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八十一,他那是跟我客气

八百八十一,他那是跟我客气

  京城最大的特色是什么?

  还真不好说,出发点不同,角度不同,个人喜好不同,都早就了各异的结果。

  但有一点,除了京城本土人,各省市都一致认为靠谱儿。

  京城的哥特能侃。

  他们侃的能力绝非干涩的文字可以形容的,没见识过的人压根就想象不出来。

  反正他们能够从外太空的一颗小沙砾顺延着毫无违和感的给你掰扯到母猪产后护理上,你听了一路,还特么的觉得道理通顺。

  这就是能耐,不服都不成。

  另外呢,他们还有个极大的贡献,小道消息的传播,经他们的嘴,能够迅速扩散到全世界,不是吹牛,他们是真有这个本事。

  饭店惊魂那场戏,按理说是没过审的,各方都选择了压制,不扩散。

  围观群众有,可并没有谁进去瞅瞅。

  能够散播消息的也就是饭店里那些人,服务员之类的,有老板强力压制,基本上出不来啥消息。

  食客们自然也不会乱说,都挺憋屈的,又没地方说理去,还不如忍着,争取时间一长就忘掉,喊冤,除了博他人话茬儿,有什么用?

  偏偏就有个的哥恰巧在里面吃饭。

  这货也是个合格的侃爷,俨然就是一个繁殖能力极强的种子。

  没用多久,京城的哥界就有了这件事儿的升级加料版本。

  具体内容甚至多了些不大符合科学的成分。

  听客们基本上就把这类事归档与那种真实发生,却不被允许流传,甚至官方否定的各种神奇事件中。

  坊间传起来,沸沸扬扬。

  侃爷能力果然非凡,贾志军跟方晓都听到了,两人也不免忍不住破口大骂,却毫无办法,别说他们没那个能力,就算真有本事,想堵住老百姓的嘴,从未有人成功过。

  本来就已经够乱了,这边儿又来添事儿,两位可是知道什么叫头疼,因为他们已经听闻,王老实头号马仔已经在圈里打听他们的事儿啦!

  一大早就来了那么多消息,真是不让人自在。

  ※※※

  相比他们,王老实就神清气爽的多,唐唯就给了他一个白眼儿,甚至都没立即把他手拽出去。

  这货也是不识进退,手上顺溜儿的捏了捏,终于惹得唐唯动手,把他清除出去。

  好在人家姑娘很温婉,身子往王老实怀里拱了拱,闭上眼,那架势就是要睡个舒服的回笼觉。

  本该起来晨练的王老实哪里会舍得起来,自然也配合着美妞儿。

  多舒爽的早晨啊!

  好景不长。

  外边儿电话一个劲儿的吼。

  王老实得去接,他的电话还算藏得比较深,基本上没多少无关人知道。

  不舍的从香喷喷的唐唯身边儿离开,拿过电话来一看,哟,曹仓舒。

  王老实低头看了一眼,尼玛,才六点半,最基本的关怀哪里去啦?

  非常没好气的接听,“老曹,你要是没大事儿,你就摊上大事儿啦!”

  “哈哈!!”曹老板的笑声还是那么洪亮,放着好嗓子不去唱男高音,你丫混什么社会,做屁的买卖,“还真让王董猜着啦,大事儿,大好事儿!”

  咦,还真有!

  “说说看。”

  曹老板似乎在深呼吸,“王董,我要结婚了。”

  结婚啊,现在也行,尴尬的时候算是过去了,现在不算时候不对,“行,我同意!”

  “谢------”老曹突然闭嘴了,你妹的,我结婚用得着你同意?

  他当然知道王老实在逗他,马上进入正题,“下周六,风景山庄,王董,有个事儿,你不能推。”

  王老实问,“说吧,咱谁跟谁。”

  “你给我当证婚人。”

  牙疼!

  王老实不但牙疼,还牵扯到蛋疼,你曹仓舒结婚是喜事儿,可你得着调啊,这么不靠谱儿的事儿你也敢想,我特么的咋给你当证婚人?

  顾不上开玩笑,王老实赶紧实诚的劝说,“你可别这样,我不合适,你放心,你结婚,我肯定到,老早就到还不成?”

  老曹就是个缺心眼儿的,认准死理儿,甭管王老实怎么说,就不行,你这证婚人当定了,这货还告诉王老实,“王董,这事儿就这么定了,要是看不起我,你就别来。”

  你丫------!

