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九十四,放心吧,我有招儿

八百九十四,放心吧,我有招儿

  江湖一直都在,规矩也没变。

  曹老板要按照道上的传统玩儿。

  他想怎么弄,王老实根本就不想管,就是给唐唯打了个电话,“事情我知道了,别让姜丽别着急生气,我找人给她出气。”

  唐唯发愁的脸上顿时绽放,不过她还是问了一句,“不会惹麻烦吧?”

  不吹牛,对不住王老实,他说,“现在只有我去找别人麻烦,它却不敢来碰我,安啦,小事儿一桩。”

  他真觉得就是小事儿,甭管对方是谁,王老实都不担心,大不了就死磕,没有对手的日子很寂寞,有时候特别无聊的时候,他还想着那句话,没有条件就创造条件!

  打电话的时候,屋里还有几个货,都是奔着他来的,没啥正经事儿,说着一些乱七八糟的话。

  姜丽怀孕了,王老实自己这边儿怀上了俩,刘彬今天也是来报喜的,小云第二胎种上了,这个混蛋,公然违反政策。

  王老实也没傻缺到去问怎么拿到的指标,像这样的货,其实就是想生多少就生多少,准生证那玩意儿,根本就是张纸,他张口的话,整箱搬到他家都不是问题。

  这就想到了钱四儿,人家小六都结婚了,钱四儿还晃呢,也不小了,王老实就纳闷儿,不是说他们这种高高在上的家里都按照规划给选配吗?

  “四儿,你也该想想了。”王老实抽冷子提醒了下钱四儿,免得到时候钱四儿他妈打上门儿来。

  钱四儿正摆弄雪茄呢,王老实自己都不知道那玩意儿哪儿来的,估计是谁送的,他又不抽,不上心里记。

  “想啥啊?”

  其他几个也看着王老实,等王三哥说出个所以然来,他们也没明白。

  王老实笑了笑说,“你这也快三十了吧?差不多收收心,娶一个回家,我不信你爸妈不着急,肯定都给你预备好了吧?”

  哈哈哈!

  连带着钱四儿,都笑得直不起腰来,这王大老板太逗了。

  好不容易止住,钱四儿已经上气不接下气,又缓了缓才说,“三哥,我真想,就怕我老丈人打死我,别不信,他真敢。”

  懵逼了,王老实特别诧异的问,“你啥时候娶媳妇啦?我怎么不知道?”

  刘彬接过话来说,“这货早就娶了,那时候三哥还在新西兰当老农呢,太远,没告诉你。”

  不是太远,而是怕王三哥心情不好,林子琪走了不到半年,就是钱四儿自己都知道,这个事儿别跟三哥说,那得多难受。

  王老实不乐意了,“那我都回来这么长时间了,也不带来给三哥看看,怎么也得给个见面礼吧,四儿,不讲究啊!”

  钱四儿脸憋得跟紫茄子一样,其他几个没心没肺的乐,不是正经笑,阴阳怪气的,戏谑之意都没隐藏丝毫。

  一看就懂了,钱四儿那媳妇估摸着拿不出手,不敢带到台面儿上来。

  小六最不是东西,直接揭老底儿,“四哥,现在嫂子让你进屋没?”

  “你特么的找抽是怎么地?”钱四儿顿时恼羞成怒,别人他没资格,小六他成,脸顿时掉了下来。

  六儿一缩脖子,不言声儿啦。

  王老实顿时明白了,这丫也是个悲剧的故事主角,别人呢,好歹能将就,估摸着钱四儿家那位有某种文艺女青年的病。

  站起身来,说,“四儿,跟我出去走走,坐的有些乏了,你们几个干点活儿,晚上咱在院里烤羊腿。”

  “这主意好!”

  “得嘞!”

