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361章 三百六十一,不缺心眼就好

第361章 三百六十一,不缺心眼就好

  

  一连几天,黎薇都在奔波,说她废寝忘食都算委婉。

  结果几乎都一个奶奶样儿,黎薇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

  跟那人耍了一次脾气后,黎薇在那人心目中彻底变成灰色了。

  又多了一个新评语,不懂事儿。

  其实算起来也没几天,大概是第五天吧,王老实接了一个电话,又打了几个电话。

  然后就坐在办公室里发愣,吴楠悦进来的时候推醒他,然后警惕着跟王老实说,“我可是敲门了,没动静,小冬能帮我作证!”

  弄得王老实差点没忍住笑出来。

  吴楠悦是来问问王老实,最近公司里多了好几个生面孔,到处乱窜,还问东问西的,搞得公司人心惶惶,一打听,是王老实派来的。

  别人不敢直接找王老实说,只能跟吴楠悦汇报,可着一个公司里,敢上王老实那儿反应情况的也就吴楠悦了。

  最近王老实心思没再公司身上,光专注于黎薇的事儿啦,一开始真是为了报复下,加上前世对那女人十分的憎恨,谁叫她坐了几年牢,出来依然是个富贵人,怎么也咽不下那口气。

  他这个想法没人知道,也分不清是低俗还是高雅,反正是深了去了。

  看来那新折腾劲儿不低,估计成了牛掰中的战斗机,触动了公司这帮大爷的心底最弱的那根儿神经了。

  王老实问吴楠悦,“他们做了什么欺男霸女的事儿?”

  吴楠悦忍着没发火儿,说,“王总,我没开玩笑,说正事儿。”

  王老实说,“我做的也是正事儿啊。”

  吴楠悦气急,坐不住了,嚯得一下子站起来,“他们做的那叫正事儿?”

  王老实正色说,“既然有不妥的,能具体说说吗?”

  吴楠悦还真说不上来,心里顿时埋怨起来,来告状也行,带点干货啊,这不成捣乱了吗,她只能嘴硬,“反正他们在扰乱公司秩序。”

  王老实微微叹口气说,“就因为我们公司秩序乱了,才有他们来,给你看个东西,最近忙,没来得及给你。”

  说得一点都不亏心,这么大事儿,没跟人家事实上的总经理说,搁哪儿都说不过去。

  也就吴楠悦这闺女有些事反应够迟钝。

  要不然,人家冲这个就该上来冲着王老实反正来两巴掌,然后潇洒的转身就走。

  大概是在王老实这儿吃亏忒多,吴楠悦在自己没想明白之前,没敢较劲。

  她接过那份老厚的东西,看了一眼,上面写的倒是够高端的,《浩宇公司效率报告》!

  嗯?

  要是这玩意儿或许真的有点意思。

  吴楠悦很规矩的退出王老实的办公室,回去看那新弄出来的那份东西去了。

  她就忘了一件事儿,那新这头儿是继续闹腾,还是控制一下,这才是她想要找王老实解决的。

  等吴楠悦走了,王老实按下呼叫器,“小冬过来下。”

  魏小冬进来了。

  “你那个同学进公司了没有?”

  魏小冬说,“没有。”

  王老实一愣,问,“为什么?”

  魏小冬说,“那工没同意,他通知人力资源部冻结了人事一切变动,包括招聘。”

  想起来了,这是王老实自己签过字儿的。

  “大家是不是什么说法都有?”

  魏小冬犹豫了下点点头。

  王老实放松了下身体,语气柔和的问,“有什么新鲜的说法没有,分享分享吧。”

  魏小冬很少见王老实这么没正型的模样,忍不住笑了出来。

  “他们都说那工是个有缺陷的人————”

  “缺什么?”

  魏小冬说,“缺德。”

  王老实佩服地点点头,“那货是有这个特点,发扬的还不错。”

  魏小冬听了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王老实怎么成这样啦?

  “这样也行?”

  王老实站起来,拿过外套,走到门口回头跟魏小冬说,“不是缺心眼就好。”

  公司这帮大爷大奶奶们,就得让那新这号缺德的人来**下。

  ——————

  刚进入三月,怎么都不是钓鱼的时候。

  王老实这几年见过不少大领导了,还真有不怯场的基础。

  那人一见王老实就说,“年轻、复杂、真是人杰俊才!”

  王老实表现的很恭敬,笑着说,“我就当您勉励我了。”

  那人哈哈大笑,挥手说,“走,陪我去碰碰运气!”

  王老实心思真没在钓鱼上,他也不大会钓,心思都在观察那人身上了。

  毕竟身居高位,长期养成的威严气势,只可惜,最后因为那个愚不可及的女人儿黯然下课。

  “看出什么来了?”那人出声打断了王老实的思路。

  王老实说,“我不应该看得出什么来。”

  这是那人第二次大笑出来,笑得极为爽快。

  他放下鱼竿,一个多小时里,连个咬钩的都没有,可见鱼是讲究的,不管官位多高,咬什么钩是看饵儿。

  那人本来也不是为了钓鱼,“你还年轻,做出了成就,向前看吧,根基砸牢靠,前途无量。”

  以他的地位,能跟王老实这么说话,也算为了那妖孽女人付出了够多了,王老实自己都觉得佩服了,可心里,王老实这厮在说,‘我可是上天派来救你的!’

  王老实说,“您不觉得那女人很危险吗?”

  那人脸色没有巨变,不过王老实感觉到对方已经在敛气了。

  这会儿王老实要说不紧张,那绝壁是在装。

  王老实赶紧低声说,“她有过前缘,是个什么心性的人,您是最清楚的,以她这种性格,不惹出祸端来,谁敢保证。”

  那人注视着王老实,一直没说话,王老实后背都快湿透了,无形中的压力真大,这老家伙,也真不是一般人。

  终于那人问了,“你打算怎么做?”

  王老实说,“最稳妥的办法不能用,估计您也不愿意,只能尽量了。”

  那人又问,“我能做什么?”

  王老实说,“让她害怕,让她绝望!”

  那人闭上眼睛,长长吐出一口气来,“尽量让她过得好一些。”

  王老实点头,没言语。

  都是人精儿,能把话说这么透,已经是相当不容易了。

  走的时候,王老实送那人上车,坐在车上,摇下车窗,看着王老实说,“小王啊,你很好,好好学下技术,你钓鱼的水平太差劲了。”

  王老实笑着说,“您放心,下次一定让您刮目相看。”

  车开走了。

  王老实也松了一口气,黎薇啊,待爷赶上前去,杀你个干干净——净!!

  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