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388章 三百八十八,一桩谜案

第388章 三百八十八,一桩谜案

  81_81964当爹的让王老实坦然些,这货坦然的倍儿彻底,抹头就走,又回到了内陆地区,还是那棵金合欢树,去观察自己折断的那几颗树枝有没有糖分泌出来。【】

  根据当地向导说,这种树的树枝折断后,会分泌糖汁出来,重新固定树枝,等上一段时间,就会凝结出褐色的糖块出来,很甜。

  王老实认真的观察了,树枝的确是保住了,应该分泌了什么东西给粘住了,可糖块还没见到。

  丁震源来的时候,王老实还在那儿惋惜时间不够。

  不是王老实要丁震源来,而是他自己一定要和王老实见面儿。

  自从航空项目夭折后,王老实就让丁震源杀入了美帝股市去捞钱,还专门规定了几支股票做,这种工作方式是丁震源最不喜欢的,他更希望能够自主发挥,此番前来,就是想说服王老实,取得王老实的理解和支持。

  坐在树荫下,王老实非常认真的听丁震源的汇报和自主机制的建议,不时插话提出自己的疑问,也赞同了不少。

  丁震源说完了,王老实闭上眼回味了一会儿,得承认,正常情况下,老丁说的都是正理。

  在老丁期待的目光中,王老实开口说,“我不反对你的想法,但是放弃之前的战略,目前的成绩还不够,我个人也不甘心。”

  丁震源表面上没啥,可眼神中闪过了失望。

  没等丁震源张嘴,王老实继续说,“这样吧,我们做个约定,按照现有的战略,你继续下去,等什么时候,你可以给我抽回来一点五亿美刀,剩下的资金全部由你支配,你的思路可以去实践,我的计划也不至于受阻,当然,最后你这一块儿能有多大的资金规模,取决于你们自己的操作。”

  “你确定今后也会如此?”丁震源眼前一亮,一点五亿,他不觉得有多难,他更担心的是王老实将来再玩一次,他就真的没办法了。

  丁震源的话逗乐了王老实,他说,“这个承诺可以落到纸上。”

  丁震源就是再不懂事儿,也不能这么二,从身份上说,王老实是老板,这点他必须拎得清,“落到纸上倒不用,有你这句话就行啦!”

  有了这个双方都能接受的愉快结果,剩下的时间里,两个人之间就没什么阻碍了,说点没羞没臊的话题也不生涩。

  关于王老实这场官司,丁震源也笑着说,“美帝那边儿也在说你这场官司,支持者可不少!”

  王老实眨巴了下眼,“美帝的老百姓是不是都很闲啊,隔着那么老远,还惦记着我?这份情谊不好还啊!”

  丁震源笑着说,“你自己不是说,地球没多大,距离正在消失吗?”

  “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话?”王老实有点想不起来了。

  过去几年里,王老实装~逼次数太多了,是个人他都忽悠一阵子,这句话听着也像忽悠人的,可王老实真想不起来什么时候跟丁震源说过了。

  丁震源没跟王老实矫情什么时候说过,还顺着刚才的话头儿夸王老实,“他们都说你是人~权~斗~士。”

  “快别听他们扯啦!”王老实自嘲着说,“更多人还是说我这个来自华夏的大骗子欺负人吧?”

  老丁同志不免讪讪一笑,真让王老实说着了。

  美帝那头儿,整天用军舰和战机满世界去推销他们的价值观,大肆说什么自由平等,其实骨子里,美帝对言论的控制尤为严格,比谁都厉害,王老实这类人,在美帝看来,就是那种不该支持的,无关对错,立场就够了。

  舆论导向上,必然是向着反面引。

  王老实抽着烟,说,“黑伞那帮人现在肠子都悔青了吧?”

  “我不清楚,但是我知道他们刚刚和政府签了一个不小的单子,还不小呢。”

  王老实心里也知道,自己这次真是踩到****上了,运气挡不住的感觉真爽,安保雇佣的是黑伞,美帝能够通过黑伞了解到事情的由来,有黑伞这样的给王老实背书。

  要不然,以美帝那不要脸的德行,弄个啥黑名单把王老实按上去,到时候王老实是真心受不了。

  真那样了,无论王老实多有民族气节,知道多少什么大势,他也得黯然失色,毕竟美帝在全球经济中主导地位是无法改变的。

  美帝牛气的不光是军力,更是经济对全球的影响。

  单论战争这一块儿,这个地球上,能让美帝吃不消的国家有好几个。

  可人家美帝用经济逼着对手低头。

  不仅仅是消费市场的存在,更是金融和能源的控制者。

  说白了,美帝想收拾谁,谁一准儿的要倒霉。

  想想十年后,华夏终于有底气跟美帝叫板时,王老实心里暗暗的痛快着,心说,‘大老美,丫挺的你等着。’

  美帝被迫搞什么重返亚洲战略,不就是被华夏给逼得吗,反了一圈儿恐,回过头儿来一瞅,嚯,这头儿又冒起来了,恐没反成,到让华夏给弄得老美惊恐了。

  一想美帝那个狼狈样儿,王老实忍不住笑了出来。

  丁震源纳闷,“你笑什么呢?”

