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331章 三百三十一,有几个赢的?

第331章 三百三十一,有几个赢的?

  十天时间,王老实除了应付那些个访客,脑子也没闲着。

  林子琪的事儿会不会有后遗症,王老实想过了,只要林子琪自己不搞那些投敌叛国,没人敢明着对付她,躲都来不及。

  这个可以放点心。

  从好几个人有意无意的试探中,王老实也感觉到,对于航空公司的事儿,关心的人不少。

  干不干呢?

  王老实在房间里好不容易没人的时候,给老爷子打了一个电话。

  他把自己这些日子的考虑都说了,希望老爸给自己一个建议,干还是不干。

  王嘉起听完了之后,说,“你不是做了决定吗?”

  王老实一头雾水,哪儿有啊。

  王老实他爸说,“从一开始,你考虑的都是困难,就没想过干还是不干的问题,其实你心里已经帮你做出了选择。”

  还真是,王老实沉默了半天,“爸,这个事儿很大,我可能会赔钱,甚至把人赔进去。”

  王嘉起笑了笑说,“人这辈子,有几个赢的?至少我没看见一个,没人能嬴得了时间,也没人能嬴得了自己,更没人能嬴得了世界。”

  顿了顿,没等王老实张嘴,王嘉起继续说,“既然没有赢,也就没有输,喜欢就做,做不好还做不坏?最后是你做了没有?”

  老爸的态度很明朗,支持!

  打电话的时候,是王老实入院的第十一天。

  打完电话,王老实就要求出院。

  医生的意见是可以。

  不是要命的病,治疗疗程也就十四天,抗生素使用的剂量已经完全超出了病本身的需求,王老实要求出院,是合适的。

  因为王老实和院长的关系,医生没有建议继续治疗,同意了。

  出院的当天,王老实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到了浩宇公司。

  第一个见的人不是邱宏伟,而是从沪海回来的吴楠悦。

  两个人闭门谈了二个小时。

  谈话结束后,吴楠悦回自己办公室的路上,撞了三个人。

  王老实很直接给吴楠悦摊牌了。

  首先,王老实的重心将从浩宇转移,但不会离开。

  其次,王老实希望吴楠悦成为浩宇的ceo,负责浩宇的全面工作。

  最后,王老实告诉吴楠悦,她学习的时间不会太长,一年绝对是奢望,她要抓紧时间进入状态。

  选择不离开,王老实要安大家的心,更舍不得放手这个苦心经营的关系网,浩宇里利益相关的人太庞大了。

  让吴楠悦接手,是因为不会有人反对,王老实抽身会轻松些,有成熟的经营模式,吴楠悦的压制,浩宇不会迅速走衰。

  逼迫吴楠悦,王老实也是无奈,小丫头严格说,完全无法胜任这个重任,他又别无选择,只能让吴楠悦去承受压力。

  在没人知道的情况下,王老实从滨城抽调了两名人力资源的人,秘密进京城,开始按照王老实的要求,组建一个课题研究小组。

  研究的课题就是现在形势下,在国内组建航空公司需要具备什么条件,困难有多少,如何规避风险。

  这个研究小组的人大都是专业人士,说白了,就是一些个愿意出来干私活赚外快的,找他们是因为他们懂这个行业。

  也没指望他们能拿出多好的见识来,但王老实觉得总比自己两眼一抹黑强。

  第二个事儿,王老实找到了傅颖,委托她为代表,在京城航大招募了几个研究生,也是课题研究,题目比较简单。

  就是回顾和追踪海岛航空的成长史,尽可能的分析出海岛航空发展中的亮点和失误。

  不用说,王老实已经把海岛航空当作自己最大的竞争对手,和学习对象。

  第三,王老实让刘美绢低调回国。

  甚至没有让刘美绢在gs露面儿,王老实和刘美绢在一家咖啡馆里接连谈了三天。

  然后,刘美绢带着王老实的使命,再次奔赴美帝。

  十二月上旬,王老实到京滨大厦,秘密拜会了到京城开会的黄书记。

  谈话进行了长达三个小时,为此,黄书记推迟了一个早已确定时间的晚宴。

  做完这一切,王老实这才闲下来,静静的等待各方面的结果。

  林子琪似乎也已经完全适应了按部就班的工作规律,就跟一个正常的小媳妇一样,每天回家来和王老实一起过日子。

  王老实似乎也很享受这种生活。

  ——————

  “快点啊,去晚了可就来不及了!”

  王老实在院子里催促林子琪。

  “来啦、来啦!”

  林子琪的声音很欢快,这是周末,王老实突然说要去一起看场电影,林子琪顿时放下饭碗直奔卧室,不用说,那是梳妆打扮去了。

  马氏贺岁电影正上映,京城各大影院突然火爆起来,王老实也是在听到别人说起,才想起那个记忆中的电影。

  想到林子琪天天跟自己窝在家里,要么就陪着自己去那些无聊的宴会,自己还真没跟林子琪正儿八经的浪漫过。

  这才又了今天看电影的想法。

  他还是低估了大众对电影的重视程度。

  好不容易挤到影院售票处,票卖完了。

  王老实看到了林子琪满脸的失望。

  他从口袋里掏出几张一百的钱来,拉着林子琪到一个边儿上,凑到林子琪耳边儿说,“在这儿等着我,哪儿别去。”

  林子琪问他,“你要干什么去?”

  王老实故作神秘的一笑说,“做个游戏!”

  “游戏?”林子琪迷茫的看着王老实,票没买到,回家呗,这儿能做什么游戏啊?

  王老实伸手在林子琪光滑细腻的脸上轻轻拍了拍,然后转身就奔他已经选好的地方。

  影院进门的台阶那儿。

  宽敞,显眼,够亮堂!

  举起两张一百的钱,王老实大声嚷了起来,“一百一张,要两张‘大腕儿’的票!”

  “一百一张,要两张‘大腕儿’的票!”

  林子琪张大了嘴合不上了,她做梦都没想到,王老实会有如此的惊人之举。

  真是惊人,可这全华夏,王老实这都算特立独行。

  搁在国外,或许举着牌子,挥舞着钞票,求一张票不算新鲜事儿。

  在华夏,只有黄牛偷偷来找你,就没有自己举着钱嚷嚷的。

  听见和看见王老实这么干的人,基本上都在怀疑是不是碰上了疯子。

  一百一张啊!

  眼下一张电影票多少钱?

  国外的大片也就二十到五十,敢要五十的几乎没有。

  国产片,撑死了二十,大腕儿就算够胆肥了,十五块。

  大多数人围观,不是想赚那点差价,而是看新鲜事儿呢。

  王老实依然在喊,“一百一张,要两张‘大腕儿’的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