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357章 三百五十七,妖刀那新

第357章 三百五十七,妖刀那新

  若非表扬,那就是讽刺。【】

  第一条,办公环境好,这是说过于安逸?

  第二条,伙儿不忙,肯定是指人浮于事?

  第三条,他都眼馋了,王老实自己都眼馋。

  那新也是个玩孩子出身,他拉着王老实出去换了一身衣服,戴上了墨镜,再沿着他探出来的路看了一圈儿,王老实心情变得复杂多了。

  那新其实已经说的委婉多了。

  公司内完全看不到紧张工作气氛,男女间互相调笑多得是。

  办个什么事儿,拖拖拉拉的样子,让王老实都觉得不能忍,若不是那新强拉着,王老实差不多就动手了。

  很长一段时间里,王老实还沾沾自喜,觉得自己是赚钱的天才。

  那新可能也知道王老实对今天看到的比较沮丧,就没再说,转而得意的问王老实,“晚上是不是得请我吃顿好的?”

  王老实说,“有个店很不错,老板也认识,我带你去尝尝,顺便认识下。”

  回到办公室里,王老实问那新,“以前你妈和你爸是怎么把你工作搅黄了的?”

  那新一听这个,顿时满脸苦涩,“投其所好呗。”

  王老实问,“投其所好?说说?”

  那新双手捂着脸说,“也看我就职的公司状况,有的是偷偷找关系,有的是明目张胆的行贿,也有附庸风雅的,给送点玩意儿,屡试不爽。”

  奇葩的爹妈,千万人羡慕的亲爸亲妈。

  王老实盯着窗外看了一会儿说,“来我这儿吧。”

  那新其实早有此意,他问,“你能挡得住我爸我妈的攻势?”

  这下轮到王老实装牛掰了,“别逗了行不?浩宇是什么公司,你比他们清楚,那些招数儿,可以让你爸你妈来试试!”

  寥寥几句话,王老实就觉得那新真有心来浩宇了,毕竟这小子性格上不大愿意接受听从家里安排,去继承那百多年的生活传统,偌大的家业,他似乎想要在外面世界闯荡。

  可能是觉得这个话题好玩,被王老实勾起了兴趣,那新问王老实,“我越想越觉得你不是那样的人,我知道你,钱对你没用,估计给你来张齐白石的画儿,你都不会动心!”

  舒服。

  那新这话儿,王老实听着就那么顺耳。

  “那可不呗————你家有齐白石的画儿?”

  要知道,老齐同志的画儿已经不能用金钱来衡量了,那是传家的宝贝,什么情况都不应该出手的物件儿,这要真有一张,人生档次都直接拔高不知多少。

  那新也没心没肺了,按说这种话就不能跟外人说,“我爸淘换东西的本事真没得说,好多年前了,也不知道他走条路子,弄了一张,当镇店之宝。”

  王老实这些年赚钱本事是有的,可说拿来传家的东西,是一件都没有,惟有那个院子,勉强可以算,但说不准儿哪天,京城的领导们脑子一糊涂,就给拆了,真是保不齐的事儿。

  他这思维跳的也快,刚才还琢磨着如何改进公司的管理机制,想着让那新来操刀,这会儿就又想到弄几件物件儿收藏了。

  重新回到那新工作的话题上。

  王老实说,“具体什么职务就不说了,你现在需要做的就是了解情况深入的了解。”

  那新点点头说,“职务我也不在乎,不过,你得给我个授权,不然光凭眼睛,不够。”

  道理没错儿,没有尚方宝剑,那新想进门都费劲。

  “另外,你还得告诉我,哪个部门是该配合我工作的,单枪匹马的事儿,不靠谱儿。”

  也是道理。

  王老实想了好一会儿,说,“浩宇里面没有合适的,我从外面给你借几个人来,都是高档货。”

  那新差点没把嘴里的水喷出来,“女人还是东西?”

  王老实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这货就一点不好,不够稳重,性子有些跳,用好了是把好刀,所向披靡,握不住的时候,伤着自己也不新鲜。

  典型的妖刀!

  “都是研究经济政策的高手,给你当老师都富裕那种。”

  那新兴奋起来,“卧槽,你还有这种人?多么?”

  王老实说,“你再这样的表现,我就要怀疑自己的决定了,你行不行?”

