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四十六,打扮的漂亮些

八百四十六,打扮的漂亮些

  人对、菜对、地方也没错儿,张书记却吃得索然无味。

  王老实并没有再深入说下去,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如何化解这类矛盾,或许就如某些人说的,还是留给后人去解决。

  换个人,也不至于如张书俞那么烦恼,他的理想就是给滨城腾飞打下坚实的基础。

  当然,他的想法很理想化,事实上,他离任之后,任何人过来接班,都不可能按照他的思路继续走下去,谁都想给这座城市打下自己的烙印。

  王老实也算明白伶俐人,也看出这老家伙耐不住寂寞,估计又在想入非非,才整出这么一个宏伟的规划出来。

  无论是从时间上算,还是他设想的未来上看,老张同志其实在一厢情愿。

  滨城底子不够厚实,张书俞想要几年之内把滨城弄成他想象中的模样,天方夜谭。

  从王老实的角度来看,华夏的经济增长模式太粗暴,导致华夏普遍出现浮躁的心理,没人愿意踏下心来夯实基础,都在追求发展的快行道,很多本该市场来引导的事情,如张书俞这样的人都给代办了,拍脑袋出来的东西总归是脱离实际的。

  老张的规划并非一无是处,很精彩,也非常的有前瞻性,就是缺乏基础。

  没有基础支撑,张书俞的空中楼阁建不起来。

  只有一点,王老实非常赞同张书俞,如果张书俞能够在任期内,建成滨城大交通圈儿,绝对是给滨城插上了腾飞的翅膀。

  接下来,就看老张能不能真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踏踏实实办几件实在事儿啦!

  王老实在给张书俞添酒的时候,借着酒劲儿,很真诚的说,“书记那个交通圈儿设想,我看了之后热血沸腾,若真如规划所描述,那是滨城百姓之福,我想无论多少年,滨城人民还一定会记的。”

  老张没说话,他的眼中却闪过一丝光彩。

  唐建兴终于行动了,这些年,他在滨城中低层积累了不少人脉,华夏时代在滨城地位相当特殊,很少在其他方面出什么乱子。

  按照大部分人的看法,有税后,没麻烦,关键时刻顶得住,那就是好企业。

  甭管什么阶层的人,谁都有个三亲六故,哪家也有需要走动的事儿。

  比如某个亲戚的孩子,毕业了,没有称心的工作,华夏时代好啊,可惜不好进,找唐总,唐总办事儿讲究。

  又比如,买房子,房价好贵啊,找唐总,各个折扣,三五个点,那就是不少钱了,人家唐总厚道,不推诿。

  还比如,自家亲戚经营砂石料,得找销路,建筑行业也是良莠不齐,送完货,事主卷钱跑路的例子还少?没问题,找唐总,唐总做人实在。

  反过来,华夏时代办手续时,你讲几个工作日?以后还特么的拿什么脸见人家。

  华夏时代在滨城办事儿就没耽搁过。

  唐建兴也不是没脑子,他打电话也是有选择的,自然是能打探消息,同样还得稍微能说得上话。

  唐总很委婉,只是询问那个人是不是问题很严重,绝口不提其他的。

  事情若有余地,说这个已经足够了,如果事不可为,说再多,也毫无意义。

  唐建兴犹豫之处就是他是否该求助王老实,再三考虑后,未来老丈人决定不找王老实,不是不能,而是不该。

  病房里,三姑同志热切的看着唐建兴,她得多希望从唐建兴嘴里说出‘没事儿,很快就出来。’

  事情没有她想象的那么简单。

  第一,得看她女婿到底犯了什么错儿,是否严重。

  若是小气不言的,很容易,让人搂草打兔子进去的,就不会为难,操作起来也简单。

  第二,要看是谁主导办的案子。

  只是职能部门例行的,难度降低很多,若是专项行动,或者从上边落下来的,那就复杂啦,谁都有个原则,办事儿不能把自己折腾进去。

  第三,还得看唐建兴自己份量够不够。

  够,人家当个事儿办,不够,人家嘴上说得漂亮,却不使劲儿,什么也白搭。

  小时候的情分在,唐家三口是在医院附近跟着三姑家的亲戚一起吃的饭,唐唯没怎么吃,筷子就稍微动了动。

  这一天有些闹心,她算懂事儿的,就安静的待着,没使性子。

  饭后,唐建兴接到了第一个回话儿,没说死结果,但透过来的意思不乐观。

  唐建兴相信对方是真心给打听了,人家明说了,是上边抓的案子,整个系统的大案。

  老唐心里就一沉,他脸上没表现出来,还安慰三姐,‘他在里边儿没受罪,不是重要人物,会有转机的。’

