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371章 三百七十一,你真有种!

第371章 三百七十一,你真有种!

  华夏城市的规划变化很快,京城尤其是快。【】

  很多旧有的东西在不知不觉中不见了,就算老京城人,几年不回来,未必能找到自己家。

  王家牵头做的蔬菜公司在京城好多个老菜市场里都有一席之地。

  大哥王庆其当上了村长,精力转移到村里。

  村里组织种菜的变成了二哥。

  三哥负责运输和销售。

  这两年里,做的顺风顺水,王老实偶尔帮一把,在京城也没遇上什么坎儿。

  前苏庄成了十里八乡有名的富裕村,家家户户都起了小楼,这年头儿,村里小伙子甭说想娶个水灵媳妇,就算娶个仅性别符合的也不容易。

  首一个条件就是家里得殷实。

  别的还好说,光彩礼就不好凑。

  这在前苏庄就不是问题了。

  媒婆们自然也愿意给前苏庄的小伙儿们说媳妇,图啥?不就图个这村里有钱吗,谢礼多。

  要想混媒婆这一行,就得拿出真本事来,周边的漂亮姑娘可劲儿的往前苏庄涌进来。

  王老实听说后,还赞了句,这样好,提高咱老王家的基因水准。

  几年的时间里,前苏庄的蔬菜公司在京城里铺下了一个很不错的销售网络。

  很多菜市场里都有了不少来自前苏庄的蔬菜专卖摊位。

  这是有一次三哥碰到王老实,把建设蔬菜专卖的想法说了,得到王老实的大力赞同,他告诉三哥,未来趋势就是如此,顺带着,王老实给出了不少主意,前苏蔬菜走上了快车道。

  前苏庄以前以批发为主,销售自己村里的产出为主。

  后来逐渐开始把相邻的几个村子纳入了自己的渠道里,前提条件是,得按照前苏的标准种菜。

  此时的前苏的蔬菜销售公司成了镇里效益最好的企业。

  不过,能够到一线专卖系统里做销售的,还有负责配送的都是前苏庄的村民,也是王老实提醒的,渠道在手里,谁也没办法。

  王老实说,这叫抓紧核心竞争力。

  如今,三哥又来找王老实,目前他几乎也常驻京城。

  前苏蔬菜遇上了难题。

  说起来好笑,竟然是漂亮婆娘们惹的祸。

  王家哥几个商量的时候,觉得卖菜是个门面儿事儿,得拣俊俏媳妇去撑,至于没出门子的闺女是不行的,村里规矩大,虽不至于大门不迈,可抛头露面的绝不可能。

  这么一来,被王老实说用来改良基因的都到京城来先改善形象了。

  诸位看官试想,菜市场里,那是啥环境?这么多村里挑出来的漂亮小媳妇,那杀伤力得有多大?

  淳朴的美忒无敌。

  第一个就是蔬菜的销售比以前更好了。

  前苏蔬菜苦心经营出的口碑,加上漂亮的销售,这个销量就不能差了。

  第二,招恨了,每个菜市场里卖菜的都不少,眼看着人家的菜卖的贵,卖得快,这心里要是能受得了才怪。

  第三,社会闲散人员,最底层的那种,跑来惹事儿也多了,目标大多冲着小媳妇们去的。

  三哥还说了一个难事儿,不少菜市场都面临拆迁,要搬到新建的里面去,本来这不算什么,可前苏去租去买都遇上了难题,尤其是在东部城区里,似乎有一股子势力,多少钱都不租售给前苏庄。

  王老实问,知道是什么人做的吗

  三哥说,应该是大批发市场那头儿放的话,要是租给前苏,其他菜贩就抵制不去租。

  王老实说,怕还有你们的邻居们也不踏实吧?

