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七十八,才知道那货什么人?

八百七十八,才知道那货什么人?

  晚上七点四十分,白云中心,顶楼。·

  这里有一座文艺范儿很足的茶餐厅,颇受一些高端女性的青睐。

  开业之初,定位就很高,不是说茶餐厅不好,华夏对外来的玩意儿很看重。

  有些国外的低端品牌,移植到华夏,也可以整出贵族范儿来。

  为什么会这样,理解起来比较困难,大抵还是和华夏发展过晚,还没有足够的底蕴有关吧。

  靳玉玲忙了一天,原想着回家歇着,结果还没出门儿,就被吴楠悦给堵在办公室里。

  吴妞儿拉着靳玉玲来到这个茶餐厅。

  看着人家靳玉玲狼吞虎咽的猛吃,吴楠悦不禁目瞪口呆,她实在想不明白,什么原因造成这位有如此的做人转变。

  吴妞儿眼前的东西都没怎么动,靳玉玲已经消灭干净自己那份儿,然后特不顾别人感官的拍了拍肚子,“很不错。”

  吴楠悦毫无意识的问,“什么就很不错?”

  端起杯子来,喝了两口水,靳玉玲指着光了的盘子说,“上东西的速度很快。”

  “就这?”吴楠悦实在不愿意跟靳玉玲掰扯什么,拿起勺子,继续慢条斯理的吃自己那份。

  从桌子上的小书架上抽出一本杂志来,翻开之前,问,“说吧,今儿找我什么事儿?”

  吴楠悦没停下,抬头看了对面的靳玉玲一眼,脸上带着装来的悲色,“瞧瞧,合着咱已经到了没事儿就不能联系的地步?还是我想多啦?”

  作势要打,动作却含蓄了很多,轻轻挥了一小下,嗔怪说,“你这死丫头,明知道我不是那意思,还成心说出来给我添堵。”

  吴妞儿抿嘴乐了一下,继续低头吃东西。

  餐厅里的杂志很专业,主要就是介绍世界各地风情和美食,指向性很强,读起来非常吸引人。

  靳玉玲看的入神,对面那位吃的安静。

  跟设计好的一样,整个餐厅多是如此,显有人大声说话,绝对没人拿这里说华夏人的素质。

  舒缓的音乐声,扑鼻的各种香气,给客人非常不错的就餐体验。

  吴楠悦的饭量实在有限,不是她想减肥,主要还是整天无所事事,能量消耗严重不足,自然吃的也不会多。

  本着高素质人才的精神,吴妞儿在点餐的时候,就没多点。

  抽出一张餐巾纸,轻轻擦了下嘴角儿,“玉玲姐,不是我说你,该注意下自己了,好好保养一下,你看你憔悴的,我都快不认识你了。·”

  听闻此话,靳玉玲放下手里的杂志,笑着说,“是吗?我还真没注意,听你的,有时间也去捯饬捯饬,免得让人说我是老太婆!”

  “嘿,你这倒还的快,心里惦记上市怎么地?”

  靳玉玲笑笑,招了招手,服务员看见赶紧过来。

  “麻烦你把桌子收拾一下,然后再给我们------楠悦你喝什么?”

  吴楠悦说,“柠檬水。”

  “嗯,一杯柠檬水,一杯咖啡不加奶。”

  “好的,您稍等。”

  服务员手脚麻利,桌子收拾干净的同时,另一个服务员已经端上来一杯柠檬水。

  等咖啡的功夫,靳玉玲收起玩笑的语气问,“真没事儿跟我说?现在不说,那我可就真信了啊!”

  吴妞儿咬了咬嘴唇,嘴角抽了抽,说,“他已经登记了,好像说今年结婚。”

  故意似地,靳玉玲扫了一眼周围,问,“他是谁啊?”

