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八十五,这事儿办得好

八百八十五,这事儿办得好

  评价一个下属是不是值得提拔,能力要放到一边儿,忠诚放到首位,还有个关键因素,成长,或者说纠错能力是不是够。

  能耐大没用,总是在一个方面犯错,多好的也没用。

  安保已经在唐唯身上多次犯错,究其根本原因就是掌控能力不强,没有统一的指挥。

  放出去人,却收不回来,这是大忌。

  李铁军进行了整个安保公司的工作程序调整。

  比如负责唐唯的值班小组,他们要实时讲位置和基本情况进行上报,控制中心会进行记录,并向有关人员进行信息共享。

  小朱同志是王老实安保的总负责人,他就需要掌控准夫人唐唯的准确信息,一旦老板问起,他得有问有答。

  王老实开着李璐的车出发了,前有开路的,后边儿有护卫,四辆车鱼贯而出。

  上车之前,他们就知道要去中心妇产医院,那是京城条件最好的产科医院。

  车子才出了小区不远,关于唐唯的位置信息就转到了小朱的通讯器上,‘唐小姐在中心妇产医院。’

  别人还不知道,小朱同志立马炸了毛,心中惊呼,‘尼玛,要出大事儿!’

  他现在后悔了,刚才就不该妥协,坚持让老板他们坐这辆车,完全坐的下,干嘛非要开那辆车啊,这不是找不自在吗?

  想想都觉得恐怖,小朱拿着手机直发愣。

  脑海里瞬间形成一组画面,王老实搀着李璐,走在中心妇产医院的楼道里,迎面走来唐唯,一脸惊愕的看着王老实跟李璐,哎呀妈哟,天崩地裂不为过。

  “控制车速。”朱助理立即给司机下令,先慢下来再说。

  第二件事儿,他马上联系唐唯那边儿的人,“唐小姐大概还要多长时间离开医院?”

  很快,回复就来了,不乐观,“医院人很多,短时间内还要留在这里。”

  “你在唐小姐身边儿?”

  “是。”

  “拉开距离,我有话说。”

  几秒钟后,“好了,你说。”

  “情况有些复杂------”

  负责唐唯安保的组长姓薛,听完之后,也有点傻眼,小朱的意思是两组人配合,避免双方相遇。

  可特么的不是那么简单的,医院并非由着谁胡来。

  除了排队就是排队,至于VIP神马的,千万表瞎想,如果不是有足够的资源全力动用,那种待遇很难,甚至都看不到。

  显然,姜丽没可能。

  其次,王老实也没想过。

  按照正常情况,他们相遇的概率是多少,小朱同志已经懒得计算,比特么的啥赫猜想都难。

  小朱同志与薛组长两人都快疯了,不停的商量如何避免那种情况发生,旁边儿开车的小郑实在听不下去,吐槽了一句,“换个医院不就得了。”

  “嗯?你说什么?”小朱扭过头看着小郑。

  小郑吓了一跳,其实他就是个心里话,没忍住,他可没有替老板做决定的心思,赶紧说,“朱组,我什么也没说------”

  “你说得很对啊,咱换一家医院。”

  小郑底气不大足,“老板愿意?”

  “你真笨,老板来之前知道要去医院?”

  郑司机同志没回答,肯定不知道呗。

  “附近还有哪家医院产科不错?赶紧改路。”

  后边儿车上,胖姐奇怪的说,“咦,怎么改路啦?这可不是去中心妇产的路啊!”

  说着,胖姐还特意转过身向后看,方向不对。

  马上,胖姐又意识到,自己多嘴了,去哪儿是人家王老板决定的事儿,你跟着掺呼什么。

  王老板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他选择了相信,事实上,他根本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车上的人也没看到,已经有一辆车在刚才超过他们,绝尘而去。

  地点变成了华夏陆军总医院。

  车子领卡进入医院后,已经有人拿着挂号条和孕检档案本等东西等着。

  王老实停好车,下来后,小朱同志说,“前边儿还有两个人,很快就到李小姐。”

  李璐这会儿根本没心思想为什么来这里,她自己也压根就不知道哪儿好,现在心里就剩下小甜蜜,别的什么都没有。

  她没意识问,胖姐管住了自己嘴巴,就剩下王老实了,他得问问,“怎么不去中心妇产、换这儿来啦?”