  三哥点头,前苏的菜卖的真让人妒忌。

  前一个小媳妇的事儿很简单,找人打个招呼,绝对不会再有一个小混混敢再来。

  就是门市这个不好弄,强压不下去,闹不好就容易出点啥乱子,犯不上。

  当着三哥的面儿,王老实给白老大打了电话,当个玩笑似地把骚扰小媳妇的事儿说了。

  白老大听了也哈哈大笑,说,王老板老家将来不了得,搁在古代,那得出多少皇后王妃之类的。

  拍着胸脯,白老大说,打明儿起,再有一个去惹事儿的,他姓白的自己抽嘴巴子。

  王老实连说,老白,这过了,稍微过问下就行,咱们之间不至于。

  三哥知道老四在京城有能量,就没想到能量到了这个地步,困扰他这么长时间的事儿,一个电话就说没事儿啦?

  三哥说,真没事儿啦?

  王老实说,肯定没事儿!

  他又问王老实,这个白总是干啥的?

  王老实说,京城混道上的都得给他面子,说白了,就是以前有名的大混混,混出门道儿来,就成了白总。

  三哥细想了下说,其实批发市场那头儿,你说的白总也能打招呼,谁也不敢不给面子。

  王老实哪儿能不知道那些批发市场里的猫腻。

  混道儿其实很费钱,没钱啥都玩不转,主要是他们那一行需要钱的地方太多:

  养家要钱。

  平时要装~逼,开豪车,住洋房,泡小妞儿,穿名牌,挑费真不少。

  更关键的是,孝敬钱最不能少。

  正经儿的企业,他们做不来,只能玩儿技术含量不高的,比如什么建材市场,什么运输啊,或者啥批发市场之类的。

  不过,这都是低端的行当,要想多赚钱,只能垄断,怎么垄断,又跟他们的专业凑一块儿去了。

  前苏蔬菜无疑坏了他们的规矩。

  这帮人,宁可不赚钱,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别人在他们自己的地盘儿上闹杂儿。

  以前他们不大敢动,因为传闻前苏蔬菜背景很大。

  也是前苏顺风顺水,基本上没遇上啥事儿,没亲眼看见的东西,总是做不得准儿。

  赶上拆迁浪潮到来,就有人壮着胆子,使了个花活儿。

  不明着来,效果却实在。

  把前苏赶出京城最基层的销售渠道。

  王老实略过这个事儿不提了,有两层意思。

  白老大放出话去,估计这帮人得收敛些,两个问题,一个话就可以解决。

  另外,王老实考虑到升级的可能。

  不管前苏的蔬菜多好,目前也是在最低端的层面儿上扑腾。

  再向上的销售终端,前苏根本就没有涉及。

  王老实问三哥,考虑过进超市没有?

  三哥说,打听过,太麻烦,押款厉害,赚的钱不一定比现在多。

  这话不算瞎话。

  超市系统,对供货商的压榨真的是惨绝人寰、丧心病狂。

  进场费,店庆,促销之类的成本很高。

  加上结账周期长,对不愁赚钱的前苏蔬菜真的吸引力不大。

  更加上麻烦这个词儿,三哥的意思就是不想进。

  单从赚钱角度来说,王老实也不喜欢进超市卖场。

  但是要从培育品牌的角度来说,投入和产出的比例就不能这么考虑了。

  当大型超市的蔬菜有了前苏蔬菜,前苏这个蔬菜品牌就会在潜移默化中形成,壮大,最后成为名副其实的品牌蔬菜。

  到了那时候,前苏蔬菜哪里都去得。

  不光是蔬菜,未来还可以向水产、肉类,蛋类,粮食,食用油等等,有了品牌,怎么扩张都不会多难。

  若这么一算。

  进超市就划算多了。

  王老实没把自己这些想法跟三哥说,因为人。

  三哥读书少,现在能够当领头儿的,是因为他是王老实的三哥,也因为他是种大棚的元老。

  关于农产品销售的想法,王老实也是临时起意想起来的,做好了,那就是奔着农产品集团去。

  以三哥的能力,甚至已经当上基层父母官的大哥,都不具备这样的企业领导能力。

  最好的办法就是引入现代企业管理团队,以前苏为核心组建一个种植区,用前苏做品牌————不知不觉中,王老实想了很多。

  越想他越觉得这事儿可以做,尤其是今后,老百姓就没一口东西进嘴放心的时候,前苏的前景更加令人憧憬。

  这事儿必须做!

