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九十一,我就没想过

八百九十一,我就没想过

  京城的初夏,燥热。复制网址访问

  听了那句充满挑逗意味的话,王老实真有些无奈,说生气谈不上,只是那种心思一点也没有。

  “走吧。”王老实吩咐司机开车。

  没几分钟,周燕发来一条短信,说,“别想歪了,我是说着玩儿的。”

  王老实回得也快,“我就没想过。”

  按了发送键,等了好久,没有短信再回来,王老实心里略松一口气。

  打回到这个世界开始,王老实就没怎么给周燕开口,算是对不住人家姑娘,周燕的心思他懂,却不能接受。

  想来,人家这辈子也算让自己糟践的够呛。

  原来挺好的心情,突然变得糟糕无比。

  回家?

  不想,家里冷冷清清的。

  去找李璐?

  算了,还得装出高兴的样子,累。

  “找个清静的地方坐会儿。”

  王老板的要求似乎简单,就是鬼知道什么叫清净的地方,司机真犯难了,带着难色,他扭头看小朱同志,朱助理也懵圈。

  使劲儿琢磨,小朱做了个手势,找个茶楼。

  一路上,找了二个茶楼,都是沸腾的地方,京城的正经茶楼不多,大部分都是以曲艺类的表演为主,喝茶就是个意思。

  那地方跟清净就没一毛钱关系。

  车在环线上漫无目的的转。

  司机小郑额头已经冒汗,小朱也扒着窗户瞪大了眼往外看,不好找。

  王老实也没说话,眼睛盯着外边儿瞅,过了有那么二十来分钟,突然说,“回家吧。”

  ※※※

  周燕等于是逃进酒店的,脸都烫得发烧。

  躲在落地窗帘后边儿,看着王老实的车离开,想起自己刚才那么没羞没臊的话都说了,实在有些抹不开面儿。

  她心里有些没底气,就给王老实发了短信。

  回来之后,周燕紧咬嘴唇,手指在按键上停留了好久,她很想大声的告诉王老实,她什么都不在乎!

  人家的回复很快,也很坚决,周燕知道自己那不切实际的想法真的没有可能。

  平复了心情后,周燕回自己房间,她就想赶紧躺倒在床上,什么都不想。

  可惜,她没能如愿。

  本来不该在的领导竟然就在楼上房间里,还打来电话,让她上去。

  领导关心的就是王落实态度如何。

  周燕总算没任性,如实的汇报,还给王老实的话做了稍许修饰,免得让自己领导丢颜面。

  严市长笑了笑,她并不在意那个钱,正如王老实说的,她不过就是凑个热闹,有没有钱她不在乎,“没关系,小周啊,像他那样的同学,平时应该多联系,临到关头再烧香,不好哟。”

  突然对王落实产生兴趣,还是她在家的时候听说了一些关于王老实的事儿。

  当时她对那个消息非常惊讶,甚至认为太过于玩笑,根本就不信。

  后来,她的侄女给她掰开揉碎的那么一讲,严市长才不得不相信。

  什么消息?

  自然就是王老实到底是不是那么首富的事儿。

  本来呢,王老实在各个公司股份的事儿很繁杂,想要折腾清楚非常不容易,很长一段时间里,王老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少资产。

  除了前期和后来几个重点项目,主要负责风投的GS公司业务基本上都有丁震源来承担。

  为了充分调动下属的积极性,这是表面上的口号,内里主要还是懒,王老实放权是很到位的,很少有人能够达到他那种程度。

  换到传统华夏人的习惯中,这货在作死。

  家贼难防的道理你不懂?

  可令所有人惊讶的是,从来没有特别严重的事情发生过。

  有明白人,找出了其中的奥妙,在王的体系中,一直有一个很特别的人,那新,闹明白了这货是干啥的后,不少美帝没见识的白痴竟然惊呼那新就是王的FBI头子。

  后来,观察者的眼睛又有了新目标。

  很多机构都想知道这个王落实到底创造了多少财富,哪怕不够精确,大致的数据总可以有吧。

  一直没有谁能计算出来,世界上流行的数据都是猜的,非常的不靠谱儿,各家之间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儿,可信度就没有了。

