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四十二,无条件的支持你

八百四十二,无条件的支持你

  

  抽冷子,王老实给唐唯发了条短信,‘到了没有,我去接你。’

  唐唯回得很快,‘已经到了,不用管我,你们继续,少喝酒。’

  确实到了,车子撞了是真撞了,不厉害。

  进了山庄的大门儿,唐唯就让停车,长时间坐着,她有点累。

  夜色中,远离喧嚣都市,风景山庄已然成为京城最具名气的度假名店。

  这里不仅仅是吃饭那么简单,度假功能已经变成了主菜。

  不少到山庄小住的客人都喜欢在这里遛弯儿。

  呼吸没有参杂着尾气的空气,不亚于一顿大餐的享受。

  泡过温泉后,微微一阵风吹过,惬意的让人不想回归。

  唐唯走得很慢,以前来这里,都是匆匆,没有真正观察过。

  她在南岛这些日子,很是让那里的景色征服,回归都市,唐唯心里还多少有点不舍。

  没成想,在京城还有这么个地方,虽说是另一种风景,丝毫没有逊色之处。

  饭桌上,靳玉玲等几个已经回来,她们瞅王老实的眼神都不大对,应该有怜悯,还有一种等着看热闹的心思在。

  王老实接到唐唯的短信,就坐不住了,放眼看,局势正在失控中,这帮货喝起来,没人拦的住,王老实自己都觉得脑袋一撞撞的,不时有些眩晕感,看来就是喝多的征兆。

  他冲老邱招了下手,今儿得亏老邱在,左右逢源,老油条似地的人物,帮衬着王老实把饭局捏合的非常不错。

  老邱稳重,起身的功夫,还跟着曹老板干了一杯。

  “老邱,你小子别走、、、、、、”

  邱宏伟同志笑着说,“王董喊我,马上回来。”

  曹仓舒没少喝,却没醉,点了点头,嘴里有些含糊,“那得去,我等着你。”

  老邱一走,曹老板又跟老牛说,“老牛,今晚上的节目准备好啦?”

  他嘴里的节目自然不会那么简单。

  可老牛一瞪眼,压低声音说,“你喝多啦是怎么着,今儿什么都没有!”

  不说别人,就几个女士在,特么的哪个敢作死?

  曹仓舒一撇嘴,嚷嚷起来,“没有?那不成,说好的烤全羊,必须得有!”

  人喝多了,嘴上少有把门儿的,老曹性质这么高,一喊出来,大家伙儿纷纷叫唤,必须得办!

  “老板,什么事儿?”

  王老实声音不高,说,“我一会儿先走,唐唯到了,这里你看着点,别让他们太闹。”

  最后一句话说了一半儿,他本想说别闹太不像话,后来憋了回去。

  老邱心领神会,点头说,“老板放心,我心里有数。”

  王老实站起身来,小声说,“你跟我出去,等我走了,你自己再回来,有问的,你可以告诉他们唐唯来的事儿。”

  两人边走边说,看见了也没人问,都当是去卫生间了。

  别看老牛就在屋里坐着,外边儿安排的井井有条,早有人等在门口儿,随时掌控唐唯的位置,准备领着王老实过去。

  王老实跟着往外走。

  走了没多远,王老实突然停住脚步,问服务员,“我用的房子收拾了没有?”

  服务员没听懂里面的意思,回答的很快,“每天都收拾的。”

  来这里前,王老实没打算回去,那套房子一直留着,老牛办事儿讲究,王老实自然也不能推辞,问题是,那里已经有了不少东西,比如李璐的化妆品,王老实换洗的衣服等。

  这要让唐唯进了门儿,王老实打了个寒颤,事情做了归做了,拿出来说的时候,该注意的不能少。

  服务员还问呢,“王董,我让人再收拾一遍?”

  “呃,不用了,今天不住。”

  穿过一片景观绿化带,王老实看见了婀娜缓步慢行的唐唯,唐唯也看见了王老实,尽管光线偏弱,她脸上的笑容还是直接映入王老实眼帘。

  唐唯等王老实靠近,伸手让王老实握住自己的手,轻声说,“有客人呢。”

  王老实仔细打量眼前璧人,说,“他们算哪门子客人。”

  唐唯听了,明媚的展颜一笑,手从王老实那里抽出来,锤了一下,娇羞着说,“回去吧,免得以后让人家说我不明事理。”

  王老实弃众人不顾,跑掉去见唐唯,还就在一个地儿,唐唯没过去打招呼,说出来,确实不大好听。

  “没事儿,他们现在已经多了,顾不上我们。”

  唐唯侧过脸来认真看王老实,担心的问,“你呢,没少喝吧?”

