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305章 三百零五,美帝小心眼

第305章 三百零五,美帝小心眼

  王老实想了想,也大概明白了。【】

  甭管林子琪和林家闹成哪样儿,她也是姓林的,家里出了丑事儿,她脸上也是无光。

  自己光想着出气,却忽略了这点儿,还真是有点不对。

  回到家,王老实偷偷给老曹打了电话,告诉他,姓霍的就别再使劲儿了。

  老曹说,晚了,他们单位里已经传遍了,不过,事儿不是我做的。

  王老实说,那就不要做了,反正有这些,够老霍喝一壶了。

  其实不是霍处喝一壶,而是林大姑够喝一缸了,费劲心机,卖掉节操,换来了丈夫的进步,却迎头来了这么一闷棍,搁谁也接受不了。

  林大姑这个人,一直是面目可憎的,王老实觉得她肯定和自己命理相克,从一开始,就跟自己较劲儿。

  说起来,她是华夏民族女性中少有的把各种缺点集于一身的大成者。

  为了利益,不顾一切的把自己侄女推向一个个火坑,未达目的不罢休的劲儿实在让缺乏韧性的人汗颜。

  幸亏她就是一姑,要是林子琪她妈,这其中的故事还不知道会闹成什么样儿。

  ——————

  邱鹏童鞋最近日子过得很滋润,经过一段时间的交往,她和凌佳龙之间的感情也算水到渠成。

  人家凌佳龙有才,帅气,还不缺钱,变着法的带着邱鹏去惹人羡慕儿、秀恩爱。

  也就是邱鹏家里规矩大,她不敢让凌佳龙出现在家人面前,也不敢公然搬出去住。

  可实际上,她做的足够过分了。

  凌佳龙也换了房子,就租了邱鹏住所附近的房子,布置了一个温馨的爱巢。

  中间人给凌佳龙打电话询问进展的时候,凌佳龙很得意的告诉对方,我得到了一切,不管是心还是身体,都是我的了。

  中间人问他,你就这么打算过下去了?

  凌佳龙说,还不到时候,过些日子吧。

  中间人问,还等什么?

  凌佳龙说,现在我走了,她最多难过一个月,等一个月后我走了,她得难过半辈子。

  这厮也算奇葩,对自己的魅力值自信到了自我崇拜的程度。

  可曹老板不想等了,他看得出王老实的兴趣就要没了,耐心也没了。

  还有第二招儿,关于制造一起车祸的想法,曹老板也怀疑了,他为此特意去找白老大商量。

  白老大听了曹老板的分析,自己也斟酌了下,说,王老板没有明确说不,咱就自己瞎猜,胡乱做决定,这样好吗,前面多少事儿都做了,临了突然来这么一出,他会没想法?

  曹仓舒听了呆了好一会儿,觉得自己想左了,下了决心,除非王老实明确提出来,他还真不能自己替王老实做主,就像白老大说的,自己那是犯禁。

  王老实还记得两个专业老混混要做的事儿吗?

  要是专门静下来想,肯定记得。

  问题是他现在静不下来。

  回京之后,堆积了要处理事务如山。

  每天晚上,各类应酬似海。

  还要想办法安慰林子琪,这丫头最近情绪不是多好。

  抽空还得偷偷给查芷蕊打个电话,问问是否妥当。

  唐唯那里也要过问下,是不是适应南方那里,后来觉得不靠谱儿,托付了人,未必就能避免什么,王老实还是派了人到那边儿去看护着。

  这些事儿加一块,王老实就算电脑重生,也打不开那么多窗口。

  邱鹏的事儿,管她呢,王老实就没往心里想。

  美帝的事儿还在发酵,全地球都跟着颤抖。

  有位大叔和很勇敢的站出来,说这事儿是他做的,还有图有真相的,这下好了,省了美帝很多事儿,要不然这股子邪火都不知道发到哪儿去。

  可王老实知道,美帝这回算是碰上不着调的,动用了全世界最强大的武力,一次次追加拨款,可这地球去找人家,愣是让人家毫发无伤的逍遥了那么多年。

  最后才在人家自己的床上找到了,想起来都是笑话。

  别人家的糟心事儿咱管不着,王老实要的是自己过好小日子。

  在gs的总部。

  王老实参加了一次业务会议。

  美帝那么大的事儿,搅动的不仅仅是政治格局,更是对各类指数一次翻天覆地的折腾。

  王老实满心以为丁震源会给自己来一个惊喜。

  而实际情况就是丁震源的团队闹腾的很欢快,挣的钱实在都说不出口。

  不能说没挣钱,王老实幻想着gs这次怎么也得把之前赔的那些捞回来,说不定还能富裕点。

  可丁震源的汇报成果就是赚了,但仅仅只有百十万的进账。

  就这个,老丁同志和他的团队精英们竟然说这是一场漂亮的胜利。

  王老实听了整个人都不好了。

  就这个还漂亮?