  “嘿,我还真好这一口儿,我去找羊腿去。”

  几个人轰然而散,都利索的不像话,谁也不傻,三哥这是要跟四儿谈呢,还是家事儿,都在的话,抹不开面儿。

  活动地点就在院里,王老实有时候嫌麻烦,一出门口,安保什么的,不如少出去,这儿还说话方便。

  “四儿,三哥不是多事儿,就看不得自己兄弟日子过不好,你要觉得不合适,就直说,我不问。”

  小钱同志给人的印象就是不着调,没干过靠谱儿的事儿,完全是地道纯小混混模样。

  王老实这么一问,他神情总算有点成熟的意思,还特别难受那种,看得出,他心里在挣扎,很犹豫。

  憋了半天,他才说,“三哥,这事儿你管不了,连我爸妈都不说了。”

  抽出一根烟儿来,递给钱四儿说,“雪茄那玩意儿是装逼用的,还是这个实在。”

  钱四儿看了一眼手里的雪茄,点点头,扔地下,使劲儿拿脚碾碎,“嗯,确实不好抽,我刚才都有点发晕。”

  有些事儿就得找个合适的人说,尤其是心里话,很难讲出口,很多人都憋一辈子,都未必能说出真心话来。

  钱四儿的故事挺老套的,从本书的角度来说,翻转着理解就成。

  他媳妇就是传说中的漂亮校花,人好,学习好,还漂亮的惨绝人寰,更关键的是家世耀眼,应该有个英明神武的男主角出现,像个白衣少侠一样,经过艰苦卓绝的努力,打脸、踩翻钱四儿这个反派大魔王。

  最终呢,在无数人的艳羡和祝福中抱得美人归,而女神也落得美满归宿。

  小说就是小说,属于文人站在老百姓基础上幻想出来的结局,现实中,那种情况发生的概率几乎等于零,不是没有,反正没听说谁抗争胜利过。

  钱四儿媳妇就那样,甭管多不乐意,她还是嫁了,说起来,她运气好,钱四儿不是那种纯纯的坏人,很大程度上,实在是他让王老实给带歪了。

  否则,来个霸王硬上弓,现在孩子都能打酱油了。

  王老实猜得没错儿,钱四儿还真是让着那姑娘,两人住在一栋房子里,生活确实平行线,各过各的。

  若非如此,王老实也不会挑明说这个事儿。

  王老实问,“你喜欢她?”

  迟疑了一下,钱四儿说,“也说不上喜欢,之前以为她就是耍点小脾气,过过就好了,没想到坚持到现在还这样。”

  “怎么不离婚?”问完了,王老实就想抽自己,要是能离婚,也就没结婚那码子事儿。

  果不其然,钱四儿苦笑了几下,没回答。

  “你们家里都知道吗?”

  钱四儿点头。

  王老实一听,特么的都是这么家大人,不过,也是那丫头太奇葩,钱四儿忒废物,别人家也这么搞,各个都好好的,比如刘彬,又比如宫二,人家恩爱的可以呀。

  想来也是钱四儿不着调的太过分。

  王老实很郑重的说,“四儿,收收心吧,横是不能一辈子就这么过吧?”

  钱四儿默然,这会儿才像个男人,一脸的肃然,带着沧桑,看来这货很会把情绪隐藏起来,以前竟然没发现。

  “她有工作?”

  “有,在华夏军政歌舞团。”

  “演员?”

  “不是,办公室的。”

  “我刚才听着不是说她挺厉害的吗?怎么跑那儿养老去?”王老实这是明知故问了,他现在多少有点谱儿了。

  钱四这个儿其实不大愿意提这事儿,可眼前是王老三,只能硬着头皮说,“也是让跟我结婚闹的,本来她打算读研的。”

  王老实拍着钱四儿的肩膀说,“唉,兄弟,挺好一姑娘,让你给糟践啦!”

  “嗯,嗯?什么意思啊,三哥!”钱四儿那个憋屈呀,是个人都这么说。

  “她现在知道你干什么吗?”

  钱四儿耷拉脑袋了,最大的鄙视恐怕就是无视了,他相信,他媳妇真不知道他眼下干啥,就连每个月,他放在家里客厅的钱,一毛都没动过,摇摇头。

  王老实说,“下周第二场演出准备的怎么样啦?”

  转换的那么快,钱四儿完全跟不上节奏,愣了好一会儿,他才说,“都准备好了,现在弄简单多了。”

  话这么说也没错儿,像这种主题性很强的晚会,头一次弄,肯定是不摸门儿,各种难,手忙脚乱是必然,可过去之后,再回过头儿来看,其实也就那么回事儿,再折腾类似的,容易的多。

  “谁能把她带出来?”

