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三十五,就为见个面儿

八百三十五,就为见个面儿

  哪儿开始,哪儿结束,理解起来一点都不难。

  冒雨新心思灵巧,办漂亮事儿她会。

  还得从李璐那里下手。

  她还算不愚蠢,知道如何处理这个事儿。

  第一个事儿先从靳玉玲这里办妥。

  捐钱。

  具体数额靳玉玲说了算。

  按照冒雨新的想法,怎么也得亿元起。

  可靳玉玲这货嘴咬得死,就五千万,多一分也不行。

  多少就那么个意思,只要靳玉玲收了这个钱,冒雨新认为就是成功。

  她真是想多了,花再多钱,靳玉玲也不会认为她冒雨新就是朋友,这些钱搁在靳玉玲眼里,是赎罪的,用这个钱办点好事儿而已。

  李璐那里,冒雨新只是单纯的道歉,没整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儿,她要是再弄什么荣华富贵出来,妥妥事儿砸锅。

  忙活完一堆破事儿,王老实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无事可干,闲得难受。

  盘算了一会儿,美誉国际那边儿就先不过去,减减压吧。

  事实证明,有事业的人永远没有资格清闲。

  不务正业许久的王老实见到了艾碧菡,人家手里拿着一份邀请函。

  王老实拿过来一看,还挺有科技感,“度娘那边儿的?”

  艾碧菡点头说,“昨天李先生派人送过来的。”

  王老实翻开看了看,就是给什么大会,看不出什么意思来,估计也是老李想接着眼下奥运东风,扩大下影响力,或者说都不一定是他主意,那货缺乏商业基因。

  艾碧菡小声说,“李董的意思是请你做个主题演讲。”

  “快算啦吧,还主题演讲,讲什么,好好的一个科技板块愣是让他做成了这奶奶样儿,好意思说什么高科技,歪心思倒不少。”

  王老实把邀请函扔一边儿,毫无兴趣的说,“找个理由,不去。”

  艾碧菡迷惑的看着王老实,她很难理解为啥老板反应这么激烈,最近好长一段时间里,度娘那边儿都有邀请王老实参加什么会议之类的,王老实一概不去。

  之前没说为什么,今天情绪爆发出来,艾碧菡才发现老板对度娘怨念不浅。

  “司总跟我提过,说你什么时候宽裕了,他要过来。”

  王老实想了想,说,“别让他过来,咱去吧。”

  说罢,直接起身。

  艾碧菡拿起那份邀请函,小心的问,“真不去啊?”

  王老实扫了一眼,“没必要去。”

  ※※※

  度娘大厦外,刚刚封顶的大楼,灰不拉几的,其实没啥美感。

  李彦此刻意气风发,率领一众人站在即将成为他们总部的大楼前,那叫一痛快。

  稍有遗憾的就是时间来不及,若能提前几个月,大会开幕前能够落成入住就跟完美了。

  最近几年度娘业绩举世瞩目,李彦为此骄傲,股价就是对他这些年努力最大的褒奖。

  施工方的头头在旁边儿伺候着,等着大老板随时可能来的提问。

  不过,他真想多了,就算有话,李彦也不会直接跟他说。

  建筑上的事儿,李彦也不愿意也不懂,他就是过来瞅瞅,激励点斗志出来。

  凝神看了一会儿,李彦扭头跟自己的助手说,“装修设计上要更多考虑下人文精神,该配备的东西不能省。”

  助手在一旁用小本子认真的记录,“明白,方案出来后,我会跟您详细汇报。”

  李彦点点头,转身,看向另一个助理,“大会组织情况如何了,王董那里有消息没有?”

  王落实这个事儿在李彦心里份量很重,能不能让王老实过来得瑟下,他很上心。

  那个助理脸一僵,为难的摇摇头说,“艾小姐说还在协调。”

  李彦闻言,眉头微蹙,没再追问。

  一行人继续向里边儿走,进了楼之后,李彦突然停住脚步,“搞个封顶仪式吧,隆重些。”

  “是,马上筹备。”

  负责建设的人心里很纳闷儿,封顶仪式的事儿他在公司会议上提过,被李彦否决,这会儿突然又提出来,这大老板心里到底什么意思?