  还得抓紧做。

  王老实跟三哥说,“进超市,不管多难,哪怕赔钱也要进,赔了的我补给你们。”

  三哥愣了愣,摆手说,“怎么说话呢,赔了要你补,村里老少爷们能答应?咱前苏别的不夸口,赔点钱,不算啥!”

  王老实在前苏村里,辈分就不说了,声望妥妥的,比那个当村长的大哥要好使的多。

  村里人心里个个都明白,前苏村如今的风光是怎么来的。

  进超市系统的事情就这么说定了。

  至于其他的事儿,王老实没当多大的事儿。

  接过王老实电话的白老大也没特别在意,怎么也是小事一桩。

  一方王老实觉得以白老大在京城的腕儿,办这个,没难度,随口一句话就够了。

  白老大也这么认为的,他是跟自己的司机说的,让他在晚饭的时候,把话儿说下去,虽然不怎么混了,面子和威慑还在。

  谁也没成想,第二天就出了岔子。

  东牌楼菜市场里,就有前苏的一个专卖店,不是摊位,而是租了一个门面房。

  这是个大市场,辐射能力很强,周围也是密集居住区,销售量很可观。

  类似这样的市场,前苏都会加大投入,直接开店。

  负责这个店的叫王文东,文字辈儿,比王老实小一辈,是侄子。

  年前,家里给张罗了一个媳妇,叫武娟,也是王文东的初中同学。

  小两口好不容易才争到这个店,真是上心。

  尤其是武娟,她家里条件非常不好。

  不过这个姑娘命真算不错,她爸没有那种重男轻女的想法,她上到高中才辍学。

  王文东也是老实人,他是瞄着武娟,请说和人帮忙。

  估计是还记得王文东这个同学,武娟觉得是个老实本分的,就同意了。

  娶了武娟后,他满意的不能再满意啦。

  进了京之后,见识了大都市的繁华似锦,武娟也对人生再次充满了希望。

  武娟比王文东更有上进心。

  起早贪黑干活不说,她还逼着王文东跟她一起读自考。

  王文东问媳妇,干啥还要读书,有什么用?

  武娟拧着王文东耳朵说,有没有用的,多读点书总是好的,谁知道什么时候用上。

  有些话她没说,前苏蔬菜公司多赚钱,她都看在眼里。

  而公司的管理层,文化程度并不高,将来——为啥就不能想想将来呢。

  因为武娟的漂亮,最近总有小混混骚扰。

  是个男人就忍不了,王文东也是。

  别看他老实,可在保护媳妇这事儿上,王文东绝对爷们儿。

  要不是武娟强拉着,早就抄起他的那把砍刀冲上去来。

  好在平时这帮混混也就口花花的,倒没有啥更过分的。

  小两口也就忍了。

  这天吃晚饭的时候,两人还在说这个事儿。

  武娟还问王文东,不是京城有个十三叔(王老实大排行十三)吗,很有本事,咱不能找他去?

