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354章 三百五十四,出风头的机会

第354章 三百五十四,出风头的机会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foncolt;<b></b></font>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br>

  曹仓舒怎么装深沉,展现他对白寺的兴趣,那是得看老曹的发挥了。

  王老实也给不了啥建议。

  黎薇就是再想脱身,该有的程序都得先走完,她急也没用。

  有老曹吊着,加上其他人就没敢接的,王老实真不担心黎薇出圈儿。

  就算黎薇这娘们儿破釜沉舟要自己开发,王老实也不怕,自己也有后手等着。

  新时代的钉子户,王老实有经验。

  他的心思重新回到大航空上。

  到了毕业季,各大学院里,招聘会都在做准备。

  王老实旗下的公司也都在准备。

  第一个大户就是华夏未来。

  她对师资力量的渴求是永远无法满足的,大规模的扩张已经结束了。

  王老实给的意见是苦练内功。

  两个方面。

  一是硬件儿的提升,很多乐器什么的,价格昂贵,投资非常大,只能一点点的换。

  第二就是教学水准,还是靠人才的引进。

  另一个急需人才的是华夏时代。

  对于毕业生的招聘,基于的目标还是人才的储备,这个行业对经验要求很高,新手没有两年的积累,根本就发挥不了什么作用。

  唐建兴给王老实的报告中,很明确的列出了岗位缺口的单子。

  他的意见就是从其他地方挖人。

  缺点是代价大,挖来的人对企业忠诚度不高,随时可能会跳槽走人。

  优点也明显,来了就能上手,能解燃眉之急。

  所以,未来长远打算,王老实要求华夏时代两手准备,既挖人,也要招聘新人,一边发展,一边培养,保证人才不出现断层,逐渐形成自己的人才梯队。

  最重要的就是航空人才的储备。

  可王老实眼下连个架子都没有,想要招聘,凭着一张脸去?

  两个项目组源源不断的有研究成果出来,可是能帮上忙的不多。

  三大航空集团重组的消息已经不是什么隐秘的新闻。

  业界早就传了出来,王老实也知道时间的紧迫性。

  司家瑞曾经提出了一个收购的方案,一开始,王老实还觉得有点意思,可深入了解后,他就熄了那个心思。

  不是人家不卖,而是无法达到王老实的需求。

  比如西南和西北两家航空公司,都是非常合适的收购对象。

  只是有个硬扛让王老实望而生畏。

  股份上,必须保证国有控股,民营资本最多不能高于25%。

  王老实顿时一点想法都没有了。

  以前,王老实都没有就资金的问题提过一句。

  现在不提都不行了。

  建立一家航空企业,不是说那么容易的,海量的资本投入,就必须有足够顺畅的融资渠道、专业的资本运作团队。

  gs在丁震源的领导下,经过不断的磨砺,已经可以一用了。

  王老实跟丁震源通话的时候,问及了航空公司的海外融资可能。

  丁震源直接问王老实,“未来的航空公司有海外上市的打算?”

  王老实说,“一开始没有。”

  丁震源问,“现在呢?”

  王老实说,“我想在国内和国外同时上市。”

  丁震源觉得有些奇怪,“华夏未来是最合适上市的,你不想,为什么航空就愿意了?”

  王老实说,“不一样的,华夏未来上市没必要,航空公司不上市,就没生存的可能,如果可以,我其实也不想让她上市,形势所迫而已。”

  心里还有一层意思,他没说,航空公司是事业的一个点,华夏未来才是他的看家货,就算都赔光了,华夏未来他也不会拿出来换钱。

  在王老实的心目中,航空公司只是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的表面儿,其中要涉及的行业还有很多,纯技术类型的服务型企业就不说了,以航空公司来衍生的行业就有房地产,旅游业,酒店业,金融服务业,几大行业将会让这个航空公司逐渐变成一个粗壮的大树,能经得起风雨的洗礼。

  丁震源斟酌了下才说,“落实,别怪我说话直,海外投资的渠道不少,可是看好你从垄断经营中突破重围的不会很多,没人敢把如此庞大的资金投入到一个不可预测的项目中去,资本逐利,我信心不足。”

  王老实叹口气说,“五到十年后,他们会悔死。”

  丁震源说,“现在他们怕死。”

  大实话,问题是,真要到十年后,王老实也犯不着求人去,到了那时,得那帮人哭着喊着找王老实来,打都打不走。

  目前他所能抽调的资金,绝不会超过两个亿,小打小闹或许没问题,然后再慢慢的滚雪球,王老实自己都忍受不了。

  银行能贷出来的钱也有限,还得有抵押,这是王老实最不愿意的。

  丁震源又问了一句,“刘美娟又到欧洲去了,她在干什么,我不大清楚,这事儿——”

  人是王老实调走的,可人事上,刘美娟是丁震源管理的,老丁得问。

  王老实说,“没什么不可说的,她在做一个人力资源调查。”

  “调查?”

  王老实觉得没必要瞒着丁震源了,“也是为了航空公司,专业的人才,国内无法满足需求,我们只能从国外找。”

  丁震源说,“国内的政策——??”

  王老实何尝不知道,不过,他知道,这个问题很快就会因为人才的巨大缺口而成为一纸空文,再后来干脆就取消了明面儿上的限制。

  只不过,愿意引进海外人才的企业实力太弱小,吸引力严重不足,导致很多人不愿意来。

  国内的那些飞行员就更牛气了,为此闹出了不少风波出来。

  王老实笑着说,“政策是死的,人是活的。”

  丁震源也明白了,自己老板是铁了心要做航空了,那么自己就不能再劝了,他就说,“我会尽快拟定一个方案,等你看过后,就着手实施。”

  王老实说,“辛苦你了。”

  林子琪回家住了,只是偶尔过来跟王老实住一晚,所以,晚饭的时候,王老实也懒得回家吃。

  给林子琪打了个电话,她正在陪着一个同事买东西,人家要当新娘子了,抹不开面儿。

  王老实一听就知道林子琪那儿就别惦记了。

  吃点什么呢?

  想了半天,王老实决定去吃卤煮,吩咐老江去天桥。

  其实附近有好几家卤煮店。

  王老实就认那家的味正。

  想吃好的就别怕跑路,路没少跑,卤煮也没吃上。

  那家店门口,五六个人正在和一个人打架。

  说打架有点不大符合事实。

  其实就是围殴,人多的打人少的。

  原本不关王老实的事儿,可偏偏他一眼就认出那个挨揍的是熟人。

  王老实喊着老江,“咱上,把人抢出来就跑。”

  老江犹豫了下说,“老板,你来开车,我自己去。”

  王老实拦着老江,“别,这可是我出风头的机会,走着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