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350章 三百五十,过年前

第350章 三百五十,过年前

  

  吴楠悦咬着牙离开了王老实办公室。

  她是属于那种嘴硬心里没底气的。

  气势汹汹的找上门儿去,灰溜溜的回来,怎么也是心有不甘。

  王老实没惯着她,这事儿必须掰扯清楚了,要不就召开股东会,他走人。

  吴楠悦坐在自己办公室里,发现自己形势真的不妙。

  难道自己真没理?

  不对啊!

  等时间一长,吴楠悦醒过味儿来了。

  歪楼了啊!

  自己去找王老实,可不是讨论别人家有没有这类现象,法律上明确规定了,这帐外资金就是不合法的,怎么就给说到这条道上了。

  还有,他到底哪来儿的底气?

  不行,我得找他去!

  吴楠悦站起身来,步子还没迈出去,又犹豫了,那孙子的嘴实在太厉害,一会儿指不定说出什么来,我就不信了,找不出一个来。

  终归还是胆虚了,吴楠悦一向都是有问题找她哥,让王老实那货阴了好几回,她也学乖了。

  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是她自认为不错的朋友或者同学。

  问题就像王老实说的,都一样,你们有没有小金库。

  第一个回答是,‘呵呵——’

  第二,“你问这个干吗?”

  第三个,“楠悦啊,我这个级别够不上啊!”

  第四,“吴楠悦,你现在在哪儿工作啊?”

  第五,“————”

  回答各不相同,就没一个承认的,可也没一个亮堂堂的说没有。

  吴楠悦大抵也明白了,自己问的人里面,没有跟自己是铁瓷的,防备心很强。

  说明什么?

  他们的单位都有这个账外资金,让那个混蛋说中了。

  没办法了,她只能给他哥打电话,不是问有没有?她没信心了,只是把今儿的事儿,跟她哥说了说。

  他哥听了后,没敢笑,其实他忍的很辛苦。

  建议就是,“写检查吧,深刻点,你的错误在于不尊重领导,别的都没必要提。”

  吴楠悦不高兴了,说,“我怎么不尊重他了?”

  吴楠悦哥哥说,“咱爸的书房,你敢这么进吗?”

  吴楠悦嘴硬,“他又不是咱爸!”

  “可他是你领导。”

  实在没辙了,吴楠悦跟她哥撒娇,“我都多大了,还写检查,五千字儿啊!我得犯了多令人发指的错误啊!”

  这才是难点,说起来,王老实真够缺德的,吴楠悦她哥也认为王老实损了些。

  “要不,你先写点,给我传真过来,我给你改改?”

  吴大哥,一个副处级的秘书长,写个检查不难,就算不会写,手底下人多了。

  吴楠悦达到目的,痛快的说,“成交!”

  ——————

  王老实实在没多少功夫跟小女孩儿瞎扯,忙着呢。

  gs,丁震源和他的团队,在过去一段时间里,斩获不错,之前赔的捞了不少回来,全年算下来,虽然不赚钱,可结果比预料的好很多,王老实决定要重奖的。

  他看中的不是gs能赚多少钱,而是他们资本运作的能力,队伍的锻炼,将来钱会有的是,可怎么运用那些钱,得贴心可靠的专业团队来,丁震源的这支队伍就是基础。

  在跟丁震源通话的时候,王老实也说的明白,“奖励重,不是为别的,是因为让我看到了你们在努力、在进步!”

  至于这钱丁震源等人是不是拿的心塞,王老实不管,再优秀,没赚到钱,也该有点料儿,不然以后怎么控制思想。

  华夏时代那头儿更好办,项目少,人员少,王老实只管唐建兴,别的他就不参与了,老唐比他有经验。

  王东云那里也是,王老实和这个王姐商量下,方案就过了,他不了解更详细的,给不出什么有建设性的建议,只要表面上看不出大问题来,就可以了。

  头疼的是浩宇。

  项目组多,成绩参差不齐,要想一碗水端平不容易,也不现实,可这个数额要是出现大的偏差,引起内部的不满,也是个麻烦事儿。

  关键是这个奖金方案是吴楠悦领着人做的。

  王老实看完之后,就觉得有问题,应该还很严重,总觉得计算上哪儿不对劲儿。

  要是平时,把吴楠悦喊来,两人一对,他也能找出来,眼下两人正较劲,王老实不想这么就过去了。

  想了想,他把财务的主管郁晓敏叫到办公室来。

  财务的那一份,他扣在了抽屉里,把其他的给郁晓敏看,“看得出哪儿有问题吗?你们商量的时候,是不是漏了什么?”

