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七十,不碍的,咱不急

八百七十,不碍的,咱不急

  救援力量终于开始进入核心灾区,地震带来的恐怖破坏力终于开始呈现在华夏人民面前。

  几乎一瞬间,救援成为了华夏全部,哪怕远在天边的人也开始为灾区揪心,同呼吸、共命运,华夏一如既往在灾难面前紧密团结在一起。

  爱无疆的办公区里,连夜挂上了几个电视,确保每一个工作人员都能看到来自前沿的消息,那些不以为然的人也瞠目结舌,他们完全没有预料到竟然如此惨烈。

  别说有王老实昨天那一番举动,干活儿的时候都刻意上心,就是没有,此情此景,谁还能不自己加把劲儿?

  大会议室里,有点挤。

  爱无疆的会议室面积不大,把整个王系的高管装进去有些挤。

  会议开始后,没人讲话,就是一起看电视,滚动播出的新闻里,灾区的实际情况正一点点的报导出来。

  啪!

  王老实手里的遥控器一按,电视关掉。

  “电视就看到这里,现在我来宣布决定。”

  屋里人顿时一阵议论,懵逼。

  以往,有什么事儿,都是要讨论的,最不济了,王大老板也得跟几个核心人物商量,今儿改了,一点都不含糊,直接宣布。

  王老实没多少废话,简单就几条,上次年终会议,他搞了个五分钟,今天也没多长时间。

  第一,充分认识社会责任,企业不光是盈利,还必须承担应有的责任。

  第二,本次地震是华夏历史上巨大的灾难,全国人民都在奋力抗震救灾,各企业也要发动起来,为救灾贡献力量。

  第三,进行摸排,公司员工中有多少来自灾区,人文关怀不能少。

  第四,也就是最核心的一点,全部捐款只能有一个目的地,那就是爱无疆。

  其他几条都不是事儿。

  最后一条,让很多人都有些牙疼。

  华夏国情使然,很多事儿都是相互的,比如税收的事儿,还有各项费的说法,比如针对企业的优惠政策,非常复杂。

  但总的一条就是,企业要想顺当,就必须跟当地政府机构打好关系,不然,出现寸步难行的情况一点都不新鲜。

  以与会的这些人经验,如此重大灾难面前,各级政府募集善款的活动少不了,那么王系这些企业必然都是目标,谁不得多掏点?

  不说募集的捐款多是政绩,就图个好看,人家也得拼了命逼着企业多掏钱,哪怕将来按照法律给你免税。

  甚至在来京城参会的路上,不少人已经接到了某些电话,希望企业有力出力,有钱出钱,共赴国难。

  结果倒好,老板突然冒出这么个命令来,下面人很难做,您老可知道?

  司家瑞也很诧异,他看了好几眼王老板,心里猜测,王老板为啥要这样做,不符合过往一贯作风。

  按照这样下去,不光会让各级地方政府不爽,还会降低企业民族口碑,捐钱的时候,是要出名的,可都给了爱无疆,机会很少。

  总的来说,王大老板没按常规路数出牌,很可能的下场就是钱没少花,还特遭恨。

  搁谁都得来一句,你丫图什么许的?

  当着太多人,有资格问的都没开口,那些稍微差点的也没言语,都知道了美誉国际赵总已经离职,想来原因不外乎就是这个了吧?

  老板决心如此大,谁也愿意去接茬儿触霉头。

  ※※※

  接下来的日子,华夏成了世界关注的焦点。

  一连多少天,救人救灾是核心,随着时间的推移,甚至连理论可能都变得虚无缥缈时,捐款捐物悄然成了第一位。

  到了这个阶段,众生相尽显。

  有人借此一举成名。

  其中张涛成了举国闻名的好镇长,他的事迹经过总结升华后,由主流声音推向全国,王老实也看到了,当时他都没敢认,变化实在太大,多年不见,更没有了联系,突然在荧屏上出现,王老实都没敢相信,若不是介绍英雄妻子李霞,差点就错过去。

  因为张涛的出现,王老实多少有了些新想法,不过是不是能行,还得看张涛运势如何。

  也有人丧尽天良。

  没有明确报导出来,但王老实听说了一些,前苏救援队那边传过来很多现场的消息,非常多的不法之徒,通过各种路径,偷偷潜入重灾区,他们可不是为了来帮忙,而是发国难财,在废墟中盗取财物。

