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五十一,你这都快臭了

八百五十一,你这都快臭了

  唐建兴是个明白人,看完王老实的短信,不言不语,转身离开,直接奔外边儿,自作孽不可活,回旋余地都没有,再说别的徒增笑话。

  京城的气氛实在火热的有些过,奥运在华夏是个大事儿,也仅仅是在华夏,或者是需要这玩意儿来提振民族士气的国家才有这个地位。

  从总体上来说,奥运在世界范围内的地位并没有华夏来百姓想象的那么高,这项活动早就脱离了伊始的原则,已经严重被商业化和政治化。

  宣传上,华夏老百姓都以为全世界人民都跟自己一样,整天盯着奥运不换台。

  实则不然。

  就是华夏老百姓也没有了当初那种狂热,他们没有资格在过好日子前花费太多精力去享受精神的愉悦。

  艾碧菡最近很烦。

  顶着各种来头的邀请函雪片般的飞过来,都是邀请王落实董事长出席活动的。

  就跟商量好的一样,全是一路货色,神马奥运与华夏这类的主题,换个牵头的就是一出。

  艾碧菡也是经验丰富了,此类传真或者信函,她就瞅一眼,然后存档了事,回复一概没有。

  她坚信,王董妥妥的不会去捧臭脚。

  那些机构找王老实,不外乎就是来借名的,只要王董出席了,各种商圈里的人必然趋之若鹜,每个人会务费收个万儿八千的不叫事儿,成本也就一千出头。

  这钱才叫赚的轻松。

  不都是那样的,有一个艾碧菡不敢自专,她通知了王老实。

  华宣部与奥组委举办了一个论坛,主题很高大上,奥运与华夏民族复兴。

  小艾对这个其实心里也不大感冒,可没辙,人家帽子大。

  人家可是专程派人送来的,不搭理人家肯定不行。

  艾碧菡只能给王老实汇报,详细说了这个事儿。

  王董正在回京城的路上,接到艾秘书电话,开始他是重视的,听了一会儿,就有些意兴阑珊,他内心也讨厌,直接告诉艾秘书,“就说我没时间。”

  艾碧菡担忧的提醒说,“那可是华宣部啊!”

  “逆事顺办,你可以委婉点,苦情点,反正我是不去。”

  态度鲜明,艾秘书也没办法,她必须替老板处理好这类事儿。

  ※※※

  滨城的事儿已经有了大致眉目,杨维想要出来难如登天,王老实并没有意思要付出什么,他坚信,得到什么,就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他不相信杨维只是被动听领导话,说他没从中得到好处,鬼才信。

  若没有唐唯家牵扯其中,他都懒得去过问这事儿。

  后面的事情,老李就能办妥。

  不外乎就是把没人味儿的唐小七和徐公子送进去,他们所作所为也够了,这种货留在外边儿忒祸害人,不如去回炉,诈骗是跑不了的,剩下的就看手段,以华夏警察的手段和力度,小七爷和他的搭档应该能再整理出好些有档次的事儿来。

  唐唯刚才也发来短信,说手术成功,唐三姑捡回一条命,王老实回复很简短,好,我知道啦。

  他很想跟唐唯聊聊更亲密的话题,对唐三姑的事儿并没有多想关注,既然老唐家都正围着人家三姑转悠,那就别再跟着凑热闹。

  思绪拉回来,王老实整理眼下的事儿,还真不少。

  前苏食品那边儿谈判已经落地,就等着最后的运作,能做到什么奶奶样儿,王老板不在乎,不过就是哄着别人玩儿。

  程志翔也谈了,眼下前苏食品最大的问题就是产能,老百姓日益关注食品的质量安全,可眼下,全国的形势都不容乐观。

  前苏食品已经打下来品牌,但并非没有烦恼。

  第一,竞争对手们妒忌,见不得别人好,正好赶上互联网时代,信息泛滥,监管不力,那就玩儿高级黑,质疑前苏食品的软段子一个接着一个,还有浑水摸鱼的,反正我不好,你也别想乐呵。

  老程为此苦恼不已,王老板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华夏就这样,要么你自己顽强的活下去,又或者退缩逃掉,至于斗争胜利,王老实百分之百的不相信。