  郁晓敏愣了下,说,“这事儿我没参与啊。”

  王老实傻了,尼玛,胡闹不是,这种事儿没有财务的参与,她到底哪儿来的本事,鼓捣出这么一个玩意儿来,“其他人呢,吴总没找他们了解情况。”

  话问得有些诛心了。

  郁晓敏脸都涨红了,说,“我不敢确定,但应该没有。”

  王老实明白哪儿出错了,吴楠悦这个方案最大的特点就是整齐,数据漂亮的不像话,合着是自己编出来的,根本就没跟财务核对、商量。

  这不扯吗?

  闭门造车弄出来的东西,得惹多大乱子。

  王老实说,“行,你先回去吧。”

  郁晓敏才转身,王老实继续说,“我没找你问这个事儿,你什么都不知道。”

  郁晓敏身体颤了颤,说,“是,王总,我明白。”

  ——————

  晚上下班后。

  王老实没看到吴楠悦的回馈,也没有去追。

  自己坐着车围着环线转开了圈,这是他习惯的,事儿多、难以决断的时候,坐在车里,琢磨事儿。

  吴楠悦这丫头,王老实不能逼得太紧,得给她成长的余地和空间。

  但是,事关重大,年终奖的问题不能出错儿,浩宇是现金奶牛,不容出错儿,王老实可以确定,吴楠悦的方案必然出漏子。

  第二天,没办法拖下去的王老实只能妥协。

  王老实喊来邱宏伟,这个老油条,让他根据经验,重新制定了方案,要是按照吴楠悦的执行,浩宇这个年关真的过不去。

  ——————

  吴楠悦拿着她哥给凑齐的五千字检查,走进了王老实办公室。

  王老实说话的重点就没涉及什么检查的事儿。

  五千字的检查,王老实看都没看,就放到一边儿。

  新的年终奖励方案摆到吴楠悦的跟前儿。

  要是但凡知道点事儿的,就顺水推舟过了,吴楠悦这丫头脑子一根筋儿。

  一看这个方案吴楠悦就翻了。

  好不容易才强忍着低头了,这厮又来闹,得寸进尺呢?

  吴楠悦问王老实,“你这个根据是从哪儿得来的?”

  王老实反问,“你做方案的时候,有数据支持吗?”

  吴楠悦无言以对。

  王老实可逮着理儿啦,把吴楠悦好好的按在办公室里,结结实实的上了一节当老板的课。

  吴楠悦几次想要反驳为、自己辩解,可一想到自己亲哥说的话,不得不忍了下来,就算王老实后来已经受不住了,说得贼不靠谱儿,她都忍了。

  王老实也没说她哪儿不对,就是告诉她,你错了,吴楠悦真不敢犟嘴说自己没错儿。

  王老实还跟她说了句,“这个方案,你拿回去,自己再认真看,过完年,告诉我,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欺负人到头儿了,吴楠悦气呼呼的拿着王老实的方案走了。

  ——————

  黎薇心情不错。

  过年了,她和王老实不同,王老实是满处去维护人情,她是代替某人在收礼。

  搁在古代,有冰敬、碳敬,按照史书说,这是正常的,黎薇觉得收点过年的礼物就不算啥。

  她的想法一点都没错儿,前提——她是正牌夫人。

  收礼也就算了,人情世故,收了礼,就得回礼。

  黎薇同志,觉得自己踩在高枝儿上,那些东西不应该她来考虑。

  金薇地产不是没有靠谱儿的专业人士,或者说,懂事儿的人也有。

  黎薇看到下面报上来的单据,正义的跟吴楠悦一样。

  此类钱就不该花,不管别人,金薇用不着。

  年根底下,哪个单位的人都把心思用在了年货儿上,谁给了,或许不知道,可谁没给,记得清清楚楚。

  黎薇在看到浩宇送来的东西时,更是不屑,原来你还得这么着办!!!

  ——————

  过年儿这个事儿,可达可小。

  王老实是往大了折腾。

  京城这头儿,是以文件的形式发下去,由公司的人办理。

  滨城就不成了。

  王老实提前去了林子琪家,好好的表现了一番,东西绝对让人挑不出哪儿不对来。

  林家啥态度,王老实真的不在意了,都到这时候了,纠结一些细节就没意思了。

  他得回滨城。

  滨城的事儿,得他自己办。

  就比如黄书记家。

  黄书记典型的南方人,主政一方,过年的时候,想要回老家过年,那有点扯。

  王老实专门派人去了一趟浙东,采买的东西都不值钱,但口味儿上,符合黄书记家的需要。

  还是王老实自己扛着麻袋去敲的门。

  在黄书记的书房里,黄大书记问王老实,“你做好准备了?”

  王老实说,“只要市里下定了决心,我这儿就不会拉后腿。”

  黄书记说,“老苟那里心气不顺啊!”

  这有点成心了,王老实办硬兼软的说,“我虽然在京城,但对家乡的发展一直抱有信心,有黄书记领头,我觉得滨城必然走上快车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