知道会耽误多少事儿。

  没心没肺的老板还能赚钱,放眼世界,其实还是不少的。

  好半天,王老实才觉得自己做了点有意义的事儿,服俊递交了一份文件,表示要进行第f轮融资。

  经过多轮的融资,王老实在服俊那里的股份已经降低到了一定程度,前几期,王大老板都没有参与,不是没钱,主要还是服俊那货警惕心太强。

  真说起来,刘健跟服俊都一个德行,不甘于人之下,背着王老实小动作不断,办点事儿遮遮掩掩的,生怕王老实收拾他们。

  王大老板哪儿有那闲心整治他们,都是给自己赚钱的好人,他们不折腾,钱怎么赚起来,索性他就装看不见。

  甭管刘健还是服俊,他们的事业都是以华夏为基础,是不是对民族有利还待商榷,毕竟,人家玩儿的才是真正的资本游戏,那得投入全部精力,王老实严格说起来,纯粹的二把刀。

  世界上还有他的传说,那是他趁着大伙儿都没修炼得道的时候欺负人,才让王大老板攒下了如此大的家业。

  他很清楚,服俊是不愿意王大老板再大规模参与融资的,他玩儿的游戏主角不是华夏人,跟李彦他们都是一个师傅教出来的,资本这玩意儿,美帝还是唱主角的,没有足够的利益,人家不跟你玩儿,服俊就什么都不是。

  在美帝那些资本大佬眼里,王老实顶多算个人物,但也没有资格真正参与他们的游戏,这跟钱多少没关系,是不同的利益方,可以带着你玩儿,想做主说话,一边儿玩去吧。

  能算个人物,也就是王老实投资的项目实在多,那次玩儿都有他,不带都不成,美帝鬼子们现在老后悔了,当初怎么就让这货给忽悠瘸啦?

  gs永远是美帝资本界不愿提起的名字,太特么的恶心人,关键是,他们还得冲着王老板笑脸相迎,因为人家王是游戏快乐的保证。

  规律来源于事实,成功的案子里,都有王大老板,而那些亏钱倒霉的,完全看不见人家的名字。

  想要愉快的玩耍,王落实还是绕不过去,捧着吧。

  当然,做人要厚道,人家王老板从不吃独食,见好就收,绝不拿大头儿,也不瞎搅和,更没有抢什么话语权。

  在这个基础上,美帝方面还是觉得能接受,用不着闹什么不愉快。

  这次同样。

  王老实拿起笔来,在空白地方写了几行字,象征性的投点钱进去,看字里行间,满满都是施舍,我给你服俊面子,多少就这么点意思吧。

  放下笔,王大老板欣赏了下自己的书法,进步很大,龙飞凤舞的,眼瞅着就要自成一派,至于服俊能不能看懂,那是他自己的事儿。

  喊张嫣进来,让她给服俊同志传过去。

  办了件大事儿,王老实总算把刚才的郁结给抛了出去,点上一支,喷云吐雾间,想着服俊见到自己的意见后,又幸运还生气的样子,怎么想都美得慌。

  事实是,他猜错了,人家服俊早就摸透了王大老板办事儿的原则,就知道他不会接着大规模的跟着投,至于言辞间的揶揄,服俊就是再傲,也知道自己跟人家王大老板实在差着层次,这么说话还透着亲近,乐都来不及,生个鸟气啊!

  ※※※

  大企业拆分是个麻烦事儿,应该算大工程。

  华夏目前最大的物流企业属于老三位,他们在王老实提醒了一次后,也稍微上了上心。

  之前呢,这物流都是跟刘健,后来加上服俊的企业捆绑经营的,基本上三位大老板就没管,有人家刘总看着呢。

  如今,彻底回归,那就得算算帐了。

  终于看清了自己当年的投资,已经不声不响的成了庞然大物。

  根据账面上的数字儿,都特么快赶上主业了,真不知道他们怎么干到今天如此家业的。

  拆分这个事儿才第一次让几位重视起来。

  什么人干什么事儿,超脱那玩意儿得碰运气。

  白老大已经是院线大佬,还涉及到其他行业。

  牛老板是地产加餐饮娱乐,数钱都嫌累。

  至于老曹同志,一根筋儿,跟地产拼命,要不是王老板指点弄了几个度假景区,根本都算不上跨行业。

  他们三个的最大本性就是粗犷。

  办事儿也本着性子来。

  王老板曾经说过,如果拆分太困难,可以先等等,有功夫了再来,那是细活儿,不能急。

  哥仨一商量,有那么难?