  第二,产能不足。

  是个有名气的所谓大师,在讲营销课的时候,都会很装逼的着重说一个名词,渠道,甚至还有渠道为王的口号。

  有道理肯定是有,但那些大师必然被某些恶心人的电视剧给影响了,渠道不是某个天才,弄个什么花里胡哨的方案就能瞬间实现的,那得真真切切的下功夫去建设、维护。

  前苏被同行诟病,就是因为前速食品投入巨大,拥有自己完善的销售网络,通俗的说法就是渠道。

  华夏本土的产出已经完全跟不上渠道的建设,逼迫前速食品转向国外。

  程志翔的困难就是国外对华夏的警惕日甚一日,甭管哪国的鬼子都在明里暗里的遏制华夏。

  尤其是事关国计民生的项目,前速食品前期规模不大,还好,如今步履艰难。

  同样,王老实也没有好办法来解决,除非国家腰杆子硬起来,让鬼子们不敢呲牙。

  临了,王老实给了老程一句,“咱管不了全华夏的需求,有多少就做多少。”

  老程表示不理解。

  这货咋这么憨呢,非得说明白?

  “政府不会坐视整个国家的食品供应体系掌控在一家民营企业手中。”

  “自己大口吃肉,连别人喝汤都费劲,谁也不会让咱活下去。”

  程志翔说,“就是有钱大家赚呗。”

  王老实赞许的点头,“没错儿,就这个理儿。”

  还有些话,他没跟程志翔说,人是复杂的动物,人与人之间发生的事儿更难以解释,亲眼看到的未必是真,太多的事儿根本就无法用科学或者道理解释清楚,核心还是利益。

  前速食品获得的利益已经非常优厚,不知道收敛,是自取祸端。

  借着眼下经营和扩张的困难,顺理成章的放缓脚步,或许是好事儿。

  让王老实担心的是,企业前进慢了,各层员工就会懈怠,导致企业活力减弱,将导致企业慢慢走向衰落。

  俗话说事业一纵永无成,这就得看王老实有没有破而后立的勇气和决心。

  前苏食品的未来远没有眼下的光鲜。

  正走向瓶颈的还有华夏未来,好长一段时间里,王老实甚至都快忘了华夏未来这个企业,王姐还是那么兢兢业业,很少来烦王老实。

  当然,也是王姐对王老实否决她国际发展规划而表达的一种态度。

  王冬云打算配合国家的某些举动,大举把华夏未来模式推向全球。

  只看了一个大概,王老实就没同意,批示是适当投入,略作配合就可。

  任何一个国家都不会眼看着华夏这么大规模的把华夏文化输入到本国,就算开始都还鼓掌欢迎,但到了一定程度,必然是无情不讲理的打击。

  到了那个时候,巨量的投入肯定是打水漂。

  眼下,华夏有一股风潮,那就是学人家鬼子,满世界去整震惊的并购案,在王老实看来,纯粹就是糟践钱和精力。

  华夏还没有强大到可以全球保护自己国民的利益,嘴上的抗议根本挡不住国外流忙行径,真理就在大炮射程之内,这句话依然在这个世界有效。

  千万不要真的以为有神马文明世界,那玩意儿只是各势力圈里流行的,华夏不在人家序列之内。

  王冬云根本不明白,某些小不言的还稍微好点,涉及到文化层面,那是禁区,绝不该触碰。

  事实上,华夏未来一点都不平静,小麻烦不断,那新已经着重在盯,同样,也想不出好的办法来。

  他给王老实的建议就是拆分,把华夏未来一分为二,让他们去斗、去竞争。

  不光是华夏未来,那新认为前速食品也可以拆分。

  这个做法有利有弊,优点是可以减轻眼下的臃肿和效率底下,用鞭子赶着他们尽量快跑。

  弊端同样明显,非常有可能这种竞争加大内耗造成实力降低,给竞争对手赶超的机会,市场可不会等谁。

  同样的,王老实担心行业垄断的名号落到自己头上,得不偿失。

  王大老板现在就恨那些同行们,特么的忒没志气,你丫就不能雄起点,给我多制造些压力?