  郑捷给唐建兴递了几个眼神儿过去,心说差不多了吧,咱一家子都一整天了,这地方坐都没地方坐,憋屈在一个病房里,光那来苏水味儿就够受的。

  唐建兴是个听老婆话的好同志,收到信号,马上又安慰了三姐几句,这才提出告辞。

  出了医院门口儿,郑捷跟唐唯都累瘫了,坐在车里根本就不想动,也不想说话。

  唐建兴张了张嘴,同样也没开口。

  一路无话,进了家门儿,唐唯直接去洗澡。

  唐建兴想要说什么,郑捷明显对今天的事儿不大满意,没在病房里撂脸子,算是给面子了,老唐不敢得寸进尺。

  楼上,唐唯趴在床上,拿起手机来,一看,已经关机。

  难怪呢,一直没有电话进来,连短信都没有,赶紧的,翻出充电器,插上电源。

  开机。

  漫长的过程后,嘀嘀嘀声音响了起来。

  都是短信。

  几个未接来电,剩下的基本上都是王老实发来的短信。

  其中有一条,王老实说的是,‘明天我们去登记吧,好不好?’

  还有一条,‘如果你不反对,那我就当你同意啦!’

  最后一条,‘明天早上我去接你!’

  小唐同志突然发觉自己呼吸有些跟不上身体的需要,急促了很多,脑子里也因为王老实说的事儿变慢了,完全转不过来。

  他要跟我去登记。

  登记就是正式夫妻了。

  他将成为自己的丈夫,而自己会成为一个妻子。

  早就对今天有心理准备,或者说,她一直等今天。

  突然降临。

  虽然形式很简单,只是短信,甚至今天来的路上,他都没跟自己提,可唐唯还是觉得整个世界突然变了颜色。

  高兴吗?

  唐唯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心情是不是算高兴,在她脑海里浮现出从第一次见到他之后的点点滴滴。

  父亲深陷身陷囹圄,这个人突然从天而降,谈笑间扭转乾坤。

  当自己苦恼于街头流氓时,又是他,让世界变得可爱清静。

  病榻之上,还是他,无微不至的照顾。

  还有——

  这么多年来的事儿,唐唯都急着。

  现在唐唯总算明白了当初自己很长一段时间为什么不愿意见他,是因为他身边有个女人。

  捂着手机,搁在自己的心口,唐唯闭着眼睛,不敢再看,生怕刚才都是幻觉。

  “我想了很久

  我开始慌了

  是不是我又做错了什么

  你哭着对我说

  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我不可能是你的王子

  也许你不会懂

  从你说爱我以后

  我的天空星星都亮了

  我愿变成童话里

  你爱的那个天使”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这首歌是唐唯比较喜欢的,特意用做铃声,尤其是这一刻,她故意让手机响了二十秒以上,尽可能的多听几句,才接听。

  王老实的声音难得这么温柔,“一直没打通电话,才回来?什么亲戚啊?”

  也是王老实这货不解风情,都这样了,还问这么,真是没溜,换个时代,妥妥单身汪的节奏。

  人家唐唯不介,她认为今天在医院里确实耽误了些时候,不是说不该去,但窝在那里一天,实在没必要,就傻傻的待着,根本帮不上忙,“是我爸老家的一个姑姑,没什么大毛病,就是急得。”

  这会儿王老实正坐在院里树下,送走张书俞后,他就回了家,让老妈一顿好数落,当时他觉得自己哪儿都不对,可静下来琢磨,好像什么都没错儿啊,再细一想,马上明白,老太太是怪他不够主动,什么事儿都拖着。

  说真的,给唐唯发的那些短信,王老实很羞愧,他本可以做得更好,而不是显得那么随便,反复拨打电话,就是担心唐唯感情上接受不了。

  王老实知道自己刚才说话有问题,明知故问,“看到我刚才发的短信没有?”

