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六十五,你这个家是怎么当的

八百六十五,你这个家是怎么当的

  不仅仅是王老实一个人有感觉,绝大多数华夏人,甚至一些临近国家的人都和王老实有相似的感觉。

  吴楠悦一直坐着,她的反应就是站起来,向外看,因为刚才她的眼睛很清晰看到,远处的很多高楼都在摇摆,幅度之大已经能够用肉眼看得出来。

  地震!

  人的反应时间大不相同,王老实就是特慢那种,别人都意识到很可能是地震,就他一个,觉得自己是大病来袭。

  他谁也不会告诉,瞬间里,他脑海里竟然是在想自己还有很多事情没交代,傅颖已经在做了,还远远不够。

  “地震啦!”

  “快跑!”

  几瓶酒毫无征兆的从货架上掉在地上,硕大水晶吊灯也在剧烈摇晃,无一不是告诉人们,地球又开始整事儿,用地震来泄那来自内心深处的能量。

  吴楠悦也惊慌起来,她还算讲义气,知道拉了王老实一把,“傻愣着干啥,地震啦,赶紧跑!!”

  这会儿,被惊醒的王老实反而不慌了,这些年来,关于前世的记忆一直衰退的厉害,王老实也为此放缓了装逼的频率。

  有些人,其中就包括王老实自己的亲爹,还赞他沉稳,知道内敛,没人清楚,他是肚子里没有存货了。

  关于地震的记忆,他现在遇到了才想起来一些,知道那是华夏历史上永远无法遗忘的大地震。

  当年那时候,地震对王老实的影响并不大,最切身的就是当月他的工资少了几百,按照级别从工资里直接扣,用上级领导的话来说,这是强制性的自愿捐款。

  双职工,父母有丰厚退休金,王老实那辈子除了精神不像个人,生活条件不差,几百上千的钱根本不在乎。

  那段时间里,他除了书房里待着,还喜欢去钓鱼,找个看似有鱼的河沟子,一坐就一天,有没有鱼不是重点,他就是没心没肺的混日子。

  这么重大的事情,他竟然没想起来。

  不过,哪怕就算想起来,又能干什么?

  甭管自己地位有多高,也没人信,闹不好,就直接去了安定医院。

  自己结交的那些人,如果自己正常着,什么都好,那是结成的利益团体,由不得外人窥伺。

  换个神经病,没说的,谁抢到就是谁的。

  吴楠悦拉了一把,王老实没动,还又坐了回去,顿时急了,“嘿,我说你怎么回事儿,赶紧走啊!”

  王老实摆摆手,面无表情的说,“没必要,不是京城地震,轮不到咱惊慌,再说了,现在楼梯里都是人,这是顶楼,咱得什么时候挤出去?”

  “你脑子里有病吧?”吴楠悦实在理解不了王老实的话,恨恨的瞪着他喘粗气,真气着了。

  堵着气,吴楠悦也坐下,扭头喊,“服务员!”

  压根儿就没人搭理她。

  整个餐厅里已经空无一人,空旷起来,竟然有了回音儿迹象。

  王老实端起茶杯走向吧台,吴楠悦看不懂了,他镇静的有些妖。

  给自己的茶杯里续了热水,王老实又慢慢的走回来,没坐下,站在窗口向外看。

  想来京城大片空地上人头攒动吧,不明真相的群众应该很快就会意识到,危险似乎并没有想象的那种可能。

  不过,处于安全,还要好一会儿才恢复正常。

  叮!

  王老实和吴楠悦的手机几乎同时接到了短消息。

  低头看了一眼,只看了一眼,没展开,山北大震的消息来了。

  扭头看了一眼墙上醒目的大挂钟,那边儿不知道多少人家里的挂钟时间都定格在刚才那一刻。

  吴楠悦脸都白了,她是被震惊的!

  读书少容易被骗,吴楠悦学习很好,知晓的事情就多,山北那地方,如此偏僻,距离京城那么遥远,仅仅是震感都把多半个京城人赶出了屋子,那么震中得什么样?

  刚才吴楠悦就以为是京城附近的小震,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天啊,出大事儿啦!

  抬头。

  眼前的王老实稳稳站在那里,一言不,就是看向西南方向。

  他在想什么?

