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二十四,得到就得付出

八百二十四,得到就得付出

  毕姐安抚了好半天,李璐终于平静了下来,抽泣中把自己的难过说了出来。.`

  听完后,毕姐忍不住叹气,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走到今天何尝不是你自己选择的。

  别人或许不信,毕姐是清楚的,大老板没有逼迫,路是李璐自己愿意的,她也曾经善意的提醒过李璐,未来恐怕不都是灿烂,也有阴霾。

  只是毕姐没想到这么快,这才几个月,李璐就已经这样,时间一长,她怎么熬下去。

  李璐此刻已经没了主意,眼泪巴巴的看着毕姐,问,“毕姐,你说我怎么办啊?”

  要是自己闺女,毕姐肯定上去先抽一顿再说,你也真问得出口,早干嘛去啦?

  可一看李璐那我见犹怜的小模样,毕姐又狠不下心来不管,斟酌了半天,她问,“现在我问你,你得说心里话,要不,谁也帮不了你,明白吗?”

  李璐忙不迭的点头。

  毕姐指着镜子说,“先去洗把脸,都成小花猫了。”

  回过头看了下镜中的自己,李璐吐了下舌头,扭动腰身,赶紧去了卫生间。

  毕姐还是第一次进这栋房子,刚才没顾得上,这四下打量了一番才现,这房子真是收拾的真不赖,面积也不小,再看家具,毕姐也算见过世面,屋里就没便宜货。

  她心说,这大老板真是没少下本儿,李璐能攀上王大老板也算是运气爆棚。

  在社会上混了这么多年,毕姐什么没见过?

  比李璐惨几百倍都有,没办法,眼下社会上就这样。

  和那些人比起来,李璐又算是幸运的,按说该知足。

  毕姐也能理解,李璐,作为一个女人,她还有梦想,希望自己能够更幸福,无可厚非。

  只是,李璐已经选择了这条路,收获了什么,就得付出代价。

  她的想法?

  毕姐忍不住摇了摇头。

  几分钟后,李璐回来,脸上是干净了,眼睛红肿依旧。

  “毕姐------”

  要还是刚才,毕姐可能会站在李璐角度帮她出出主意,怎么去争取什么。

  这几分钟里,毕姐又想了很多,“小璐,你想那些无可厚非,别打断我。”

  现李璐要张嘴解释什么,毕姐没让,继续说,“王董那里的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你自己最明白,这样吧,我跟你说一些王董曾经做过的一些事儿,大注意还得你自己拿,我呢,还是劝你一句,你想得到的已经得到了,该付出的时候就别想着不划算,人这辈子谁也不例外,有了沾便宜的时候,就肯定还会回去。说.`”

  李璐默然,她低着头张了张嘴。

  王大老板这几年厚道了不少,办事儿没那么狠辣,可他过往干过的事儿,或者是下边儿人;顶着王老实下过的手,一直在流传。

  李璐的表情早已出卖了她内心的挣扎,毕姐心里有了底,问,“要我说说吗?”

  李璐抬了下头,又低下头,轻不可闻的说,“不用了,谢谢你毕姐,我懂了。”

  毕姐走到李璐身边儿,轻轻搂住她,悠悠的说,“小璐啊,咱是女人,选好了别后悔,就得认命。”

  是不是认命,李璐没去想,她就明白了一件事儿,心里那个想法有多不靠谱儿。

  晚上,毕姐没走。

  第一个呢,她还是担心李璐心里放不下,多说说话,开解开解。

  第二个,毕姐也是想跟李璐说些她曾经见过和听说过的一些人,让李璐清醒点。

  早上,毕姐按照平日的生物钟准时醒过来,扭头看了一眼,不禁好笑,李璐跟个八爪鱼般缠在自己身上,那青春的身躯让她也忍不住赞一句,真好。

  看了下时间,毕姐推醒这个没心没肺的丫头。

  昨晚还要死要活的,看着睡觉的意思,应该雨过天晴了。

  李璐眼睛没睁开,嘟囔,“别吵,让我再睡一会儿。”

  毕姐没好气的捅了李璐一下,“还睡?你不去机场接人啊!”

  “机场?”

