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八十,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八百八十,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太阳当空照,没有花儿笑。

  很普通的一天,京城人民已经逐渐从大灾气氛中舒缓过来,重新投入了正常生活。

  前方灾区依然让人揪心。

  不过,眼下华夏强大的动员能力展现威力,让老百姓们放心不少。

  一路上,车水马龙依旧。

  王老实一行匆忙赶回家,门口儿,矗立着刚才那四位安保,都是一脸的挫败和懊悔。

  还没等王老实发出疑问,小朱同志小声的告诉老板这几个人犯了什么错误,即将接受什么惩罚。

  上一次,唐唯身边儿就发生过一回,那次还是小唐自己任性,都没留余地,王老实是知道的,他也没管,当时的心态就是给所有人提个醒,安全这事儿容不得马虎。

  今天又来,相比上次,这几个人的责任更大。

  不过,王老实没打算换,威得有,恩也不能没有,恩威并施才是王道。

  还有一个,他理解这一行,背负的压力太大,很容易出现极端,太紧了,容易崩断。

  走到门口儿,老四位站直了身体,脸上多了不少羞愧。

  没人请求原谅,他们干这个,都明白。

  王老实走过去,又停下,退了回来,这货百分之百是故意的。

  “仅此一次,下不为例,小朱,你跟老李说一声,得罚!”

  说完,抬脚就走。

  身后立即传来略带惊喜和松口气的声音,“谢谢老板!”

  挺整齐划一的,声音还带着响亮。

  小朱没跟进去,老板是好人,他就得做恶人,甜枣给完,还得挥舞着棒子吓唬一番,要不这几个小子真不长记性。

  “你看你们,给兄弟们丢多大人?上次跟唐小姐的人犯了事儿,头儿只是换了岗,没亏待他们,那是情况不一样,你们再看今天,嗯?”

  四个家伙立即低头,今儿确实够丢人的,大意啦!

  他们都是知道的,上回那一批人,别看被回收,但后来安排的工作还挺不错的。

  凭良心说,工作压力很大,也冒着风险,却抵不住收入丰厚,王老板很舍得给钱,待遇是杠杠的。

  又数落教育一番,小朱同志总算摆完领导的谱儿,其实从隶属关系上,他还真管不着眼前的这几位,可谁让他资格老,还是跟老板的呢。

  “你们自己写报告自请处分吧。”

  呼!

  四个人都长出一口气,看来是过关了。

  “可没下回了,哥几个,咱得上心啊。”

  “嗯呐,说起来,今天真是丢人,唐小姐要是出点事儿,扒了咱的皮都不中。”

  “万幸啊,唐小姐福大命大------”

  王老实进了屋,看见唐唯坐在那里发呆。

  衣服换了一身,很休闲的那种,衣领很紧,想来是刚洗完澡,头发还没干。

  “啊!”唐唯猛的惊醒,说,“你回来啦-----怎么回事儿?都是血!”

  她一眼搭上王老实,发现淡色的衣服上有斑斑血迹,不多,却显眼儿。

  刚收完惊吓,她根本见不得那玩意儿。

  王老实赶紧安抚住唐唯,故作轻松的说,“没事儿,都是那帮混蛋的,有一个鼻子破了,那货一甩头,弄我身上好几点,气得我还踹了他一脚。”

  “真的啊!”唐唯上下打量了一番,也是看王老实全须全影儿的,这才放心。

  “赶紧把衣服脱了,回头我扔掉,去洗洗。”唐唯返身进了卧房,没大功夫,从里到外,给王老实抱出来一堆衣服。

  “行,我先去洗洗,你到前院找张姨,给弄点水果来。”

  “嗯,行,我给你去拿。”唐唯点头答应。

  不是王老实想吃,就是给唐唯找点事儿,免得她胡思乱想,今儿吓得够呛。

  洗澡的地方在后院,王老实发现门口有个黑色的袋子,露出衣服,估计那就是唐唯刚才穿的。

  洗完澡,换上衣服,王老实回到堂屋,唐唯已经回来,桌子上多了个果盘儿。

  小唐姑娘正削苹果皮儿呢。

  “用不着,皮儿很有营养的。”

  “不行,现在的苹果都有蜡。”

  王老实听了一愣,不能够吧,自己吃的东西,基本都是前苏食品供应的,虽然没有讲究什么特殊,也不至于打蜡吧?

