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342章 三百四十二,做善事吧

第342章 三百四十二,做善事吧

  唐毅的提醒很符合眼下王老实的需要,他的出发点反而不重要了。

  王老实也不是三岁的小孩子,不会因为唐毅这么一番推心置腹,就重新纳头就拜。

  唐三哥啥心思,他也大概猜得到,估摸着,应该是才开始,他也不用急着表示什么。

  至于高调的建议,王老实一时还真不大清楚,该如何高调。

  一直以来,王老实都奉行低调做人的准则,尽量让自己隐藏在芸芸众生里。

  虽然圈子里知道他的人越来越多,可是他上街的时候,用不着戴帽子,也用不着大墨镜遮住半张脸。

  什么是高调?

  王老实不仅自己琢磨,也开始请教别人。

  刘彬的建议就是,干件大事儿!

  王老实听了差点吐血,问刘彬,你说的大事儿是学本大叔?

  这人不靠谱儿,给的建议就没法靠谱儿。

  第二个,王老实跟宫二哥说,这总算是个靠谱儿的人了吧。

  可宫二也为难了,“你先告诉我,你所谓的高调是个啥概念?要是闹点绯闻出来,哥帮你找个大明星都行,别的,花钱充大头的事儿,估计你也看不上吧。”

  王老实觉得宫二哥说的是这个道理,算厚道了。

  又问了几个人,多没溜儿的话都有,王老实也熄了这个心思。

  再不问了。

  这帮孙子就没一个靠得住的,钱小四儿说出来的话最让王老实想抽他。

  ‘三哥,弄几架直升机,搞个出租公司,再堵车的时候,从天而降,甭管多有家底的人,谁能玩得转,以后咱哥们跟着三哥在京城玩飞机,多牛掰!’

  这人就得让他滚蛋去!

  气得王老实一天没吃饭。

  ————

  司家瑞终于忍受不了拖沓的现实,要撤摊子了。

  他给王老实打电话,约王老实喝咖啡,说临走前,王老实是他最后想见的人。

  地点就在一家酒店的二楼。

  王老实想了想说,“司教授,这么办吧,我来安排,让人来接您。”

  司家瑞没拒绝,说,“好。”

  王老实给曹仓舒打电话,问他哪家高尔夫球场还营业?

  曹老板都快哭了,这特么不是折腾人吗,这季节了,基本上京城的高尔夫球场都封场了,上哪儿找去。

  可王老板突然提出来了,不能不办,问吧。

  还别说,打了一圈电话,京城还真有烧包的球场,不封场,还打折促销,打一场才三百多。

  王老实听到曹老板的回话儿,心里舒坦多了,其实他在给曹老板打完电话就意识到自己有多二了,幸亏啊。

  司家瑞同志随着车进了高尔夫球场,也是意外,他实在想不出王老实为什么要来这里,看着枯黄的球场有什么可美的?

  王老实在门口迎候。

  带着司家瑞上了二楼的一个阳光房里,里面倒是温暖如春、花团锦簇。

  也没人,就几个服务员还在,都是临时调来的。

  曹仓舒办事儿还是讲究的,准备的妥妥当当。

  真正的现磨咖啡,味道同样不怎么样,王老实是真不喜欢这玩意儿,可人家司家瑞美帝范儿太足,这种小节无需在意。

  王老实就从高尔夫球场的冬季营业开始了话题,“司教授,您看这个球场冬天这么不合时宜的时候,低价销售,有可取的地方吗?”

  司家瑞略作思考后说,“我是不赞成的,冬天继续开场,目的不外乎就是吸引低端客户来体验高尔夫球的魅力,扩大客户群体,不过——呵呵就不说了;第二个也有可能是想挣点小钱,毕竟这么大一片地儿,费用摆着呢,能捞点上来就捞点,不过,也暴露了这家球场老板资金流的不畅。”

  解释的很有道理,王老实完全赞成,不过,老司说的还不够透。

  摊点费用还好,至于扩大客户基础,那真是扯蛋,能贪图便宜来打球的人,在价格恢复后,发展成为会员的可能性几乎等于零,经济基础的事儿,不是兴趣就能解决的。

  王老实又把前几天和林子琪吃西餐的经历说了一遍,问司家瑞,“您觉得他们这个培养客户的举措能有作用吗?”

  司家瑞很坚定的点头说,“非常有可操作性!”脸上都是赞赏和意外,他应该没想到,在京城还有这样的人才存在。

  王老实说,“那这家球场未必就不是培养客户吧,谁知道这些人将来不会成为真正的客户?”

