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360章 三百六十,最高境界是不求回报

第360章 三百六十,最高境界是不求回报

  有人欢喜,就有人忧愁,刘彬又娶媳妇还要当爹,双喜临门,自然还有**不单行。【】

  黎薇,一个老能扑腾的中老年妇女,这会儿牙床都肿了。

  仓舒地产扯皮的本事真不是盖得。

  一开始,黎薇筛选了好几家符合她要求的公司,转了一圈,越发认为仓舒地产才是最值得花费精力的。

  黎薇的思维大概也被娇惯坏了,就这——还重点呢?

  其实她根本没意识到,除了仓舒地产还在陪她玩儿,别人连眼神儿都懒得搭一眼给她。

  真是觉得自己傻不错。

  跟这样的人玩花样儿,还不简单?

  本来就憋着坏来的,压力又在对方身上,老曹压根儿就没啥负担。

  黎薇的想法就是你老曹赶紧动手,出个痛快价儿把盘子接走,其他的就别扯。

  那可不成!

  曹老板说了,“哪有那么简单的事儿?先别谈钱,咱得掰扯清楚喽,做生意得严谨,别指望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仓舒地产提出来的很现实。

  头一件就是拆迁的问题,没有当地政府的协调,拆迁就没可能顺利完成,协议啥的你金薇地产看都不看就给签了,那是人该签的吗?得改!

  第二个,规划那头儿算谁的?金薇地产为了省钱,做的那个规划能要吗?也得废掉重来。

  第三,银行方面怎么算?没有贷款的支持,这个项目谁敢做?立项之前,您金薇地产真牛掰,银行方面连个招呼都不打,你真是做地产的?

  第四,也是黎薇最接受不了的,曹老板提出综合几个方面考虑,即使合作谈成了,关于钱,也只能支付一部分,其余的钱根据项目进度逐步的付清。

  老曹腆着啤酒肚说,“这是行规,谁也不能坏了规矩。”

  听到这儿,黎薇再不顾什么雍容华贵的气质了,直接泼妇般的开骂了,“特么的,狗屁的规矩!你姓曹的就整出那么多事儿,真要欺负我没人吗?”

  骂完了,气坏了,黎薇也醒过味儿来,尼玛,谈了半天,到底你给多少钱啊?

  其实谈判的时候,金薇的人多次提到钱的问题,仓舒方面很会说,现在还没到谈钱的时候,核心关键问题不解决,谈钱没意义。

  黎薇撕破脸了,曹仓舒更气人,说,“你非要谈价儿也行,一亿八千万,解决了问题,盘子我接了!”

  当时,黎薇七窍生烟,流氓,混蛋之类的词儿用的很丰富,老娘一亿九千万,你给一亿八千万,玩我呢?

  没得谈了。

  消息一传开,京城圈里人谁不夸老曹一句,‘牛~逼!’

  这娘们儿真气坏了,也发了狠。

  老曹这几年自己加上别人带着,也算有些关系,一天的功夫,好几拨人都偷偷打来电话,告诉老曹,有点准备,上面压力来了。

  税务方面就更直接了,通风报信的事儿没有,直接稽查科进驻,封账、开查。

  平时也认识,老曹偷偷拉着带队的打探消息。

  来人也算厚道,告诉老曹,有啥关系赶紧走,要不真没商量。

  看这个阵势,有种死不罢休的劲头儿。

  老曹也不是牛掰到啥都不怕的程度。

  他坐不住了,没忍住,给王老实汇报问计。

  王老实也觉得好笑,这事儿已经从私人恩怨逐渐发展到了不可控的势力对决交锋上了。

  算起来,参与这件事儿的都是超凡脱俗的天才。

  王老实问老曹,“他们真查,能查出问题来?”

  曹仓舒说话就不硬气,“王老板呐,您也是做企业的,谁家敢拍着胸脯说,我没事儿!?”

  “这倒是,问题大吗?”

  曹仓舒说,“小问题应该不少,但要说多大事儿肯定没有,就怕借题发挥。”

  这就对了,以曹仓舒发家的路数,税务稽查,问题不大,要是公安来,他这底子,老曹说啥都绷不住。

  王老实打趣说,“老曹哎,付出的最高境界是不求回报,既然人家不领情,咱就别苦苦相逼,放开手,让丫的飞!”

  这个逼装的,规格高的有些欠抽!

  黎薇整出这么大动静来,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这老娘们儿真急了,撑不住了。

  老曹听了王老实的话,办事儿特利索。

  仓舒地产很正规的通知了黎薇,谈判结束了,仓舒地产不玩儿了。

  黎薇直接被蕴含氧离子的空气给呛着了。

  老曹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底气,直接在地产圈子里放话儿,“跟金薇玩不起,坑死人不偿命,尼玛,谁敢上,我老曹佩服,明年给烧纸!”

  金薇不是呛着了,而是直接背过气去。

  她的想法特别直接,也符合女人的特权,就像抓住老曹,一口口的咬碎了咽下去!

  半个多月的时间,连个鸟儿都没谈出来,眼下这个局面,黎薇真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弄了,六千万的巨额债务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说黎薇胸大无脑有点亏心,能混到这个份上,黎薇也是有点聪明劲儿,可眼下,她明白,让人给玩儿了。

  她就是想不通,自己哪儿得罪了曹仓舒这个老混球!

  黎薇回到与那人的小爱巢里,一副凄凄惨惨戚戚的模样。

  更年轻的人看了必然作呕,太恶心了。

  男人的思维就不是黎薇这种人所能比拟的。

  跟着黎薇把事儿从头到尾捋了一遍后,叹口气说,“这小家伙儿,心眼不大啊!”

  黎薇没听懂,“谁啊?”

  “王落实。”

  黎薇傻乎乎的问,“不对吧,我没得罪他啊?”

  那人抬头看了一眼没眼泪的黎薇,心里生出一种这个女人不能再留在身边的想法来,以她的贪念和愚蠢,没准儿哪天就把自己推入万劫不复,光贪不怕,就拍还蠢。

  他不得不提醒黎薇,“记得年前的车祸吗?”

  “啊!?”

  黎薇说什么也想不到会是这么一回儿事儿,她有些不相信的追问,“这个仓舒地产是他安排的?”

  那人很肯定的说,“你先停下吧,什么都别做,没人敢接你的项目。”

  其实就是告诉黎薇,别再去丢人了。

  “我不信!”黎薇大妈已经到了爆炸的边缘。

  那人也没劝,有句话叫‘不见棺材不落泪’,反正也不急,他也需要时间来运作协调一些关系。

  就黎薇这个状态,他也不想刺激她了。

  且让事实侥幸她,或许也是件好事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