  如此欠抽的想法也就敢在脑子里琢磨,说是不敢说出去的,那是真自己找抽。

  还有-----

  另外-----

  哟,自己这些个事儿看上去都不赖,仔细一琢磨,又都透着隐忧。

  他心里最佩服的就是自己让傅颖开展的信托业务,也算给自己以及后代子孙铺好了路,至于其他的想法,那就看命喽!

  ※※※

  胖姐从公司出来后,直奔前苏的精品直销店,买了几样菜,打了个车来到李璐这里。

  好几天了,李璐都没有去美誉国际,眼下公司里忙的一塌糊涂,谁想请假都得寻思一下自己是不是受得了领导的白眼儿。

  只有李璐用不着。

  办公室里就盛行传闲话,就算再忙,也耽误不了闲话到处飞。

  此次就是有人说钱总跟李璐关系不一般,挺龌龊那种,在卫生间里,胖姐坐在小隔断里,听到不知道哪个办公室的丫头嘴碎的说,“我可听说了,钱总特意找了那李璐的头儿过去,吩咐说别指望李璐干活儿,她愿意来就来,不愿意来也别问,来了就给点点事儿做,不来就当没有这个人,啧啧,脸蛋漂亮就是吃香。”

  “嘘,别乱说,小心让人听见。”

  “切,没事儿,现在公司里人都知道,只不过不敢说而已。”

  胖姐不能忍,加速清货,用力推开门儿冲了出来,怒视两个正在逞口舌之利的人,那眼珠子跟要吃人一样。

  两个小丫头顿时一惊,她们都认知胖姐,单凭胖姐的身躯,公司里不认识的人少,也都知道胖姐跟李璐关系铁,整天在一块儿。

  她们没敢对视,灰溜溜的逃走,不逃不成,胖姐已经提起手来,那就是奔着抽嘴巴来的。

  美誉国际的员工守则里规定,只要发生员工打架事件,无论对错,只要动手的就直接开除,可胖姐不怕,她就敢打。

  她是真不怕,别人可能不清楚,瞎传李璐跟钱四儿,没人敢想实际是大老板。

  胖姐别看平日里傻乎乎的,精明一点都不少,就算动手打了人,被开除是一定的,却未必是坏事儿,大老板一定会知道。

  离开美誉国际她不怕,因为她坚信,大老板绝对会补偿,境遇也定然好于现在。

  小区门口儿,胖姐没下车,给李璐打电话。

  “小璐在家呢?”

  李璐的声音有些慵懒,不利落,没气力似地说,“嗯,在呢。”

  “没别人吧?”

  “就我自己。”

  胖姐这才说,“那行,我到你小区门口儿了,那进去啦?”

  进了门儿,胖姐就觉得这屋里不像人待的,所有窗帘都拉上,窗户也关者,味儿压根就不对。

  昏暗的光线中,李璐早没了往日光彩,整个人颓废的出格。

  李璐自打出了那两件事儿后,就窝在家里没出过门儿。

  胖姐也没问,她寻思是不是李璐跟大老板怄气呢?那真不是她该问的,不能问,那就动手。

  拉开窗帘,全部。

  推开窗户,让空气换换。

  动手收拾屋子,垃圾到处都是,估计这几天都没收拾。

  李璐还坐在那儿愣神。

  胖姐瞅了瞅,叹口气说,“小璐,赶紧去洗澡,你这都快臭了。”

  李璐没动,两眼空洞无神。

  胖姐没再说,先收拾屋子吧,说真的,胖姐要是个勤快人,她那体型不至于这么雄壮,干家务也得有天分,胖姐百分之百没有。

  不过她今儿发挥不错,一个多小时后,李璐这个家总算有了点眉目,没刚才那么超凡脱俗了。

  洗了把脸,胖姐坐到李璐身边儿,碰了碰对方,柔声问,“小璐,饿了没有,我给你做饭吧。”

  刚才收拾屋子的时候,通过对残骸的分析,她断定,李璐这几天没咋吃食儿。

  “胖姐!!!”李璐突然紧紧的抱着胖姐,撕心裂肺的嚎啕大哭。

  人的感情不能憋着,时间长了糟践生命,必须得发泄出来,只要发泄痛快,这人的生命力顽强性就能体现出来。

  李璐实在是没人说话,也没得发泄,憋了几天,要是胖姐再不来,这傻妞儿没准儿就交代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