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三十一,我现在就有呀

八百三十一,我现在就有呀

  停留滨城当晚,王老实接到大哥电话,大伯已经同意林大师等人去前苏。

  高调组团,悄悄进村,打枪的不要。

  前苏的繁荣比普通的镇子都强上几倍,每天出入的人和车数不胜数。

  几辆车从村西头进入村子,若没有刻意宣扬,也不会有多少人知道。

  王嘉起脑子清醒,林之清等人就算真能耐,也是封建残毒,大是大非面前,必须谨慎。

  就算进村,也是打着给大伯看病的名义,都是从各地请的名医。

  生老病死,难逃宿命,每个人都会经历这一天,王家如今发达了,给家里老人请几个大夫来瞧瞧,太正常不过。

  风水的意义在于帮助人们择吉避凶,这与办丧事选墓地希望让逝者安息,生者安心的出发点是一致的。

  王老实其实不大愿你把这玩意儿归入遗毒范畴内,更愿意把风水算作民族传承的一部分,是几千年来华夏人关于生命的一种信仰和寄托。

  所以,人们更多的是讲坟地风水的重要性,祖先入土为安,入福地为安,一个安字道尽其中真妙。

  至于风水是否会福荫子孙,人旺业兴,则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过择一块吉壤福地,总不会错的

  林之清大师范儿装得很足,前苏周围没有山,忽悠其实难度很大。

  这帮货另辟蹊径,从神位上入手,说话要多特么的不是玩意儿就有多不是玩意儿,每句话都透着浓浓的逼各意境,高深总是没错儿的。

  大伯岁数越大越相信,王老实清楚,华夏人哪怕心里知道,也要逼着自己完全信服,自古如此。

  林之清说了,土地神位非常重要,通过明确穴的来水与去水的方位,根据穴的来水与去水的方位来确定土地神位的大致方位,再根据穴的座向及分金五行配合,可以找到土地神位的准确方位。

  还有人补充说,这样的土地神位既符阴宅风水的形势,又符合其理气,可以使坟墓更加符合风水要求,使其更好地荫益子孙后代。

  王老实打心眼里给了差评,特么的光嘴上厉害,弄点实在的。

  好像心有灵犀一般,王老实心里刚那么想,林之清就闭上眼,装模做样的问王老实,“西北方是不是有河?”

  大伯抢过话点头说,“有一条小河沟子。”

  特么的,不给你看照片和地图,你丫给我算一个试试?

  王老实看看差不多了,说,“要不咱去看看?”

  没成想,林之清这老货一瞪眼,有板有眼的说,“不是时机,待夕阳西下时吧。”

  来之前的剧本好像没有这一条,王老实愣了愣,算了,接茬儿来吧,估计这帮货怕没人管饭。

  王家大房家里今儿热闹,来了客人,门口外边儿有几个好奇的打听,不得所以然。

  午饭后,几位大师又被让到王老实别院里休息。

  王老实跟在大哥后边儿作陪,等几个老货歇着了,王老实才小声问大哥,“你怎么也来凑热闹,传出去多不好。”

  大哥没好脸色,“知道你还把人勾来?”

  “嘿嘿!”王老实没法子说。

  河滩那片儿地上,大师们总算拿出了看家的本事,罗盘之类的东西整了不少,他们在林之清的率领下,一个个表情严肃,各县神通。

  本就有些不耐烦的王老实都看得入神,还别说,这帮货玩起专业技能,真像那么一回事儿。

  堪舆的结果不用说。

  大师们也满脸疲惫的婉拒王家晚宴致谢,道貌岸然的飘然而去。

  目送中巴车缓缓驶去,大伯凑到王老实跟前儿,小声说,“这个事儿随了你的心愿,以后就别瞎折腾了。”

  “呃、、、、、、”

  ※※※

  毕姐反复说过,就是一简单的聚会,算是庆祝开机,不用多准备什么。

  李璐没听进去,她可是好好收拾了自己,挑了一套自己最喜欢的裙子,很上心的给自己化了一个淡妆,既不过分,还显得重视。

  临出门的时候,她又掏出手机来,看了一遍短信,然后伸出拳头,用力挥舞一下,小声鼓励自己,“加油!”

