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百,天生两口子

  艾碧菡的突然任职华夏时代,属于相当大的动作,若是上市公司,想那么简单任职非常困难。

  可这地方就人家王落实一个人说了算,别人也就能说说风凉话,还不能大声说,说了之后,人家王董来句‘关你屁事!’,那就没脸面了。

  憋不住的,也就只能借着理论那玩意儿含蓄的提几句,给王大老板这样大的人事调整找点理由跟不妥,毛病是算不上的。

  王大老板自己都忘了,可人家那些财经专家没都还记得,美誉国际的总裁之位空着呢。

  现在主持工作的是钱四儿,这货早就定了型,属于那种冲锋陷阵的,正儿八经的当家,根本就不行。

  一开始,王老实还挖空心思打算找人,现在心思也淡了,甚至艾碧菡都给了华夏时代。

  没心没肺的钱四儿跑来找王三哥,一进屋儿就瞅见林之清,“哟,你这老不死的,怎么跑这儿来啦?”

  林老头嘴角一抽,然后毫无脾气的说,“有些事儿跟王董商量。”

  讲规矩真分人,钱四儿就没想讲,或者说不打算跟林之清讲,一挥手说,“你先等会儿,我跟三哥说几句话,几分钟。”

  林老头是会做人的,微微一笑说,“正好,我也去方便一下。”

  起身,跟王老实点了点头,离开。

  新来的秘书张嫣进了屋,端着咖啡进来,放在桌子上,没言声,跟钱四儿笑了下,退出去。

  钱四儿这货有时候忒傻冒,换谁来,都肯定得人家张秘书客气下,他倒好,完全没有那个意识,实受了。

  “三哥,那个老赵还能回来不?”这货趴在王老实办公桌上,腆着脸问。

  赵宏进?

  到了现在,王老实再没有任何心思让他回来帮自己,本来他打算让吕建成回来,又因为查芷蕊怀孕,查妞儿全力在准备生孩子,公司大门儿一步都不去,那边儿都交给了吕建成,想抽回来都不能。

  谁去美誉国际,王老板没打算尽快确定,这个职位很关键,不能因为缺,就匆忙。

  还一个原因,钱四儿这货脑子进了什么玩意儿,突然提起赵宏进来,上一次,他可是跟钱四儿漏过底,赵宏进不会再回来,还问?

  王老实不动声色的问,“他跟你联系过?”

  “嗯,打过俩电话。”

  “他说要回来?”

  钱四儿摇摇头说,“没有啊,就是随便聊了几句。”

  王老实放下手里的笔,看着钱四儿说,“四儿,是你想让老赵回来吧?”

  难得还知道害臊,钱四儿脸红了,扭捏着说,“三哥,我是真忙不过来,现在一进公司大门口,满脑门子都是官司,什么事儿都来问我。我哪儿干得了啊!”

  是有些难为人。

  美誉国际不是小公司,也不单纯只有一个事业部,不但拥有苹果手机的销售推广工作,其实就是销售,还有综艺事业部,艺人经纪事业部,电视剧制作中心,电影事业部,甭管能有多大能水,摊子铺得很开。

  光是员工就乌泱乌泱的好大一群,事儿自然就少不了。

  钱四儿是个什么性子的,王老实知道,眼下真为难这货。

  王老实也觉得自己有些欠考虑了,不过眼下上哪儿找合适的人去,他只能拖着,“四儿,再坚持一段时间,我尽量快点安排人。”

  一听这话,钱四儿同志脸顿时垮了下来,那张脸跟憋着屎半年拉不出来似地,“三哥,我一天都受不了啦,求你了三哥,想想招儿吧。”

  咋啦这是?

  从这货嘴里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不应该。

  “那,四儿,你看吧,三哥手里现在没人选,你觉得谁合适,你说。”王老实往后边倚了倚,摊开手,一副无奈的样子。

  耍心眼儿,钱四儿真不是那块材料,马上觉得时机成熟,那张脸特欠抽的向前凑,故意压低声音说,“我觉得三嫂子就合适!”

  唐唯?

  嘿!还真亏这货想的出来。

  合适吗?

  肯定不行,唐唯什么样儿的人王老实还是清楚的,你让她安静的做学问或者找个少跟人打交道的活儿,那是没问题。

  美誉国际什么地儿?

