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七十一,谁能保证让谁来

八百七十一,谁能保证让谁来

  华夏京城,某医院。

  事情是这个样子的。

  因为王老实王大老板抽调美誉国际人员,最直接的后果就是各个项目组严重缺人,因为救灾,这会儿没人想着啥演出什么的,承接了人家项目,就得问人家出钱大爷的意思。

  奥组委那边儿这次回复特靠谱儿。

  各项目会举办,可能另行择期,取消不可能,只是目前不适宜进行宣传,准备还是要继续的。

  消息传来,留守的人着急忙慌赶去汇报给新任临时总裁艾碧菡。

  人家艾总根本不着急,接过去看了一眼,又问了问准备情况,就非常明确的说,还按以前王董说的办,保持最低程度的联络,重心还在爱无疆。

  缺人手,李璐听胖姐说了,再加上王老实最近忙的要死,根本没心思过来,她也跟着去帮忙。

  李璐这次懂事儿,没跑爱无疆那边儿,直接回到了美誉国际的办公室。

  活儿本来不多,可干活儿的人更少,反倒显得忙碌。

  李璐又不是生手,承担了不少工作。

  赵总离职的事儿让大家都加着小心,没人敢这时候做出扯蛋的事儿来。

  全社会都在救灾中,情绪悲伤太长,压抑对身体不好。

  留守的主管觉得这样下去不行,就自己掏腰包,请部门的人吃饭。

  讲真,救灾的事儿很大,也很忙,好像全国都在救灾,事实上,老百姓的生活影响不大,该吃吃、该喝喝。

  一行十几个人,找了家餐厅,那位主管难得大方了一次,没少点菜。

  李璐跟着蹭了顿饭。

  饭后,那位主管还算头脑清楚,制止了某些人要出去乐呵的请求,都回家,明天继续工作。

  胖姐送李璐回家,才进门儿,李璐还没换好衣服,就觉得难受。

  呕!呕!呕!

  又食物中毒?

  胖姐都觉得整个人不好了,让李璐吐的她都有心去吐两口。

  有了上次经验,胖姐没慌,直接带着李璐去了医院,路上她就在犹豫,要不要通知大老板。

  李璐抓住她的手,艰难的摇了摇头。

  急诊是个比较特殊的地方,对医生要求很高,谁知道来的病人都是啥病,还都是急病,哪儿有功夫分诊,至少得有个前期处理。

  胖姐给李璐挂了号。

  急诊室里的医生询问了情况,看了看情况,他让李璐伸手,号脉。

  旁边儿胖姐纳闷了,你丫一个西医,还特么的会中医?

  在医院里,不懂的话,还是听人家的比较划算。

  果然,号脉结束,那医生皱了皱眉,拿过单子来就写,一连写了好几张,看得胖姐都害怕,尼玛,没病死得折腾死。

  B,还是彩的,验血,验尿,反正该有的一个没落下。

  动了动心思,胖姐没阻止,话说,她真不敢说不检查,真有毛病咋办?

  一圈检查下来,李璐倒没什么,进了医院,她就好多了,胖姐跑前跑后的,累得够呛。

  拿着结果又回去找医生,寻思着,这回该行了吧,是输液还是开药,赶紧的吧,这急诊真不是人待的地方,刚才还推进来一个,不到五分钟,哭声震天,太吓人。

  那医生挺能矜持,拿着检查结果反复看,好几次都抬头瞅李璐,可把两人给吓个不轻。

  好久,他总算开口了,“按照检查结果看,你应该是怀孕了,不过,我不大确定,建议你明天去产科查一查。”

  消息有些惊人,李璐自己捂着嘴,不是要吐,是怕自己喊出来。

  胖姐也捂着嘴,不是要喊,是怕自己说出什么来。

  “下一个。”

  医生没有恭喜她们的意思,直接喊病人就诊,自然,李璐跟胖姐就被赶到了外边儿,护士不是想象中的温柔可人,一般情况下,很凶的。

  回到车里,胖姐问,“咱回去?”