  唐唯脸上一热,声音变轻,嗯了一声。

  王老实问,“那明天我早上去接你?”

  这特么的就一二货,问个毛啊,直接冲过去,拉着就走,比啥都管用。

  也就是人家唐唯不矫情,没跟他较真儿,又嗯了一声。

  王老实说,“你跟唐叔还有郑姨说了吗?”

  “还没有呢,我们刚到家。”

  王老实看了下时间,有点晚了,“那明天早上等我到了再说吧。”

  “嗯。”

  想着话筒那边儿的唐唯,王老实笑了笑说,“对啦,明天打扮的漂亮些。”

  唐唯愣了下,不解的问,“怎么了?”

  王老实笑呵呵的说,“明天要拍结婚照的,一辈子都用那一张。”

  “那要怎么弄呀?”

  平时唐唯可没精心打扮过,不是不会,就是今儿脑子彻底不好使。

  王老实笑嘻嘻的说,“其实你就不打扮都行,洗洗脸都超那些破明星们抹二斤化妆品的效果。”

  听这个话,是个女人心里都得美滋滋的,唐唯也不例外,她矜持的说,“净瞎说。”

  “也不用特意,就照着你最喜欢的样子就行。”

  王老实就不该说这个话题,完全是多余,唐唯一直以来都是素颜为主,只是偶尔化淡妆,再说了,华夏的结婚照,实在恶心人,那照片完全可以在通缉时通用,甭管你有多大势力,拍出来的都那玩意儿,准备什么都多余。

  三姑的病房里本该冷清的,大晚上的,以休息为主。

  谁知道晚上来了个侄子,不是亲侄子,没出五服,也差不多了,他领着一位穿着打扮都不俗的人进了病房。

  那人看上去很倨傲,只是冲着三姑还有唐唯表姐略点了下头,派头十足。

  他在病房里待了不到半分钟,就捂着鼻子推门出去了。

  三姑的侄子小声跟他姑说着来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在他的故事里充满了神奇和偶然。

  人家大有来头,爷爷是建国功勋。

  爹是隐秘战线的功臣,同样也是高管,一家子随便拎一个出来都牛掰人。

  他之所以能结交如此厉害的能人,完全就是机缘巧合,一次在京城的时候,正好遇上这位公子爷落难,别问为什么这样的人还能有那种时候,他正好赶上,帮了个小忙。

  人家是个讲究人,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这次得知姐夫出事儿,他特意请人家过来,救人就是小事一桩。

  故事编的似乎合情合理,就是经不起推敲,里边儿的破绽到处都是。

  可三姑急啊,她闺女更急,要是不赶快捞出来,万一真判些年,她这个岁数,这个家可咋办?

  她们就没想过,平时这个所谓的侄子跟自己家到底有没有这个过,更没有想想这里边儿是那么简单的事儿,既然挥手之间就能办的事儿,那就办去啊,捞出人来,站这儿你再可劲儿吹,算你小子有本事!

  唐唯表姐真急了,一把拉住自己那个便宜弟弟的胳膊说,“那快请你这朋友赶紧找人,你姐夫在里边儿还指不定受什么罪呢!”

  三姑侄子干咳了几声,支吾着说,“这个、这个、这个、、、、、”

  唐唯表姐急得冒火,“你这个什么呀,到底什么意思?”

  三姑立马反应过来,合着自己侄子心意问,“是不是得花钱?多少钱我们出,只要人能出来,花多少都值。”

  唉,就没见过这么傻缺的娘们儿。

  她侄子正色说,“三姑,不是我们要这个钱,虽说那些人得给徐哥面子,但您知道,徐哥办事儿规矩,让人办了事,不能没点表示,那钱徐哥是一分不要的,本来都不让我过来找您,一个是这事儿得三姑您同意,第二呢,我合计着咱家的事儿不能让人家徐哥出钱,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对,小七这话在理,咱唐家不能那样,你就说多少钱吧,我让你姐给你准备。”

  当侄子的一脸仗义的说,“我打听过,姐夫这事儿没五十万办不成啊!”

  “五十万!!!”娘俩同时惊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