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五十七,下个月我还来

八百五十七,下个月我还来

  三天,王老实觉得自己这几天纯粹就是配种用的。

  查芷蕊选择这家酒店也不是图什么去机场方便。

  因为该酒店旁边儿有个膳食坊,主打就是神马宫廷菜,讲究食补,尤其是给男人补的那叫一讲究。

  三天里,每日三顿饭都在那儿吃,王老实都吃吐了,查妞儿也没放过他。

  绝对是阴谋,王老实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第三天的时候,他都想跑,每天除了休息吃饭,就没干别的。

  酸甜苦辣,冷暖自知。

  几个下属都知道发生了什么,甭管谁,一见到查芷蕊,都觉得浑身发冷,脑海里不由冒出最毒那个啥来。

  查妞儿要走之前,王老实特走心的问她,“要是怀不上咋办?”

  以前柔柔弱弱的姑娘执念一有,那个劲头儿都吓人,三天的滋润,查妞儿容光更加的焕发,挽着王老实,声的,“那我下个月再来。”

  还来?

  王大老板脸上的笑容有些危言耸听,男女间那事儿本来挺美好的,可这么不停顿,他是真没听过,也没想到自己会来一遭,过去都君王不早朝的活不长,照着查妞儿的计划,要是怀不上,自己是不是也该提前准备着?

  机场国际出发大厅。

  王老实站在那里腿一直打颤,脸色也不大红润,虽吃了不少大补的东西,可架不住频次太集中,而为了受孕成功率高,查妞儿固执的选择一个姿势,其他的一概不许。

  乐趣自然打了折扣,给王老实留下来不少阴影。

  广播里不时传来催促的声音,还得过安检,过海关,查妞儿时间紧迫起来。

  她轻轻搂住王老实,在他耳边,“还忘了恭喜你,新郎官!”

  老王身体略僵,他没主动起这事儿。

  还没完,查妞儿似乎这次很满意,开张一次三年,王老实卖命的配合,她也忘了些什么,“还有那个明星,悠着,可别像我这样------”

  ,

  神马意思?

  迈着优雅的脚步,查芷蕊满面春风的步入闸口,最后还回过头来,大声喊,“努力哟,没准儿下个月我还来。”

  走进闸口,确定王老实看不见自己了,查芷蕊脸色收了回去,倚在墙上,回想起这几天的疯狂,禁不住有些发懵,那还是自己?

  多年来沉淀了心性,若换做从前,她必然会认为这是作践自己。

  此番回国,她没有去滨城看望父母,有不孝顺,没辙,她不想让别人知道,要是成功受孕,她打算把自己老妈接到美帝,至于老爹,她不敢想。

  迂回工作已经做了不少,查家已经有两个孩子在美帝读书都是查芷蕊出手相助,就是为了将来有话。

  “老板,时间无多。”金发碧眼的助手无奈的过来喊查妞儿。

  查芷蕊晃了晃脑袋,脸上露出自信的微笑,“好,我们出发。”

  从机场回家的路上,王老实开始还想事儿,后来撑不住,睡了一道。

  想的事儿就是查芷蕊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

  安保人员打死也不敢多嘴,王大老板有这个自信。

  别看可以串通起来不告诉自己查妞儿回国的事儿,那是老李等人清楚查妞儿跟自己的关系,真嚼舌根子的,没人。

  剩下的还有谁?

  困意上来之前,王老实脑袋里就剩下了一个名字,赵宏进。

  没人在这几天来打扰他,睡得实在。

  转天早起,老邱着门过来。

  王老实还有没缓过来,整个人都懒洋洋的,好歹洗把脸,牙都懒得刷,坐在院里晒太阳,得补补钙。

  是不是真能补,他并不在意,舒服就行。

  “老曹他们几个怨念不吧?”

  老邱一本正经的笑着,“不至于,早一天晚一天的事儿,大家伙儿就是替老板高兴。”

  有言不由衷,当初可是答应了一起聚聚,结果查妞儿一来,啥也别想,给闷在酒店里整三天。

  王老实想起来老邱有事儿,问,“那天我记得你找我来着,什么事儿?”