  王老实强忍着说,“我在想美帝的难处,唉,其实怪可怜的。”

  丁震源歪着头说,“他们有啥难处?”

  这个真不好说,王老实不想深聊,就胡说,“美帝长期处于被挑战的地位,这在战略上是不利的,现在他们拼命的反恐,弱化了对全球的控制,呵呵,等着看吧,有他们难受的时候。”

  对王老实的看法,丁震源不大赞同,他说,“以美帝的实力,不会拖很长时间的,胜利是可以预期的。”

  “可以预期?”王老实笑了,“他们正在理解什么叫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美帝这么多年来,一向是记吃不记打,嘿嘿!瞅着吧,他们就要哭了。”王老实不屑的笑了笑。

  丁总是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他不相信王老实说的,当然,作为下属,他也不愿意反驳王老实,这个话题实在没啥大意义,就眼前儿说没有。

  王老实热情的要留丁震源在澳洲玩儿几天,急着回去抓钱的丁震源哪有这心思,勉强多停留了一天,就急匆匆的赶回美帝,用小刀子割肉(王老实这货说的)去了。

  姓丁的走了,王老实也没闲着,一行人直奔新西兰。

  他的目标就是基兄弟的牧场,他们的牧场位于亨德利镇,400公顷,正合适。

  虽然还有更精致的,可王老实真心喜欢这个能看到大海的牧场。

  基兄弟一口回绝了王老实收购的要求。

  这是预料之中的事儿,王老实也不着急,带着人继续转悠,隔三差五的就去问问,也不纠缠,每次报价都向上涨一点,到了第十几次的时候,基兄弟中的老二犹豫了,但在老大的坚持下,他们还是拒绝了。

  王老实报价也不再增加了,开始转向其他的农场,新的目标太好找了,在亨德利镇,漂亮的牧场有的是。

  很快镇上就风言风语了。

  大多是嘲笑基兄弟的,支持他们坚持的人不是没有,但不是主流。

  反对的声音主要集中在基兄弟的现状上。

  两个兄弟除了牧场,一无所有,以他们的努力,顶多就是维持牧场的勉强运转。

  还有就是两个兄弟都光棍呢,想要找个可心的女朋友,肯定是非常困难。

  第三就是两个兄弟可能会错过改变人生的机会,因为在怀卡托,好牧场多得是,基兄弟没有特别拿人的东西。

  这些话不用分析,又是王老实这货编纂出来的,他惯用的手法就是移花接木,颠倒黑白,人家兄弟两个虽然不好,但绝不至于惨到如此地步。

  都说人言可畏,基兄弟两个内杠了。

  老大要坚持。

  老二强烈要出售。

  他说,我们可以选择更好的生活方式。

  老大的理由是维持家族的传承。

  老二说的有些直白,家族,如果你坚持下去,我们基家族就要没有了。

  这话倒也在理儿,两个光棍想传承,基础条件不足。

  老二说服了老大,两个兄弟妥协了。

  王老实听说之后,也觉得自己不厚道,手段下作了些,为了弥补心里的不安和愧疚,他又多给了五千新元,就图个心安。

  虽然相对于总价四百七十五万,五千太少了些。

  可以说,最后帮助王老实成功的不是钱,也不是基兄弟的不和睦,而是新经济世界对传统农牧业的冲击。

  旧有模式生存太难了。

  交易完成,亨德利镇沸腾了。

  在这个恬静的小镇里,这算是天大的事儿啦。

  一个来自外国华夏的年轻富豪,用天价购买了基兄弟的牧场,这个事儿在镇里每一户居民的饭桌上能说上一个月。

  农场到手了,王老实又开始当甩手掌柜,原本计划让老妈过来住些日子的,但眼下形势不大对了,再提这事儿就不靠谱儿啦,王老实心思自然就淡了。

  关于如何管理农场,王老实不负责的甩给刘美娟,让同样不懂的刘美娟着实头疼起来。

  在牧场里新鲜了两天,王老实就返回了澳大利亚。

  黑伞方面的人也看出王老实在加快行程,他们判断王老实大概是要结束考察,返回华夏了。

  他们的猜测一点都没错儿,王老实已经接到好多电话了,语气无一例外,“玩够了没?够了就赶紧回来,别糟践人家外国人了,洋人如今也禁不住你折腾。”

  王老实这个货哪儿能这么好说话。

  他得抻着点,“不急,这边儿的事儿还没完,做人得有始有终。”

  纯属装,他其实除了那场已经没多少人关注的官司,真没啥事儿了。

  什么事儿都讲究个新鲜劲儿,过去了,关注的人自然就少了。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媒体来的少很多。

  被告方面更没有气力,这一阵子,他已经被折腾的半死了,打官司,没钱就得自己抗,他的律师很明白的告诉他,最好的结果就是最坏的,说白了,原告方一直努力拖着官司,就是玩儿猫戏老鼠的游戏,你玩不起。