  不就是两刀下去,分成三份,一人一个吗?

  三个人在老牛的办公室里,用了二个多小时,就给分了家。

  物流公司管理层接到三位老板签字的协议后,差点跳了楼,那能这么干?

  一堆人跑来劝谏,咱不能这样干,要是这么一来,损失太大,闹不好将来都垮了。

  其中一个副总还说,咱可不是没对手,现在玩儿物流的企业相当多,光能威胁咱的就七八家,而且严格算起来,他们也是一家子,咱再拆,力量分散,对手若趁机联手,咱受不了。

  老曹最直接,瞪着眼问,“有这么厉害,咱不是最大吗?”

  物流的总经理苦着脸解释,“拆了之后就不是了,而且,您几位这个方案实在太那个啥、、、、容易出纠纷。”

  亲兄弟还明算账呢,回头儿出点什么事儿,多一点少一点的,说不清楚。

  搁谁看,老板们拿出的方案就是扯蛋。

  都这个关系了,还能因为那点东西打起来?

  老牛、老曹还有老白都没在意,用不着,按照他们的想法,就是全扔了都没关系,反正跟白捡的一样,而且是人家王董帮衬着弄的,自己要是因为这个打起来,王老板那儿谁好意思露面儿?

  拆还得是拆的,虽然不知道为啥一定要拆,但王大老板说了,那肯定是有道理的,从开始到现在,王董哪次说得不靠谱儿?

  绝对没有,那么这一次也得是对的,按王董说得办,一准儿没毛病。

  不过有一个问题,那些个经理们说的也对,有那么多竞争对手在,咱也不能大意。

  怎么办?

  咱不知道啊,那就得去找王董,老哥仨没犹豫,直接杀奔王老实办公室。

  到了之后,一打电话,回家的路上。

  看看表,才尼玛二点半都不到!

  手里拿着电话,曹老板看另外两位,都不用问,眼神儿就够,“王董,要不我们三个上你家里去说吧。”

  “别,有天大事儿回头儿再说。”曹老板打来电话时,王老实已经到了家门口儿,还没下车。

  今天真有大事儿,包里还装着结婚大典呢,他心里没底,唐唯看见这玩意儿啥反应呢?

  高兴恐怕没有。

  暴怒不符合她气质。

  撅嘴是肯定的,不满正常,甩个脸子恐怕也少不了,到时候家里气氛那样,你们几个来了算什么,添乱?

  王老实态度很坚决,啥事儿都得靠边儿。

  也不解释什么原因,直接挂断。

  三个老板面面相觑,王董这个说法,恐怕有大事儿吧,能让他如此的,得什么情况?

  不安啊,咱怎么办?

  老白看了看外边儿,叹口气说,“这离我那儿近,先过去再说吧。”