  确实没少喝,到现在王老实胃里还一阵阵的往上翻,他看到不远处有张椅子,指了指说,“咱过去坐会儿吧。”

  唐唯没动,说,“夜里凉,别坐了,咱进屋里吧,喝点热水。”

  王老实此刻来了兴致,握住唐唯的手说,“咱俩遛遛弯儿吧,好久没这么走走了。”

  瞅着王老实皱了下眉头,唐唯没坚持,点点头同意了,说,“就一会儿。”

  当初,王老实出主意的时候,就给老牛描绘了未来前景如何,所以老牛下手极狠,风景山庄占地颇广,这也是山庄走到今天越发红火儿的最大原因。

  王老实其实也没特意仔细看过这里,走了不远,他就佩服老牛,办事儿很有思路,虽是人工景观,却整出了韵味儿,不容易。

  唐唯突然想起个事儿来,挽着王老实的胳膊说,“你知道我在南岛看见谁了吗?你绝对猜不到。”

  话有这样的问的?王老实直接翻了白眼,“你都这样说了,我肯定猜不到,谁呀?”

  唐唯停住,双手放在背后,两只脚也别在一起,身体略有前倾,俏皮的冲王老实眨巴眼睛,“猜猜看。”

  王老实是一点头绪都没有,不过看唐唯情绪不错,似乎今天的撞车没有影响到她,就顺着唐唯的心意说了几个驴唇不对马嘴的名字,真的,他们两人共同认识的没几个。

  唐唯果然咯咯笑了起来。

  重新挽住王老实,她扭头看着王老实,说,“是周燕呀,笨死啦!”

  周燕?

  王老实脑子里一恍惚,好久没听过周燕的下落,上次见到周燕是什么时候他都快想不起来了。

  “她在南岛?”

  “是啊。”唐唯笑嘻嘻的说,“出落的更有气质了,现在人家可是领导了,好威风的!”

  王老实尽量让自己表情适度,女人在感情上的道理就别讲,细节上必须注意,酒没少喝,可王老实这会儿却清醒了不少,装作随口的样子问,“有故事啊,说说看,都好几年没周燕的消息了。”

  看王老实小心翼翼的模样,唐唯不禁好笑,她听得出来,王老实重点要说的是‘好几年没周燕的消息了’,其中‘好几年’是其中的核心。

  至于周燕如何到了南岛,还混进了政府系统,唐唯也不知道,她只把自己知道的告诉了王老实。

  两个人碰面很偶然。

  项目组进了南岛后,双方的会议很多,唐唯就算不热衷,也没少参加。

  好多会议在新闻里是非常重要的,不开这样的会,就如同社会失去了前进的动力,反正就是必须开,还得开好,开成功,开圆满。

  唐唯是早就习以为常。

  偶尔的时候,她也偷懒,不去参加会议,也没人在意她这个人在不在。

  南岛的夜生活非常丰富多彩,前提是喜欢还有就是有足够的钱支撑。

  项目组里的人都不缺。

  全是年轻人,自然喜好热闹,现代化的娱乐范畴就那些。

  他们入住的酒店裙楼就有个酒吧,在南岛都有名气。

  唐唯是不喜欢那里的,无论谁如何邀请,她都不会去的。

  一天晚上,项目组里的几个货又去那里玩儿。

  结果就出了点事儿。

  不大。

  跟另一帮来南岛旅游的人打了起来。

  唐唯的同伴儿勉强算是搞学问的,打架的能力很一般,或者说就不入流。

  让人打得屁滚尿流,完败。

  要是换个其他地方酒吧,这样的就不是事儿,喝多了,都是年轻人,发泄完,没出人命,也都是轻微伤,过去也就算了。

  酒店是南岛政府指定接待酒店,里边儿住的客人很多都是政府安排进来的,比如曹教授这帮人。

  那就必须得格外重视,警方迅速的介入。

  带队的警官控制了局面后,就联系曹教授这边儿,那几个挨打的货早就不省人事,多半儿也不是打的,酒在作祟。

  赶巧了,老曹没在,老东西估计也是去鬼混了,要不咋还电话关机呢。

  其他人能联系上的不多,没辙,唐唯只能无奈出头。

  一见面儿,英姿飒爽的女警官就让唐唯眼熟,没大功夫,唐唯就觉得是周燕。

  公事儿还没办,唐唯就跟女警官热络起来。

  第一,先确认是滨城老乡。

  第二,又是新区老乡。

  第三,是一中校友。

  紧接着,唐唯问,“你叫周燕?”

