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四十七,在忍耐里露出蓓蕾

八百四十七,在忍耐里露出蓓蕾

  
滨城几年来经济一直在快车道疾驰,俨然是带动华夏经济高速运行的新发动机。

  实际情况并没有新闻里说的那么漂亮,至少普通市民的收入和生活距离那个花团锦簇就差很多。

  五十万,在一户普通人家里绝对是巨款。

  三姑本身并没有正经的工作,一直靠多打工,做兼职,才拉扯大了女儿,好不容易盼着女儿毕业,有了工作,嫁了人,这还没送一口气,在快享受天伦之乐时,又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

  她手里有些积蓄,不多,几万还成,五十万,实在没有,也不可能有。

  至于三姑闺女,小学老师,工作倒是稳妥,收入就别算计了。

  女婿工作好,收入不错,灰色的也不少。

  问题在于,他们基础薄弱,刚换了房子,还贷着款,养着车,生活品质保证可以,余钱没有。

  三姑有担当,一咬牙,“行,我们出,明天凑齐。”

  “三姑,时间不早了,您先得保重自己身体,妹夫那儿您就放心,在徐哥眼里,分分钟的事儿。”

  当侄子的又扭过头来,说,“老妹子,你的任务就是照顾好三姑,别的不用担心,有我呢。”

  人走了。

  病房里,娘俩沉默半响。

  沉不住气的是闺女,“就是卖房子也来不及呀!”

  “卖房子先不急,我找你建兴舅借,回头儿我把老房子卖了还。先把人弄出来是正经事儿。”

  闺女现在已经冷静了下来,张了张嘴,可一细想,又闭上。

  大事前,心容易乱,还特别能自己安慰自己,总是往好处想,至于危险那玩意儿,绝大对数人多会潜意识里屏蔽掉。

  大清早,王老实就让老妈给揪了起来。

  老夫人准备的特细致。

  登记这个事儿不好说,有的人特别重视,传统的人就没那么看重,只有婚礼才是重头戏。

  不过所有的事儿都要分谁办。

  自己儿子终于要真正成家立业,登记结婚可是重要的一步,李梅昨晚上就没怎么睡,激动的。

  看着那么一大堆各色礼物,王老实就有点傻,登个记而已,还有那么多说法?

  他还算聪明,知道跟老妈做对下场得有多凄惨,麻利儿起来洗漱,包子稀饭一通海塞。

  没等他喝口水、消化消化食儿,直接被赶了出来。

  坐上车,王老实一看表,觉得挺对不住自己身边儿这些人,现在才不到六点,油门儿轻踩,到唐唯家也不会超过六点半,民政局正式接件儿怎么也得九点。

  “你们吃早饭了没有?”

  “吃过了,老夫人给送的包子和稀饭。”

  得,老妈办事儿真厚道。

  王老实一琢磨,“慢点开。”

  其他人都憋着笑呢,不好乐出来。

  时间没多长,唐唯发来短信,“你什么时候来?”

  王老实精神一振,回,“你收拾好啦?”

  唐唯说,“刚才跟我爸妈说了,他们正收拾屋子呢。”

  一想人家两口子手忙脚乱的模样,王老实真想乐,“又不是外人,没必要吧。”

  唐唯这会儿拿着手机,鼓着嘴儿编写,“还说呢,刚才我妈那顿数落,说我不懂事儿,昨天怎么不告诉他们,哎哟喂,我这还没嫁呢,就要被扫地出门了,可怜吧。”

  车里,王老实一阵恍惚,从没有见过唐唯如此小女人口吻的说话,还真有点不适应。

  接下来的话他也没办法回,只好发了个,‘呵呵’。

  “还没到?”

  他能理解,小唐希望自己快点到,看了下车外,开得绝对是够慢,就这也快到了,回,“是不是太早了?”

  “不早。”

  没等王老实回复,唐唯又发了一条,“我下去了,给你准备早饭。”

  王老实想告诉她自己已经吃过,还没少吃,手指动了动,停了下来。

  唐家楼下。

  看看容光焕发的女儿,郑婕又问一遍,“落实一会儿就来?”