  毕姐已经在李璐家门口儿等着,她没开自己的车,坐上李璐的车,告诉李璐地址。

  不算什么特别的地方,就一个档次算可以的酒店。

  也是,就这么大点项目,没必要去多高档的地方。

  一共三桌,就在该酒店的四楼小厅,稍微有点挤,但总体还说得过去。

  按照李璐客串的身份,是不该上主桌的,顶多不用去第三桌,那里基本上都是水猫,干杂活儿的。

  可没想到彭导还挺热情,一看见李璐跟毕姐,就招呼她们过去。

  相比大部分的歪瓜裂枣,李璐在这屋里简直就是超级存在,加上她刻意精心打扮,把一大帮小伙子们看得都抬不起头来。

  中间主位还空着,彭导在左边儿,李璐被安排在主位的右边儿,毕姐在彭大娘们儿左边。

  京城的圈里饭局有个说法,主位不坐人,不动筷子。

  彭导不知道是不懂还是不在乎,端起酒杯来,“哥们儿、姐们儿,客套的话姐今儿就不说了,走了这一杯,开动!”

  三桌人顿时活跃起来,李璐愣了一下,她刚才亲眼看见服务员给彭导倒得是二锅头,给自己倒的时候,李璐没让,换了矿泉水,彭导注意到了,没说话。

  菜品一般,搁在以前,李璐还能与民同乐,不过现在她没食欲。

  不是嘴刁。

  主要是发现自己其实并不喜欢这样的场合,一个字儿,乱。

  三桌人,算上彭大娘们儿她才认识俩,其他的怎么看都不像艺术家。

  她端起杯子,喝了一小口,然后拿起筷子,装个样子挑了一口青菜放嘴里,意思下而已。

  这帮所谓的剧组成员们很快就放开了,吆来喝去的,有些闹腾,李璐发觉他们应该很熟悉,不时用荤段子来博取一笑。

  她旁边儿是个岁数比较大,李璐估计了一下,应该比自己爹大一些。

  老头儿面带憨厚,自顾自的小口喝着,手里的筷子稳、准、狠,就照着那几个所谓硬菜下手,每次都不落空。

  发现李璐看他,老头儿咧开嘴一乐,露出黄板牙,点了下头。

  李璐赶紧也笑着点头说,“您好,我叫、、、、、”

  老头儿没兴趣知道她叫什么,低声说,“抓紧时间吃,一会儿东西就没啦。”

  李璐顿时哭笑不得,拿起筷子又装了下。

  正如老头儿判断的,别看现在劝酒劝得厉害,转一圈儿,盘子里的东西就能用肉眼看出,少了很多。

  彭导身边儿总是有人来敬酒,她是有身份,有编制,还是头儿,这帮人想混下去,就得这么表达尊敬,或者说顺从。

  正无聊中,小厅的门开了,进来一个女人。

  彭导看见了,连忙站起来,快走几步去迎接,房间里瞬时静了下来,李璐也听到姓彭的说,“新姐,您怎么才来啊?还以为新姐忙没时间呢。”

  来人正是冒雨新。

  李璐观察她,第一印象就是这个人很强势,其他的,她看不出什么来。

  老头儿在一边儿自言自语,“哟,我说呢,她要来啊,不应该呀。”

  李璐好奇的问,“她是谁啊?”

  老头扫了一眼冒雨新,小声说,“一个了不得的大老板。”

  大老板?怎么一听这个词儿,李璐就想起王大老板来呢,她差点乐出来,好悬没忍住。

  彭导已经殷勤的引着冒雨新来到主位,冒雨新没坐下,语气平淡的说,“临时有点事儿,耽搁了,大家勿怪,都坐吧,你们继续,菜不够再点。”

  话很普通,却有一种不容置疑在里面儿。

  冒雨新坐下后,服务员给她端来一杯水,杯子很干净。

  彭导凑近了,小声说着什么,李璐看得出,其实冒雨新心里是厌恶这个彭导的,只不过装出来礼贤下士的样子而已。

  几分钟后,冒雨新扭头看见李璐,问彭导,“这姑娘是谁啊,真漂亮,面生。”

  彭导说话时挤出的那个笑容真够瘆人的,“哦,新姐,她叫李璐,毕姐带的人,过来帮忙,客串一个角色。”

  “噢。”冒雨新点点头,仔细打量李璐,说,“外形真不错,气质也好,这样的好苗子可不多见。”

  冲着李璐伸出手来,“我是冒雨新,大家都乐意喊我新姐。”

  李璐是个有素质的人,连忙站起来,双手握住对方,很正经的喊了一声,“新姐。”

  冒雨新没再跟李璐说什么,接着与其他人打招呼,说上两句。

  极为简单的对话,按理说,没啥,可李璐就感觉这位所谓的新姐不是什么好人,自己莫名的讨厌她。

  想不出为哈来,李璐都觉得自己好笑,赶紧把这个怪异的想法赶走。

  门又开了,进来好些个服务员,开始撤桌子上的残羹剩饭,收拾卫生。

  还带这样吃饭的?