  唐唯在家,今天她的事儿简单,就是跟美誉国际的几个摄影师见面,听取对方的建议。

  婚纱照终于排上了日程,王老实把决定权给了她,反正你想要啥样的,你自己看着弄。

  以唐唯的性格,她不是多挑剔的人,这次不同,她相当的认真,还专门拿笔记录了一些想法。

  大老板拍婚纱照,都不用钱四儿那货叮嘱,整个公司的技术大拿全出动,化妆的,形象设计的,反正能用得上都算上,组成了一个庞大的团队。

  用了一上午的时间,初步确定了方案,当然,细化的工作还要做,拍摄团队还得跟张嫣秘书联系,确定老板的日程安排。

  一见王老实进来,唐唯就欢快的跳了过来,拉着王老实看她拿回来的资料,都是选定的拍摄地照片。

  原本准备的都是国外的地方,可唐唯一个不要,她是知道的,王老实不想出去,换成了国内景色,其实对比起来,国内的并不差,风格不同而已。

  王老实很认真的听唐唯介绍,然后乐呵呵的表示同意,还夸唐唯眼光好。

  小唐当然高兴,气氛不赖。

  趁着机会,王老实壮着胆把林之清那货拿来的大典递给唐唯看。

  然后坐到一边儿等着唐唯态度出来。

  打死王老实都没想到,抱怨神马的一概没有,唐唯似乎觉得很新奇,拉着他认真的看,还让王老实解释一些她不懂的条目。

  连蒙带唬吧,王老实心虚的应付过去。

  他小心的问,“你觉得这样可行?”

  唐唯没抬头,还在看,说,“挺好的,就是复杂了点,但我觉得很有纪念意义。”

  好吧,王老实放心了,只要唐唯觉得开心,那就都不是问题。

  心情愉快了,王老实打算问问晚上吃什么,或者出去吃也行,谁知,唐唯把拍摄资料跟大典收拾起来,说,“我出去了,你自己吃点吧。”

  起身就要走,王老实赶紧问,“你干嘛去啊?”

  唐唯扬了扬手里的资料,俏皮的说,“我跟朋友商量好了,她们要看呢。”

  得嘞,去显摆吧,窝在京城,也够闷的,好不容易有点高兴事儿,不能拦着。

  王老板脸上堆着笑送走唐唯,看她那高兴劲儿,他也觉得心里畅快。

  总体上,王老实算是有良心的,他在实在想不起自己吃点什么好时,记起个事儿,好像有人给自己打电话来着。

  翻看手机,找到曹老板,回拨。

  接通,“刚才说的什么事儿?”

  老曹同志有些瞪眼儿,反应有点慢,王老板又提醒了下,才缓过来说,“我们三个有点事儿想跟王董商量下------”

  王老实不关心什么事儿,直接奔自己所想问,“你们吃了没有?”

  老曹看了下时间,这才四点半呀,上哪儿吃那么早,郁闷的说,“都没吃呢。”

  他的意思是全京城人甚至全国人都没吃呢,王董你要闹哪样?

  “那行,你们找个地儿,咱边吃边聊。”说完,王老实那货就直接挂了电话。

  老半天,曹老板才从某种怀疑中醒过来,看向另两位。

  白老板拿着大烟斗,磕了下桌子角说,“总归是好现象,那就去老城里吧。”

  曹老板跟老牛都有些汗颜,刚才几个人的怂样儿可不怎么好看,这些年都跟人家王董捆一块儿,要是真天塌了下来,他们也没地方跑。

  现在,几个人才觉察出,那会儿后背都湿透了。

  六月的天,京城这里还谈不上火热,也绝不善。

  难得大半天忙活,王大老板也觉得身上有些腻,洗了个澡,换了身舒坦的衣服,神清气爽了不少。

  走到门口儿,看看日头,哟,这个点?

  吃饭有点早吧,再仔细体会下,其实不怎么饿,虽说中午让林之清堵心的没吃多少,特么的消耗也不多啊。

  迈出去的右脚收了回来,蹬掉鞋子,重新穿上拖鞋,半躺在沙发上,琢磨自己还有什么事儿没想起来。

  抽了两只烟,喝了半壶茶。

  总算想起来了,邱宏伟那货还没动静呢。

  抄起电话就问。

  老邱都快哭了,老板动动嘴儿,他得跑断腿儿,若跑断了能办事儿也行。

  太特么的难啦!

  想买飞机没多难,按正常路子走呗,谁能想到王老实玩儿的那么溜,他那可是奇思妙想,妥妥的歪门邪道。

  办成这个事儿,真心难。

  王老实听了,眉头紧锁,想了下说,“等我打个电话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