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304章 三百零四,做个钉子户

第304章 三百零四,做个钉子户

  盛乾做事儿太不讲究。【】

  说吃相难看都是好听的。

  王老实在滨城一了解,这帮家伙做事儿实在不堪。

  断水。

  断电。

  断路。

  基本生活上的事儿全给停了。

  找了一帮人去滋扰、恐吓,动辄就骂,就打,反正多不是人的事儿他们都干了。

  能惹得起的人,他们变本加厉,惹不起的自然会有其他手段,反正就是要钱不要脸。

  王老实纳闷一点,就算苟先生调来时间不长,也不至于不知道华夏未来的事儿,要不然他就不合格。

  就算他得逞了,在华夏未来这个学校上得手,顶了天也就给王老实添点恶心,实际的影响就不大,犯得着吗?

  甭说王嘉起这位,在滨城这些年,也算盘根错节那么多年了,苟老先生犯得着吗?

  谁不知道王嘉起和陈书记关系有多深,你老苟这么玩儿,祖坟里的老人真的同意吗?

  还别说王老实自己了。

  王老实问丁副书记,“苟区长和陈书记思路有冲突?”

  老丁同志点头默认。

  那就对了,若非如此,姓苟的不会这么不顾规矩的玩儿。

  王老实又问,“这位苟先生,从哪儿来的?”

  丁副书记说了一个地名。

  王老实觉得都对上了。

  没有这一层,就算姓苟的有心立威,也不能捡华夏未来动手。

  滨城的大大小小都是明白,华夏未来有多硬气,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动,也不该动。

  晚上,王老实回到家,林子琪跟着老妈去说话了,妥妥的孝顺好儿媳的样子。

  王老实自然跟着老爹去了楼上花房。

  老爹伸手。

  王老实乖乖的把自己藏好的烟交了出去。

  老妈管的有些严,老爸想抽点烟太不容易了。

  然后,王老实忍住笑,因为他看到老爸从一盆花后面摸出了打火机。

  老爹犹豫了一下,从烟盒里扔给王老实一根,自己一根,然后把剩下的烟藏好。

  王老实真呲牙了,这老爹不厚道,自己饶着提供弹药,还得做好背黑锅的准备,万一老妈突然进来,一准儿说是王老实的不是。

  美美的抽了一口后,王嘉起这个老爹问王老实,“你打算怎么办?”

  没等王老实说话,老爸就说,“第一,不要自上而下压,不好。第二,不要找陈书记,不妥,三不要找市里,不值,四,不要过激反击,不智。”

  王老实听完就有点傻,所有的道儿都堵死了,那还玩儿个屁啊。

  看到儿子无言以对,王嘉起提点说,“新区眼下需要的是稳定,不要节外生枝。”

  王老实想了下,觉得不对,说,“生事儿的可不是我。”

  王嘉起说,“眼下人家是按照程序来的。”

  什么按照程序来,就是一个利益规则而已,姓苟的办事儿没人味儿,难不成自己就忍了。

  “我要是忍了,还不知道多少人觉得我好欺负呢。”

  王嘉起说,“为什么要忍?”

  “不忍?那还咋办?”

  这个当爹的翘起二郎腿,美美的抽了最后一口烟,然后心安理得的把烟头递给王老实,说,“他有程序,你也有啊。”

  王老实就算脑瓜好使的了,也是半天才明白,老爹或者陈书记的意思就是让自己当钉子户呢。

  王老实觉得自己老爹不讲究,有什么话不能直说,还得这么绕来绕去的?

  当然,这话也就心里说说,老爷子要想收拾自己,不会有任何心理负担,该打骂啥的,王老实反抗能力不强。

  不过他也大致听明白了,在这件事儿上,已经不是自己的事儿了,涉及了老陈和老苟两人角力,自己要做的就是当个牛掰的钉子户。

  这不算难,搁在普通老百姓或者玩不起,闹不过,王老实真不怕。

  盛乾能玩儿的手段就那些,再要更出圈,也没人敢跟他折腾。

  对付这个,王老实揣着手就能让盛乾的人吃瘪。

  父子两个,大小两个狐狸相视一笑,都懂了。

  回到自己房间,王老实洗了个澡,去林子琪的房间,他得关心下,老妈跟她说了什么。

  结果就是才一进门,就被林子琪往外推。

  弄得王老实这个心里不透亮,这是咋了?

  反正林小妞儿突然矜持起来。

  第二天早上也是,林子琪小脸总是带着一股子劲儿,让王老实摸不着头脑。

  老妈的眼神里也不时散发出一丝丝的怪异出来。

  得,咱办正事儿去,不猜闷了。

  盛乾能使唤的手段也就那些个。

  真对上华夏未来这样的,王老实真不在乎。

  招呼李铁军,抽调了一批能放心的人,住进那栋楼。

  有这些人在,以盛乾找的那些小混混,妥妥都是菜,玩儿点什么阴损的,蛮横的,都不是个儿,就算小苟想动用警力,也得有人敢跟他玩儿。

  别忘了,滨城还不是苟家天下。

  谁不知道王大少有多牛叉,有多狠,没人愿意去当炮灰。

  就凭那些混混,完全不是个儿。

  堵门,封路,断水,断电,都不是问题,反正王老实拿定了主意。

  盛乾负责拆~迁补偿的人倒是找到了王老实,一看王老实那个架势,连趾高气扬都不敢,地方就不合适,气场也不对。

  王老实连那个协议瞅都没瞅,就告诉对方,没两万四就别谈了。

  就这个价格,王老实都认为自己吃亏了,要不是为了帮老陈同志站到制高点上,他连五万都敢喊出来。

  盛乾那边儿的小苟同志,听说了二万四这个数,气得都不会说话了,尼玛,到底谁欺负谁啊!

  交代完李铁军同志怎么组织,王老实带着林子琪回京了。

  路上,林子琪突然跟王老实说,她姑父出了点事儿。

  王老实没在意,问,什么事儿?

  林子琪脸上有点难看,说,不是露脸的事儿,在外面儿胡搞,让她姑堵着了。

  明白了,王老实这才回过味儿来,老曹那头发动了。

  事儿还真不是老曹发动的,实在是霍处长膨胀的有点厉害,或者说得意忘形了。

  牌局、酒局、舞局、k歌、洗浴,超级完整一条龙,林大姑就是再傻,也逐渐琢磨过味儿来,就搞了一次跟踪。

  也是人家林大姑素质极佳,没有当着外人大吵大闹,冷冷的看了自己丈夫几眼,转身走了。

  有本事就别回家。

  霍处长酒也醒了,也真没敢回家。

  到现在还下榻在办公室里呢。

  不过,王老实意外的是,他没从林子琪神色里看到出气痛快的意思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