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六十三,完整的轨迹

八百六十三,完整的轨迹

  离开医院时已过凌晨,急诊大厅里还人头攒动。

  似乎又来了不少人,比刚才多了不止一倍。

  看来正在急救的是个大人物。

  王老实无意打听,一毛钱关系都没有,该教训的已经教训完。

  “就是他们!”

  突然有人指着王老实一行大声喊出来。

  王老实正扶着李璐,此刻小李姑娘身子比较虚弱,几乎整个人都挂在王老实身上,她整个人被吓得一哆嗦,更加凑紧王老实。

  不搭理归不搭理,想惹事儿就不能忍着,王老实停下脚步,扭头看了一眼,难得给他们脸,问了一句,“你们谁做主?”

  “我做主,不行吗?”

  一个头包得跟粽子似地货推开人群站出来。

  王老实还真没认出来,怎么看这货可能中了大奖,让人抽嘴巴子不要钱是怎么着?

  他没认出来,可人家认出来他了。

  “啊,是王董,您这是过来------”转变实在有些快,整个大厅里的人有一个算一个,都不适应。

  啪!

  一声清脆的嘴巴声,粽子头回身就给后边的家伙来一大嘴巴,还骂呢,“不懂规矩的玩意儿,平时怎么教育你们的-------”

  王老实冷笑一声,说,“当面教训人,你这叫什么规矩?给我看呢还是怎么着?”

  粽子头立马向前快走两步,靠近王老实这边儿,规规矩矩站好,“对不住王董,手底下人不懂事儿,您有气就教训我。”

  整个大厅的人都古怪的要死。

  “你是------”王老实真有点认不出来,听那意思,还跟自己认识?难不成是老白或者老曹的人?不能够吧,他还真有点拿不准儿。

  粽子头其实也挺没脸的,自己这德行,让王老实撞见,要多丢人有多丢人,“王董,我是段伟,大伙儿都叫我大伟。”

  “哦,有印象,咦?你这是怎么弄的?”王老实想起来了,这货是跟周兴甫的。

  可能真是问到痛处了,段伟支支吾吾的说,“不碍的,就是撞了一下,王董您时间金贵,您忙您的,这帮小子不懂规矩,回头我教训他们,您要不顺心,瞅您空,我过去,您随便招呼------”

  王老实摆摆手,“行啦,既然有这个关系在,算了吧,行,我先走了。”

  关系,哈哈,王老实跟段伟都听着那么别扭。

  谁敢这么收拾伟哥?

  只能是周兴甫,怎么说伟哥在京城算一号人物。

  王老实上了车,就忍不住乐了出来,估摸着,前苏那边儿的事儿有眉目,牵扯到了段伟,周兴甫要是不冒火才怪。

  李璐是不舒服,可看到王老实这么乐,也忍不住问,“有高兴的事儿?”

  王老实拍了下她的手说,“没事儿,没事儿,你怎么样了?”

  李璐黯然低头,要是没有那个医生说怀孕的事儿,她也不至于这样,说到底,王老实从没有个正经的态度在,今天是个误会,将来呢?

  “就是觉得浑身没劲儿,睡一觉就应该好了。”

  “嗯,回去就赶紧歇着,给那个胖妞儿打个电话,让她来照顾你两天。”

  李璐略带为难的说,“怕不合适吧,公司里挺忙的,再说我也没什么。”

  王老实摆了下手,不容置疑的说,“听我的。”

  ※※※

  段伟确实是被周兴甫打的。

  滨城新区分局动作是慢,可人家前苏安保部办事儿实在,一点都不耽误事儿。

  两个所谓的高手在越境准备的时候就被擒获。

  也都不是多有囊气的货,稍微一审就吐了口。

  以前电视剧里,那些被反动派审讯,打死不招供的人,都该被尊敬,因为他们太伟大,酷刑之下,已然坚持的住,非常人所能,得多坚定的意志才能扛得住?

  比如现实中,很多冤假错案中,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刑讯中,让怎么说就怎么说,不是没有道理,各种手段上了之后,求死都是奢望。

  那俩个货都是见过的,一看见架势不对,赶紧招,省得受罪,受了刑,还得说,何苦更着急过不去。

  事情引到段伟身上,周兴甫怎么能不急?