  吴楠悦鼓着嘴,瞪着眼看向靳玉玲。

  “好吧!”靳玉玲举起手来,她实在有些受不了,“我以为你放下了,没想到还这样。”

  吴楠悦的语气怅然若失,两眼失去了些光彩,低着头说,“我也以为自己放下了,开始听到这个消息,我还没怎么的,可现在又憋不住。”

  “傻丫头,你这是何苦呢。”

  吴楠悦刚要张嘴,看到服务员端着咖啡过来,闭上嘴。

  等服务员一走,她接着说,“我也没想怎么着,就是找个人说说话,让自己心里舒坦点。”

  靳玉玲叹了一口气,柔声说,“行,不管有多少话,都跟姐说。”

  事儿就那么巧,吴楠悦还没开头儿,主要她也不知道怎么说,一般也就是想到什么说什么,结果电话一个劲儿的闪。

  素质、素质、素质,吴楠悦真是讲究,电话调成了静音。

  本来一脸愁苦的吴楠悦低头一看,两眼就闪过一道光亮。

  她的动作是迫不及待,嘴里却带着慵懒,“喂,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来了?真是难得。”

  怎么个意思?对面儿那位人生阅历还是很不错的,咋突然就这么个画风?

  有情况!

  靳玉玲觉得自己从吴楠悦脸上看出来的是春色,容光刚劲。

  “哦,还真是正经事儿呢。”

  “您老用得着跟我商量,你做主就是了。”

  “没逗啊,这个事儿你做主就可以,我没意见。·”

  端起咖啡,小口抿了几口,靳玉玲在心里猜测,对面儿是谁,虽然没确定,她也大概窥出几分来。

  应该是那厮!

  果然,不知道那头儿说了什么,本来还挺文静的吴楠悦立马翻了,“王落实,就不带你这么做人的,合着得罪人的事儿都推给我啦?你满处当好人?”

  靳玉玲给逗乐了,心说,你这傻丫头,才知道那货什么人啊!

  吴楠悦气呼呼的说,“门儿都没有,这个事儿既然你自己挑了头,那就你自己折腾,别扯上我!”

  放下电话,吴楠悦脸上还都是不忿。

  刚才她说话声音有些大,周围不少人投来不满的目光。

  恰巧,吴楠悦扭了下头,正好斜对面儿一个姑娘非常优雅的用鄙视眼神瞅着她。

  她一点自觉都没有,立即恶狠狠的回瞪过去。

  靳玉玲心说王落实你个货就造孽吧,挺好一姑娘,让你给祸害成这样,死了你丫得下十八层地狱!

  她伸出手,拍了吴楠悦手背一下,提醒她不要发火。

  吴楠悦悻悻的低下头,没有爆发出什么来。

  “怎么回事儿?能把你气成这样,那小子也不容易。”

  “玉玲姐,你到底哪头儿的?”吴楠悦一定,立即翻了白眼。

  靳玉玲笑着说,“就咱这几个,还分哪头儿的?”

  吴妞儿顿时泄了气。

  电话里,王老实说的事儿绝不是小事儿。

  第一,浩宇要进行资产清理,清除部分股东,而这件事儿,王老实希望由吴楠悦来操刀。

  第二,如果吴楠悦愿意,王老实打算让浩宇与华夏时代进行资产重组。

  重组什么的,吴妞儿并没有什么意见,对浩宇,她已经没了什么心思。

  就是第一件事儿太气人,清理股东,那里边儿人可不少呢,想要把人家清理出去,可不仅仅是靠钱就能解决的。

  必然会得罪不少人。

  那属于遭恨的事儿。

  甭管怎么着,浩宇现在盈利能力不差,妥妥的优良资产,赶人家,那就是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

  听完吴楠悦的话,靳玉玲久久不语,好半天,才长出一口气,四下打量了下,压低声音说,“楠悦,别矫情,他这是为你们家好。”

  吴楠悦怔了怔,两眼一凝,“我们家?”

  靳玉玲点了点头,“没错儿,你们家。”

  吴妞儿突然无力的放下手,身体向后靠了靠,悠悠的说,“玉玲姐,你说就真的需要那样吗?以牺牲整个家为代价?”

  靳玉玲重新端起咖啡来,说,“有付出就有回报,失去的总会换成另一种回来,就看你自己怎么理解了。”

  吴楠悦张了张嘴,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

  ※※※

  邵丽跟王老实正往储藏间里搬东西,这次王老实来,带了好些,全是平时吃的。

  就在一大早,王老实的三哥进京,给王老实装来满满一车。

  他进京是跟奥组委的采购部门谈些具体事宜,顺便过来看看王老实。

  问了问家里没事儿,王老实也没耽搁时间。

  就是瞅着小山一样的东西发愁。

  分出来好几份,他才装了一大半儿,亲自跑到林家这里来。

  好些日子没来,林国栋看到王老实很高兴,说一定要王老实中午吃饭,还不由分说,出去买菜。

  王老实本来就打算坐一会儿回去的,唐唯早上还说让去接她,去和几个朋友吃饭。

  只是,看林父这意思,王老实那句不吃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来。

  只好悄悄的给唐唯发了条短信,让她先去。

  林国栋消瘦了一些,并不是很厉害,气色看上去还不错,王老实悄悄问邵丽,“最近检查没有?”