  看了一眼王大老板脸色,老邱向前走了一步,“老板,我们预定的车到了。”

  他要不,王老实都忘了这个茬儿,是有这么回事儿,因为那次出了事儿,王老实让老邱定了几辆防弹车来着。

  “不是最快六月吗?”

  美帝那边儿工人金贵,不给你拖着就算对得起人,还有提前供货的事儿,新鲜呀。

  看到王老实手边的茶杯空了,老邱眼疾手快,抄起茶壶给续上,笑着,“我打听了,好像是现在经济形势不大好,有的人钱紧,宁可给违约金,也不要车了,生产出来的车没地方卖,自然就得想辙消化。”

  没等老邱完,王老实心里就有数了,头,“那行,你看着安排吧,要是便宜就再买几辆,该用的就用着。”

  老邱早就预料到是这样的,他为人谨慎,一丝细节不肯放过,应该汇报的,多的事儿也不嫌烦,用他教育李铁军的话,得让老板看到你作为下属的本分和态度。

  又了一会儿闲话,最近市面儿上的大事儿就是王老实在度娘大会上得那些,甭管哪国的,都撇着大嘴兜售自己的解读观,马后炮不少,激烈反驳的也有。

  只是他们空打过来那么多炮弹,人家王董一条都没搭理。

  老邱心的从包里取出一份资料来,递给王老实,,“司总和丁总他们觉得有些不像话,就拟了一份声明,让我带过来,要是没什么,他们召开一个新闻发布会。”

  王老实看了几眼,笑着问,“这几天司总他们比较清闲?”

  邱宏伟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没法回答呀。

  指着一把椅子,王老实跟老邱,“坐下,老站干嘛。”

  老邱很矜持的坐下,斟酌了下语言,“外界得确实有些不规矩,司总的意思是咱不能光大度,得让他们知道,咱不是没理,是懒得搭理他们。”

  王老实头。

  重新拿起资料来,认真的看起来。

  很多人完全是不懂装懂,瞎掰扯,目地不外乎图个名气,要是王老实跟他辩论一番,估计那样的人都能给王大老板送钱过来。

  实话,他看了几条后,越发觉得不理那帮二货才是最厉害的反击。

  又翻到最后,司机瑞等人拟定的声明倒也合适,基本没就细节进行反驳,只是表示了王老实的不屑。

  闭上眼,略微思考了一会儿,他把资料推给老邱,“你跟司总------算了,这事儿你别管了,回头儿我跟司总和丁总,没多大意思。”

  老邱这人细致体现的淋漓尽致,又给王老实续了水,就要起身告辞离开。

  “老李那货在京城没有?”

  老邱回答,“在,应该在前院呢。”

  “你去忙吧,顺便叫老李过来。”

  没大功夫,老李就进了后院,肃立在王老实跟前儿,这家伙跟老邱学得不错,心知老板没真生气,不过表面上的东西必须有,查芷蕊回国这事儿,他是做得不及格。

  王老实哪儿有气力跟他那个,查妞儿如此卖力气的要孩子,王老实对自己的能力还是比较有信心的,这次真是豁出去啦,成功概率不低。

  一旦怀上,想着查妞儿必然不肯回国,那边儿得有个细致人照顾,自己肯定是没太多时间,而且美帝那边儿已经不适合他经常过去,该注意的不能大意。

  前世的执念,如今心思已经淡了很多,尤其是林子琪的死,王老实比以前更珍惜生命,查芷蕊回国又如何,留在美帝有何不可,何必非要较劲。

  瞅了瞅老李的德行,王老实无奈的,“行啦,别装了,你那道行比老邱差得远,还有,别跟他学,你是你,他是他。”

  得李铁军老脸都红了,可真不容易,没等王老实让,他就自己坐下了,“我寻思着查姐难得有那个心情------”

  “行啦,跟你了,那事儿我没放在心上,你办事儿我还是放心的。”王老实挥了下手,打断李铁军的话。

  必须得感激涕零,老李正要拍着胸脯跟老板表表什么,王老实脸色变了变,他立马闭嘴,静等下文。

  “我记得在滨城那套房子里,有个姑娘挺利索的,叫什么来着?”