  司家瑞没接话儿,而是摇头说,“我的决定你也知道了,当初我一直想带你,可你没来,现在看,没来或许是对的,我要走了,这里还是不适合我。”

  “还回美帝那边儿。”

  司家瑞点点头。

  王老实想了想,斟酌下言语说,“您看,其实我也不赞成球场开冬场,同样是培养客户,还得分事儿,餐厅可以,球场就不行,就跟您要搞的研究,体制不同的时候,也可以分为两个性质。”

  司家瑞有些错愕,然后问,“你想说什么?”

  王老实说,“就说美帝吧,他们搞的智库里,隶属于国家的不是没有,可是真正出成果的,还得是民间机构的,大脑这个,还得**搞,反过来,您从美帝学成归来,却依托国家搞智库,跟这家球场何其相似?”

  司家瑞听了忍不住笑了,王老实正好说中了他的痛点,他早就后悔的无以复加,却无人可以倾诉,这会儿让王老实这样的货给点破了,还真有点痛快的赶脚。

  不过,司家瑞把王老实今儿的话串起来后,得出一个结论,这小子难道要搞?

  心真够大的,司家瑞不相信王老实生而知之,搞一个智库公司,费用之大,实在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高的离谱儿还不说,回报之慢也是正常商人难以承受的,每一个成功的智库公司,都有自己的奇遇,国家的委托订单是很多智库公司存活的必备,说白了,就是国家拿钱支撑智库公司。

  智库的作用不是产生效益,而是对政策和世界的影响,从而达到为国家牟利的目的。

  这个在美帝很有身存活力,可是司家瑞在扑腾了一年以后,已经彻底死心了,至少目前,华夏国内,还没有这个意识,或者说还没有放开的想法。

  司家瑞喝了一口已经变凉的咖啡,抬头问王老实,“你想自己搞?”

  王老实点头说,“我想试试。”

  司家瑞看着王老实说,“这个需要极大的耐心和毅力,更需要庞大的资金支撑,你行吗?”

  王老实摇头说,“没想上来就搞很大,我可以从小积累,但我需要一个领头人,耐心我有,毅力不差,资金不是问题。”

  司家瑞半响说了句,“我是个失败者。”

  王老实接的很快,指了指外面的球场说,“其实你走进了一座冬天的球场,我那儿是餐厅,就像您自己说的,很有前途的餐厅。”

  司家瑞再次进入沉思状态,好半天才问,“我可以相信你吗?”

  王老实说,“这样吧,我想起一个故事来,新婚之夜,男人诚恳地告诉女人自己的牙全是假的,而女人则如实说自己的是秃顶,头发是假发;男人又承认自己一颗眼珠是仿造的,女人立刻摘下了自己的假乳~房;当男人把自己的假肢拿下来时,女人遗憾地说,其实我原本是男人,刚做了变~性手术……所有不够诚实的东西,最终都经受不住事实的考验,即使在风云变幻,老实人的诚实,是金子一样闪光的品质,而诚实的商人,才是最智慧的人。”

  老司哪儿听过这类玩意儿,整个人都坐不住了,笑得,就连旁边儿的服务员也受不了,什么职业素质,在王老实的笑话面前都是渣渣儿。

  十分钟后,司家瑞嘴角依然还残留着笑意,“我需要**的办公环境。”

  “没问题。”

  “人员招聘我说了算。”

  王老实说,“应该的,您最有发言权,别人也不懂。”

  “如果我感觉你这里还是冬季球场,我会离开。”

  “当然,我想我的目标和您是一致的。”

  司家瑞伸出手来,“现在我是不是该叫你老板啦?”

  王老实伸出双手,说,“我还是您的学生。”

  今儿王老实是豁出去了,司家瑞是他见过的最高端的商业知识人才,不留住,对不起自己,也不是忽悠,王老实觉得自己真的需要这么一个高端的智囊团队,司家瑞绝对是最佳领头人。

  别说司家瑞就提了那几条,就算再多,他现在都会答应。

  既然谈妥了,王老实说了困扰自己好几天的事儿,怎么叫高调?

  司家瑞听了之后,眉头紧锁了好久,才缓缓说,“你高调的目标就是把自己推向前台,让那些个怀疑你的人认识到你的实力,减少阻碍。”

  这学真不白上,人家短短几分钟,就把话说明白了,王老实也知道,就是没这么有条理。

  司家瑞继续说,“达到目的的方法就那么几种,要么有什么突发事件,你可以利用起来,比如灾难之类的,或者是你发起某种事件,短期聚集起公众的注意,但无论哪种情况,你必须花钱,花大钱。”

  王老实心里已经基本上认可了,这个老司头脑不是一般的好使,“您认为最符合我情况的办法是什么?”

  司家瑞吐口气说,“做善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