  王老实真想拽过来这二货,直接踹几脚,有特么的这么说话的?

  放下电话,王老实坐在椅子上发呆,总觉得这事儿对不住人家老曹,自己才多大啊?这证婚人换自己老头子还差不多,自己上去,算怎么宗子事儿?

  唐唯已经起来了,到了这屋,问王老实,“谁来电话?你这是怎么啦?”

  回过神儿来,王老实一脸无奈的说,“曹老板,你见过,他要结婚了。”

  “哦,那是喜事儿啊。”

  “他让我当证婚人。”

  “噗!”

  唐唯也没忍住,笑喷了,好半天才缓下来,“你答应啦?”

  王老实咬牙切齿的说,“不答应成吗?那货摆出架势来,我不去就绝交,你说我怎么办?”

  坐到王老实旁边儿,拍了拍王老实肩膀,“那你就当呗,又不是什么坏事儿。”

  ※※※

  另一头儿,老曹同志得意洋洋的放下电话,牛气的说,“搞定!我就说嘛,王董那儿没问题,咱面子有的是。”

  他那未婚妻,就是叫莎莎的那个担忧的说,“可我刚才听着人家好像不大乐意呢?”

  “不可能,你不了解王董,他那是跟我客气呢。”老曹自信心这会儿特足,压根就不信莎莎的猜测。

  其实人家新娘子是不大愿意让王老实当证婚人,与其他无关,主要还是年龄,要是比老曹大那没问题关键差不少呢。

  “唉呀,忘了个事儿,还得打电话。”

  莎莎赶紧问,“什么事儿啊?不能回头再说?”

  老曹摇头说,“婚车啊,我刚才问了找王董借了。”

  借?

  准新娘子就不明白了,你姓曹的也是个有名有姓的大老板了,什么车没有?

  她其实挺想拦着的,可人家曹老板是个急性子,电话已经拨了出去。

  “王董,还是我。有个事儿得跟你说一声------”

  “是这么一回事儿,王董不是新买了几辆车吗,我打算借一辆当婚车------好好,我直接找老邱。”

  挂断电话。

  莎莎姑娘好奇了,抱着老曹胳膊就问,“什么车啊?”

  “嘿嘿!”

  老曹同志乐了,拍着莎莎的小脸颊说,“放心吧,绝对牛比,几千万一辆的,咱是来不及了,回头儿我也弄一辆来去。”

  莎莎也算见过世面了,一听几千万,也不禁惊讶,说真的,她没那么肤浅,排场什么的并不讲究,打一开始,就是老曹在张罗,她都是被动的接受。

  ※※※

  京城的圈子里还在酝酿着什么,比如大伙儿都知道了,就看那位王大老板如何折腾了。

  好些个人是知道些历史的,那位算计之精细、招数也天马行空,搁谁都觉得方晓得脱层皮,而贾志军可能会从京城除名。

  暴风雨来临之前总是出奇的平静,大伙儿都认为现在就是,王老板估计憋大招儿呢!