  被告当然有体会,最近被玩儿的实在折磨人,精神上的最厉害。

  沈青筠也告诉王老实,这官司再继续下去,毫无意义了,差不多可以收手了。

  王老实从善如流,也可以说就坡下驴。

  反正国内关心的就是官司打赢了没有,过程选择性的无视,法庭宣判了,基本上就那几样,被告有罪,罚款800澳元,公开道歉,六十个小时的社区服务。

  这个消息在澳大利亚没引起什么轰动,估计澳大利亚当局也在控制了,让人家跑家门口来抽脸,实在不舒服。

  倒是国内欢腾了一下,但也很快消失在历史长河中。

  时间悄然进入十一月份,南半球开始进入夏季,王老实本来就没什么事儿,数着人头儿,王老实又给这个国家的税收做了些贡献,买了不少应景儿的玩意儿,要是空着手回去,得让人数落死。

  一切准备停当,王老实脱离了大部队,带着几个人偷偷的走了,他的目的地不是京城,而是去沪海。

  刘美娟则带着其他人再逗留两天,好好让大家放松下,然后启程回国,这一大帮人的功能自然就是吸引注意力,给王老实打掩护。

  老外已经不关注王老实了,可国内不行,根据老邱传来的消息,国内盯着王老实要采访的记者不少。

  王老实谨记老爸的教诲,高调做事,低调做人,现在也到了应该低调沉稳下的时候了,所以,他不准备接受任何人的采访。

  与黑伞的合同在王老实登上东航的班机后,自动结束,跟着王老实上飞机的是吕建成,魏小冬,还有两个内卫,另一个就是沈青筠。

  之所以,选择从沪海回国,原因有三:

  躲避媒体的围追堵截,记者们不会想到王老实暗渡陈仓之计;

  唐唯已经入学二个多月了,王老实得去看看;

  第三,王老实要送送沈青筠。

  按道理沈青筠完成任务,应该是回京城述职,偏偏她接到的指令是回沪海。

  两人这么长时间的接触,算有了不错的交情,王老实于情于理,自己都该顺路送送沈青筠。

  开玩笑的时候,王老实还跟沈青筠说,“别耍赖,你还欠我一顿大闸蟹没吃呢,这次不紧着吃了,下次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兑现啦!”

  听王老实这么说,沈青筠眼神儿中闪现一丝复杂,明亮的大眼睛也黯淡了不少,强打精神说,“你就一个吃货!”

  十一月十九日,他们乘坐的航班平稳降落沪海。

  由于秘密回国,机场里没有任何人接。

  一行人乘坐出租进入市区。

  魏小冬已经预订了房间,没有沈青筠的。

  王老实的安排是他去蹭沈青筠的饭,顺便送她回去,别人自己解决晚饭,然后休息。

  头一个就内卫不同意,这样不合适,他们要拦着,被吕建成用眼神阻止了。

  就这样,王老实带着沈青筠消失了。

  魏小冬注视着王老实乘坐的车好半天,直到看不见,至于她心里想的什么,没人能知道。

  后来此事被圈里人知道了。

  有人信誓旦旦的说,看见王老实跟沈青筠没吃大闸蟹,而是在霍山路的一家小店里吃麻小,巧的是,小店对过就是一家三星酒店。

  也有人说,在一家很有档次的餐馆里,看到了王老实跟沈青筠真的在吃大闸蟹,二人举止亲密暧昧。

  他们两个吃什么不重要。

  重点是吃完饭之后,他们干了什么?

  王老实没让人跟着,谁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也有人质疑,吕建成等人也算历练过,不可能没跟着,哪怕老板不让,他们处于职责,也得暗自跟上保护老板的安全。

  他们没出现,大概是因为王老实没出事儿,就没必要现身而已。

  对此,吕建成等人嘴巴严实,不予置评,什么都不说。

  传这些话的都是王老实认识的那帮货,险恶的用心就不用解释了,都是憋着坏呢。

  王老实的应对就一句话,“全尼玛扯蛋!”

  确实有些扯蛋,不管是王老实,还是沈青筠,两人都不是什么万众瞩目的大明星,就算王老实火热了一阵子,可明白人都知道,电视上看到的与现实生活中的就不是一回事儿,差别极大,有人能认出来,一听就是瞎编出来的。

  关于两个人去哪儿啦,做了什么?

  王老实表示什么都没有,简单吃了点东西,就送沈青筠回家了。

  反正没人信。

  圈里人一致认定,王老实这一晚不会就这么平淡的过去,不折腾个翻天覆地,不符合王老实的人品。

  王老实对这种谣言,只是说,“无稽之谈。”

  消息是怎么泄露的,王老实也没查,他心里最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到沪海后第二天,沪海的合作伙伴儿们宴请了王老实,应该是他自己说话不注意,那帮货再喜欢瞎琢磨,事儿就这么出来了。

  对于身边人的品性,王老实还是相信的,管住自己的眼,闭上自己的嘴,是他们最起码的素质。

  若连这个都做不到,不说他们不行,而是王老实识人不明了。

  此事成了一桩谜案!

  感谢大家的厚爱,就不点名细说了。请大家踊跃投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