  灾区各种救援行动紧张进行着,没多少力量去管他们,猖獗的有些不像话。

  听说之后,王老实真有心让自己的救援队员出手,收拾一些败类,让他们成为永远的失踪者,只要下手小心点,绝没有人来查。

  这个念头儿王老实寻思了好几天,最终只是让救援队的队员们,逮着暴揍,然后给警察。

  更有人浑水摸鱼。

  为了名和利,本该实实在在的抗震救灾,也发出了不少不大和谐的声音,骗捐的,骗名的,林林总总数不胜数。

  老百姓最实在,一直说他们眼睛是雪亮的,可惜很多时候,只能看到表象,深层次的没机会接触。

  募捐活动一个接着一个,应接不暇,难辨真伪。

  各种正统频频放话,大义凛然,似乎除了他们,别人都是骗子。

  王老实自己就收到了数不清的邀请函,甭管是阿猫阿狗的,都腆着脸说自己要办赈灾义演。

  可实际情况呢,美誉国际不少演艺人员也有接到邀请的,既然是义演,那就给彻底的义,但开出义演价格来是什么鬼?

  美誉国际旗下就有个唱歌的,挺有名那种,平时商演活动唱一首歌是三十万,这次义演,人家给开的价码是十五万,直接拦腰,但是税后,还够特么厚道的。

  有价格,那就是商演,商演就需要有利润,你特么的敢说举办一场赈灾义演没赚钱?

  糊弄鬼呢?

  不光是王老实,但凡王老实体系中,有头脸的人差不多都被邀请的不胜其烦。

  更有甚者,一些演出的组织者,开出了不少令人无语的价码来。

  比如顶着某卫视组织的义演中,捐五十万,给正脸特写,一百万,五秒特写,可带企业LOGO,五百万,可以给企业领导讲话的机会,三十秒------

  这特么都什么玩意儿!!

  太多人良心都让狗吃了。

  所以,在轰轰烈烈的劝捐和捐款大戏中,王老实体系的企业静得邪乎。

  没有任何一家企业甚至分公司参与任何捐款活动,更没有哪怕一个高管参加晚会,就算靠谱儿的也不参与。

  国视也搞了一场赈灾募捐晚会,准备的非常充分,甚至透过某些人给王老实发来邀请函。

  王老实开始还真动了心,他记忆力,好像那场晚会搞得很不赖。

  结果没等他答应,国视又通过人传话,希望王老实多捐点,最好能一鸣惊人,完事儿后,会有部分返还,还帮着免税。

  泥煤的,让老子去当托儿啊这是!

  王老实一直觉得自己是一特正直的人,可给恶心坏了,传话人再来问,王老实直接回绝,“我没学过表演,演不了戏。”

  华夏人口多,总有那么一些人喜欢用自己的道德观点去评价别人,流行的说法叫道德绑架,说直白了,就是你不按照我的意思去做,就是大逆不道。

  于是,很多榜单新鲜出炉,基本上都是以骂为主的,好像上了榜的,都是不仁不义,动辄就号称全民抵制。

  好像这种抵制很管用一样,从历史上,抵制倭国货就一波又一波的,哪次成功过?

  就比如前苏食品,已经深入人心的东西,你一帮子没品的人叫嚷着不让全国人民买,做得到吗?

  说出来也就勉强算个笑话,真要听他们闹,前苏停产一天,市场上就得出事儿。

  司家瑞撑不住提出危机公关的时候,王老实淡淡一笑,说,“随他们去。”

  不管不顾?