  李璐拿着钥匙,深呼吸了好几次,又泄了气说,“胖姐,你开吧,我怕不行。”

  胖姐看了看车,咬着牙说,“咱打车回去。”

  “算了吧,等我一下。”

  她已经知道,有人跟着保护的,今儿不是那位庞,换了一组,按照劳动法,必须保证劳动者充分的休息时间。

  一路无话,回到家里。

  胖姐觉得自己该明白事理,提出要回家,被李璐挽留,真不能留,万一那个啥,让人家老板嫌弃可不好,“小璐,我真该回家了。”

  “别----走。”

  严格说,小李同志还年轻,属于早晨八点多的太阳,遇上事儿自己承受能力较弱,需要一个强壮的身躯做依靠。

  胖姐这人特合适。

  “为啥不现在告诉?”

  “他很忙。”

  “那也得分什么事儿呀。”

  “万一不是呢,那大夫也说了,只是可能------”

  美帝,某医院。

  查芷蕊正在接受医生的祝贺,她自己捂着脸,别人看上去很有点喜极而泣的样子。

  确实也是。

  查妞儿其实已经在策划这个月再回华夏,结果国内的事儿牵动太大,她有些犹豫。

  没想到期间,该来的亲戚迟迟不到,她就到医院来检查,眼下她对自己的身体十分在意,关键时期,任何小问题都不敢忽视。

  谁知,真得怀上了。

  从医生办公室出来,查芷蕊只剩下了欣喜,哪怕泪水都是带着甜味儿的。

  其实她很想立即告诉王老实,甚至想告诉全世界的人。

  犹豫了好一会儿,她才强压下那种冲动。

  现在不是时候。

  关于王老实捐款的事儿还在继续,后劲儿却不足。

  人家王大老板压根就不回应。

  与他有关的项目也没人开口,也有些心大量宽的小媒体记者去采访,结果都没见到有份量的人物。

  只有一个运气好,见到了安保的一个副队长。

  遇上的还是一个暴脾气的,明确告诉那位记者,不接受采访,国视的来还差不多,你那个算哪门子报纸。

  歧视,当时那位自命不凡的记者怒了,必须找回尊严来,在接待室里就开始闹,非要对方道歉不行。

  人家那位副队长也直接,喊来两个人,把人架出去,扔到公司大门外,留下一句话,“行了,你可以闹了。”

  说完,转身就走。

  日头挺足的,尤其是中午,连个树荫都没有,更别说空调、茶水。

  不提气的是,记者同志都不知道该咋办,曝光是他最大的依仗,可惜人家压根就不在乎,都炒了那么久,屁都没看见。

  也有神通广大的,至于哪里得到的消息,那不是重点。

  真有好几个,组团找到了爱无疆那栋大厦。

  大楼物业检查其实也挺严格的,一般人没有出入证,想进入很难。

  几位记者自然也被拦了下来,保安的意思很清楚,想上去行,得上边儿同意。

  电话一打,爱无疆前台的妹纸连问领导都没问,直接说,不接受采访。

  有个记者挺硬气,挥舞着记者证说,“我有新闻采访的权利和自由,任何人不能阻止。”

  保安心虚了,他读书少,好骗,赶紧又电话问。

  爱无疆的妹纸一听,也有点懵,好像听说过记者有什么自由来着,别给领导惹麻烦,上报。

  本来这事儿呢,隔着好几层,到不了王老实这儿。

  偏偏办公室里忙,脚不沾地儿。

  王老实正好在艾碧菡办公室里,艾碧菡又因为其他事儿,去了会议室。

  电话响,王老实正看报表,忘了不是自己屋儿,其实也是没屋子了,人家靳玉玲大姐已然杀回来,把王老实赶了出来。

  “哦,他的意思是说,他有新闻采访的权利和自由啊,那行,你告诉他,谁能保证他的权利和自由,就让谁来。”

  得到爱无疆妹纸的回复后,大楼保安乐了,必须得听,这栋楼可是曹总的,曹老板跟人家王老板啥关系是个人都知道。

  保安也硬气了,一个字儿都不带差的把话告诉那几位记者。

  智商是个复杂的玩意儿。

  几位记者没明白。

  保安同志是个地道的京城人,让他们吵得烦了,喊了其他人来支援,直接往外推人,“丫的就听不懂人话,还特么的不明白,告诉你,听好了,让你谁大找谁去!”