  邵丽拿着扫帚清扫储藏间,摇摇头说,“你爸不乐意去,说听天由命,就别让那些医生没事儿吓唬他了。”

  “这倒也是,那保健医生怎么说?”

  听邵大妈的意思是愿意去医院检查的,可王老实倒认为检不检查也就那样儿,他也认为癌症病人多数还是吓死的。

  提到保健医生,邵丽明显精神一震,眼睛中亮色多了起来,“保健医生倒是说现在是固本培元的阶段,效果很好。”

  想了下,王老实也劝邵丽,“既然咱选择了这条路,就别犹豫,我刚才也看老爷子气色不错。”

  “那倒是真的。”邵丽是认可这说法的。

  林国栋每次出去买,必是酱货,他一直认为王老实喜欢那一口。

  不管是不是真喜欢,王老实没少吃,临走还捎了不少。

  ※※※

  这次回京城,唐唯算是彻底把自己跟京城大学的关系给解除了。

  留在这里,主要还是为了跟王老实见面儿方便。

  当然,还有一个事儿,那就是拍婚纱照,眼下全国还在灾后阶段,谁也不愿意这时候弄什么喜庆的事儿,也就耽搁了下来,好在他们时间还算宽裕。

  平时王老实忙,唐唯呢,也不愿意闷在家里,她大学的不少同学都留在了京城,其中几个关系很要好,一来二去就联系上了。

  那些同学都有工作,很少有人能空出时间来,偶尔一两个,都是单独行动。

  今儿正好,大家都努力凑了凑,除了个别人,算是比较全的。

  约定的是都带家属。

  其实主要目的还是要见见王老实。

  尤其耿丽,她是最推崇王老实的一个,也是她极力撺掇聚会的。

  聚餐选的饭店并没有特别的地方,就说京城普通的一个馆子,主打招牌菜是烤鸭。

  唐唯进入房间,姜丽发现就一个人,连忙问,“你那口子呢?”

  放下包儿,唐唯顾不上跟大家打招呼,赶紧回答说,“他还有点事儿没办完,估计得晚点到。”

  能来就成,讲真,跟王老实这样的人一起吃饭,房间里的大多数人压力还是很大的。

  唐唯自然也理解,她努力让自己跟大家拉近距离,毕竟都是她当年的好伙伴儿,哪怕如今已经多年过去,人总是会变的,却改变不了当年的情谊。

  介绍了各自家属后,姜丽询问大家的意思,是现在上菜,还是等一会儿。

  不等别人开口,唐唯先说,“别啊,哪儿能让这么多人等他一个,咱先吃。”

  大家都不干,纷纷表示,等一会儿没什么的,还是凑齐了的好。

  唐唯给姜丽使了个眼色,那意思,你是大姐大,这话得你来说。

  姜丽犹豫了下,她也觉得等会儿合适,架不住唐唯那儿坚持,也只好说,“那行,咱边吃边等,唯唯你给落实加点菜出来。”

  菜上来之后,几个男同志开了酒,也给女士们准备了香槟,姜丽提议一起碰杯,气氛顿时活跃起来。

  正欢乐间,外面传来一阵嘈杂声,听声音,有人在骂,有的在砸,锅碗瓢盆被砸碎,桌椅板凳被掀翻,屋里人都愣住,不知道外边儿出了什么事儿。

  有个守着门口儿的站起来,要出去看看。

  姜丽拦了一下,“别开门!”

  有些事儿躲是躲不开的,他们没出去,人家却进来了,门儿是被踹开的,刚才隔着房门,还好点,这门儿一开,才知道,整个饭店已经乱成一团,跟过土匪一样,没一个消停的地方。

  进来了两个人,都是雕龙刻凤的打扮,那模样都是欠抽的典范。

  “几位,实在对不住,你们运气实在背,赶上事儿啦!”

  说着,拎起大锤,一下子砸到桌子上,得,碎玻璃碴儿满天飞,还带着菜汤儿,满屋子人遭了罪。

  就比如唐唯身上,菜叶什么的都是,最令人难受的就是一块海参通过她的衣领溜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