  “怎么会有蜡?”王老实顿时严肃起来,要是真的,那么他可不肯放过,这是非常严重的问题。

  一瞅王老实那样儿,唐唯忍不住乐了,白了他一眼,说,“真不知道你以前是怎么折腾的,这个季节的苹果都自身分泌蜡,属于果实的自我保护。”

  “哦,原来如此。”王老实这才松了一口气。

  两人依偎着又说了点其他的话,主要还是王老实担心今天的事儿给唐唯落下心病,转移注意力是个好办法。

  看看时间差不多,两人才重新出发,去参加聚会,老邱早就接到通知,派人派车把客人都接到了御宴,总要找个好点的地方,免得再碰上不长眼的,今天出门就该看黄历。

  且不说他们。

  王老实不追究了,仅仅代表他没说,并不是真就不管不顾了,否则老李就太不合格了。

  下午的时候,李铁军就带着几个助手赶到京城。

  他要查清楚到底怎么一回事儿,对方是不是对老板有威胁,若没有,老板是怎么个打算,有,更要确定怎么应对。

  这一查,还真就让老李郁闷了,不好查,两方的底细都没摸清楚,更别提到底是为了什么双方闹成这样。

  饭店已经关门,贴出的告示说要重新装修。

  都砸成那样儿,必然也得重新弄才好。

  老李就在距离饭店不远处,盯着饭店那栋小楼认真的思索。

  有些头绪可以打听出来,但关键的地方,还是要思考。

  时间一长,结合了周围情况,老李总算摸出点不对劲儿来。

  孤零零的一栋三层小楼,周围都是高档写字楼,显得特么的非常不协调。

  老李知道自己不行该找谁。

  钱四儿。

  此类事儿搁在四爷身上,就不叫个事儿。

  四爷直接叫老李上他那儿去。

  “根本就不用打听,老早就知道,俩烂人,一破事儿。”

  老李一听,马上就明白了,那是钱四儿他们那个圈子里人的内部事宜。

  果不其然,钱四儿这么一细说,老李就为难了。

  事儿一点也不复杂。

  饭店老板,跟那一片的开发商不对付,打小就不合适,据钱四儿说,都是吃饱了撑的,分什么大院的。

  正赶上饭店老板有这么一栋小楼,其实在他眼里,不算什么,谁叫他们不对付呢,拆迁?

  姥姥!

  老子不差那点钱,就不拆,看你孙子怎么着。

  那边儿也不含糊,低头服软比掉脑袋还丢份儿。

  顶上了牛!

  后来呢,时间一长,谁也不提这个事儿,都当看不见。

  最近不成了。

  附近接连出了几档子事儿,都挺邪乎。

  开发那家的找了个所谓大师来看,靠不靠谱儿不知道,大师转了一圈,就指着那栋小楼说了,这栋楼聚阴气,煞风水,得移走。

  这一片的销售确实不好,那货开始还以为是自己员工不争气,开了好几个销售总监,现在总算闹明白,合着是那孙子坏自己的好事儿。

  谈?

  谈个鸟。

  砸他丫的,完事儿直接推平喽,剩下的事儿以后再说。

  唐唯他们吃饭,赶上的就是第一步,砸。

  钱四儿悠闲的抽着烟,手机不时发出短信接收的声音,再看他脸上的猥琐样儿,就知道没什么好事儿,老李还真就棘手了。

  又发了一条短信走,钱四儿才问,“你打听这个干吗?他俩狗咬狗一嘴毛,大伙儿都当乐子看的。”

  老李脸上一苦,叹着气说,“这不出事儿了吗。”

  “出事儿?有你什么事儿啊!”

  老李犹豫了一下,说,“不是我,是唐小姐。”

  当时没反应过来,钱四儿问,“哪个唐小姐?”

  老李伸出手指了指上边儿,“还有哪个,老板的未婚妻呗。”

  钱四儿听了一怔,马上扔了手机,坐直了身子,问,“怎么个意思?”

  老李说,“他们砸店的时候,唐小姐正在里边儿吃饭。”

  “卧槽!行啊,那俩孙子作死呢!三哥怎么个章程?”

  “老板什么都说啊!”

  “什么都没说?”