  心里想归想,说出来是不敢的,还得把这个心思彻底抹干净,再不提起,老板的心思不好猜啊。

  结束了对大厦的视察,李彦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考虑了很久,他按响通话器,“小惠进来下。”

  秘书小惠敲门进来,“李总,您找我?”

  李彦说,“你联系下GS的艾小姐,请她安排时间,我想请王落实王董喝咖啡,越快越好。”

  “好的,我立即跟艾********。”

  说起来,此刻王老实所在位置与李彦没多远,隔着几条街。

  司家瑞的办公室里,办公桌上堆满了文件,看得出司家瑞忙的很,跟老司同志一比,王老实那货简直就是一欠抽的浪荡子儿。

  王老实正在听老司的抱怨。

  倒是没啥大事儿,司家瑞最近工作不是很顺利,尤其是关于华夏时代上市的事儿,老司好像故意一样,非要玩儿什么正规,全部都按照规定来执行。

  结果可想而知,寸步难行。

  当初老司说这个时候,王老实只是笑笑,没阻拦。

  他也很想知道老司那一套在华夏是否走得通。

  和其他急着上市的企业不同,王老实对公司上市并没有多期许,可有可无的事儿。

  老司自己都被气乐了,指着一份表格说,“我都佩服他们,竟然能找出如此理由来。”

  王老实把表格拿起来,瞅了一眼,不禁失笑说,“还真是的,人才呀,司总,您应该把那人挖过来,能当大用。”

  司家瑞知道王老实是开玩笑,也没当真,把那些讨厌的扫到一边儿,起身到一边儿从一堆文件里拿出一份来,递给王老实,“华建协那里要组建一家股份银行,正在筹集股本,我仔细想过,可以尝试一下。”

  王老实都没打开看,直接扔到一旁,叹口气说,“世道要乱喽,连华建协都出来搞钱,真以为盛世降临?”

  “只知道银行赚钱,哼,他们那钱是怎么赚来的?跟抢有什么区别,照他们这样搞下去,华夏的经济环境会越来越恶劣,唉!”

  司家瑞真没想到王老实竟然是这个态度,脸上多少有些尴尬,他可是拍着胸脯答应了人家的,从回馈率上说,他认为汇报不差,也算是个正经的生意。

  迷惑之余,司家瑞拿起那份文件,自己又从头儿看。

  早就不知道看了多少遍,他再看,不外乎提醒王老实,别意气用事。

  在华夏很多事儿不能从表面去考虑得失,深层次的牵扯很微妙。

  司家瑞坚持认为王老实是个务实的人,不会放着实惠去弄什么思想境界。

  果然,王老实松了口,“这个事儿啊,您就自己看着办吧,也不是多大的事儿,入股了,以后他们华建协也不好把咱当外人。”

  “对啦,司总,度娘那边儿的股份,想办法替我处理掉吧。”

  司家瑞一愣,度娘?

  过去好长一段时间,度娘几乎成了华夏企业优秀代表,无论是名气还是业绩,甚至收益率一直都不错,度娘现在正处于扩张期,王老实手里的股份虽然不是很多,但拿在手里那是一份资产,可以传家那种。

  “你有什么想法?”

  王老实端起杯子来,喝了一口水,“也没别的,看他们现在毫无底限的做事方式别扭。”

  司家瑞笑了,“你是说竞价排行?”

  王老实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放下,说,“那仅仅是一个方面,是表象,关键是他们核心价值观出了问题。”

  打心眼里,司家瑞对李彦还是欣赏的,忍不住替李彦说话,“你可以跟李彦谈一谈。”

  王老实想了下,摇摇头说,“那太讨人嫌。”

  “是不是有些误会,我个人也对度娘最近的某些业务看法不同,但没那么坏吧?”