  他要干什么?

  他能干什么?

  已经有服务员悄然返回餐厅,他们看到这俩人还在餐厅里坐着,都跟看傻子一样,瞅着他们愣。

  王老实回过身来,冲吴楠悦点点头,“走吧,有的忙了。”

  “忙什么?”

  王老实顿了一下,语气中带着苦涩说,“救人、救灾、重------”

  他想说重建的,只是现在就说重建,太残忍,强咽下去那个字儿,叹口气说,“走吧。”

  吴楠悦神色复杂,咬着嘴唇问,“你觉得会很------厉害?”

  她不是自欺欺人,更多是希望。

  王老实拍了下手,力道不大,坚韧的说,“有时候灾难面前才显民族精神,多大的苦难都打不倒华夏民族,这次也一样。”

  吴楠悦懵懂的跟着王老实奔外走,说实话,她就觉得王老实刚才说得挺好,就是哪儿听着不对劲儿,具体是什么,她也说不上。

  ※※※

  王老实坐在车里思索自己该如何做的时候,华夏已经完全动了起来。

  灾情十万火急,由不得耽搁!

  老百姓还能迷惑中不知所措,国家不能。

  第一时间,华夏高层就下达了******。

  姬总也出前往灾区,就近组建救灾指挥部。

  本来王老实是不知道的,是全总打来电话,问王老实,“你是不是有一支专业救援队?”

  王老实一头雾水,有吗,我咋不知道呢?

  “我问问-------”

  全总恨铁不成钢啊,怒斥他说,“你这个家是怎么当的,有什么家底都不知道,真不知道你这些年-----快点!”

  没办法,王老实真不知道,哪儿有?只能是李铁军那里,一个电话过去,果然。

  这个救援队说起来还与王老实有关系,当初他刷比格的时候,跟京城搞合作,后来又跟滨城合作,李铁军就按照滨城新区政府的要求,搞了一个专业救援队。

  李铁军心里已经意识到什么,言简意骇的说,“当时老板说要搞就搞最好的,所以,咱一直没放松。”

  王老实没时间听详细汇报,说,“准备下,可能用到他们,准备充分点,别心疼钱,那边儿条件很可能出想象。”

  李铁军语气坚定,“明白,我马上安排。”

  再打电话,“全总,是有一支,已经整装待。”

  全总似乎很忙,没精力教训他,简单命令说,“让他们到滨城机场吧,到了会有人安排。”

  说完,电话挂断。

  闭上眼睛,王老实又想了一会儿,特没溜儿的给艾碧菡打电话,“你现在哪里?”

  连自己的秘书在什么位置这货都不知道,可见其最近有多不着调。

  “我在办公室。”艾碧菡睿智之外又多了些沉稳,说话很大气。

  “召集各个公司副总以上人进京,开会。”

  艾碧菡没猜透王老实什么意思,问,“王董,会议主要内容是什么?”

  王老实挂断电话前说了两个字,“赈灾!”

  救援队仅仅是个救援队,百十个人顶了天,他们能做的很有限,拼尽全力可能也救不了很多人,当然,救援队的最重要作用就是对伤员的初步治疗,很关键。

  姬总要到灾区去,需要救援队这样的专业队伍。

  到了王老实这里,反而没多重要,他就是自己去,甚至带着自己的手下去,更多的还是添乱。

  大灾面前,听从统一指挥是明智的,也是效率的。

  王老实再缺心眼儿,也能想到,国家已经全面动员,启动预案,投入的力量是任何团体所无法比拟的。

  眼下,自己帮不上什么忙。

  他召集各个公司的人过来开会,更多是着眼于未来,灾后援助一点不比现在差,甚至更重要,人们毕竟要活下去,幸福的活着,才能让亲人泉下含笑。

  车子已经打转向,马上下环路,没用老板说,这是奔家里去的路,王老实拍了下前边儿,“去爱无疆。”

  当老板的就是可以任性,刚才那地方,换个方向走,十分钟不用就到,这可倒好,桥下掉头后,得走好半天,等于刚才一直再拉大距离。

  没辙,谁也不能跟老板说,‘你倒是早说啊!’