  老李现在也有点二,提了提气说,“是啊,今儿老板带着兄弟们把那些混混狠揍了一顿,还亲自上了手!后边儿就什么都没言语。”

  “亲自动手啦?”钱四儿两眼放光,他还是头一次听说王老板自己上手的。

  喝了口水,压了压气息,老李点头说,“是亲自动的手,四爷,你得给我说说,那两位到底什么来路?”

  提起这个,钱四儿也嘬牙花子,说,“都是不成器的玩意儿,可他们毕竟是老辈份的,大伙儿还是给面子的,没什么急眼的事儿,都不招惹他们。”

  就怕这样的,收拾了,闲言碎语的让人受不了,不收拾吧,这样的货真没准儿闹点什么不开眼的来。

  “那咋办?”老李还真没经过这样的。

  钱四儿琢磨了一会儿,说,“你丫急什么,我先扫听扫听,听他们怎么个意思。”

  ※※※

  怎么个意思?

  屁的意思都没有。

  那两位眼下也有虚火,一个烂眼,另一个嘴角起泡。

  他们也都算有些人际关系在,还自己都上眼看了,对方是王落实。

  说句不客气的话,王老实拔根毛都比他们腰粗,真对上,他们都承受不起。

  问题又来,他们在京城多年,混得就是个硬气,讲得是脸面,碰上什么对手,还是吓唬为主,他们都记着一条,比自己牛掰的人绝不招惹。

  能够稳妥的保住比纸还薄的那张脸,就是他们继续混社会的保障。

  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

  什么脸面都特么的悬了。

  想要找回来,就得收拾那个王落实。

  尼玛,难度太大,或者说,压根就没可能。

  他们就没敢想。

  不光这个,尼玛,人家放不放手还两说着呢。

  晚上,十一点了。

  贾志军还没睡,在客厅里转圈,想辙,怎么把这个事儿圆过去,又不丢面子,还不得罪人。

  就在距离他家不远的地方,方晓,也跟贾志军一个模样,头发本来就不多,揪下来不少根了都。

  两人严格算起来,同岁,都四十出头儿。

  混到今天,就靠眼神儿活着,知道什么人别惹。

  明显就是今天出了意外。

  方晓还好点,毕竟他是被动的一方,主要就是贾志军。

  他们两个最担心的就是人家不依不饶。

  最理想的情况就是都当没这回事儿,至于别人的看法,还不是靠嘴说?

  ※※※

  聚会的氛围其实很一般,菜肯定差不了,御宴的领班都认识王董,自然要叮嘱厨房和服务员小心伺候着。

  但有些事儿不是想忘记就能忘记的,哪怕大家都在强颜欢笑,也没有找回当年的境界来。

  不过也不算很差劲,总的来说,尽欢而散。

  中午的事儿毕竟还是影响了心情。

  回到家里,王老实没了更多心思,跟唐唯聊了一会儿,洗漱后,各自回到房间。

  王老实睡不着,到院里抽烟、喝水。

  才一会儿,唐唯就出来了。

  王老实招了招手,让唐唯到自己身边儿来,问,“还不睡?”

  顺从的到了王老实身边儿坐下,唐唯说,“睡不着,害怕。”

  “还在想白天的事儿?”

  “也不是,就是不敢闭眼。”

  王老实没劝唐唯什么,说什么不要想之类的话根本没用,他很直接,“我陪着你。”

  搁在往常,唐唯必然给王老实来个白眼,然后捶几拳,今儿没有,很理所当然的点头,“好吧。”

  本该是窃喜的事儿,王老实心里却沉重起来,唐唯脸皮儿薄,很放不开,甭管是前世,还是今朝,他都能感受到唐唯的传统。

  她不随便,随便的时候也和想象差距巨大。

  今天竟然毫无滞涩的答应,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唐唯真的受到了影响。

  两人闲聊中,王老实一直努力讲一些放松的话或者笑话,效果不是没有,不大。

  睡觉的时候,唐唯没矫揉造作,王老实也没虚情假意,两人特自然的进了卧房。

  躺在床上,王老实抱着美妞儿,少有的没了啥心思,各种想法什么的都没有,就单纯的陪着唐唯入睡。

  就是有一点,王老实遭了白眼,清晨的时候,唐唯醒来,浑身不大自在,究其原因,王老实那货,手不大老实,顺着唐唯睡衣的缝隙直接抓住重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