  半响,李璐从床上蹦了起来,也顾不上春光外泄,手忙脚乱的开始收拾自己。

  这会儿,毕姐算是彻底放心了,傻丫头绝对没事儿啦,不光是没心没肺,还有缺心眼儿的苗头儿,这么一说,王大老板眼光还是不错的,至少麻烦不会那么多。

  收拾停当,毕姐问,“你今天怎么打算的?要不要我跟你一块儿去?”

  李璐摇摇头,咬着嘴唇说,“不用了,我自己去,对啦,毕姐,公司那头儿你帮我请个假吧。”

  “钱总已经打过招呼了。”

  李璐不解,“钱总打什么招呼啊?”

  毕姐忍不住瞪了李璐一眼,假装生气的说,“他敢不安排?回头怎么跟大老板交代,都跟你一样?”

  这个事儿李璐还真就不知道,公司里知道李璐与王老实怎么回子事儿的人不多,否则绝对没有让李璐回来帮忙的事儿生。

  钱四儿这些日子过得挺充实,换种说法忙得跟狗似地,哪儿还顾得上那么多细节。.`

  他是在公司里见到李璐后,才知道的。

  当时他看着李璐让人家领导正训呢,使劲揉了揉眼睛,生怕自己看错了。

  他第一时间就是给毕姐打电话,问怎么个事儿。

  毕姐知道,说了前因后果。

  钱四儿没说让李璐回去,那样太明,他只是把项目主管叫过来,暗示了几句。

  门口儿,毕姐没问也知道李璐这是打算本色去接父母,跟家里坦白,她没觉得不好,早晚的事儿,除非李璐打算换个活法。

  从李璐的行为来看,她选择了继续下去,毕姐只能祝福她得到她想要的,还有就是别干傻事儿。

  毕姐临上自己的车前又问了一遍,“你决定啦?”

  李璐郑重的点头。

  ※※※

  为了迎接奥运,京城投入庞大的资金修建了新机场,各类设施都玩儿国际范儿。

  华夏那种有朋自远方来的传统一直保持的不错,李璐必须自己开车来接,那已经不是朋,是她亲娘老子。

  从上了环线开始,在机场高上,最后进了停车场,李璐心里一直在翻腾,到底改不改主意。

  手紧紧的握住方向盘,李璐脑子里激烈斗争。

  眼下她还有机会。

  现在给宿舍的姐妹打个电话,然后订个学校附近的酒店,把车留在机场,陪着父母坐快轨回去------

  “爱死死吧!”

  李璐冲着倒视镜里的自己嚷了一嗓子,熄火儿,拔钥匙,下车,锁门,想着远处的电梯走过去。

  画面就是,特有气质一妞儿,身材那叫一棒,脸也长得祸国殃民,高跟鞋嘎嘎作响,腰肢扭动起来,透着女神范儿。

  再加上李璐从那么漂亮的奥迪跑车上下来,不把看见她的人看呆,实在对不住华夏人的审美观念。

  李璐能感觉到,几乎每个人都想多看自己一眼,心里油然而生一种喜欢的感觉,就像自己同学们说的那样,一辈子才几年能风光,管那么多干嘛!

  短短瞬间,李璐完全想开,头也昂了起来,胸脯挺的高高,像一只骄傲的白天鹅。

  一阵香风飘过,机场候机楼里,不少人捏呆呆愣后,遭身旁女伴儿的毒手。

  飞机难得准点了一次,降落半个小时后,李璐一眼就从人群中现了自己老妈和老爸,她立即摘下眼镜,挥舞着手冲出口跑去,再次引起一阵小骚动。

  最多的还是男人的‘哎呦’声。

  李璐她爹没怎么,当娘的一眼就觉得不对,自己闺女和以往大不同,怎么说呢,整个人从气质上简直就是脱胎换骨。

  要不是看在机场人多,另外偷着瞅自己闺女的大老爷们儿不在少数,当娘的非得问个究竟不行。

  傻啦吧唧的李璐压根就没现自己老娘眼神不对,一脸兴奋的从老爸手里接过拉杆箱,挽住老妈的胳膊往外走,俏皮的撅着嘴里说,“爸妈,你们终于舍得来看我啦,还以为你们不要我了呢!哼!”