  李璐是真头一次见。

  服务员动作很利索,没大功夫,新的菜流水似地开始往上端。

  旁边儿老头已经吃得捂着肚子,一看上来的菜,用特细微的声音说,“失策啊。”

  李璐是明白这位大叔失策在哪儿,心里一乐,剧组里有这么一位,估计不会太无聊。

  这次上菜的档次提高了不少,李璐旁边老头勉力又吃了几口,可能刚才真吃多了,不舍的放下筷子。

  老头儿几乎成了李璐今晚关注的主要一个,太逗啦。

  “李小姐是打算向娱乐圈发展吗?”

  冷不丁的,耳边响起那个新姐的声音,李璐赶紧把注意力拉回来,脸上露出甜笑,说,“以前有过,后来发现不适合我。”

  那位新姐似乎有些遗憾,说,“可惜了,你潜质真的很好,不用多了,有两部戏就一准儿红。”

  李璐轻轻摇头,笑而不语。

  冒雨新的筷子都没动,她注意到李璐也没怎么动,就提议说,“陪我到那儿透透气吧。”

  那种厌恶感又强烈起来,李璐强压下去,点头起身,“好啊,荣幸之至。”

  冒雨新笑着起身,突然很热情的挽住李璐,夸奖说,“不是夸你,这么多年,我也算见过美女,可你的气质,怎么说都过分。”

  李璐赶紧谦虚,“您过奖,我都不好意思啦。”

  小厅有个落地窗,站在窗前,下边儿就是车水马龙的路,在京城,只有这个时候,最能体会生活在其中的无奈。

  冒雨新望着下边儿,脸上带出写深沉来,说,“你看下边儿的人,他们和咱俩一样,从出生到离去,一晃百年,拼搏了,挣扎了,堕落了,又如何,谁不是活在那无处不在却又看不见摸不着的规矩里。”

  李璐心说你神经病啊,跟我说这个干嘛,要说你是哪个尼姑庵的姑子还行,当你是来度我如佛门,有病。

  心里这么想成,嘴上是不能说的,她故意低声说,“您说的太深,我不大懂。”

  其实她更是在提醒冒雨新,你跟我说不着这个。

  冒雨新是谁啊?

  人家手里掌控着一千多亿的资产,能上天入地的大能人,一般人谁在她跟前儿说话敢实诚?

  少之又少,都得虚捧着。

  冒大老板更习惯那种说话的风格。

  眼前这小姑娘说不懂,冒雨新觉得很对,就该那样。

  “这么说吧,你喜欢大房子吗?我是说京城,甚至是美帝的。”

  李璐愣了下,“喜欢。”

  “喜欢车吗?像你这么漂亮的姑娘,没一辆漂亮的香车,说不过去吧?”

  真是神经病,跟我说这个干啥,李璐有些烦,强忍着说,“好车我也喜欢,绝大多数人也跟我一样。”

  冒雨新没回头看李璐的反应,继续说,“那你也喜欢漂亮衣服,漂亮的包儿,大品牌的化妆品?”

  李璐笑模样已经少了很多,“也喜欢。”

  冒雨新总算是回过头来,“钱呢?很多钱。”

  李璐点头表示对钱也有好感。

  “所有这一切,几乎是全世界人在追求,疯狂的,有人能成功,但很少,大部分人只能去幻想,哪怕付出努力,也未必能拥有。”

  李璐心里好点了,原来是讲人生道理啊,看她这岁数,也该到那个阶段了。

  冒雨新脸上泛着光彩,信心满满的看着李璐问,“这些你有吗?”

  李璐小声说,“我有啊。”

  冒雨新还在说呢,“不用你奋斗,一切都唾手可得、、、、、、你说什么?”

  李璐想起那个短信,稍微提高了点音量,好让对方听见,说,“我说那些我现在就有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