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五十六,你这小----冤家

八百五十六,你这小----冤家

  会场内,最靠近出口位置不远的地方,坐着两个人,一个金发碧眼,另一个包裹的挺严实,戴着宽大的黑框眼镜,一般人不仔细看也认不出来。

  这两位从进入会场后,就一直在小声的互相探讨什么,自打王老实开始露面儿,她们才停下来。

  洋婆子从随身的包里掏出一个摄像机来,还有支架,对准了王老实。

  李彦给度娘大会冠上了世界大会的名头,自然来宾中有些个异族实在不新鲜,度娘本身的性质就是很复杂,别看到处标榜是华夏企业,从股权上说,这度娘跟华夏没多少正经的关系。

  实质上,就是以美帝为代表的西方资本出钱,结合了以李彦为头领的一个华夏团队,打着华夏企业的旗号在华夏经营。

  王老实算是有眼光的,一开始对度娘倾注了不少热情,逐渐的发现自己并不适合玩儿度娘这个游戏,核心的技术都在人家手里,李彦也不怎么好说话,自然也就没必要继续跟进。

  这次王老板过来捧场,也就是借着平台,发出点声音,给华夏人提个醒,本不该如此,实在没辙,正经的说,华夏有些地方做得实在操蛋,如果王老实独自发声说点什么观点,咱大华夏可能就是鼓鼓掌,研讨一番,做足了表面功夫,说王董说得好,王董说得妙,王董说得呱呱叫!

  然后,该干嘛干嘛去,再没人搭理你,千万别想着神马重视,也莫幻想结合实际情况审视之类的,全都白费力气。

  换个说话的地方,搭上国际范,让洋鬼子震惊起来,说白了,咱国家高端理论的玩意儿,得让歪果仁先认可喽,返内销才好使。

  也就王老实这货心态好,告诉自己迂回也不算毛病,再鼓捣其他的也没意思。

  说到这里,王老实今儿的演讲算是完成任务,没有惯例,王老实非常自谦的表示,“感谢所有人耐心听完我的话,讲得不好,但你们给予了我如此多的鼓励,让我备受鼓舞,谢谢你们!”

  原本还有个互动环节,刚才李董可是抢了自己买卖,两位主持人悄悄过来询问,李彦没有再上台去抢镜头的意思,他示意主持人直接去。

  打心眼里,王老实不大喜欢所谓的互动,他没那个耐烦性跟一帮不要脸的货们探讨更深入的,真较真的话,很多东西他自己也不大理解。

  接下来的互动让不少人目瞪口呆,却又无可奈何,人家王先生是顶尖的理论家,有足够的身份这样做。

  先别管人家多精心准备的问题,就看王老实这货的回答,再缺心眼儿的人也得认为这货就是来砸场子的。

  “就是我自己琢磨的。”

  “科学验证?完全没有,个人猜想,请勿较真儿。”

  “我就这么一说,您就这么一听,别上升到理论高度,就当听个故事。”

  “没想表达什么深意,就是李董让我来讲讲,最近有些心得,跟大家分享分享。”

  李彦直接翻了白眼儿,他还不好说什么,喜剧效果是有,可特么的这实在下作,你丫讲了那么高深,咋突然又搞格调了呢?

  会场后边儿,捂得特严实那位叫查芷蕊,这次回国很秘密,甚至她专门叮嘱负责安保的人,言明,自己要给王老实惊喜,不得通告。

  人家安保是拿钱办事儿,还记得谁给钱。

  只好偷偷汇报给国内,李铁军为难了,在他心里,查小姐那至少是个贵妃,怎么也是主子,人家要玩儿情调,自己可不能里外不是人。

  后来他真是咬牙壮胆没告诉王老实。

  老李为人从憨厚到奸猾,转变的极为顺畅,一件件事儿逼的他必须成长,有了老邱那货的提点,李铁军进步很大。

  他是算准了,老板知道后,不会真生气,更不会给脸子看,前提就是他协调好,坚决不能有撞脸的现象发生。

  “他又开始得瑟!德行!”