  老李记性好,尤其是关于王老实家的一切,都记得清楚,不假思索的回答,“李冉。”

  王老实脸上凝重,“我再问一遍,她有多可靠!”

  问题严重了,再笨也知道老板这是有重要的安排,老李没立即回答,他仔细回想李冉那个姑娘,出身,品行,面相,咬着牙,“老板,我老李从不敢百分之百,但我觉得她信得过。”

  王老实盯着老李看了几秒钟,长长吐出一口气来,“她结婚了没有?”

  老李摇头,“没有,也没有对象。”

  “你回滨城,单独问问她,愿不愿意去美帝,蕊蕊那里没个可心的人,我不踏实。”

  轮到老李迷惑了,安保上的安排不差啊,别看是在美帝,办事儿得藏着掖着,老李没少花心思,两组人,以各种渠道过去,只要不是遇上不可抗力,确保查姐安全是没大问题的。

  再,李冉,那是专门照顾人的,可-----猛然,老李真相抽自己一顿嘴巴,照顾人啊,自己还真是如老邱的,有缺心眼儿的顽疾。

  “老板,我这就回去安排,单她一个恐怕有些不够,还有一个备选的,人和靠得住,就是岁数大了。”

  王老实还真不嫌人多,问,“多大了?什么来路?”

  老李脸上有些不自然,支吾了半天才,“四十来岁,一直在我那里打杂,手脚麻利,照顾人最合适。”

  王老实忍不住想乐,要那个跟老李之间没事儿,他真不信,不过眼下还用不着,当然,怀上之后,确实需要一个有经验的过去。

  “就先那个李冉吧,你刚才的那个,也预备着,随时过去。”

  美誉国际里,一片愁云惨淡。

  华宣部那位大爷实在没人能伺候,本来指望钱四爷搞定,结果人家四爷爱答不理的,就那么由着对方搞事儿。

  上下都憋着一股子怨气。

  导演实在受不了,跑去跟钱四儿撂挑子,心里同样有火儿的四爷能由着他,一顿臭骂,放下话来,“只要你丫敢呲牙,爷就灭了你全家!”

  人家导演已经哭了,“四爷,我没办法了,现在全乱套了,明天就正式演出了,我这儿还没头绪呢,那孙子还卡着不放,您老吧,我咋整?”

  钱四儿自然明白他的苦,可没办法,三哥有话在,“不行就不演了。”

  “钱总,光违约金就好几千万呢!”导演同志直接跳了起来。

  钱四儿心里不顺,不耐烦的,“又不用你掏钱,你特么的心疼个屁啊,轮得到你?别的没有,大爷钱有的是,我就等着,那孙子最后能落什么好!”

  轰走了哭哭啼啼的导演,钱四儿按照跟赵宏进商量的主意,让外联部立即给奥组委发函,表示演出无法正常演出,美誉国际决定按照合同支付违约金。

  人已经打听清楚,也捋出来了头绪。

  那位副司长叫曹文博,从川西借调过来的,就是为了加强奥运期间宣传口上的力量,按照高层的意思,绝不能出现丢丑的事儿,更不能出现立场错误。

  曹文博手拿令箭,一头就扎进了美誉国际,五十来岁的人,正值精力旺盛,思维上也固执,甭管他出于什么目的,反正最近跳得那个欢实,死卡着不放。

  钱四儿也没给他好脸,你卡着没问题,想上美誉国际来耍大爷威风就不行,来了两次,都让钱四儿给赶了出去。

  双方等于就是结了私仇。

  王三哥没空过来,也懒得搭理这事儿,钱四儿跟赵宏进商量过了,不演就不演,赔钱咱认,反正王老板了,这事儿没那么简单,也没那么便宜,咱就顺着对方的指挥棒动,留好了证明就可以。

  美誉国际承办的这场演出是系列活动的第一场,不但华夏官方重视,连国际奥委会也颇为在意,督导组就是确保演出顺利而来。

  谁知道,到了这个节骨眼,突然冒出来美誉国际的通知函,立即在奥组委引起轩然大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