  有些话当然不能让李璐她们听见,小朱一本正经的说,“老板,我们有人去了中心妇产,那里人流量太大,不安全,而且几个小时都未必排上队,陆军医院条件并不差,所以我就------”

  王老实一想,还真是那么一回事儿,点点头说,“嗯,这事儿你办的好。”

  检查很顺利,李璐的情况正常,除了反应有些大,别的多还行,医生也没说什么,就是嘱咐了一些注意事项。

  回家的路上,胖姐这货净跟着起哄,又提出一个问题来,准生证。

  华夏有些事儿很严谨的,照顾得也全面,生孩子需要批准的,所以就有了准生证,当然,那玩意儿也有人不在乎,玩儿硬的,尼玛,都到了临盆,谁敢不让生?

  事实上,准生证很关键,牵扯到一些列问题,比如上户口,一环扣着一环,根本躲不开。

  很多孩子不符合生育条件,自然办不下准生证,也就落不了户,自然就没户口,正统的叫法就是黑户。

  华夏没户口的人大有人在,甚至相当于一个排名前十国家的总人口。

  究其原因,生育也是要计划的,人口更是属于资源。

  不用胖姐再多说,王老实自然而然的想到了。

  李璐就不符合办理准生证的条件。

  首先,她还是在校大学生,户口是学校的集体户口,那儿可没有生育指标。

  其次,她未婚,更不符合办理条件。

  晚育什么的就不提了,那是个鼓励,不是要求。

  “没事儿,我来办吧。”王老实语气轻松的承揽下这个活儿。

  他很清楚,很多事儿,还是有余地的,可以换个方式来完成,违反点规定,也不是没有的。

  比如李璐,她那个文凭已经没什么用,顶多就是个交代,要不要的就那么回事儿,想要就到时候办一个,不想要就算了。

  户口转到京城,直接落户。

  准生证么,简单,打个招呼而已,都用不着王老实找谁,老邱就办了。

  换了医院就是好,他们回到家,还不耽搁午饭,要真是去了中心妇产,这会儿估计还排着队呢。

  在吃饭之前,王老实就把一系列的事儿告诉了老邱,老邱自然得当回事儿,紧着说,“老板放心,这事儿我自己办。”

  聪明,老邱越来越老道。

  离开李璐家,回去的路上,小朱同志如实汇报了上午的情况,王老实吓了一跳,得亏小朱脑子灵活,要不还真就费劲儿啦,真碰上,后果难料。

  提起唐唯,王老实赶紧打电话询问。

  一问,还没完事儿呢。

  王老实叮嘱她注意安全,告诉她晚上有个聚会,问她回不回来。

  唐唯问,“很重要吗?一定要参加?”

  宁小云肯定是不去的,这个刘彬已经说了,李霞也没来,女的就一个白瑞斌媳妇,王老实觉得自己想的有些宽泛了,说,“没多重要,就是怕你没地方吃饭。”

  话筒里,传来唐唯咯咯笑声,“不跟你说了,到姜丽了,我晚上不回去。”

  得,晚上又自己一个人。

  到家后,洗了把脸,还没坐下,艾碧涵就赶到,好一大摞文件,大部分都是傅颖弄过来的,让王老实确认签字。

  这事儿不能马虎,王老实只能耐着性子坐那儿一份份仔细看。

  挺累心的,都是法律性文件,很多话绕嘴、也走心,没到一个小时,王老实就放下文件揉了揉眼睛。

  抬手腕看了下时间,拿过电话给张涛打,“跟哪儿忙活呢?”

  张涛所处的环境似乎不大安静,嘈杂声一片,“正跟着人流往外走呢,哦,是在宫里。”

  “你玩呢?”王老实一愣,他真是没想到的事儿。

  他倒是没细问张涛进京来干嘛,只是听说要来搞点钱回去,也能猜到张涛情况不会太舒服,却没想到张涛应对的方式如此直接。

  摩挲了几下下巴,他又问,“还打算去哪儿转悠?”