  王老实真没那心思,当天他已经出过气了,那就算完,毕竟不是奔着自己和唐唯来的,算是意外。

  让曹老板结婚给刺激的,王老实也开始把自己结婚的事儿放在了心上,就比如拍摄婚纱照的事儿,王老实已经让公司里的几个大拿到家来,商量怎么拍。

  给大老板拍婚纱照,那得抢破头,美誉国际本身的摄影师都不算是顶尖高手,但拍这个都没问题,比坊间那些婚纱影楼高出不止一个层次。

  也就是几个摄影师都惦记着在老板跟前儿出风头,谁也不想让别人比下去,讨论的就多了点。

  反正时间也富裕,王老实也乐意多听听,他自己心里实在没啥路数,兼听则明的道理正好用上。

  抽空呢,他还去了一趟曹老板组织的饭局,不为别的,就是老曹办事儿讲究,结婚前,这帮老铁,他必须表示的充足。

  老曹如今正春风得意,招待这帮货特实在,点菜的时候估计没怎么走脑子,好几个硬菜都上了两遍,这帮货哪个肚子都不缺这个,但能感受到老曹的那股子激情。

  酒桌上没别的事儿,就一个主题,老曹的婚礼。

  京城的婚礼现在简化了许多,好多曾经的记忆基本褪得也差不多了。

  按照老曹的意思,能拾起来的都要整一整。

  王老实只是听着,不像别的货给瞎出主意,尤其是钱四儿,满嘴放炮,馊主意一个接着一个,溜得很。

  听了老曹介绍,王老实才知道,原先计划的是按照最传统的风俗办,八抬大轿什么的都上。

  就是后来有人说忒招眼,莎莎同志也不大愿意,老曹才改了主意,按照时下流行的方式来。

  王老实也听出点意思来,一天折腾下来,得累个够呛,想想也是,结婚吗,多喜庆的事儿,可不就照着痛快了办。

  热热闹闹的喝完这顿酒,曹老板的婚礼也近在眼前。

  王老实让唐唯拉着去了专卖店,两人都得整一身新的。

  本来呢他打算找一套周正的衣服就行了,唐唯不同意,说既然给人家当证婚人,就得认真点,衣服不能马虎。

  得,听着是那么个道理,王老实心里有个念头儿,定制了那么多衣服,穿一套出去绝对没问题。

  后来又一想,两个理由不成立。

  第一,那是人家曹老板的婚礼,自己不能抢风头,否则就有点不地道了。

  第二,那可是自己结婚用的,先穿了出去,说法声不合适。

  老曹结婚,没选真没五星酒店啥的,而是放在老牛那里,这算给老牛面子,牛老板也上心。

  头一天就把王老实给请了过去,说让他瞅瞅,有什么不合适的。

  可把王老实给弄得哭笑不得,合着自己在他们心目中就无所不能?

  尼玛,婚礼现场咋弄,我特么的哪儿懂?

  还不弄糊弄事儿,王老实也没辙,一个电话把林之清老杂毛叫上,你丫不是号称大师吗,赶紧的,显摆你的专业。

  林之清确实眼睛毒,挑了小不言的几个毛病,改也不费多大事儿。

  王老实倒是跟着一直看,他主要还是学习,过不了多少日子,自己也得结婚,没准儿就用上。

  等一圈转下来,王老实似乎懂了点,林老杂毛不愧特么的大师,立场坚定啊,两边儿都讨好。

  他这么一指点后,甭管是老曹还是老牛,肯定都满意。

  曹老板得说牛老板办事儿细致、讲究。

  老牛脸上也有光。

  嘿!

  这老小子,还真是够滑溜的。

  婚礼当天,王老实带着唐唯出席。

  根据京城的规矩,接新娘的车队早晨六点就出发,去装扮花车。

  原以为自己要直接到山庄去等。

  等到了地方才知道,先去新房,新娘子要先到婚房那里。

  王老实这货是比较懒,也不大爱热闹,结婚这事儿挺喜庆的,自然也就闹,不闹不欢乐么。

  人家都去,他也不好说自己留山庄歇着,跟着去得了。

  唐唯倒是兴趣很足,上次姜丽的婚礼简化的厉害,这次真正见识了,想来她心里也有想法的。

  曹老板的婚房面积想当大,可是到了这会儿,几乎就没个下脚的地方,到处都是人,没几个认识的,王老实这才想起来,人家曹老板也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

  天气不错,院里搭了彩棚,各种吃食饮料摆了不少,王老实没往屋里挤,拉着唐唯找了一桌喜欢吃的,吃点垫垫肚子顺便点评一下这个婚礼。

  九点多一点,就有个小伙子扯着嗓子喊,“车队出发啦,大伙儿准备。”

  两人不懂啊,就看着一帮子人忙活起来,至少几十个年青人分列两队,有拿着彩带喷桶的,有捧着鲜花瓣儿的。

  另有几个人不知道从哪儿鼓捣来一大堆彩色气球,摆在铺了红毯的路上。

  “滚床的童男童女呢,赶紧找来!”一位大娘扯着嗓子喊了起来,那调门儿,震得人耳朵嗡嗡的。

  十点钟,欢呼声传来!

  王老实和唐唯也忍不住往人群里挤,都惦记看个满眼儿。

  两人好不容易挤到能看见的地方,嚯,真不含糊,老牛可以啊!

  曹老板抱着盛装的新娘莎莎,头上都是彩带和鲜花瓣飘落,一脚踩爆一个气球!

  再看他那张脸,特么的,高兴的已经不会正经乐了都!

  屋里他们没往里挤,半个小时的时间,从里边儿传出来的都是欢呼声跟笑声!

  王老实握住唐唯的手说,“真替老曹高兴,别急,咱也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