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七十九,讲究!我就稀罕你这样的

八百七十九,讲究!我就稀罕你这样的

  京畿,号首善之地,什么都得是最好的。

  数千年来,首都都是华夏最发达的地方,京城已经数朝为都,哪怕经历劫难,其位置也难以撼动。

  举全国之力,建设京城,造就了京城各方面的集中优势。

  刨除京城生存压力之大,其实这里各项资源都得天独厚,只要努力,总有机会混得更好。

  成功的定义并没有界限,主要是看个体。

  其中有一项,社会的稳定安全,从大局上看,这是京城重中之重。

  从没有任何一刻忽视过。

  混混大行其道的时候,华夏到处喊打,京城也没闹出多大动静来。

  就因为这里是京城,全华夏的心脏,容不得那些鬼魅魍魉。

  冒头就打,绝不让其形成气候。

  这也逼迫京城混混界与时俱进,开创了不少华夏混混行业的新特点。

  打打杀杀在京城吃不开,混不下去,些许的都是小打小闹,属性更接近人民内部矛盾。

  长久以来的大环境,华夏人民有个幸福指数是歪果仁享受不到,也是羡慕的不要不要的,那就是可以随心所欲的走在大街上,晚上想出去遛弯儿就出去遛弯儿,几乎不用担心什么安全问题。

  特例除外。

  今儿这家餐馆就特啦!

  两个欠抽男,刚在唐唯她们房间耍了威风,还没来得及得瑟,就立即被人从背后来了个狠的,具体动作就不说了,免得小朋友学会了。

  反正瞬间,这俩货站立都很困难,甚至他们的手都不知道去摸哪儿,因为哪儿都是疼的。

  “唐小姐,我们------”

  两个安保,他们慢了一步,此刻制服了歹徒,却诚惶诚恐的,因为他们算是失职了,根本不用解释什么,他们自己都清楚,回去之后,肯定是处理,然后调离。

  实话实说,他们确实疏忽了,在一群明显不正常的人闯进饭店后,没有第一时间赶到老板身边儿,已经就是原则性错误。

  至于有人挡路什么的理由,根本就无需说出来。

  唐唯没动,也没抬头,脸上没有什么愤怒的表情,就说了一句,“这事儿你们自己看这办吧。”

  人家是组团来刷的,好几十口子人呢,这屋里啥动静也不是没人看不见。

  “艹!”

  “尼玛!”

  “干丫挺的!”

  十好几个人挥舞着乱七八糟的东西冲了过来。

  两位安保没再犹豫,也不是时候,他们就两个人,外边儿还有两个,得到消息很快就能进来,但他们也是人,就比普通人会打人,专业性比较强,但单凭赤手空拳说要横扫一群人,有些玄幻。

  他们能做的就是抽出甩棍儿,守在门口,等待支援。

  饭店外边儿,七八个混混守在那里,禁止无关人出入。

  王老实到的时候,正好外边儿的那两位跟唐唯的安保赶过来。

  “怎么回事儿?”

  安保还很沉稳,回答说,“太具体的不清楚,突然来了这么一帮人,又打又砸的。”

  呼啦一下子,王老实身边儿十来个人凑齐,就要往里闯。

  “都特么的滚一边儿去,今儿谁也甭打算进去!”

  一黑矮胖子蹿了出来,叫嚣着拦住路。

  王老实还没说话,这夯货就得瑟开了,“告你说,今儿谁来也没用,叫警察也不成,人家忙,没空!”

  王老实一呲牙,阴惨惨的笑着说,“讲究!我就稀罕你这样的。”

  给说书的讲这一段,能整出半个月来,还得给你来个请听下回分解。

  其实就一眨眼儿的功夫。

  打架这玩意儿,考究的不光是力量,还有技巧和耐力,但绝大多数人,会在第一时间就失去战斗力,秒杀绝不是什么绝世高手专享的,民间更盛行。

  王老实带来这些人,就来了一个。

  瞬间,世界清净了许多。

  咣!