  老司真担心,舆论现在对王老实很不利,因为王系企业的集体无声,顶着首富名头的王老实太招恨了,加上有人推波助澜,一下子把王大老板给推上风口浪尖儿。

  突然冒出来很多所谓的榜单,王老实都高居第一,最有创意的就是‘一毛不拔’排行榜,博得眼球,叫好声一片,跟着骂的人无数。

  ‘为富不仁’榜,排名第一。

  ‘忘恩负义’榜,排名居首。

  ‘狼心狗肺’榜,勇夺冠军。

  各种评论、讽刺如潮涌,好像你王落实不赶紧捐个十亿八亿的,这事儿就不算完一样。

  身边儿人自然坐不住,老妈第一个给王老实打来电话,“落实,别说妈没见识,钱那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不行,咱就捐点,省得让人指着鼻子骂。”

  王老实笑称没事儿,自己有办法,糊弄完老太太,唐唯电话又到,这丫头倒是明白事理,只是说,“我相信你。”

  邵丽也打来电话,她倒是没担忧什么,“那些人太不像话,也没人管管,什么都不知道,就知道胡编乱造。”

  张瑜、吴楠悦、蒋小西等一众人等,都是明白事理的人,纷纷向王老实表达了支持以及对某些人的不屑。

  也有不理智的,如刘彬,这货本来变得挺稳重了,这次炸了毛,没打电话,直接找上门来,“三哥,你言语一声,我查他的底儿掉,不收拾死他们,我不姓刘。”

  忙了这些天,王老实也有点累,刘彬来的时候,他正在院里坐着,晚上让已经到京城来报道的李小冉给做了一碗西红柿鸡蛋面,吃得挺舒服。

  “彬子,不是我说你,咋就这么沉不住气,还不如四儿明白。”

  刘彬忍不住说,“三哥,来之前,四儿闹的最厉害,我是哥几个代表来着。”

  王老实呆住,“尼玛------”这脸打的,一点都不带走样儿的。

  好半天,缓过劲儿来的王大老板很装逼的告诉刘彬,“无视就是对那些无聊人最具杀伤力的反击!”

  “拉倒吧,还无视,我宁愿把那孙子拽过来,一顿爆揍,最实在,也直观。”

  说不通了还,王老实也懒得讲道理了,说,“这事儿你们都别掺乎,我自己应付就行。”

  刘彬沉默了一会儿,说,“那我就不坐了,回去,小宁还等我出去呢。”

  太了解这货的心思,刘彬每次要有动作之前,必然是沉默不说话,也没辩驳,静一会儿,拿定主意就开干。

  “彬子,听三哥说,这事儿我有想法,你们千万别动,要不耽误事儿。”

  “你真有安排?”刘彬是真不信,在他看来,就顺着那些所谓的榜单,有一个算一个,全特么的揪出来,挨个收拾,让他们跪下唱征服,不服不行。

  王老实收起脸色,若无其事的说,“大道理就不讲了,你听不懂,张阿姨要是在家,你可以问问,就当学习吧。”

  得嘞,总算抽了回去,刘彬脸上挂不住哟,三哥实在缺德,友谊的小船还能不能航行啦?

  刘彬郁闷的回去了。

  不是蒙他,严格说起来,王老实心里多少盘算了些想法。

  至于舆论风暴这玩意儿,打第一天起,王老实大概就有数儿,甚至,眼下这程度,还没到王老实预期。

  别人心急火燎的,根本不注意分辨,他们都没注意到,主流媒体上,没有一条关于王老实的新闻,真正在台前蹦跶的,都是不入流的。

  按照等级划分,那些都是下三滥。

  他自己也判断,背后就没有什么够档次的人在谋划,要不然就弄成这奶奶样儿,得多特么的丢人?

  刘彬前脚走,那新就进了门儿。

  这货没别的,张嘴就嚷嚷着饿,还是那么没溜儿,王老实也习惯,让李小冉也给那新做了一碗面。

  吃饱了,人就精神,那新给自己点上一支,美美的吸了一口,看着王老实说,“情况还不错,基本按照你的意图在进行。”

  王老实拿起小茶壶来,点点头,舒口气说,“那就好,只要内部没有大矛盾,些许的跳梁小丑算不上什么。”

  话是这么说,那新还是有些不理解,说,“我总觉得你这次有些不大对劲儿,搁以前的你,咱华夏这次就没别人什么事儿啦。”

  王老实笑笑说,“咱过了那个阶段了,哗众取宠的事儿不能干,还是来些实际的,干货才是正经,对了人派出去没有?”

  “走了三天了,今儿还来电话,现在那里情况还很危险,一时半会儿接不上头。”

  王老实摆了摆手说,“不碍的,咱不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