  尤其让周兴甫愤怒的是,段伟竟然背着自己敢这么闹腾,简直就是胆大妄为。

  为了把段伟摘出来,周兴甫得花费老大力气,求人也不是轻生活儿。

  老周同志召见段伟,正如王老实所猜测的,先是臭骂,然后气不过又大嘴巴子抽,后来实在看着烦,随手抄起个玩意儿,开了段伟的脑袋。

  打完之后,赶出去,免得看着心烦。

  伟哥在周兴甫跟前是孙子,出了那门儿妥妥是大爷,手底下不少人呢。

  老大受伤,必须得上医院,一个叫三,三喊八个,凑了这么一大帮子人。

  平时都恶惯了,让王老实白收拾一顿。

  段伟目送王老实一行离去,眼神那叫个复杂。

  “大伟哥,这人谁啊?”

  就有那个不长眼的过来揭伤疤,一点眼色都没有,没看自己老大都跟孙子似地,特么还凑过来,可不就找抽。

  啪,大嘴巴过去,谁也不问了。

  ※※※

  凌晨时分,换到美帝查妞儿这边儿。

  看着试纸的颜色,查芷蕊那个失望啊,没变化,也就是说没有呗,嘴里嘀咕了一句,“真没用,我都那样了,你还不------”

  太羞了,就算没人,查妞儿都说不出口。

  “你太心急啦,才几天阿。”

  门口儿传来说话声,把查妞儿给臊得哟,不由分说,把正要挤进来的傅颖给推出去,使劲儿关门,“你出去、你出去!”

  时间过的快,真是岁月如穿梭,转眼就到了十二日上午九点二十七分。

  胖姐已经赶到了李璐家。

  一进门儿,胖姐就伸开强壮的双臂,嫩声嫩气的说,“好可怜的小璐璐,来,胖姐好好安慰一下你。”

  李璐一脸的嫌弃状,身子向后一躲,“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可喊人啦!”

  了解完情况,胖姐那个气啊,数落李璐,“跟你说了用韭菜、韭菜,你怎么就不听呢,再说了,煮的时候多煮一会儿就不行?”

  李璐讪讪,没回嘴儿。

  胖姐没接茬儿说,很惋惜的说,“真可惜,要是真怀上可多好。”

  “胖姐,咱能不能不提这事儿?”

  社会经验这点,李璐差很多,胖姐问她,有没有准备试纸,李璐懵了半天才回过味儿来,没有呀。

  ※※※

  吴振平办公室里,老吴同志正襟危坐,厚厚的笔记本上还在不时写着什么。

  门外有人来了,他才合上本子,伸了伸胳膊,坐得时间有些长,酸痛。

  敲门声。

  吴振平不着痕迹的将笔记本放进一个抽屉里,说,“进来。”

  “吴书记。”

  “哦,老郑,来,坐。”吴振平脸上都是平和的笑容,起身相迎,绕过办公桌,和来人握了握手,让到沙发那里。

  两人落座,早有人端着茶水过来,轻轻放下后退出去。

  郑璥是大管家,来找吴振平汇报点工作倒也说得过去,不过,极少出现这样的情况。

  他亲自上吴振平这里来,说得事儿也没什么特别重要的,都是一些日常的工作。

  时间拿捏的很好,不到十分钟,说完就走。

  吴振平客气的送走郑璥,又重新坐回刚才的位置,脑子里琢磨,郑璥此举代表什么意思。

  不是多难猜,人家的意思吴振平还很理解。

  坐到郑璥那个位置的人,过往的历任,都入了局,可郑璥呢,一点消息都没有,传闻很多,有些事有意放出去的,也有空穴来风。

  吴振平清楚,上头那位还在犹豫不定,郑璥的工作是没问题的,能力和效果都够,只是到了这个层面,仅有那些还差得远。

  老吴打开抽屉,重新拿出笔记本,翻开查找了一阵,那里记着几件有趣儿的事儿,就是关于郑璥的。

  突然间,吴振平快速的翻看,这个本子记着近些年来他觉得值得记录的事儿。

  单独摘出来他想看的,那笔在稿纸上列了出来,形成了一个完整的轨迹。

  老吴同志乐了,似乎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想了想,抄起桌上的电话,没一会儿,接通。

  “是二叔?”