  唐唯点点头,“就快到了。”

  郑婕又抱怨,“你这孩子,这么大的事儿也不提前说一声,你看咱家一点准备都没有。”

  她自己也是昨晚才知道的,不过她不想让自己老妈生气,唐唯柔声说,“是我想左了,觉得不是什么大事儿-------”

  “不是大事儿?”郑婕眼珠子瞪得,要不是今儿日子特殊,她指不定干出什么来。

  还是唐建兴稳的住,人都快来了,难不成还不让他们登记?不可能,那还纠结没用的做什么,他问唐唯,“登记用的证件你准备好没有,别落下。”

  唐唯说,“都在桌子上呢。”

  郑婕一听,心里明白,也就不再说,转身去楼上,她得仔细着点,到了地方,缺东少西的,没脸见人。

  走在楼梯上,郑婕同志还自言自语,‘唉,屋子都没来得及打扫,头发也没做,家里水果也不多------’

  唐唯冲着她爸一吐舌头,缩了缩脖子。

  唐建兴转身去厨房,熬了汤呢,他边走边说,“你赶紧去洗脸换衣服,现在这样子可不成。”

  这当爹的比当妈的郑婕靠谱儿,郑婕就忘了提醒自己女儿,脸没洗,头没梳,睡衣还穿着呢。

  户口本和身份证,都摆在桌子上,郑婕一眼就能看清楚,她还是不放心,拿起户口本翻看,好像会被调包一样。

  拿着户口本跟身份证坐在床上,郑婕思绪复杂。

  登记结婚,从法律意义上说,唐唯跟王老实就是法定夫妻了,可民间普遍认为没有典礼,那个证书不做数。

  甚至很多地方尤其是农村,孩子都能打酱油了,结婚证都不带领的,除非有用处了,才勉强去扯证,这种情况遍地都是。

  女儿嫁到王家去,郑婕倒不是不放心王家,人家很好,公婆也是厚道人,待人不会差,至于王老实那人,郑婕也是知道的,就有一点,她心里还是有根刺儿,无论如何她也拔不掉。

  毕竟唐唯之前,还有个林子琪,若不是命薄,恐怕自己闺女一辈子就毁在王老实身上,自己女儿什么心思没说,她当妈的又不是看不出来?

  这些个话既不能跟唐唯说,也不能冲唐建兴讲,郑婕只能闷在心里。

  屋外传来脚步声,郑婕把证件放到桌子上,唐唯趿拉着拖鞋,迈着轻快的脚步进来,一看自己老妈脸色不大对,纳闷的问,“妈,您这是怎么啦?脸色这么难看?”

  郑婕伸手拉住唐唯的手,一想女儿就要成人家妻子了,眼圈禁不住红了,轻声说,“我在想唯唯长大啦,要嫁人了,爸爸和妈妈也算盼到这一天了,将来还能抱外孙子,妈这是高兴呢。”

  唐唯不是没心没肺,她表面上的都是强装的,从昨天就在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外露,老妈这么一煽情,她可受不了,搂住自己妈妈,眼睛里不争气的充满了雾气。

  母女俩在楼上感情充沛。

  楼下唐建兴见到了王老实。

  车开得再慢,也有到地方的时候。

  时间都快七点了,王老实还是决定进来再说。

  看着王老实和保镖大包小包的往屋里般,把唐建兴给弄糊涂了,他手里还拿着切菜刀,问王老实,“落实,你这是干啥啊?”

  王老实这货会挑时候说实诚话,“唐叔,这是我妈让捎来的。”

  李梅要是听见,指定大嘴巴子抽上再讲道理。

  唐建兴只好收下,嘴里说,“你瞧你妈,咱两家还用这么客气?”

  他这个话也不对,实在是没法说这个事儿。

  好不容易收拾完,唐建兴指了指楼上,“唯唯在楼上,一会儿就下来,你们吃完早饭再走。”

  “唐叔,这事儿怪我想得简单,也没提前跟您商量------”

  甭管心里怎么认为的,王老实必须得有这个态度,不然真说不过去。

  老唐同志摆摆手,“不碍的,只要你们俩自己好,我们是没意见的。”

  话是这么说,老唐同志心里舒坦了不少,搁谁也得别扭,娶我闺女,连声招呼都不打?