  贴切点来说,在那个职位上,等于就是每天跟魔鬼打交道,以唐唯的性子,最多三天,就得崩溃。

  王老实声音变冷,两只手交叉在一起,脸上一股子难以察觉的冷笑,问,“谁给你出的主意?”

  钱四儿愣住,马上慌张的摆手说,“没、没、没有,就是我自己想的。”

  猛然间,王老实向前一探身子,直接给了钱四儿后脑一巴掌,嘴里骂道,“你特么的跟我装样儿,说,谁的意思?”

  钱四儿这傻缺,整个人已经懵逼,张着嘴,一个字儿也说不出来,瞅着王老实已经完全不知所措。

  没完,王老实非常自信,他咬着牙说,“我还不知道你,这么靠谱儿的主意你要能想出来,我特么的至于那么费劲去找人?”

  钱四儿顿时泄了气,耷拉着脑袋,低声交代,“是我媳妇说的。”

  “谁?”王老实万没想到,他刚才脑子里过了好些人,就是没想到是钱四儿那个媳妇。

  本来他还想着谁打错了主意,插手不该过问的事儿,哪怕血雨腥风也在所不惜,却没想到这么意外的答案。

  不过也好,王老实还是不希望自己这个团队中有人踩红线。

  拿起烟来,自己叼了一根儿,扫了钱四儿苍白的脸一眼,又抽出一根扔给这货,“坐那儿好好说,说一句瞎话,我特么的收拾死你。”

  多年来,王三哥从没有这么直接暴力过,四爷真有点撑不住,赶紧吐噜了。

  事情起源还是王老实。

  至于那婆娘到底怎么个心里,无从得知,王老实给出了路子,钱四儿他娘接了招儿,也没抻着,直接使唤了大招。

  后果就是钱四儿有了机会。

  对付女人,钱四儿不是大师级的,但属于技术含量很高那种。

  说起来,钱四儿的媳妇其实早就认了命。

  以前她死活看不上钱四儿,那是因为钱四儿烂泥扶不上墙的破事儿太多。

  钱四儿他妈带着她看了一场大气磅礴的演出,然后告诉她,这是钱四儿的手笔,等于是给彭琳一个高大的台阶下。

  接招儿,万事皆休。

  不接招儿,同样万事皆休。

  只要不傻,就能理解,那算是钱家给彭琳的最后通牒。

  不行的话,我家就养着你,自生自灭的也就那样,至于钱家的香火,还得钱四儿来延续,做了什么事儿,你彭家也别怪谁。

  万幸,彭琳上了那个台阶。

  矜持是有的,毕竟是个女的,有些抹不开面儿。

  架不住人家四爷手段高明啊,几番下来,姑娘也就顺水推舟了。

  两人现在谈爱情有些扯,也就是相当于古时候那种结婚,掀开盖头,才特么的知道爷们儿啥模样那种。

  几天下来,两人倒是能像正常人那样交流了。

  钱四儿花样儿多啊,整天领着媳妇去吃、玩、购物,就是时间上有些紧张。

  每天累得跟三孙子一样,他自然就无比怀念赵宏进在的时候。

  那时候的美誉国际,赵宏进能够一手掌控,他钱四儿只需要在某些事儿上使劲儿,其他时间,呃没人管他。

  于是,他就抱怨呗。

  彭琳本来就好奇钱四儿到底怎么干工作,正好钱四儿这唉声叹气的,也就问了问。

  钱四儿说了苦恼。

  彭琳也不是很明白,就问,“当总裁不是很好吗?你还不乐意啊?”

  换谁都得这么想,华夏人万事都想当老大,算计人的招数锤炼了几千年,猛然间有钱四儿这样的货,还是很有琢磨头儿的。

  谁知,钱四儿这货说了句很牛叉的话,“那么多工作,我就没时间陪你了。”

  很能感动人。

  王老实听到这儿,都忍不住夸赞钱四儿,“你特么的太不要脸啦!”

  有的人天生就是贱,王老板这么一句话,钱四儿刚才的情绪全无,笑嘻嘻的接茬儿得瑟。

  钱四儿嘴有时候就没把门的,他跟王三哥的关系说了个通透,自然,也说起了唐唯。

  于是,彭琳就出了个主意,干嘛不让唐唯去当总裁,不是闲着没事儿吗?