  李璐妈妈一听,闺女这是说过年的事儿,抱怨的看了自己丈夫一眼,然后回过头来拍了李璐屁股一下,教训说,“还赖我们,你这个丢三落四的小迷糊,要不是------”

  一家三口,说着话飘然离去,无数的贼眼露出失望之色。

  停车场里,李璐妈妈看到李璐掀开车的后备箱,脸上的笑容终于彻底散去,取而代之的是心事重重。

  李璐家条件不差,传说中的中产阶层就是他们家,就李璐这么一个闺女,应该说幸福美满是跑不了的。

  对待女儿的问题上,李璐父母意见很一致,不委屈,尽可能创造有利条件,约束上很有原则性,绝不让女儿因为钱物失去自我。

  如果说李璐的一身打扮还能用省吃俭用来解释,那么这辆车呢?

  不光是李璐她妈,当爹的脸上同样也是凝重,一股不好的念头从心里迸出来。

  一路上,李璐都假装没觉自己爹娘不大对,她嘴里是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京城数百年来的都城历史,可以拿出来得瑟的玩意儿不少,哪怕被现代元素挤占的没多少东西,还是能说道说道的。

  等车开进院子里,李璐熟练的熄火说了句,“到家啦!”

  老两口子脸都僵住。

  他们很少来京城,可如今信息传播的广域和度都没问题,京城这几年备受诟病的就是房价,跟火箭似的往上窜,买一套二居室都得奋斗几辈子,再看李璐这房子,那得咋奋斗啊?

  李璐妈颤抖着问,“这是你的家?”

  李璐松开安全带,回头看了看自己老妈,说,“是啊,赶紧下车吧,这一路上怪累的。”

  说着,她先下车,从后备箱里提出行李箱,拿着钥匙就开门。

  夫妻俩对视一眼,看到的都是惊骇。

  进了门,他们的眼睛目标完全不一样。

  李父在看房子。

  李母在找东西。

  看房子看的是价值几何。

  找东西找的是蛛丝马迹。

  很快,李父得出结论,这房子的钱不好猜,不是几百万能拿下的,他心里已经默算了个大概。

  线索同样被李母找到,有男人的东西,拖鞋,浴袍,洗漱用品,刮胡刀,还有风衣,无一不说明一个事实,李璐跟一个男人住在一起。

  照片倒是有,只有女儿李璐的单人照,合影的都是女孩子,没有跟男人的。

  李璐已经拿了两双新拖鞋过来,殷勤的蹲下放到自己爸妈脚下,“来换上,坐下歇会儿,我去泡茶。”

  李母伸手拉住李璐,说,“不忙泡茶,我也不渴,璐璐,跟妈说,他是谁?多大了?干什么的?”

  “谁啊?”李璐有些准备不足,仓促间傻傻的反问。

  慌乱中,李璐想起自己早已定下的对策,拿起包儿和钥匙,急急的说,“对啦,最近公司特忙,我就请了一会儿假,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厨房里有东西,晚上我回来带你们去吃烤鸭,你们先休息,拜拜!”

  说话跟机关枪一样,身手如武林高手般迅捷,两口子还没反应过来,李璐已在门外,紧接着,车动,跑啦!

  把李母李父给弄得目瞪口呆。

  “这-----死丫头!”李母忍不住骂了一句。

  车开出小区,李璐把车停在路边儿,用手拍了拍胸口,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来,这招数是她从电视剧里总结出来的,目的就是给自己爸妈一个缓冲,现在要是掰扯,肯定得吵得鸡飞狗跳,缓一缓,不至于那么激烈。

  房子里,俩口子坐在沙上,脑袋里还嗡嗡的,门外传来钥匙开门声,李母赶紧蹦了起来去打开门看。

  不是李璐,一中年妇女,收拾的挺利索,手里还拿着个工具篮子。

  “你找谁?”

  对方也有点懵,问,“这是a区十八号?”

  谁知道啊,李母摇头说,“我也不知道,今天才来的。”

  对方似乎明白了,问,“这是李璐李小姐的家吧?”

  “是---是吧。”

  对方一听,松了一口气,掏出自己的工作证,说,“我是来做保洁的,每天都这个时间来,这是我的证件,要不您给李小姐打个电话确认一下?”

  李母问,“天天来?有多少日子啦?”

  保洁想了下说,“我在这儿做了一个月,之前是我的同事在做。”

  李母换了个笑模样,往屋里让,“不用打电话了,快进来吧。”

  ------

  保洁正在收拾卫生间,李母装做随意的问,“赵阿姨,这屋里的人你都熟悉吗?”