  紧闭的大门被踹开。

  里面的情况超出想象的乱,客人与服务员遭了罪,整个饭店比震后还惨,能把那么多东西变成零碎,也是个能耐。

  过程总是被称为重要的,这里却不是,几分钟后,破饭店里基本上清净了。

  结果有时候更关键,今天的结果就是,少数战胜多数,十二个安保,付出了轻微代价,将四十来个看似强大的对手干翻。

  王老实顾不上什么礼仪,直接冲到唐唯跟前儿,现在,唐唯再也绷不住,冲到王老实怀里,那眼泪是一对对的往下掉。

  “没事儿啦,没事儿啦-----”王老实轻轻拍着唐唯的后背安抚她。

  好一会儿,唐唯才止住抽泣。

  姜丽有些不好意思,今儿的地方是她挑的,没想到碰上糟心事儿。

  “落实,这都怪我,没注意------”

  王老实笑笑,摆了摆手说,“千万别这么说,咱的好兴致不能让这帮孙子扫了,这样吧,我提议,咱换个地方重新来。”

  姜丽犹豫了下说,“要不改天吧?”

  她考虑的不是没道理,不光是唐唯遭了殃,其他人也没落好儿,谁不是一身饭菜汤子。

  “这样吧,大伙儿先回家洗洗,换件衣裳,晚上我安排。”

  “那成,就听落实的。”

  既然王老实这么坚持,姜丽适时点头同意,说完她看了一圈其他人。

  没人特反对,本来挺好的一天,毁到这个程度,谁也不甘心。

  都是混社会的人,哪个还矜持得住,谁不知道多认识一个人,尤其是能量巨大的人会有什么好处?

  四个负责唐唯安保的人默默的跟着唐唯离开,其他人也同时各自离去。

  整个饭店里,乱成一团。

  那些收了委屈的食客也不急了,没个说法,谁走,特么的,都是京城混的,大场面哪个怕?

  刚才可不都是这么想的,人就这样,得根据形势随机应变。

  躺了一地的人,也有身强力壮的勉强可以站起来。

  王老实是亲手帮着唐唯略微收拾了下身上的菜叶,还拿出纸巾帮她擦了擦,送上车后,快步回到饭店里。

  “刚才是谁砸的108?”一进门儿,王老实脸就冷了下来。

  没人承认。

  两个知道的安保已经跟着唐唯离开。

  不过,没关系。

  有个挨了打的服务员,特硬气的偷偷指了指靠墙坐着的一货。

  王老实冲着服务员点头微笑,转身就来到那个人跟前儿,“是你吗?”

  真是被打惨了,混社会的,不能轻易嘴上服软,我可以不反抗,就是不说服。

  这货也是特么的二,梗着脖子说,“是有怎么样?有本事你打死我!”

  什么理论啊这是,王老实实在没心情乐,冲他勾了勾手,“起来!”

  “干、干嘛?”生活的颤音在揭示,他其实是害怕的。

  王老实笑了笑,挺和善,也很假,“没什么,就是和你一起欣赏下你的杰作,用什么砸的,方便告诉么?”

  那货还是不起来,再二也知道没好处,干脆就赖在地上不起来。

  由不得他。

  小朱带着人直接揪了起来,耳朵还是能带动身体前行的。

  “疼、疼、疼------”一路叫唤,没卵用,他不得不跟着王老实来到108,就在他刚才挥动大锤的地方。

  “这就是你干的?”

  没回答,就是拿眼瞪着王老实。

  “很不错,就一下,效果很好。”王老实再次看了看现场,想象一下,这一下给唐唯带来什么样的恐惧。

  王老实突然回头,看着那货,“你用了多大力气?全部?”

  真被王老实给弄的搞不清状况了,那货一脸的迷茫,‘他到底要干什么?’

  猛然!

  王老实伸手抓住他的头发,在他没反应过来前,直接拽着他的头砸向桌子。

  嘭!

  唉呀!

  包裹着骨头的肉跟硬木桌子,上边儿还有无数的碎碴儿,两者高速结合造成的效果,实在令人不忍直视。

  就算见过世面的小朱同志,也脸一抽,闭了一下眼。

  他可没想到,老板还有如此暴虐的一面,颠覆性的。

  嘭!

  又一下。

  小朱赶紧抱住王老实,低声说,“老板,我们来,您这不合适------”

  松开手,王老实从桌子上还健在的纸盒里抽出几张纸,擦了擦手,淡淡的说,“有什么不合适的?”