  王老实态度之恶劣,让无良小媒体界义愤填膺,就是有一点,特么的,该怎办?

  就像人家说的,谁给你的权利,找谁去?

  记者证是新闻出版总署签的,问题这些记者们没底气去找总署寻求权利保证。

  说句伤人的话,他们的权利和自由,恐怕都不足以保证他们可以走进总署的大门儿。

  为啥揪着王老实不放?

  不是没来由的。

  这次赈灾,王老实的行为正如分析的那样,伤人忒狠。

  几个企业规模都不小,盈利能力更突出,大灾面前,多掏点钱出来是应该的。

  浑水才好摸鱼,有好处大家一起来,手指头缝里漏点就够吃够喝,一直以来,各行各业都存在类似的毛病,屡次整改都没有啥效果。

  当然,捐款的人多了去,也不是说非得在乎王老实那一派的。

  可这个口子开得不好,示范效应太强。

  华夏的很多事讲究个特色,很多行业协会都身披神秘面纱,正因为这股子神秘,监管几乎就没有,内中水很深。

  爱无疆简直就是异类,从心里边儿,很讨某些人的厌恶,这个爱无疆的存在,坏了不少规矩。

  偏生有靳玉玲坐镇,那些利益相关人员也不敢明着来,暗着估计也不敢,他们都知道,那位疯丫头,真惹急了,真什么都做得出来。

  这些年倒也相安无事,人家靳玉玲干得活儿跟他们还远着些。

  华夏涉及到慈善的机构主要是十字会与慈善基金两个。

  灾难生后,两家领导开了一个联系会议,讨论如何募捐等事宜。

  会后,得就餐。

  两家都有不少关联企业。

  像吃饭这种事儿,一般都是关联企业来买单,当领导的亲自吃饭,桌子上没几个会说话能吹捧的也气派,这样的人自然也是由关联企业的老板们充当。

  人呢,喝酒就容易情绪激动,也会冲动。

  谈及爱无疆的时候,就算是冲动,也得忍,喝断片了,他们也得明白,惹不起靳玉玲。

  可王老实就不成了。

  也是王大老板连续多年玩儿层次,基本上不收拾什么人,加上原先也是在小圈子里传,外界不怎么知道详细的。

  慈善基金的一位领导就很生气,这么多回,王落实竟然没有给慈善基金一毛钱,不能原谅的错误。

  其中有个关联企业的董事,姓郭,很有活动能力的人,也会办事儿,察言观色是本能。

  几个领导都表示了对王落实的极度恶感,他自然也跟着说王大老板的不是,可不呗,都特么的富了,就不该多捐点款?

  什么叫关联企业?

  实质上,就是跟两大组织绑在一起的利益企业,至于那个利益怎么来,属于技术细节,也不能说清楚。

  郭董也是没少喝,敬领导就得心诚,杯杯见底是必须的。

  他其实就是随便那么一说,博个领导心情舒畅,“实在不行就曝光他,让全国人民都看看,这富到底是个什么嘴脸!”

  说别人素质低的时候,很少有人反省自己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这一桌上十多个人,有资格说别人的真没有,有的话也坐不上来。

  领导们一听,对啊,这个主意很好嘛,就是该让人民群众认清那个王落实,知道他的为富不仁。

  一直赞同,并委托在座的几个关联企业的人操办这件事儿,喝多了,也没影响他们主要思维,有些事情他们不适合自己出头做。

  好多天过去了,效果还是可以的,至少老百姓把这个当个事儿热议。

  本来还安排一些采访,让几位领导就这个事儿表些看法,敲打一下那个王落实。

  还得说混到一定层次,敏感性就是强,采访其实都完事儿了,一位领导突然现,正经的媒体一家转载的都没有。

  也就是说,主流声音里没有。

  赶紧撤回。

  又有了采访王老实的举动。

  王老实知道吗?

  也还真不知道。

  如此手段,层次太低,实在拿不到台面儿上,王大老板已经把自己档次上调,不够资格的也不看在眼里,自己得罪的那些个位,没人干得出这么没溜儿的事儿来,也就没上心。

  他就忘了一个事儿,某些自诩有道德层次的高级人也有阴暗无底线的时候。

  还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