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336章 三百三十六,这花是谁的

第336章 三百三十六,这花是谁的

  人有很多活法,谁也不能替谁做出决定,林子琪既然这么说,王老实只能听着。【】

  关于航空公司的事儿,王老实的步骤就是积极准备,稳中求胜,绝不因为赶时间而忽略基础。

  他预想中,没有两年的准备期,这个公司看不见雏形。

  前期很多工作需要滨城那头来做。

  王老实只能等。

  一切还都是未知数,王老实还是打算按部就班,重心可以在心里转移,但是,其他产业上,不妄动。

  在王老实过去的想象中,他是不打算涉及更多实业的,华夏未来就足够他获取所需了。

  事业发展到现在,他越发有了紧迫感,很多事儿,不是他想不做,就可以不做的,他逐渐有了觉悟,关系圈这玩意儿最现实,自己若停下来,那么那东西就得倒退,只有不断的强大自己,才有强有力的支撑。

  活着不易,活好了也不易。

  不进则退这个道理适用的太广泛了。

  ——————

  王老实关注的目光重新回到现有的产业上。

  华夏未来是动静最大的一个。

  大老板王老实都没有正儿八经的参与全国范围的招商活动。

  但是,华夏未来的遍地开花任什么都阻挡不住。

  除了一些个实在不够资格的地区,华夏未来已经是华夏最大的教育集团。

  一点都不夸张,就是最大的。

  也许资产不是最多的,但绝对是最大的。

  哪怕是那些百年名校,综合起来,在规模上也不是华夏未来的对手。

  更让很多经济学家想不到的是,华夏未来不合理的扩张模式,却没有带来消化不良的恶果。

  至少他们看不出什么来。

  没有资金链的断裂,也没有因为盲目扩张带来的人力资源危机,更没有砸招牌的质量事件。

  总之,华夏未来的发展就不是正常思维可以解释的。

  王老实把自己毕业论文的事儿,交给魏小冬去操办,自己带着老江,悄然回到滨城。

  第一站,他去了华夏未来总部大楼的工地。

  整个建筑已经完成了框架结构,正在进行最后的收尾。

  唐建兴得知王老实在工地的时候,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工地儿,他有麻烦事儿了。

  大楼建成了,那得用吧?用之前需要装修吧?装修之前得知道使用功能吧?

  此前,王老实一直说,他心里有数,却从来不说这个数儿是什么。

  唐建兴的意思就是你现在得透个底了,再不说,工程衔接不上了。

  王老实先问,“唐叔,现在资金富裕吗?”

  一说这个,唐建兴两只眼都眯成缝了,太富裕了。

  整个项目完事儿之后,王老实等于就是一分钱没花,还白落了一栋大楼。

  这可不是一般的楼,几乎能算庞大的建筑群了,裙楼的规模庞大的有些夸张。

  就算两个华夏公司入住当总部,连十分之一都用不了。

  唐建兴说,“这楼打算怎么用?设计师们都等你金口玉言呢。”

  王老实也知道时间有点紧了,不过,眼下还是老板说了算的时候,设计师的思想还影响不了老板的移植。

  从包里拿出一份早已完成的规划,递给唐建兴,说,“唐叔,就按这个来吧。”

  唐建兴瞅了一眼字迹,绝不是近期写的,说明王老实早有打算,或者说,这栋楼开始设计的时候,他就算计好了。

  有点迫不及待,唐建兴在现场就要打开看。

  王老实拦了下,“回去看吧,传出去不好。”

  唐建兴懵了一下,随机反应过来,真是这样的,现在整个滨城,惦记这栋大楼的人海了去,再看周围,聚拢了不少人,人的心思最难猜,鬼知道都是什么人,幸好王老实提醒,他小心的把文件放到自己包里,锁好,紧紧的抓在手里,一点不敢大意。

  “还有个事儿,这大楼盖好了,装修这头儿,不少人都打招呼了,不好办啊。”

  王老实知道这就是现实,工程上的事儿太复杂,别看这栋楼盖起来,是华夏时代办的,自己家的事儿自己办,别人说不出什么去,可这装修就不一样了,利润也足以让人垂涎了。

  给谁不给谁,最容易得罪人了,要是几个月前,管你是谁打招呼,王老实才懒得鸟你,现在不行。

  想了一会儿,王老实说,“拆开分包吧,尽量别得罪人,眼下是关键时期。”

  唐建兴听出来王老实似有所指,看来近期的传闻大概是真的,那么王老实这个不得罪人的做法就说得通了。

  略琢磨了下,唐建兴点点头说,“明白了,这事儿我会先拿个方案出来,再给你看。”

  唐建兴这点很好,工作细致,却不得意,知道谁是真正的主人。

  当晚,在一家比较隐蔽的私房菜馆里,王老实和王东云以及唐建兴一起吃了顿饭。

  在饭桌上,王东云略带兴奋的跟王老实汇报了华夏未来的发展情况,言语中,得意都在她的脸上了。

  王老实一开始什么都没说,就面带笑容那么听着,不时的问句什么。

  饭后,各自离去之前,王老实对王东云说,“王姐,华夏未来现在势头很好,大是够大了,但还不强,接下来就是苦练内功的时候了,一切拜托了。”

  至于王东云能不能领会自己的意思,王老实觉得还是等等看,这已经算是泼冷水了,不能太过了。

  王老实回滨城的另一个主要目的是和老爸说说话。

  他觉得自己思维中缺乏的东西太多了,当一桩桩事情涌到眼前的时候,脑子不够用的,或者说,有些应对不过。

  王老实需要老爸王嘉起在更高层面而上,给自己开光。

  谈话很随意,王老实名义上是在帮老爸摆弄花儿,实际效果更接近祸害。

  可王嘉起没数落王老实,也没制止,更没有动手纠正,而是在一旁看着。

  等王老实糟践的差不多了,他才出手收拾,边干那活儿,边说,“你知道养花儿好,修身养性,很多人都这么认为,也都在养,都想让自己养的花盛开绽放,最大的愉快就是听到别人夸上几句,你的花伺候的真好。”

  王老实在一旁听着,也琢磨着。

  “我是自己动手的,刚才是你在做,属于来帮忙的,只不过你不懂,也有很多人,请懂这个的花匠来养,然后自己悠闲的欣赏专业的绽放,殊途同归,目标都是一致的,让花儿更好的开放。”

  王嘉起扫了王老实一眼,继续说,“花开的美,就是为了让人欣赏,谁在意养花人是谁,至多就问问这花是谁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