  小朱没敢作答。

  看到那货还趴在桌子上,具体伤到什么状况,他也懒得看,直接又一脚踹那货身上,人直接滚到了墙边儿上,这时候大抵能看得到,满脸都是血。

  “让他们涨涨记性!”

  这事儿好办,都是专业的,知道打哪儿死不了人,要是出意外,那也纯属巧合。

  惨叫哀号声不断。

  王老实看了看时间,还真让外边儿的那几个说着了,真没警察来!

  不来更好!

  那些刚才受尽委屈的食客们也突然兴奋起来,有拍手叫好的,也有胆子大跟着王老实的人来两脚的。

  王老实不愿意再待在这儿,准备出去了,也差不多啦。

  一个身穿职业装的,脸上红肿比较有印象派特色的较老女人走过来,“先生,请您留步,我跟您说一下这件事儿的由来------”

  估摸着,她应该是饭店的经理,现在她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没见过这个,她已经报了警,也给老板打了电话。

  就是没人来,老板都没来。

  现在的情况是,有一波人来砸了店,伤了客人和工作人员。

  然后又来一些人,把行凶的人揍惨了,他们现在要走。

  她绝不是留下行侠仗义的王老实要发小红花表彰什么的。

  她得找个责任人,或者说,能最后收拾残局的人,警局现在没人来,不代表一会儿不来。

  这些人都走了,她找谁说去?

  硬留她不敢,那就想办法拖着,实在不行,她也没辙。

  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王老实拦住她的话,“别跟我说那些没用的,我的事儿已经完啦!”

  那看上去有五十来岁的姑娘都快哭了,你的事儿完啦?那这一地的人算谁的啊?

  老太太还想纠缠,可惜没如愿,早有人隔开她跟王大老板。

  一行人正大光明的出了饭店门口儿,扬长而去。

  饭店里除了哀嚎声,再没了什么动静。

  没人报警吗?

  有,很多,饭店外早有围观者拨打了电话。

  饭店老板呢?

  就在外边儿藏着,没敢现身。

  混混团的老大呢?

  哈,那货也藏在看热闹的人群中,同样没露头。

  他们倒是没认出王老实到底何方神圣来,光是看看那些保镖的身手,就知道不是善茬儿。

  再瞧着那几辆不大认识的车,其实别老说华夏如何如何,豪车全世界都存在,象征性也不仅仅是华夏仅有。

  一定程度上,社会也需要这玩意儿提醒人们,此车主人实力还是可以的,有啥想法之前,先掂量自己。

  车上,王老实情绪总算冷静了下来,他现在才想起,今天自己的反应很反常,以往,他绝不会这么直接,谋定而后动一向是他的准则。

  小朱同志同样不踏实,回过头来问,“老板,要不要去摸摸底,今儿我瞅着不大一般。”

  “不用了,真有什么不一般的,让他来找我。”

  得,你是老板,你说了算,小朱不言语了,当然,他心里也这么认为的,凭老板,谁胆肥到敢来叫板?

  王老板的意思很明白,人我打了,还都打的不轻,怎么着吧!

  小朱的担忧不是一点道理没有。

  从开始到他们离开,这么长时间,警方一直没出现,透着不寻常,华夏法制越发的严格,很多事儿和过去大不一样了,不是想怎么就敢怎么的。

  能让警方如此配合,至少不能太怂喽。

  就在王老实离开后,又来了一群人,他们来就奔着一件事儿,把自己人搭走,该看伤的看伤,没事儿的找地儿歇着。

  这群祸害走后,饭店老板终于露面儿,很讲究,直接给每一位还没走的食客发了一沓。

  他还得谢谢王老实,王老板带人走了,那些等着要交代的大部分都跟着溜了,谁也不是傻子,看不出来今天不一样?

  留下的那几位,还真就是看不明白事儿的,若非王老实插了这一杠子,他们未必能有钱拿着走。

  打上门来的那边儿,好几个人凑一块儿,直嘬牙花子!

  真是意外,他们完全没预料到这么牛掰的人咋能跑到这么个小馆子来吃饭。

  当老大的故作稳重,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说,“我们得反思,今天计划不够周密,该有的专业性完全没体现,造成了不对等的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