  王大老板也听出来了,感情钱四儿这媳妇也是个棒槌,任嘛不懂,幸亏她没真正踏上社会,要不指不定让人给忽悠成什么样儿。

  钱四儿临走前,王老实拍着他肩膀说,“有机会,带你媳妇一起吃顿饭,大伙儿认识下。”

  真心的,王老实认为这两口子不凑一块儿过日子谁都对不起,天生的。

  ※※※

  钱四儿一走,林之清就进来了,他带来了一份婚姻大典。

  王老实硬着头皮看了一会儿,密密麻麻的,没看三分之一,他就给扔桌子上,用那种眼神儿盯着林老头说,“是我没说还是你给忘啦?弄这么个玩意儿出来,想折腾死我?”

  来之前,林之清就想到会这样,他如何不知道人家王老板心思,不过他没辙啊,只好苦着脸解释说,“王董,真不是我的主意,令堂跟贵泰水------”

  “等等,贵泰水啥意思?”王老实见识还行,论正经知识,那就差太多呢。

  林之清很想鄙夷他,就是不大敢,打那天起,林老头就比较怵王大老板,只要碰见,都是加着小心,换上笑脸说,“就是王董您岳母的尊称。”

  “哦,还有这说法,行,你接着说。”

  林老头基本上把自己甩了个干净。

  他本来弄了个很简单的方案,直接被王老实他妈给毙了。

  然后就是李梅喊上郑婕,两个人硬逼着林之清重新整,还得顺着她们两人的思路来。

  很多细节上说不通,两位夫人不管,说不通是你林大师的事儿,你给讲通了不就成啦?

  林老杂毛一边儿诉苦脱责,一边儿还表功,反正这货的嘴实在厉害。

  听得王老实心惊胆颤,他又拿起那份大典来,都快带哭音儿啦,“这些程序要一天完成?”

  心里边儿,林之清还是有些同情心的,他也觉得这事儿挺对不住王大老板的,可事儿已经到了这个份上,更改的余地非常小了,“从早上四点到晚上十点,紧是稍微紧了点,不过顺利的话,还行吧。”

  听这话,王老实翻了翻白眼儿,心里想着,她们两个到底是不是亲妈啊,这么折腾儿女,图个啥呀!

  ※※※

  其实在昨天,已经发生了一幕,王老实不知道而已。

  “这就不是将就的事儿,对得起咱儿子也对不起人家闺女!”

  前苏村,王老实那亲爱的妈硬气的反驳王嘉起,眼珠子瞪得老圆。

  王嘉起开始不怎么管这个事儿,任由老婆子去弄,反正她上心。

  不过毕竟是当爹的,时间临近,他也得大体上知道,总归是当家的,到时候什么都不知道,那得让亲朋们笑话死。

  老王同志有一点是清楚的,自己儿子扑腾了好大事业,结婚不是个小事儿,想简单恐怕都不成,自己是父亲,就该有当父亲的责任和担当。

  跟王老实一个样,一瞧见那个方案,他第一个反应就是头皮发麻,甚至还有点看不懂。

  王嘉起学问是有的,尤其是对古典的东西很感兴趣,可一看这份古今中外结合起来的婚姻大典计划,他也懵。

  亲爹还是心疼儿子,试探着问,“儿子能同意?还有人家唯唯呢?”

  李梅同志很得意,看着自己辛苦督造出来的作品,开心的说,“这是我跟郑婕一块儿弄的。”

  王区长看着自己媳妇,心里替儿子难过,当然,像儿子那样的,结婚得热闹些。

  他也能理解自己老婆为啥盯得这么紧,虽然没说,估计还是心里有阴影,林子琪那件事儿,李梅心里有想法的。

  好吧,就是累点,总归是个喜事儿,王嘉起默认了这个程序,他想了下又问,“准备的怎么样了?”

  李梅白了王嘉起一眼,“幸亏没打你的牌,要是等你过问,黄花菜都凉了,放心,都准备差不多了,就是厨师还有些难。”

  “厨师?”王嘉起心说不能够啊,这年头,脑袋大脖子粗的厨子可遍地都是,只要钱给足,啥样的请不来,“没人愿意来?”

  李梅叹口气说,“那倒不是,我试吃了几家的,差了些,咱家办事儿,绝不能让人挑一分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