  王文东摇头说,我告诉九叔了,九叔说他找十三叔。

  在这一片整事儿的那个小子叫六子,打小长得就欠揍。

  今儿他和几个狐朋狗友喝了酒,不知道哪个货提了句卖菜的小娘们儿。

  精虫上脑的六子,实在心里痒痒,酒精加上平日的无法无天,一帮人就冲着东牌楼菜市场去了。

  也怪道上的通讯系统实在落后,层次不齐的,这几个小子还没混上手机,就算有,不着调的他们未必有钱交话费。

  反正,白老大的通知没听到,就算听到了,酒到量了,想来也顾不上。

  调戏不成,就用强。

  打了起来。

  王文东的砍刀没用上,被怕惹事儿的武娟藏起来了。

  要是说力气,这几个都不是王文东的对手,论打架的技巧,王文东明显不行。

  开始还叫打架。

  后来就变成围殴了。

  不过,王文东给争取了时间。

  武娟来得及打电话给王老实他三哥。

  还顺带这报了警。

  六子等人放躺下王文东,扭头找武娟。

  防盗门,锁得死死的。

  窗户也有护栏,大拇指粗细的钢筋,没点现代化切割工具,说出大天,他们也进不去。

  几个人闹了一会儿,也泄气了,互相招呼着找地儿接茬儿喝酒去,说一会儿还回来。

  警察到了,武娟才敢出来看王文东。

  一开始,她真不知道那帮混蛋下手真黑,王文东身上被捅了好几刀。

  人眼看就不行了。

  警察也发现不对了,顾不上什么救护车,抬上警车直接奔医院。

  王老实接到电话的时候,正跟宫亦绍在喝茶,最近两个人见面儿少,宫亦绍也是特意来见王老实。

  说的事儿,基本上跟刘彬家的意思差不多。

  他比刘彬家说的更明白。

  有没有事儿不重要,但你很重要。

  王老实到底怎么个重要?他自己也清楚,能赚钱,是纽带,在别人心里未必就不是突破口。

  不过,宫亦绍说的也明白,可能性极小,主要是这段时间,大家都在收,咱也收。

  心里不大舒服,可没办法,王老实额头上标签实在够多,扯上谁都不好说。

  政~治这玩意儿,太深奥,王老实不大懂,也懂不大明白,老爹都劝自己离远点,那就是真的该离远点。

  两人正聊得起劲儿。

  三哥电话来了。

  王老实一听就炸毛儿啦!

  扯开嗓子喊人,“老江,开车,招呼人!”

  宫亦绍用力拉着王老实,“你告诉我怎么回事儿?”

  王老实瞪着眼珠子说,“我老家人被人捅了,人在医院生死不知。”

  宫亦绍说,“先去医院看人再说,招呼人不急,我跟着你去。”

  二十分钟后,一行人到了医院。

  急诊抢救室外。

  三哥已经带着村里不少人在了。

  王老实抢一步过去问,“人怎么样了?”

  三哥紫黑着脸说,“文东命大,没捅到要命的地方,就是流血太多,正联系血站————”

  王老实急着说,“还联系啥,这么多人就不能用?”

  三哥也没好气,“特么的,这么一大帮人,就一个能用的,大夫说啥不再抽啦!”

  可不,再抽又得搭进去一个。

  王老实问,“到底咋回事儿?”

  三哥冲着一个女说,“那是文东家的,还是昨天我跟你说的事儿。”

  王老实愣住了,丫的,这脸火辣辣的。

  那边儿,警察还在做笔录,武娟两眼哭得烂桃一样。

  王老实也不想问了,扭头冲着老江点了点头。

  老江掏出电话出去了。

  宫亦绍都看在眼里,可当着王老实老家这么多人,他就不能说一个拦着的字儿。

  他听到王老实正跟他三哥说,这些日子,到咱这儿闹事儿,有名有姓的,有一个算一个,都给我。

  宫亦绍头皮发麻了。

  搁在平时怎么都好说,眼下真不是闹动静的时候,就怕让人家揪住小辫子。

  可这话怎么都说不出口,里面儿还生死不知呢。

  宫亦绍拿着手机到一边儿,不停的打电话。

  在那儿之后。

  这医院又热闹了。

  一个个跟大爷似地都来了。

  尤其是几个小年轻,叫嚣的最厉害,嘴里都是什么血洗之类的。

  现场的两个警察脑门上都是汗,心说小六他们这是惹了什么那尊大神啊!

  不看车,就光看人,他们也知道这帮家伙就没一个省心的主儿。

  辖区里,有啥狗烂儿,他们都门清,苦主连名字都说了,要是不知道是谁,那就白混了。

  一个半小时后,两个警擦又看到一溜车停在急诊门外,下来二十几个彪悍的家伙,心知今儿不能善了。

  其中一个赶紧躲到厕所里,给他们指导员打电话,“钱指,赶紧把你外甥他们抓了,送拘留所去,晚了就没命啦。”

  电话里,那个钱指还没明白,“你胡说啥呢,到底怎么回事儿,你给我说清楚喽!”

  “钱指,没时间了,记着,赶紧先把人抓进去,保命要紧!晚了就来不及了。”

  小六,这一片太有名了,他舅舅就是这片派出所的指导员。

  这个警察挂断电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