  王老实撇了撇嘴,“我还没说他们道德缺失呢,司总,您等着看吧,早晚,度娘要毁在他们对金钱无休止、无底线的追求上。”

  勉强的干笑几声,司家瑞提醒王老实说,“你最近心态可不好哟。”

  伸手把银行入股文件拿过来,随意翻看着,王老实也知道司家瑞的意思,“有些忧国忧民啦,没事儿,我自己知道怎么调整,您这头儿该怎么弄还接着弄,不要管我。”

  老司的秘书敲门进来,在司家瑞耳边说了几句。

  司家瑞抬头看王老实,问,“落实,你就在我这儿吃工作餐吧。”

  不知不觉又到了吃饭的时候,王老实看了下时间,直接点头说,“行,就在这儿吃吧,不用特别安排。”

  司家瑞笑笑说,“想特别安排也没有。”说着,挥了下手,他的秘书直接出去了。

  ※※※

  外间儿,艾秘书很有范儿,端着一杯茶,静静的坐在那里,别看她也是秘书,可艾秘书跟其他人不一样,人家是跟大老板的。

  艾秘书权柄之大,谁人不知。

  司家瑞的办公室里同样也有一堆工作人员,他们偷眼儿看艾碧菡的时候,心里那叫一复杂。

  突然,房间里铃声大作。

  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艾碧菡,司总规矩大,所有人手机必须是静音,绝不能让铃音打扰别人。

  艾秘书若无其事的从包里掏出电话来,接通,低声说着什么,离开房间。

  “艾小姐,您好,我是度娘总裁办的林小惠,之前跟您联系过。”

  艾碧菡看了看周围,走向不远处的窗户,“你好,我记的。”

  林小惠问,“您现在方便说话?”

  “可以的,你说。”

  林小惠说,“是这样的,李总希望能够与王董见面,不知道王董最近有没有时间?”

  见面儿?

  艾碧菡斟酌了下,她已经明白了王老实的态度,他应该不愿意见李彦,“最近王董行程很紧张,李总是不是有很紧急的事情呢?”

  言下之意,没有急事儿那就算了吧。

  林小惠心里一急,马上说,“艾小姐,您帮帮忙,李总是真有事儿要跟王董谈的。”

  呵呵,艾碧菡心里一乐,对面儿的林小惠实在不合格,这种话怎么能说出来,无论如何,也不能给自己老板弱了风头。

  看来是真有点急,逼的人家秘书都这样了,艾碧菡也知道这种事儿自己不能做主,“这样吧,我去跟王董说一声,尽快给你消息。”

  “谢谢艾姐,谢谢艾姐、、、、、、”

  从楼道回到房间,艾碧菡又坐回刚才的位置,早有人立即端上新茶过来,艾碧菡微微点头,“谢谢。”

  可能是感觉到这里气氛一直比较紧张,艾碧菡就问刚才给她送水的那位,声音很小,“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儿,感觉紧张兮兮的。”

  小姑娘一脸迷糊,“没有什么事儿啊,一直都是这样的呀。”

  意识到这里不是自己的办公室,是人家司家瑞地盘,艾碧菡赶紧摆摆手说,“随便说说,你忙你的去吧。”

  自打一进来,艾碧菡就在观察,这里很忙,甭管是不是真有事儿,至少表面上,一个个的脚不沾地儿,几乎没人聊天。

  和自己的那个办公室相比,完全是两个世界,艾碧菡是个善于学习的人,她就在想,是什么导致这么大差别。

  不用费多少心思,很快,艾碧菡就找到根源,还是自己那个不着调的老板,一想到这儿,她忍不住乐了起来。

  餐厅里,艾碧菡小声跟王老实说着李彦邀请他见面的事儿。

  李彦要见面儿,王老实一点都不意外。

  王老实无所谓的说,“见就见呗,你看着安排吧。”

  吃了几口,他又补充说,“就下午吧。”

  艾碧菡心里莞尔,这个老板是故意的,刚刚还在说看着安排,那需要协调两个人的时间,这会儿又说下午,压根就没给人家李彦机会,一个意思,就下午这点时间,你爱来不来。

  李彦也是吃的工作餐,他习惯在餐厅里吃饭时,聚拢一帮人,边吃边说,按照他的说法,可以扩散思维,没准儿就共鸣出什么好想法来。

  吃到一半儿,李彦想起来跟王老实见面的事儿,他隔着好几个人问林小惠,“小惠,王董那边儿联系的怎么样啦?”

  林小惠赶紧放下筷子,“艾小姐还没有回电话,她答应尽快。”

  李彦想了下说,“那行,你保持联络,尽量安排在晚上,如果不行,就明天中午。”

  林小惠点头,“我明白,我尽量跟艾小姐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