  爱无疆的办公地很安静,和王老实想象中的一片忙乱大不一样。

  办公区里人不多,看着都没有十分之一人在。

  服务台的人认识王老实,领着王老实去见靳玉玲。

  这才多少日子,靳大姐模样完全颠覆,她虽说不漂亮,也不至于这么黑,明显瘦了不少。

  王老实愣了愣,才疑惑的问,“你这是咋啦?”

  沉默了几秒,嗓音略带嘶哑,靳玉玲说,“昨天晚上才回来,这趟出去遭了点罪。”

  王老实指了指她,说,“一点罪?我都怀疑你钻了深山老林。”

  靳玉玲疲倦之态尽显,点头说,“没错儿,缅甸。”

  那地方确实,别看全球经济都展了,那里还没什么动静,非常的原始,走一趟的话,准备再好,也得脱层皮,光黑了瘦了,还得念便宜。

  王老实走到靳玉玲跟前儿,细一看,这人真没法要了,“有事儿让别人去,你坐镇后方就可以,何必去冒险。”

  静静的听王老实说完,靳玉玲脸上露出点笑容来,“累是累了点,可我很充实,有些事儿,必须亲自去了,才能明白。”

  王老实问,“进展还好?”

  伸了下胳膊,换了个坐姿,打王老实进来,靳玉玲坐那儿就没动,“托王大老板的财力,一切顺利!”

  顺利就好。

  最近两年,随着国力的提升,华夏对外的影响力也逐渐增强,几个周边国家当其冲。

  经济上依赖。

  国力上不如。

  道义上说不过。

  靳玉玲的事情办得越顺利,拿钱砸的感觉非常爽,有困难?别说,你只开价儿!

  还别说,靳玉玲这么一折腾,还真弄了点大国风范出来。

  倒不是说靳玉玲傻,看似花钱如流水,但真值,荒山野岭的,没有人家大力配合,啥都找不着。

  花钱的大头儿是收敛和运输,还有国内人员的后勤,那不是小钱能做的。

  打心眼里,王老实佩服靳玉玲,至少,她这辈子活得有价值。

  按理说,王老实该劝着靳玉玲好好度个假,调养身体,不然照这样下去,她也得到革命公墓里抢个位置了。

  眼下不成啊,谁让靳玉玲干了这么个活儿,爱无疆就是做这个的,平时可以没啥举动,全国都在为山北努力加油的时候,爱无疆悄无声息,说不过去。

  王老实神情严肃的说,“山北地震了。”

  “我知道。”

  “情况可能会很严重。”

  震级高是没错儿的,破坏力大也是可能的,但华夏大部分人还不知道即将面对的有惨烈,他们对那里跟本就没有明确的认识,重视程度远远不够,直到后来随着前方不断来情况,才意识到。

  听到说很严重,靳玉玲眉头一紧,坐直了身体,问,“你有消息?”

  这会儿地震才过去没多久,关于震区的准确消息谁也没有,根本联系不上里边儿。

  王老实没回答,转而说,“京城都感觉强烈,那里又是人口大省,咱国家的户籍制度你是明白的,明面儿上的数据有几分真?”

  生育政策的关系,很多偏远地区存在大量的黑户,那里很少有人用到户口本,甚至用不上身份证,一辈子都未必走出大山,结婚娶媳妇的,不登记多得是,根本不算个事儿。

  靳玉玲相信王老实分析的,多少年来一直都信,可眼下,她苦笑着说,“爱无疆已经没有任何能力和精力去做更多了。”

  王老实默然。

  他也相信靳玉玲不会睁着眼说瞎话,更多的时候,这位大姐会强撑着,她说没能力了,肯定是已经把爱无疆挥到了极致,从外边儿办公区就能看得出来。

  什么也不做,国家明白,老百姓可不知道,民族情绪高涨的时候,全是眼里不揉沙子的,骂也得骂死你。

  房间里陷入寂静。

  吱呀,工作人员端着茶进来,明显是菜鸟,小心翼翼的模样,估计是才想起来。

  看着那姑娘的背影,王老实咬了咬牙说,“这事儿我来操办,顶着爱无疆的名儿,你就给我好好歇着,远处不愿去,就到老牛那儿,最少十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