  查芷蕊忍不住数落王老实,旁边儿的洋婆子会华夏语,却没有精通到能听懂查妞儿这话的程度,她迷惑不解的看着查芷蕊,求解。

  解释什么啊,难度不是一般大,查妞儿才不给自己找麻烦,挥挥手,“没什么,你收拾吧,咱准备走了。”

  洋妞儿是查芷蕊新招的助手,以前有在华夏留学的经历,大体上能用华夏思维去处理事情,老板的意思她懂,手上加快了节奏。

  ※※※

  会议无疾而终,总体算圆满。

  不管别人,王老实这个环节没掉链子,抛出来话题足够全世界各界精英消化一阵子啦。

  晚宴还是美帝模式,王老实反倒有些喜欢,用不着坐一圈儿互相吹捧寒暄说瞎话。

  不过以他的地位,想要安静的吃点东西绝对算奢望,从开始就不断的有人在台上讲话,更有人排着队过来跟王老实认识,没办法,就得这样,王老实举着酒杯,不胜其烦。

  他来是给李彦面子,也是讲基本的礼仪,本来打算待一会儿,吃点东西,找个没人注意的机会开溜,如今王大老板意识到不大容易。

  就在王老实努力寻找去吃东西机会的时候,艾秘书拿着手机一脸古怪的找到他,小声说,“查小姐的短信。”

  王老实跟前还有别人,他特有风度和礼貌的冲对方点头示意抱歉,然后拿着手机奔餐台那边儿走,心里那个乐啊,这查芷蕊真会挑时候,大老远给自己送机会,若不趁此良机多吃几口,更待何时?

  接过来一看,鼻子差点没气歪喽!

  査芷蕊做事儿太调皮,都跑到华夏来了,还整出这么矜持的桥段来。

  短信不是很长,说得也明白,没说她来就是要看王老实演讲,只说到了京城,现在准备出发去机场,她预定了凌晨返回美帝的航班,问王老实见不见她。

  恨得王老实牙根痒痒,她屁股又欠抽了还是咋地?

  气哼哼的把电话扔给艾碧涵,没好气的说,“你回头问问老李,到底谁是他老板?”

  艾米书抿嘴一乐,她明白,老板没真生气。

  果然,第二句话就是,“准备一下,我去见她。”

  怎么着,也是个重要的客人,临时有急事儿要走,得跟主人打声招呼,晚宴算是参加了,面子早就给足,想来李彦也不能再抱怨什么。

  至于留在这里享受别人的礼遇,王老实真没那个瘾头。

  李彦很会做人,当着很多人的面儿,就如同兄弟一样,给了王老实一个热情的拥抱,拍着他的肩膀小声说,“谢了兄弟,我欠你一个大人情。”

  一听这个,王老实顿时舒坦了点,说真的,以李彦现在的实力,也就人情还算有价值。

  査芷蕊选的酒店去机场很方便,她真是花了小心思的。

  王老实抵达后,没直接上去,站在门口儿,问小朱同志,“有你们的人没有?”

  “有。”

  “我想也是,你去,跟他们谈谈,心境太重要了。”

  小朱同志脸上一苦,心里替那哥几个还有老李惋惜,这次你们得吓一跳吧?

  刚才老李已经打来电话,没心没肺的那老货还乐呵呵的说这个事儿,让小朱给打马虎眼,扯蛋呢。

  芳容丽质更妖娆,秋水精神瑞雪标,已有文化气质的王老实一见许久不曾碰面的查妞儿,脑海里蹦出这么一句范儿十足的词儿来。

  岁月并没有如锉刀般把如花似玉的查妞儿给变成多难看,相反,更多了一些成熟女人的韵味。

  对面儿的丫头含情脉脉的瞅着王老实,嘴角翘起出卖了她内心的俏皮,金发姑娘总算知道自己该干嘛,抱着资料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

  门儿一关,查妞儿陡然气质一变,移动脚步靠近男人,咬着嘴唇,眼一挑,媚态百生,轻捶一下,不等王老实反应,猛扑过去,整个人重量挂在男人身上。

  王老实下意识的伸手拖住姑娘臀部,头被查妞儿抱住,埋在胸怀中,根本就喘不过气来。

  就那么一瞬间,王老实从查妞儿身体颤抖中体会到她那种朝思暮想的执念。

  查妞儿比起唐唯那次还要狂野,王老实也深深体会到了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迸发。

  不知道过了多久,王老实总算可以自由呼吸,他喘着粗气,抱着查妞儿,半躺在沙发上,空气中仿佛都是两人荷尔蒙的味道。

  刚才还那么无所顾忌的査芷蕊乖巧的趴在王老实身上,紧紧搂着王老实的腰,闭目不语,似乎很享受这一刻两人在一起的安宁。

  王老实脑子也正常了些,哪怕不想,也得问,“你一会儿要走?”