  也就是两家关系实在扯不开,赶上那暴脾气的,你这个婚就结不成,关乎于礼,那可是华夏民族屹立不倒的核心之一,绝不能等闲视之。

  从这个方面上说,王老实这事儿办得特让人走心。

  楼梯上,唐唯跟着郑婕走了下来。

  梳洗打扮后,更显唐唯的俏色,身着淡兰色长裙,上身配素淡白纱衣,标准的淑女装,王老实就没见唐唯如此精心装扮过,不禁看得有些两眼发直。

  结婚登记要到新区民政第三分局,还没开门儿,王老实和唐唯就到了地方。

  看到有好几对已经在等着,王老实不禁问唐唯,“今儿什么日子呀?还排队?”

  唐唯哪儿能知道,眨巴着大眼睛,摇头。

  九点整,登记服务大厅准时开门。

  王老实带着唐唯领了号儿,六号,拿着号条扬了扬,看着紧张的唐唯说,“运气不错,好彩头儿。”

  唐唯捂着嘴乐了。

  看着其他的人,王老实觉得自己完全可以挺胸抬头,跟唐唯比起来,其他姑娘一点优势都没有,他还发现好几个准新郎都偷瞄唐唯,护食儿似地,王老实把唐唯藏到自己身后,尽情享受其他人羡慕嫉妒恨的目光,惹得唐唯偷偷的拧他。

  就在宣誓台旁边儿,有新婚夫妇教育室,王老实坏坏的笑着小声问唐唯,“进去看看?”

  一脸懵懂的唐唯问,“哪儿?”

  王老实指了指那间屋子。

  唐唯一看,顿时明白,脸腾一下羞红,必须得教训,小唐同志狠狠的让王老实知道了什么叫家教。

  她手没离开王老实的肉,凑到他耳边儿小声说,“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黄?”

  “这还------”王老实忍着想要辩解,办事员喊了,“六号。”

  嘿,还真快。

  登记比起前些年简便了很多,寥寥几句问话,流程也简单了很多。

  几个自选项目王老实都没要,不是舍不得那些钱,实在不喜欢。

  比如那个宣誓,弄得一点氛围都没有,太生硬,玩儿西化,不伦不类的,总觉得不是味儿,尤其是那个穿黑衣服的货,看他半死不活的样子就像他几脚。

  就是有一样躲不过,照相。

  结婚照讲究个喜庆,王老实跟唐唯让摄像师摆弄了半天,越看那货也是不靠谱儿的。

  果然,照片出来后,唐唯一看就撅了嘴,王老实也呲牙,特么的跟通缉犯没啥两样。

  负责照相的那货不以为然,大概是看惯了新人们表情,说,“甭看了,都这样,到哪儿都一样。”

  王老实捏了捏唐唯的手说,“其实仔细看看,你这漂亮劲儿根本挡不住!”

  噗!

  唐唯没笑,那摄像师给逗乐了,他弯着腰冲王老实伸出大拇指来,“行,哥们儿,你这个态度保持下去,错不了。”

  时间是不知不觉中过去的,从第三分局出来,都快中午了。

  王老实扭头,唐唯还拿着她那本结婚证正跟那儿自己美呢,脸上都是笑模样,上了车,他又后悔了,刚才光顾着看结婚证,忘了拿一本给唐唯,有些事儿得让这丫头有点心理准备。

  他正想问唐唯去哪儿吃午饭,电话就响了,掏出来一看,是老妈,赶紧接听。

  人家老太太不关心别的,上来就问,“证领了没有?”

  王老实笑嘻嘻的说,“领了,刚出来,正要带唯唯出去吃饭。”

  从声音上能听得出,老妈那种狂喜,调儿都变了,“去吧、去吧,吃点好的!”

  刚放下电话,唐唯的也响了。

  她说话声音很小,王老实也不用猜,估计跟自己那个电话一样,唐唯在说话的时候,还特意把结婚证拿出来又看了看。

  唐唯通话时间也不长,接下来就是沉默,车开的很慢,细心点就会发现,车在兜圈子。

  唐唯突然问,“你在想什么?”

  王老实说,“我在想咱吃什么。”

  “你------”唐唯不禁气结。

  王老实挠了挠头,说,“今儿日子特殊,我得琢磨个能有纪念意义的地儿,又好吃,又能记得住。”

  唐唯脸上好了很多。

  “那你就快点想吧,我觉得饿了呢。”

  王老实脸上是笑容,心里叫苦,这地方不好想呀!

  唐唯眼光扫过,发现了以前留在车里的杂志,随手拿起来,翻开,没看几眼,目光就停在一句话上,再也挪不开,‘爱情原如树叶一样,在人忽视里绿了,在忍耐里露出蓓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