  弄得一些自诩世界中心的国家说话都泛着酸味儿,比如美帝。

  在几年前,美帝的大佬们就认清楚了一个事实,比尔那个货倡导的信息化产业被窃取了。

  让美帝佬无地自容的却是,一个华夏人没美帝广大产业青年奉为互联网行业的指路明灯,是祖师爷。

  连带着,不少高科技人才,因为GS的缘故,流向了华夏,造成现在世界互联网产业形成了美帝和华夏两大中心。

  美帝不喜欢这个结果,非常的不喜欢,抛开其他的都不说,单指国家战略竞争层面上,明显是让华夏沾了大便宜走。

  窝心又说不出口的是,钱还特么的是美帝人的,发贱一样的捧着给人家王落实送过去,求着人家用,还心甘情愿的把人才给送过去。

  等醒过味儿来,为时已晚。

  哪怕美帝暗中搞了很多小动作,也有一些企业选择了回流美帝。

  可华夏信息产业中心的地位已经无法动摇,虽然还不如美帝那么强大,却不输太多。

  不光这些,可这全世界算,有数的互联网公司中,投资人名单上都有一个令西方世界厌恶到极致的名字,GS。

  有一些向往浪漫自由的人说,统治美帝的是驴和象。

  哲人不同意,美帝的真正主人是资本,还是最肮脏的那种。

  他们对资金最敏感。

  玩儿资本的对钱都敏感,隔着十里地都能闻到钱的锈味儿。

  研究王落实,这个事儿不是可做可不做的,美帝很多机构是一直在做。

  思想上的精髓没弄出多少来,就是几个概念的事儿,引导能力或许有,附带着的数据气吐血了不少美帝土著。

  尼玛,原来那个家伙从美帝身上吸了那么多血,那么多年都没发现,真是到了狡猾的巅峰。

  刨除一些毁灭在那场重大事故中的资料无发收集,美帝人已经可以确定一点,那个王,一多半的资产都是从美帝人民手里赚走的。

  有些事儿就该藏在心里,不能说出来,本来挺丢人的,满处嚷嚷,更没脸。

  偏偏不行。

  华夏人太含蓄,也正经,很少去探究别人的**,或者不大喜欢通过某些东西去分析一些实质。

  王老实沉寂多年,一直没有大动作。

  傅颖的调动,和她所做的工作,离不开美帝的眼睛,牵扯到很多美帝资本的事项。

  信托这东西,需要海量的法律文件来完成,一丝一毫的变动,都必须公开,王老实通过GS投资的那些公司,就首当其冲。

  于是,美帝人终于把事情联系起来,骇然发现,王老实竟然控制了那么庞大的财富,虽然绝大多数都是估值。

  不是估值没用,估值往往联系着另一个词儿,溢价。

  有些美帝人的工作在华夏人眼里就是闲得蛋疼,干点啥不好,却不知,正是这些人,为资本在新产业上开疆拓土。

  傅颖的工作还在继续,谁也无从得知她到底要做到什么程度,仅目前浮出水面的,合计起来,王落实世界首富的资格已经无人撼动,当然,那些不愿意为世人所知的隐形富豪除外。

  严市长知道的消息并不是多精确,至少她不知道美帝人计算了多少王老实的财富,那已经算顶级的商业机密。

  开始美帝有几个比较烂的国会议员,就凭着大嘴巴活着,他们的特点就是敢说,自己骂自己都能骂出水准跟激情来。

  其中有个货,连续当选多届国会议员,他竟然在一个外交酒会上公然指责美帝**,竟然放任十分之一的美帝财富掌握在一个华夏人手里。

  大嘴巴的特点就是不着调,他的数据肯定没谱儿,却不能掩盖一个事实,王老实确实拥有令美帝人布满的财富,还集中在一个领域之中。

  这么说来,其实王老实在某种程度上其实处在危险中。

  严市长听说了这个事儿,她不大相信什么危险,在她的层面中,美帝这个国家还是可以的,某些方面无赖了些,也霸道了很多,可商业信誉上操守没问题。

  她更多的认为美帝是妒忌人家王落实。

  正好自己的秘书是王落实同学,她觉得可以慢慢来,先接触着,未来也许说不定能够有机会合作呢。

  那么王老实自己知道吗?