  吴振平语气轻松的说,“楠悦,最近你跟那个王落实见面儿没有?”

  “我闲着没事儿跟他见什么面儿啊?”说话语气很冲,却底气不足,就前些日子,吴楠悦还带着沈佳凝去给王老实砸场子呢。

  老吴没在意侄女的话,好像没事儿闲聊天一样,“你们都是年青人,共同语言多,可以多聚聚,多聊聊,没准儿哪一句话就碰撞出火花,对人生未来的路很有好处。”

  电话那头,吴楠悦正在健身俱乐部的休息区,手里拿着一杯水,讶然的听着二叔教诲,她特纳闷儿,这二叔脑子里想什么呢,没来由的打来这么一个电话,到底啥意思?

  放下电话,好半天,吴妞儿都没回过味儿来,她倒是有点想反了,难不成二叔又有啥想法?

  不能够吧,自己已经算是死心了呀。

  至于碰撞什么火花,吴楠悦连想都不想,为了确保二叔的将来,他们一家子人都在做自我牺牲,她吴楠悦已经牺牲到什么都不干,整天混日子,还不够?

  站在落地窗口,正好能看见停车场,京城地方金贵,露天停车场越来越少,都赶到了地下。

  唯有这家俱乐部,可能是老牌子了,一直保持着过往的格局,放眼看去,都觉得空旷,吴楠悦只要有时间,就喜欢到这里来放松。

  嘿,邪门儿啊!

  吴楠悦睁大了眼睛看着楼下,王老实那货在几个人的拥簇下信步走来。

  刚刚二叔打电话来说他,这货转眼儿就到,商量好的?

  纯属巧合。

  王老实下了决心要锻炼,因为那个不靠谱儿的医生,他立马换了地儿。

  老邱办事儿仔细,直接在这家店给王老实办了卡,还把办完手续的车给换了过来。

  美帝鬼子心眼儿脏,可做出来的车没毛病,王老实第一眼看见车,那种厚重的感觉绝不是可以随便弄出来的,那是工业制造沉淀出来的精华。

  死看不上美帝的王老实,也忍不住赞了一句,“真不赖!”

  进了大厅,有会员卡什么都好办,老邱也不能让自己老板委屈,必须是档次最高的那种会员,或许王老实自己要办会省着点,差不多就完,老邱不能。

  在专职教练的引导下,王老实才出电梯,就迎头碰上吴楠悦。

  今儿吴妞儿是个小清新的打扮,运动么,必须是靓装。

  “哟,你也在啊。”王老实瞅见吴楠悦也在,还挺新鲜,碰见熟人的概率可不高。

  吴楠悦手里还端着水杯呢,一脸怀疑的说,“装,使劲儿装!”

  轮到王老实不明白了,这妞儿早上起来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啦?自己可没惹她,自打昨天李璐那豆角事件后,甭管遇上多二的人,王老实都认为那一定是吃了不干净东西造成的。

  “我装什么啦?”

  吴楠悦撇着嘴问,“说吧,找我什么事儿?”

  哟,这丫头脑子有病吧,早上吃了什么-----算了,王老实知道一个道理,别跟女人讲道理,那是对自己的惩罚,“我来锻炼的,没事儿。”

  “那你找我干吗?”

  王老实都快气乐了,看了一眼一旁不明所以的教练,说,“我什么时候找你了?”

  吴楠悦不信啊,伸出手指,指了指地面,“现在,就这儿。”

  王老实呲了呲牙,说,“行啦,不跟你逗,我头一次来,还没明白呢,你先玩儿你的,我先过去。”

  说完,不管吴楠悦反应,直接走人。

  不是找我的?再笨也看出来,人家不是来找自己的,吴楠悦脸上一烧,误会了,都怨二叔,莫名其妙的说了那些话。

  四楼面积很大,都是独立划分的区域,每一片就一个人用,大白天的,来锻炼的人少,连吴楠悦算上,也没几个人。

  王老实使用的那一片离吴楠悦这边不远,一扭脸就能看见。

  那边儿教练正跟王老实交流,这是要根据客人的条件和想法制订方案。

  “吴小姐,您看接下来咱继续?”吴妞儿这儿也有教练在的,是个身材火辣的大妞儿。

  “哦,行,接着练。”吴妞儿收回目光,今天的项目还没进行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