  又是难题,钱四儿想了半天,摇摇头说,“我也说不好。”

  王老实,“------”

  他很想直接打死这货,没见过这号的,本来还有点同情心的,结果就让这么一句话给弄没了。

  好半天,他才强忍着抽丫的冲动说,“给你妈拿几张贵宾票过去,让她带着你媳妇去看,没问题吧?”

  钱四儿脑瓜有些转不过来,“我妈?”

  “别跟我说不是你亲妈!”

  钱四儿特不争气的说,“那我试试吧。”

  底气很不足,打死都不多。

  ※※※

  老邱紧赶慢赶,把手头儿上的事儿办利索,回到京城,直接来见老板。

  王老实可以说不急,他不能,越发成精的老邱滴水不漏。

  一见王老实,老邱就问,“老板,有事儿找我?”

  “是有个事儿,来,跟我过来。”

  办公桌上,王老实显摆的拿出自己设计的作品,惨不忍睹,幼儿园孩子都比他画的漂亮。

  老邱看了半天,心里一直在猜测,这是什么玩意儿。

  “怎么样,不错吧?”王老实还觉得挺好,略带小得意的问。

  老邱第一次觉得老板高深莫测,以往呢,有什么事儿,一交代,他就大概能明白,今儿真是不知道,硬着头皮问,“老板,这是什么?”

  说完,老邱特别不好意思,都不敢抬头看王老实,还低着头努力去猜。

  王老实也不知道脸红,大喇喇的说,“飞机啊,你竟然没看出来?”

  邱宏伟,“------哦,看出来了,是飞机。”他真是咬着后槽牙说的,老邱人老成精,那种鄙视没显露出来。

  王老实这货没纠结这个,开始给老邱讲自己的宏伟蓝图,要打造世界第一等私人飞机。

  总算弄明白了,老板要买美帝的一架飞机,然后按照那副充满乱七八糟颜色的设计改造。

  还有时间要求,得快,最好几个月之内就交付使用。

  完全没可能,就算花再多钱,从理论上都办不到。

  老邱已经凌乱,傻眼到了想打人。

  任务很清晰,可老奴真的做不到啊。

  好半天,老邱鲜有的跟王老实坦诚的说,“老板,这个难度太大啦,我怕不成,时间来不及。”说到最后,老邱感觉自己其实应该嚎啕大哭,否则对不住自己的委屈。

  王老实当然知道行不通。

  美帝那边儿,不会因为你王老实就给你开个什么绿色通道,新飞机都是跟着订单走的,眼下恐怕都排到二十年后了,钱能做到的很多,做不到的同样不少。

  尤其是这种大飞机,如果纯商务飞机好说,只要钱给足,那些没羞没臊的货什么事儿能办的出来。

  宽体大飞机,是两个事儿。

  当然,如果王老实肯花费几倍价钱,或许有可能,但人家美帝公司会为了这点钱去拆毁自己的商业信誉?

  打问号都不好使,感叹口更直观,成功概率极低。

  他走过心的,也算计了路线图,拍着老邱的肩膀说,“放心吧,我有招儿。”

  邱宏伟惊讶的抬头看老板,真不赖,要是能办,还能继续佩服老板到五体投地。

  这货还真给出了主意。

  华夏绝对是美帝那家公司的大买家,各大航空公司都会从美帝买大量的各类型号飞机,也就是说,那家公司下线的成品中,总有一定比例交付华夏,几乎每个月都会有。

  王老实的打算就是截胡,直接疏通国内航空公司的关系,让航空公司转卖一架给自己,然后让飞机推迟飞回国内服役,在美帝直接改装。

  老邱整个人都听傻了,这个主意好像很有创造性。

  能不能办?

  老邱觉得行,就是需要打通的环节很多,为了个私人飞机,老板整出这么一出来,老邱特别不适应。

  糊弄走邱宏伟,王老实心里宽松了不少,他真觉得华夏就没有办不成的事儿。

  心里边儿,王老三一直琢磨,钱四儿那必须解决,不是他什么神经没控制住,到了这个时候,不能拖着。

  ※※※

  老曹接到了任务,这事儿得上心。

  九原是什么来路,曹仓舒必须先稳妥的了解,和过去不同,他已经不是光脚的了,人才代有人出,曹老板认为自己离开那个世界太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