  大体上还是知道些的,他就是没上心,不是他有恃无恐,而是无能为力,美帝还是超级的,真要动刀动枪的,单凭王老实自己,哪怕加上华夏也没用。

  毕竟,目前的美帝还是地球的老大,华夏还没到可以跟美帝直接交锋的时候,何况,现在的大趋势还处于全球化中,想要彻底撕开,资本都不乐意。

  另外,他也有些信心,华夏在信息产业中的实力已经远远超出了前世。

  至少在投入上,王老实没少帮着华夏,把一些资金从早该淘汰的产业中转移到了信息化行业,还有人才集聚滨城这个事实也保证了华夏有资本腰杆子硬气些。

  王老实认定,暂时无忧。

  这货还有个小心思,就是投在那上面的钱都没了,打了水漂,他也能抗住,多条腿儿走路,一直是王老实坚定的笨办法,也是最稳妥的生存之道。

  从获得消息的时间上,王老实早于国内,他分析过后,主要情绪不是担忧,反而是自得和自豪,内心里,颇有点期许自己成为华夏未来历史中的英雄人物,哪怕比较正面的也可以接受。

  ※※※

  回到家后,王老实一如既往的给自己泡茶喝,刚才因为周燕那句话导致的情绪早就荡然无存。

  不是他心大量宽,主要就是他发现自己其实完全多余。

  严格来说,周燕已经不是自己招惹的,再说,拒绝了那么多次,还要咋地,又没沾什么便宜,何苦跟自己过不去。

  本来看看时间想要早点睡的。

  却没想到,曹仓舒扯了几个人找上门儿来。

  王老实挺纳闷儿的,这货不是去度蜜月了么?以这货的尿性,不玩儿上个把月,哪儿能想着回来?

  再看脸色,不难看,应该没啥事儿吧。

  一问,嘿,还真有事儿。

  老曹主要是给气着啦。

  事情不是多复杂。

  这货不是带着媳妇莎莎去旅游么,结果一路上,为了赶飞机生了不少气,本来像他这样的有钱人,当然得是头等舱。

  可是赶寸了的时候,头等舱不是有钱才能订上的。

  做了经济舱算一个,还有件事儿,也刺激了老曹。

  在某机场,等候登机的时候,老曹终于见了世面,一行人,气派十足,前呼后拥的,直接从一个通道进入。

  老曹一看,不能够啊,自己也特么的是头等舱,凭啥让他们先进去。

  爷们儿不能受这样的鸟气。

  出门在国外,鸟语可特么的不会,老曹带着翻译呢,直接喊过翻译过来找机场方面理论。

  碰了那一鼻子灰哟。

  人家虽然说话特客气,但那个眼神和脸色实在不是人看的。

  那些客人压根就不是跟老曹一个飞机上的,人家只不过借用了这个通道出去,坐上摆渡车,去自己的停机坪,那有私人飞机。

  私人飞机啊,老曹脑瓜里顿时闲不住。

  他心里就念叨,特么的,老子咋没想到呢,为啥不买一架,娶了媳妇,坐着自己的飞机,满世界去玩儿,那才叫一牛掰!

  越想就越觉得自己这些年都白活了,再没心思都什么蜜月,没憋住,老曹就把自己想法跟媳妇说了。

  莎莎还是很靠谱儿的,是个过日子的人,她很想劝老曹别买,太高调。

  可老曹跟吃了蜜蜂屎一样,心里没着没落的,撺掇他媳妇回国。

  他媳妇也惯着他,愣是答应了。

  回到国内,老曹就纠集了一帮人,跑王老实这儿来讨主意。

  关于飞机的问题,以前有人跟王老实提过,他一直没同意,觉得不符合自己的心思,就搁置了,没再提。

  今儿老曹这么一嚷嚷,王老实还真有点活动心思。

  他看着老白问,“老白也想买?”

  白老板笑了,很实诚的样子,说,“大伙儿买,我就买,王董说不合适,我也没事儿。”

  老牛不等问,紧着说,“我也是这意思。”

  “钱四儿,你呢,打算买一架玩儿?”

  钱四儿难得脸红,“三哥,别逗,我也就买飞机票行,那玩意儿我可没钱。”

  必须认真考虑,就眼前这老几位,手里闲钱实在太多了,这几年没弄什么大项目,光剩下攒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