  张涛应该换了个人少的地方,杂音少了,“京城几个有名的景点都转转,小毛都没来过。”

  王老实顺着他意思说,“那行,你也熟,我就不安排,有事儿给我打电话,晚上别忘了。”

  放下电话,王老实摇了摇头,这个张涛,跟谁学的啊。

  不过他也认可一件事儿,没这个本事,张涛也无法在他的位置上待下去,肯定被轰下去。

  还是环境改变人,为了生存,人的潜力无边,只要意志够坚定,奇迹总能发生。

  打定了主意不去影响张涛,王老实也就放松了心态。

  ※※※

  山北大酒店,每到了饭点,人还是很多的,庞大的人口基础,类似还过得去的酒店都混得不赖,尤其是奥运临近,游客增多,更添了几分热闹。

  因为是重灾区,从山北到京城来公干的人很多,落脚点基本上就在这座酒店。

  华灯初上时,各个包房基本上都坐满。

  邓主任还记着答应的事儿,交代给助手,他自己去陪着今天来京的领导。

  为了凸显地方特色,每个房间都冠以山北地方的名字。

  给白瑞斌留的房间叫涧溪,房间很不错,各种设施齐全,十几个人都不显得拥挤。

  白瑞斌两口子老早就到了。

  昨天晚上,冯楠才知道自己老公所谓的三哥是何方神圣,一开始她还不相信,怎么可能呢?

  整个晚上,冯楠都处于不正常状态,反复念叨,‘王落实竟然是你同学?’,‘他可是世界首富啊!’,‘你知道他有多厉害吗?’,‘你怎么早不说,也不联系?’

  老婆如此,白瑞斌表面上有些不耐烦,心里其实特通畅,很久没有的那种感觉。

  到了今天,中午在单位食堂吃完饭,冯楠就打电话催着老白赶紧到酒店去等。

  老白直翻白眼,好不容易耗到四点左右,他还是禁不住老婆的坚持,来到了山北酒店。

  一进屋儿,冯楠第一个问题就是,“山北酒店档次是不是太低了?”

  “不是高低的问题,是合适。”老白耐心的给自己老婆解释为什么他要选这里,因为张涛在山北任职。

  很快,女人的心细再次体现出来,“这个房间太差了吧,我记得这儿有个大套房的。”

  白瑞斌哭笑不得,他很清楚那位的性格,该讲究的时候,一丝一毫都不能差,别的,能将就的自然也不会多言语,过了头反而不美。

  冯楠又发动脑筋,提出了个新想法,“老邓他们也太不重视了,也不知道过来伺候着?”

  没办法了,白瑞斌只能告诉她,“你不了解三哥,他不喜欢那个。”

  “哦,果然是干大事儿的。”

  没消停一会儿,冯楠好像想起什么大事儿似地,抓着老白的胳膊,紧张的问,“我这身衣服没问题吧?”

  老白,“------”

  张涛恰好这个时候进来,总算让老白松了一口气,要是再没人来,他都担心自己老婆精神上绷不住。

  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冯楠特热情,还特甜的喊人,“二哥来啦,我给你倒水。”

  服务员就在门外站着,不用。

  张涛笑了笑,“老白,你好福气,弟妹真不错。”

  “可不是,不过二哥你别夸她,不经夸!”

  冯楠白了自己老公一眼,扭着身子去了小吧台。

  小毛同志今天累坏了,坐那儿没精神,旅游可是个辛苦活儿,在京城尤其是,每一步都要花费力气去挤,不然真走不动。

  他是秘书,得时刻照顾自己的老板,一天下来,实在累得不轻,哪怕刚才洗了澡,也缓不过来。

  “对啦,你给落实打电话没有,刘彬什么来?”

  冯楠把杯子放在张涛跟前儿,然后安静的坐在白瑞斌旁边儿,她就忘了一件事儿,还有一位呢,小毛可没享受张涛的待遇。

  也确实是口渴了,小毛自己发现人家没给自己倒的意思,就自顾自的去给自己服务。

  张涛都看在眼里,神色如常。

  白瑞斌同样也看到,只是淡淡的扫了自己老婆一眼,也当不知道,“彬子说他下了班去找三哥,然后一块儿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