  嗔怪的睁眼扫了王老实一眼,胳膊上紧了紧,“你来了,我就不走。”

  明白了,人家就没想走,纯粹就是逗着玩儿呢。

  “这次回来住多少日子?”

  査芷蕊很不情愿,她喜欢就这么抱着,安静中可以拥有的更纯粹,“没想好呢,不过也就几天。”

  “我陪你。”

  査芷蕊从王老实身上下来,白了他一眼,犹豫了几秒,还是把王老实不知什么时候伸进衣服里的爪子给拽了出来。

  那么舒服的事儿,怎能甘心,脸皮厚是男人基本素质,王老实调整了姿势,手再次从另一个地方钻了进去,他还有绝招,轻轻咬住查妞儿的耳垂,姑娘再无力气抵抗。

  她又不是真拒绝。

  根本不给查妞儿什么考虑的时间,掏出手机,给外边儿打了电话,“晚上我住在这里,你们自己安排。”

  关机,扔到一旁,刚想潇洒的说句大气话,查妞儿已经拽住他的衣领,伸出手指搁在王老实嘴唇上,稍微一用力,“现在你是我的------”

  自从上次之后,王老实都记不住有多少日子了,他还好,查妞儿可一直单着呢,没有经历过什么都还好说,这一碰见人,哪儿还有闲聊的心。

  天色没那么黑了,从窗口向外看,京城正按照轮回规律寂静下来。

  王老实站在那儿,脑子空灵,得益于最近几个月规律的锻炼,这货刚才很有雄风。

  伊人已醒,从他背后抱住他,“在想什么?”

  “你回国有事儿?”

  脸贴在王老实背上,查妞儿轻声笑了笑说,“没有呢,就是来看你演讲的。”

  “没别的事儿?”

  “嗯。”

  王老实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也不能说,怎么也算巨大进步,她在美帝待不住,跑回来见自己,是个人都可以猜到听演讲不过是个幌子,不能戳破。

  “讲的好不好?”

  加了点力气,贴得更紧,那柔软的身躯让王老实又心猿意马起来,要不是不想破坏这种说话的气氛,加之这一晚实在有些疯,指不定又得卖把子力气。

  “没听懂。”

  王老实心里痒痒,挣开查妞儿,抱起美人重新回到床上。

  他真没想别的,就是觉得有点凉,打算盖上点。

  查妞儿误会了,掐了他一把,带着羞意在王老实耳边儿说,“求你了,等再到晚上吧,那儿还疼呢。”

  成心是吧,本来没有那个想法,让她这么一闹,王老实腾一下起来一股子火儿,真是忍得难受,啪的一下,拍了查妞儿翘起一把,虎着脸说,“想什么呢你,年纪轻轻的就不能有点追求?”

  査芷蕊翻身趴到王老实身上,小声说,“我现在是排卵期。”

  嗡!

  顿时老王脑子里就乱了下,他总算回忆起昨晚的某些怪异来,好像一共是五次吧,每次查妞儿根本顾不上王老实的温存,直接来个特古怪的姿势。

  王老实伸手抬起査芷蕊的下巴,认真的问,“你想要孩子?”

  “嗯,趁着年轻赶紧要一个,省的将来后悔。”

  孩子不是问题,王老实哭笑不得,这大姐也是,合着她还知道有后悔这码子事儿呀,你干了多少你知道吗?

  看王老实脸色不对,査芷蕊警惕起来,坐起来,冷声问,“你不同意?”

  姑娘,你这个姿势实在杀伤力太强,知道不?

  说着正经事儿,王老实也忍不住,一把扳过查妞儿的身子,坏笑着说,“既然你这想,咱俩现在就增加点概率!”

  “啊!不是说好------”

  好久之后,查妞儿绯红着脸,气喘吁吁的翻了个白眼给王老实,身体再次倒过来,双腿架到墙上,嘴里还不饶人,“你这小----冤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