  说这话的时候,王老实满脸都是对那新的不信任。

  那新也不是什么时候都没正型,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过了点,收了收脸儿,说,“放心,做得不行,都不用你说,也不用我爸来找你,我自己就滚蛋。”

  王老实笑了笑,说,“有啥想法,你继续。”

  那新说,“具体的我现在也说不上来,不过核心问题就是定岗定编,公司必然该有明确的岗位职责,这个有了,需要什么人干什么活儿就清楚了,然后再回过头儿来梳理,哪儿不对,就清理哪儿。”

  王老实点点头,说,“岗位职责这东西,以前有,主要是为了有,并不符合公司的实际,你觉得那玩意儿多少时候能弄好?”

  公司有问题,王老实心急如焚,恨不得一下子就翻天覆地的改好。

  那新说,“这是个系统的工程,我个人认为,半年能弄个初稿出来,就已经很仓促了。”

  王老实听了眉头微蹙,他等不了这么长时间,问那新,“能加快吗?要权?要人?要钱?都不是问题。”

  那新认真的思索了半天,才说,“权、人、钱就算再充足,也要一个过程,这事儿不是儿戏,加班加点,也未必能节省多少时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又是这句话,王老实沉默了。

  那新说,“其实我来做,也不是最好的选择,只不过,目前,咱国内没有更好的管理咨询机构,他们太流于表面,不如国外的那些专业。”

  王老实明白那新说的是什么,他赞同一部分,国外的公司专业是够专业,问题出在老外们还没有被华夏的传统人文熏陶过,水土还不服,有时候弄出来的东西太激进,效果反而更差。

  王老实问,“你在国外待过?”

  那新笑了,说,“以前没觉得你思维这么僵化啊,就非得在国外待过才知道?”

  王老实说,“不是吗?”

  那新说,“这几年,我去过的公司少说也有十来家了,被外国专家们整理过的好几家,真学了不少东西。”

  紧接着他补充了句,“我多数时候都是翻译。”

  王老实说,“那些公司被祸害的不轻吧?”

  那新摇摇头说,“我不知道,很多次,没看到结果,我被辞职了。”

  这是个半成品,不过也好,外国专家会的,他会了,外国专业人士不懂的,他门儿清。

  就他了。

  聊了这么半天,王老实心里又多了一个新想法,那就是不让那新进入公司体系里,借着这次对浩宇的整顿,让那新招兵买马,像司家瑞那样组建一个专门为自己服务的工作室,方向就是如何帮助自己发现各个公司的问题,解决问题,司家瑞那头儿玩儿高端意识上的,那新就是操刀做手术的。

  当然,万事儿都有个成败,那新会不会安心跟着自己做是个问题。

  若这小子指望自己给钱养家过日子,还合理,不过那新家条件不差,难度不小啊。

  王老实坚信这个世上,还是讲究天道酬勤,事在人为,将来没有那新,可以有别的新,现在那新的任务就是开创。

  只要把团队建设起来,就算那新回家按照他爹意思过那种令人羡慕的日子去,自己这头儿再找人也不难。

  王老实问那新,“对了,你和你爸妈这么僵着也不是个事儿,你想过怎么解决吗?”

  那新双手一摊说,“嗯,想过了。”

  王老实说,“回去?你这算浪费人才了。再说,那种日子虽然舒服,你受得了吗?”

  那新点上一支烟说,“受得了,怎么受不了,其实我不是不能接受,但现在不是时候。”

  王老实听完,大概也明白那新的心思了,将来肯定是要回去的,不过,现在他想的还是闯荡,“等你累了?”

  那新脸上的那种玩世不恭没有了,看着天花板不说话,好半天,等烟烫到手指了,才把烟头儿扔烟缸里,说,“等我爸老了,不能继续干了。”

  就这么一句话,王老实觉得自己没看错人,那新或许真的能帮自己解决大问题。

  “或许这才是人生的正确态度吧。”王老实不知道该怎么评价那新的想法,他挑不出不对来。

  人生态度,那新真的对上王老实的胃口了。

  就算未来一段时间里,那新做的那事儿把公司搅乱了,王老实也愿意去尝试。

  到了下班的时间,魏小冬进来告诉王老实,位子订好了。

  王老实点头表示知道了,跟那新说,“喊上你女朋友,一切去吃饭。”

  那新问,“你女朋友来吗?”

  两个大男人去吃西餐不合适,两男一女也不好看,就得配着对儿来才行。

  王老实已经给林子琪发过信息了。

  今儿林子琪回复是,好啊!

  那新的女朋友王老实见着了,人谈不上多漂亮,可耐看,不怎么打扮,很清秀,和一样喜欢素颜的林子琪倒也不冲突。

  程志翔不在,王老实要介绍那新认识的想法落空了。

  饭吃的很舒服,林子琪也和高凌那姑娘很谈得来。

  王老实问了句话,差点让那新气得跳起来,原话就是,‘你爸真会那齐白石的画儿来找我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