  很快,两人都知道对方是谁了。

  周燕眼下其实不完全是警察,她真正的身份是秘书,南岛第七号领导的秘书,该领导兼任公安局长,于是,周燕也混了身警服。

  她带队处理这个事儿,也是更多考虑要照顾客人的意思。

  唐唯说得很简略,好些信息都没说出来,王老实很想追问某些情况,其中一句就是想问‘她还好吗?’。

  还好忍住了没问,就不该问。

  他觉得唐唯可能是故意拿周燕说事儿,好在自己跟周燕没事儿可说。

  “对了,你们那个曹教授没参与那个什么投资公司吧?”

  “谁知道呢,老曹那人你是知道的,很多事儿不让我们参与的。”

  想想也是,王老实停住脚步,已经走出来很远了,再向前,就要登山了,虽然不高,大晚上的也是不安全,挽着唐唯转身向回走,“你还回去吗?”

  唐唯摇摇头,咬着嘴唇说,“我打算辞职了。”

  真心是好事儿,王老实心头一喜,他早有这个打算,就是不好开口提,唐唯自己不想继续了,那最好,“那也好,我总觉得曹教授那人办得事儿不靠谱儿,咱又不是没本事,跟他混也没啥前途,你以后打算做点什么呢?”

  “以后?”唐唯停住脚步,抬头向天上看,正好有飞机在半空中呼啸而过,说,“我不知道呢,想了好久也没个头绪。”

  扭过身子来,王老实正色说,“唯唯,咱两家什么情况你是清楚的,我希望你考虑的时候,更多从兴趣和爱好出发,无论你做出什么决定,我都无条件的支持你!”

  以王老实混到今天的程度,这话绝对不带一丝一毫吹牛掰的成分,很实在的话。

  唐唯看着王老实的眼睛问,“真的?无论我选择什么?”

  王老实点头,“真的,无论你选择什么!”

  唐唯挽住王老实,继续向前,她把头枕在王老实肩上,似乎没有要说话的意思,就只这么慢慢的向前走。

  ※※※

  王老实轻看了自己的份量,他偷偷离开,以为别人不在乎,其实不然,老邱再会来事儿,他也仅仅是王老实的大总管,其他的什么都不是。

  他离开没多久,宴会就悄然散场。

  最先走的就是几位女士,吴楠悦是不想走的,她还憋着看热闹,至于她到底是什么心态,靳玉玲是最明白的。

  “那家伙鬼心眼儿多得让人想抽他,你以为他会傻到让唐唯看见?”

  吴楠悦顿时没了精神,蔫不拉几的跟沈佳凝离开。

  魏云芳叹口气说,“楠悦还是放不下啊。”

  “那又怎么样?”靳玉玲掏出车钥匙来,悠悠的说,“就算落实同意了,她家真愿意?我看未必。”

  魏大姐做人没靳玉玲那么直接,看了靳玉玲一眼,“楠悦只是侄女,又不是亲闺女,就算是亲闺女,也不是没办法。”

  靳玉玲明显不愿意再说,“都过去了,说那个干嘛,走吧,今天真不该来。”

  没多大功夫,屋里就剩下几个人,老牛、老白、曹老板,以及钱四儿率领的几个货。

  服俊跟刘健都多了,老牛安排他们住下。

  “咱们怎么说?”

  之前可是闹腾要烤全羊的,眼见人都走了,连王老板都不在,几个人兴致都不高。

  钱四儿眼珠子一转,贱贱的说,“这么吧,咱也散了吧。”

  说完,他冲着小六几个挤了挤眼儿,意思麻利儿传递过去,这是要换地方接茬儿热闹。

  曹老板有些不甘,他今儿真打算好好疯一把的,可一想王老实那个未婚妻在,张了张嘴,又说不出口。

  这时,服务员进来,在老牛耳边儿说了几句,老牛挥了挥手,让服务员出去,扭头看着大伙儿说,“王董已经走了,咱怎么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