  那么自己之前胡说八道了如此之多的预言性质的指点,都说到狗肚子里去了?

  他一直忍着,想要在最后说道下他的不满。

  丁震源那儿还在兴奋的总结最近的工作,王老实拿起桌子上的资料翻看。

  他不怎么懂期货市场的规矩,能看懂的地方不多,有一样他知道,要想赚钱,就得抓只价格波动来玩儿,或者就是大资本的转圈运作。

  gs可没少资金去闹腾,也只能是在价格波动上动手脚。

  他特意查看了那几天的价格波动。

  波动大不大?

  真大,暴跌暴涨的闹腾了大半天,然后就归于平静。

  怎么会这样儿?

  王老实这下没心思一会儿卖弄什么去批评什么了。

  就眼前看到的资料来说,丁震源他们还真是打了一场漂亮的仗,能赚钱不容易。

  尼玛!

  王老实突然发现,自己又被那些小说给忽悠了,资本市场上,想要一夜暴富怎么可能这么简单,要是有点什么事儿就会给出无数的机会,这个游戏规则也就没用了。

  会议结束的时候,王老实面带笑容,对gs最近的工作提出了表扬,也同意了刘美绢提出的奖励方案,会场上一片欢腾,和上次会议,王老实追责的时候形成了鲜明对比。

  王老实回到自己办公室的时候,心里充满了疑问,丁震源看出老板有心事,也就跟了进来。

  王老实难得没让其他人动手,挥手让一个跟进来的女职员出去了,自己动手给丁震源冲了一杯咖啡,“老丁啊,这次美帝的事儿,按说该有很大的冲击才对,可是,我看了看数据,好像没什么大动荡啊?”

  王大老板如此做派,让丁震源颇受鼓舞。

  丁总裁很细心的从最专业的角度给王老实分析了一顿,别看王老实这货频频点头表示懂了,事实上,这厮就没听明白几句话,尤其是后来说到精彩处,丁震源这老小子还用上了外国词儿,王老实更跟不上了。

  从gs出来之后,原本还大体上有点谱儿的王老实反而迷糊多了。

  有心回去找老丁再掰扯几句,又觉得脸上无光,找别人估计更够呛,脸面没地儿搁啊。

  心里有事儿,吃饭都不香。

  王老实中午在浩宇凑合着吃了点,早早离开。

  开车的是江师傅,他问王老实,“回家吗?”

  王老实摇头说,“先转转再说。”

  老江听了,就没再问,直接开上了环线。

  司家瑞看到王老实来很纳闷,当然,也很高兴,王老实有些想不通,司家瑞其实混的也不舒服。

  他忙前忙后的折腾了这么久,研究所还是研究所,除了一些个谁都看得懂的玩意儿,要说有什么成果,那是胡扯了。

  司家瑞已然明白了,自己的智库想法基本上无望了,他的时间大多留给了扯蛋。

  所以,王老实来找他解惑,老司反而高兴。

  听了王老实的疑惑,司家瑞脸色古怪起来,这个话题很大,也很深,却不难,他没想到王老实会在这个问题上遇到坎儿了。

  他说,“我对你提出这样的疑问感到惊讶,按说你应该有很不错的理解。”

  王老实脸登时红了。

  他不是不知道,但一知半解,其中很多的东西,他知其然,却不知其所以然,做一篇漂亮的文章出来忽悠人够用,可真的深入进去,他连个学生都不如。

  一个下午,司家瑞和王老实说了很多。

  王老实这回真听进去了,司家瑞讲的一些话,他也知道些,却没有系统性,也就没有什么具体概念。

  司家瑞这次说的很清晰,术业有专攻就体现出来了。

  第一,司家瑞说资本运作是资源运作的终极方式,绝不是纯金融的运作,只不过主要表现在金融手段上而已。

  第二,资本的运作,对实业有着极大的促进作用,实业也是资本力量的体现形式。

  第三,也是王老实最想知道的一点,他有过猜测,却没有证实过,司家瑞说了出来,无论是股市,还是期货,各种金融玩法,都是在控制之下的游戏。

  虽然没明说,可王老实也懂了,自己就算知道那事儿会发生,但利用这东西赚点小钱或许问题不大,要想大吃一顿,肯定没戏。

  想在金融资本市场上扫钱,得按照人家的规矩玩儿,没人陪你玩儿,你什么都得不到。

  还有一个,要是丁震源这次真的大发神威回来,gs就必然上个黑名单,以后只有无穷的麻烦,想要继续参与其中,做梦去吧。

  说白了,金融资本圈子,想要玩儿转了,有脑子,有钱,有实力,都还不够,你还得讲规则,知道从谁那儿赚钱。

  美帝那帮孙子都是记仇的小心眼,这儿档口,就不该惹事儿,王老实觉得这才是真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